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五十二章 吻

希無冀 | 2021-10-08 17:10:01 | 巴幣 2040 | 人氣 249



前情提要:眾人討論出最後的策略,讓蓮漪搬動『鐵火』炮塔前去零距離射擊迪亞波羅。

       『蓮漪!鐵火砲台的拆卸完成了,快回來!』

       「收到!」

       蓮漪將『羽毛』的蝶翼分裂成八隻光之肢端,如蜻蜓翅膀、又像觸手般的翅膀扭動假想肌肉,將末端朝向蓮漪眼前的目標。

       就如正在鎖定敵人的砲台一般。

       『——漣漪式狙擊。』

       這是蓮漪所能施展的最強招式。

       共計八條的翅膀的末端發出群青的光芒,將凝聚到極限的水之魔力射擊出去。宛如要將空氣震碎的巨大悶響併出,而後,水之光束宛如多重導彈一般,又如同對迪亞波羅先前的攻擊還以顏色的水之流星雨,朝著迪亞波羅射去。

       頭部、喉嚨、頸部、肩膀等重要部位被瘋狂的殺戮風暴吞沒,宛若在嗤笑60毫米口徑的列車砲砲火有多麼無力。要是沒有再生能力,這巨大的殺傷力恐怕能讓迪亞波羅一命嗚呼。

       但即使是蓮漪的拿手絕活,也殺不掉迪亞波羅,這招頂多是多少爭取一丁點時間而已。蓮漪立刻回頭,前往鐵火的所在處。

//

       「她回來了,各列車準備射擊!」

       蓮漪很快地飛到鐵火的附近,葛倫斯將目光投向那裡,只見蓮漪用還沒解除的蜻蜓翅膀狀觸手,纏繞著鐵火炮塔的前端砲身,蒼藍的翅膀不斷伸長假想肌肉,就像纏繃帶一樣綁住鐵火,然後固定住。

       蓮漪就這樣,靠這股支撐力將炮塔扛在身上。好幾噸重的特製炮塔試作型,被一個身高大約170的少女扛著,這景象真是要說有多滑稽就多滑稽。

       但是,卻只能將港都的命運交給她了。

       同時,不遠處有個黑髮小女孩小跑步靠近她。葛倫斯看著那樣的少女們,不知為何,他突然覺得她們可以做到。突然有某種力量,讓他能放心地相信那兩個少女。

       另一方面,看到蓮漪來到自己面前的似鳥,直盯盯地看著她。

       「蓮漪⋯⋯」

       「嗯,我來了。」

       兩人就這樣無聲地對望了幾秒。

       「似鳥,到炮塔裡面吧,只要抓準時機扣下板機就好了。」

       在似鳥身後的莉塔空出一個洞,跳到洞裡面,就是『鐵火』的控制艙。控制艙內其實也只有瞄準鏡和控制射擊角度的操作桿而已,沒有什麼複雜的儀器。

       「嗯,等我回來了,要好好稱讚我的射擊成績喔。射殺神族巨獸迪亞波羅——這個戰功聽起來超厲害的。」

       似鳥開了個玩笑,但語氣並不像平常那麼朝氣十足。

       「這是個非常胡來的作戰喔。」

       似鳥正要踏進操作艙,蓮漪這麼跟她說,就像是在刻意打斷她的動作。她微微皺起眉頭,眼神有些混濁。

       似鳥平淡地回答。

       「嗯,我知道。」

       「雖然是我自己提出的⋯⋯但我實在不想要妳跟我一起冒險。」

       似鳥微微睜大了雙眼,定睛凝視蓮漪。只見蓮漪稍微低垂了視線,語氣也變得戰戰兢兢,她正表現出少見的軟弱。

       笨蛋——正打算說出這句話時,似鳥才發覺。蓮漪總是在罵她笨蛋,卻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時候幫助她,而自己也許也是這樣。

