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二章 – 最強奧義

左中道 | 2024-01-26 08:01:03 | 巴幣 0 | 人氣 54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二章 – 最強奧義


「嘩哈哈哈!」在詭異的森林間突然傳來瘋子般的笑聲。

「角村!」

「你好煩呀!平時都不跟我說話,還常常當我不存在,今天整天都在喊我幹麼勁呀!是不是傻了?!」

「別說晦氣話啦。剛剛呢,你有沒有看見?」信義一邊疾行一邊自言自語,必要時還會使出空間躍步來避開會動的變異植物。

「沒有!」信義的眼白瞬間變了黑色。

雙眼才黑了一會兒又恢復過來,「哈哈!別掃興啦!你又怎會沒看見呢,我的新招式……不!我的新絕技練成了!」

「真煩!這樣也值得高興嗎?」

「那是當然啦!完全隱匿喔!剛才他們一個都沒有發現我的存在,如果配合我的空間躍步的話,我的背刺技藝終於被我推至最高點啦!」

「鼠輩!你跟那些骯髒的忍者有什麼分別?」

「你在說什麼?忍者是誰?」

「罷了,你沒必要知道更多。」

「嘻嘻,等會兒讓我試試實戰吧。」

「無話可說呀,都不知你在想什麼,既然右手被封印了,為何不花點時間在左手上,真浪費時間!」黑眼信義說。

「就是沒時間才創造別的技能,不過這招……隱匿術?」信義想了想後點頭道:「練成這招隱匿術真的要多謝一個人,自從上次跟瑪雷姐的傻瓜表弟交手後,讓我領悟了絕對隱匿的好處。」

「上次?哪面具男呢?」

「不要說他,他害我們差點死去。」

「我們?只有你差點死,我是不死不滅的。」

「才不是,師傅把你的本命魂印刻在我體內,要是我死了你也跟著死的。」

「他說的話也可以相信?」黑眼信義不滿起來。

「等。」信義的雙眼恢復過來的同時,快速伸手到刀柄的前端並用拇指輕輕托出妖刀。

前方的樹林間吹著不自然的風,如果信義不是特意借身前的大樹來擋風,相信已經被散發著淡綠色的風割傷。

「很強……到底瑪雷姐跟什麼人戰鬥?」取出妖刀的信義站在大樹後方說道。

強風把一整片荒涼的大地吹得嗚嗚作響,遍地倒塌的樹木被破壞得不似原狀,大部分都沒有餘下多少枝節,更不用說更脆弱的綠葉。能夠屹立在這個空曠的戰場就只有中間那棵變異的擎天大樹。

近十公里擴闊的戰區盡是塌樹,但這些倒下的樹木沒有一根受到變異的影響。就只有中間的那棵百米高的大樹有著奇怪的色澤,鮮綠色的葉子在無風吹拂下自行擺動,粗壯的樹幹紋路間不時看見一些淺黃色的光點不斷向上流動。

那些黃色的光點是一些變了質的靈力,就只有施術者才能提取以及將其轉化為純正的靈力。綠髮盧卡身處在一條數米粗的支幹上,他把匯聚到腳下的光點都盡數吸收。源源不絕的靈力使他保持著靈力充沛的狀態。

而他卻一直俯視底下近四十米遠的倩影,其樣子不單有著滿滿的玩味,期間還用舌頭舔著唇邊,這輕鬆的模樣完全不似經歷過一整晚的戰鬥。

身處下方的埃爾莎站在一條殘破不堪的塌樹上,雖然衣衫尚算齊整,可是衣間有著不少破損的痕跡。多處不但染紅了,腹部更留下一條長長的傷痕,頸部滑落的香汗都沾濕了衣領。

提著白劍的她在站立的樹幹上輕輕劃了個圈,白色的圓圈包圍了自己後立即驅使靈力來充填,類似劍氣的能量在圈的線條上亮著銀光。

不一會,一股勁的強風無聲息的襲來。銀色的圈子頓時強光大作,正替她禦去強風的侵襲。

那座通天塔似的巨樹上,盧卡的嘴角又一次上揚,「被我看中的女人呀,為何到現在還要抵抗呢?都跟妳保證了,只要妳棄掉斯陶芬家給妳的單手劍,我一定會運用我在帕德森家的權能替妳守護妳想要保護的人。」

