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七章 – 真摯之境

左中道 | 2024-03-18 08:01:05 | 巴幣 2 | 人氣 57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七章 – 真摯之境


小子和勞倫斯站在平原上,周邊的色彩都怪怪的。中午的天空沒有雲彩,而烈日的光芒是粉紅色的,把一整片白色的草原照得難以直視。

小子都不能直視周邊的人,他用手臂捂住眼睛說道:「龍婆婆,妳又說要我們幫忙的?妳帶我們到這地方,只叫我們站著就行啦?真的什麼都不用做嗎?」

年約八十的龍婆婆以笑迎人,她跟小子他們一同站著人群之中,她雖然要依賴拐杖來支撐,但站立的身子卻非常挺直。

「是喲,你們在這等著就行了,我的姊妹們都在默唸召喚的咒術,相信我們期待以久的神明大人會再次出現的。」

「哦哦,哪之後我們見到神明大人我又要做什麼呢?」小子又問。

「恭敬!必須要保持恭敬的心!」一邊坐著的老婆婆說道。

「哦哦。」閉著眼的小子點頭道。

都不知過了多久,小子又忍不住開口道:「還要多久呀,神明大人今天是不是沒有上班呀?」

另一位在附近坐著的婆婆說:「神明大人永遠都存在的!都因為你們不夠純潔,所以神明大人才沒有現身!」

在她身邊的婆婆也開口道:「看來神明大人對他們不感興趣喲。」

「不會的。」龍婆婆開口阻止她們繼續討論,「要對他們有信心,神明大人一定會出現的。」

龍婆婆又言:「我的眼光還沒老到看不見……這個孩子有著一顆赤子之心,我可以肯定。」

「別拿我家的小子來評頭品足,而且他可是非賣品來的。」信義左手提著已出鞘的妖刀,無聲息地走到眾人之中。

「信義大哥?」小子試著睜著眼看過去。

接著說:「不對!妳是誰?」

信義一瞬間表現得很驚訝,但很快又回復正常。

龍婆婆看著忽然出現的信義,立即就大聲斥責:「是誰帶你進來的?可惡的入侵者!」

眾多坐在草地上的婆婆們,聽後都試著站起來,有快的有慢的,有些更是沒成功站起來。

「開什麼玩笑?連我也不認得?」信義對著兩人說。

小子因為被環境的光芒所致,到現在都未能完全睜開眼去看。

而一直沒開口的勞倫斯卻說:「雖然來到這邊所有人都變得怪怪的,但唯獨妳是最正常的一個,只是……」

「只是什麼?快說。」信義惱怒起來。

「我還是頭一次意識到什麼才是驚艷。」

「這句話出自你的口一點都不好笑。走吧,該離開這個鬼地方了。」信義說。

「你敢破壞我們的儀式嗎?我們已在你身上埋藏了疼痛詛咒,只要你一踏出裏世界的範圍,就會全身劇痛直到死亡的一刻也不會好過!」龍婆婆說。

信義瞇著眼來看她,手上的妖刀也出現絲微的震盪,那是血雨流起手時才會出現的震動。

「都給我停手。」娜雅緩緩的走近來,身後的平頭小子也跟著走。

「娜雅?」勞倫斯說。

「好像不是……」小子的耳朵動了一下。

勞倫斯皺眉道:「但她的模樣跟娜雅沒有分別,只是著色不一樣而言。」

信義也看了眼娜雅,自從進來裏世界之後,都一直留意著她。

而在這邊的娜雅一開始就沒有跟其他人有過眼神接觸,她不是盯著信義看就是往地上看。

信義多看她兩眼後把視線放到周邊來,那些老婆婆全都跪伏著,回頭看向那位龍婆婆,她同樣保持跪拜的姿態。

「好了,該到了揭開面紗的時候吧?妳是誰,妳捉小子的目的又是什麼?」信義說。

娜雅微笑起來,「看看妳……又變得更加弱小了。要問問題的人應該是我才對,但現在的你又回到什麼都不知的狀態了。你說我該怎樣辦才好呢?」

信義盯著娜雅看,他的雙眼又出現異彩般的線條,感知情緒的力量不斷揮霍著。

「噢,多久沒看過這種色彩了。」娜雅笑道。

隨即娜雅的髮色也跟著變得光彩起來,無數不一的色彩從她的髮根流動到髮尾,光彩奪目的絢麗色澤不停地變換。

「我再問一次……」信義說著的時候,娜雅瞬間出現在他的跟前,並且用食指輕輕點著信義的唇邊。

信義聽見眾人倒下的聲響,自己也被眼前的娜雅壓制了要說話的衝動。

「先讓他們都進入夢鄉再說也不遲。」身前的娜雅移開了食指。

接著她把雙手放到背後來,並以小跳步的方式遠離了信義。

信義看她保持一定距離才快速環視周邊沉睡的人。

「我不會傷害他們的,這點我可以跟你保證。」娜雅說。

信義用力吞過口水後,才緩緩放鬆下來。同時也把妖刀收好,因為這次的情況跟面具男碰面那時一樣,對方給予的壓迫感無疑是相同的。

「這些老人不是妳的手下嗎?」

「不是。」

「妳就是她們口中的神嗎?」

「可能吧,但我不是神,不能成神的可憐人。」

「八階強者?」

娜雅微笑著,但再沒有其他表現。

「到底你們這些強者跟我有何關係?為何我總是遇見你們。」信義的語氣不禁加重起來。

「你自然會知道的。不過既然你誤進我的世界裏,給你一點恩惠也可以。就答一個你想知道的問題吧。」

信義靜了一會才開口道:「給我一個可以把所有人都安全帶離這個世界的方法。」

娜雅沒等他說完就已經抱著肚子大笑起來。

「我不行了……哈哈哈……」她甚至要蹲下來笑著。

接著說:「你果然一點都沒變,依然是個惹人討厭的現實主義者。」

信義聽見後低著頭,踢著地上的小碎石,「強者答應過的承諾是不會反口的吧?」

娜雅重新站起來說道:「不一定,要看有沒有必要遵守。」

隨即又說:「離開這裏之後又怎樣?我不出手不代表你就可以逃過其他人的追捕。」

「雖然我不知道情況有多壞,但妳認為我會怕嗎?」信義說。

「你當然不會,但世界不可能總是按你所想的方向運作。」娜雅又搖著頭說:「不,我說得太多了,你好好享受當下吧,我們會再見的。」

信義眼下色彩斑斕的世界逐漸崩壞,他隨即上前說:「等下!妳叫什麼名字!?」

「小依,妳是這樣叫我的。」

「小依?」

「嗯,在爭奪戰中第一輪被妳弄出局的人。」

「什麼意思!?」信義站在松樹林裏說道。

眼前的景象已經回到原來的色澤,是進去裏世界前的幽靜森林。

在裏世界看見的人如今都在信義腳邊睡著,可是任由信義擴大感知力場也找不到娜雅在附近。

這刻信義的心臟跳動得比剛才還要快,因為眼前的大石不見了那根稻草人,而且周邊不少松樹都有破損的痕跡。

無疑這裏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