       也是能夠罵蓮漪「笨蛋」的存在。

       那是因為,我們想成為笨蛋的依靠。

       想成為那些總是做著傻事的人的同伴;想陪著她們一起犯傻、一起冒險。

       所以——

       「蓮漪,我啊⋯⋯」

       似鳥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內心的話語吐露出來。

       「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只要妳在我身邊,我就能感受到力量、只要想到想要保護妳的心願,我就能——獲得勇氣。」

       就算會變得不安、變得心煩、變得鑽牛角尖——

       但妳仍在我的身邊。

       「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我就覺得我們什麼都能做到。我覺得和妳一起冒險的我是最強的,誰都能夠打敗、誰都能夠保護,所以⋯⋯我們上吧!」

       纏繞著光之觸手的鐵火炮塔,往上飛行。扛著它的是看似瘦弱、看似優雅,卻能舉起數噸重炮塔的精靈少女。

       炮塔內的似鳥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漸漸反抗重力,往上爬升,她的視野依然能炮塔上空的天空,迪亞波羅的身影越來越大,就在這時,有一道紅色閃光飛了過去。

       齊邁斯·里歐用魔劍射出強力雷擊,痛擊迪亞波羅的頭部,硬是將祂的視線偏離正在飛行的鐵火炮塔。

       『精靈妹子!朝那傢伙的腮!我會製造傷害把祂的腮炸出一個洞,妳趁這個機會把炮口塞進祂的腮!』

       齊邁斯用鋼索勾住敵人,在祂的頸部周旋。

       「⋯⋯我叫蓮漪·曼珠沙華!」

       齊邁斯的一道強力雷擊炸開了迪亞波羅的頸部,頓時分不出伴隨強力衝擊和煙幕炸開的東西是閃電、肉塊、還是血液或迪亞波羅的能量。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蓮漪一口氣加快飛行速度,讓鐵火的砲口直衝那傢伙被炸裂的腮。似鳥直盯著的瞄準鏡中,敵人要害的血紅開口逐漸放大。

       突然,時間宛如放慢。

       似鳥明確地感受到每個瞬間的流逝,砲口每接近腮一公分,她都能清楚感覺到。

       似鳥發現了「最佳時機」。

       她記得這叫「武士直覺」來著。

       融合戰鬥經驗、身體能力、反射神經、專注度、還有宛如生物本能一般,刻在身體最內層的某樣事物。

       真要用話語解釋的話,就是心的眼睛吧。

       「蓮漪!」

       似鳥扣下了板機。

       就在這個瞬間,齊邁斯收掉鉤索,讓自己的身體往水面墜下去。纏繞著砲身的『羽毛』觸手頓時吸收高出力曉能量砲擊帶來的超強後座力,整個炮塔不受控制地朝射擊的反方向飛去。蓮漪硬是將這股力量承受下來。

       然後,極端凝聚的蒼藍能量在迪亞波羅的呼吸命脈內爆開,那股能量像是要將祂從內到外全部撕碎一般,產生了極強的爆炸,強烈的強光和衝擊波讓所有人在那個瞬間都難以看清狀況。

       蓮漪維持著光之觸手纏繞砲身的狀態,爬到操作艙的上緣,在似鳥露出上半身的身影面前,擋住了這波強力的反衝力。

       她打開雙手,將似鳥緊抱在懷中。

//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

       自己明明在空中,腳下什麼也踩不到,在這種完全違抗重力的情況下,自己竟然沒有一絲害怕。

       維持著一種不知道是掉落還是漂浮在空中的游移感,似鳥逐漸意識到包裹自己的東西是什麼,感覺好溫暖,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她笑了。

       然後用雙手繞到蓮漪的身後。背後散發著光芒的翅膀,摸起來有些微妙,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去形容那種觸感。

       只覺得,很舒服。她緊抱了她。

       在那麼一瞬間。似鳥覺得時間如果就這樣停在這一刻,似乎也不錯呢。

       心意不再需要用話語傳遞。

       少女輕吻了少女。

       是誰的嘴唇先搶著碰觸對方的嘴唇,似乎也不那麼重要了。





       在那個太陽即將西沉的湖面,她們擊退了名為迪亞波羅的巨大魔物。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