盧卡又舔了舔嘴,繼續說:「埃爾莎——成為我的眷屬吧!」

盧卡興奮得身體向後仰去雙手也敞開來,如悅得連瞳孔也逐漸擴張。就在這時,瞳孔間突然出現一道倩影的映照,瞬息間瞳孔自行收縮起來。

橫向的眉月斬先一步出現,待他反應過來時,銀色的劍影已經無聲地奪去盧卡的雙手。

這次盧卡並沒有跟以往那樣化作不穩定的能量團,這個作為正身的軀體立即向後跳開,雖然沒有及時避開她的攻擊,但後退的速度還是遠超仍想追擊的埃爾莎。

「還要來嗎?妳的靈力明顯已經油盡燈枯了!」盧卡在眾多枝幹上跳躍。

被斬斷的肢體上長出了幼嫩的藤蔓,並快速化作手掌的形狀。每當他踏在巨樹的枝幹時都會吸乾其養分,經過多次保充養分後長出來的藤蔓一點點的轉化為肉體。

不一會兒,完好無缺的手掌便亮起風系靈能的光芒,他一手甩向窮追不捨的埃爾莎,一道像極劍刃斬出的龍捲風立即呼鳴聲響。

埃爾莎見狀一劍揮出,帶著銀光的劍影直接把龍捲斬歪。發力追上去時,腳踏枯乾的枝幹突然生出一些枯黃的藤蔓從腳邊伸展過來,並試著繞著她的腳踝意圖阻撓她的步伐。

不知為何那些礙事的藤蔓快要接近她的高跟鞋時,卻急促退開來,這情況不斷重複發生。

一團又一團的龍捲被她左右斬開,屢次出現的藤蔓依舊屢次彈開,埃爾莎尤如復仇女神那樣追趕著盧卡。

「沒用的!別再抵抗了,妳的攻擊只是徒勞的,就算你對我造成多嚴重的傷勢我也可以在大地之間攝取養分來恢復的!哈哈哈!」盧卡說完立即閃身避開無聲襲來的劍刃。

被攻擊的盧卡依然不改笑容,反倒更加狂妄起來,「妳能夠迫使我使出【神龕巨樹】已經非常了不得呀。」

他的話音才剛落,主幹上長出多道蛇頭形狀的枝幹,並張開血盆大口的模樣從爾莎的上方襲來。

正當其中一條巨蛇要吞併埃爾莎的時候,埃爾莎右手拿著的白劍劍尖上閃耀了一刻光芒,雙腿一度發力,隨之出現一條長長的銀色芒線。銀芒劃開了所有巨蛇;劃破了途中移動過來的枝幹,劍身直接貫穿了盧卡的胸口。

鮮血的腥臭第一次出現在盧卡的嗅覺中……

「這……」盧卡睜著眼盯緊身前的埃爾莎。

一直不肯說話的埃爾莎終於開口道:「狩獵者的習慣,就是過於集中眼前獵物的舉動,而忽略自己身邊的情況。」

清脆的話音間同時有著雨滴的聲響。血紅的雨水把盧卡的綠髮沾上紅色、把埃爾莎的衣服染得更紅。

埃爾莎沐浴於血雨期間把插在盧卡身上的白劍拔出來,盧卡也隨之倒下。

站在埃爾莎面前的人不再是綠髮的盧卡,而是一個有著紅瞳白髮的男子。

「艾勞德……」埃爾莎用盡最後的氣力說出他的名字便失去意識。

距離一個身位的信義立即使出空間躍步來到埃爾莎身後,並迅速伸手摟住她的纖腰。

信義低頭看了眼還在揮灑熱血的盧卡。

「喂,角村。」

「……」

「喂喂,角村!」

「不是吧?你都在戰鬥了幹麼還要煩我?!」

「先別吵聽我說!原來……原來這招不能算是絕技……因為這招是最強的奧義呀!」

「唉……媽的……我愈來愈看不起你了,該死的偷襲者……」信義腦中的聲響盡是無奈。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