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五章 – 健身操也會招惹殺生之禍

左中道 | 2024-02-05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5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五章 – 健身操也會招惹殺生之禍


「我認為我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遺憾和一個沒有兌現的承諾。」拉薩說。

坐在旅館單人床上的諾瑪掩著嘴尖叫:「嘩——哎!」

一邊的費爾南說:「他真的這樣說?」在木椅上逆向坐著的他伏在椅背上沉思。

「是呀。」站著的拉薩點頭說:「在這句之前他還說了一首詩,但內容就不記得了。」

諾瑪愈聽愈臉紅,「詩嗎?真想親耳聽見呀。」

拉薩說:「唉,帝國的貴族跟我們真的差很遠,連詩句也會作。」

諾瑪搖頭說:「別少看自己嘛,很多跟我們同齡的貴族也會寫詩的。」

一邊的費爾南低聲道:「想不到信義就是那位離開帝國的白帝,雖然早就知道他是有背景的人,就是想不到是這種級別的名人。」

「你也別氣餒嘛。」諾瑪笑道。

就在費爾南嘆息期間,拉薩忽然捶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然後立即對諾瑪說:「話說呢……不是有個棕髮的少女嗎?她人呢?」

「走了。」

「走了!?」拉薩說:「難道妳……」

諾瑪的淺紫色瞳孔漸漸放大開來,話音間滿滿事不關己的說:「我什麼都沒做喔。」

她的笑容溫柔得很,但拉薩卻不這樣認為,「哪她是何時離開的……」

諾瑪指向房間裏唯一的桌子,桌上一封白信件被隨便放在使用過的水杯之下。

拉薩拿起來讀:「感謝各位的照顧,本人因為要事需要先一步離開,附上三星級靈力補充藥水一瓶當作住宿的費用。期待旅行間再次相遇,卡蓮上。」

讀完後拉薩不禁看著諾瑪,接著說:「在我們離開期間妳們發生了什麼?」

「沒喔,我們有說有笑的。」諾瑪保持溫柔的笑容道。

拉薩見狀再沒話說了。

原本靜下來的房間,突然吵起來。

「小黑,等等我!」陽台下方的街道傳來阿肯的大喊聲。

「哈哈,阿肯是弱者!」

小黑從樓下爬到二樓的陽台欄杆上然後跳進房間內。

諾瑪依然保持笑容:「呵呵,我的小黑回來了。」

「妳的?」拉薩重複道。

「嗨!諾瑪姐姐!」小黑一臉興奮的,還回頭大叫:「手下敗將快進來啦!要你拿一點點東西也慢吞吞的。」

筋疲力盡的阿肯爬上來後,小黑立即對床邊的三人說:「我們要出發了!再留在這裏我們會給他們拋離很遠的。」

「我們?」拉薩又跟著說。

「好,立即起行!」諾瑪立即離開床邊向著房門徑直走去。

「好的。」費爾南想也沒多想邊說邊跟著走。

拉薩也追了出去,「到底昨晚我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呀?」

房間裏只剩下趴在地上的阿肯和嘴角上揚的小黑,在沒人看見的情況下小黑的笑容奸詐得極之可怕。

「嘻嘻,該死的艾勞德不用逃避我了,你是逃不掉的!嘩哈哈哈——」

才剛說完小黑立即騎著阿肯,大字形躺在地板上的他被小黑抓住頭髮,還在耳邊大叫:「醒來啦——別落後他們呀——我的手下敗將!」

「又來!?不要……」彈起身的阿肯連哭腔也快要失聲了。

更衣後的信義和小子都坐在車頂上,可能車頂上沒有車廂的局促感,二人在這兒吹著風才真正放鬆下來。

他們坐著的馬車早已拋離變異森林很遠,路面兩旁的樹林雖然回到該有的模樣,但之前遺留的問題仍然影響著小子的臉容。

雖然信義一臉漫不經心的,但嘴裏卻說:「有什麼要跟我分享嗎?」

抱著梯邊一角的小子踢著空氣,待了一會才開口:「我想變強。」

信義靜靜的看著他。

小子又說:「我要變強。」

「怎樣才算強呢?」信義說。

「我不想再被人保護,我要反過來保護其他人。」小子堅決地說。

「哦?保護誰?」

「嗯……我也不清楚。」

「如果找不到要保護的對象是很難變強的。」信義雙手撐著後腦;躺在車頂上看天空。

「但是被人說我不夠格當英雄真的很氣呀!」

「就為了這個?」信義滿悠閒的說。

「對!」

「那我之前教你的訓練有做好嗎?」

「有!每天都有做!」小子握住拳頭道。

「嗯……那明天開始加倍吧。」

「哦哦。」小子爽快地答應。

下方一直沒說話的勞倫斯開口說:「是什麼樣的訓練?」

「伏地挺身五十次、捲腹一百次、深蹲五十次、全力彈跳一百次、揮捧二百回。」小子說。

「都說要增加一倍囉。」信義說。

「是是是!」

勞倫斯抬頭道:「真懷念呀,我之前當角鬥士的時候也有晨練的。」

小子說:「那你之前做多少份量的?」

「跟你們的訓練有些不同,我以前會用工具幫助的。」勞倫斯看了眼身後車廂內的情況。

然後說:「她們兩個都睡著了,不如我們停下來鍛鍊?」

「好喔!」小子最先說。

信義也點頭,「也不錯,但能夠趕在天黑之前到達前方的小鎮嗎?」

「沒問題的,我們已經在阿卡爾盆地了,這邊的特色就是小鎮多,而且相距都不遠,所以不用擔心沒有落腳地方。」

「嗯,就這樣辦。」信義說。

夕陽的光線把車廂裏的裝潢照得通紅起來,被光線照著的娜雅先是動了一下眉心,然後沒有按常理地睜開眼,而是打了個勁的噴嚏……

醒來的娜雅按摩著鼻樑,把第二個噴嚏吞了回去才看了眼窗外綠草如茵的環境,連綿的草原延伸到遠處的山巒。娜雅一眼便認得這裏便是拉提亞最肥沃的土地——阿卡爾盆地。

一起來便看見這番風景,頓時換來好心情。伸展一番的娜雅伸手確認一下埃爾莎額頭溫度。按埃爾莎這種級別的修行者理應是不會發病的,娜雅原以為她已經穩定下來,卻立即推翻這個想法。

馬車的前門一下子被撞開來,娜雅接近以彈出來的姿態衝出車廂。怎料出來後卻看見三個赤裸上身的人扛著木頭在草地上兔子跳。

小子在前、信義夾在中間,在隊伍最後的勞倫斯嚴厲地說:「跳高一點!還有信義你的姿勢做錯了,這樣會練錯肌肉的。」

「吓!不是吧?都依照你的要求了喔。」信義說。

「不行!泰迪你也做錯了!」

「你們……」娜雅說。

小子奮力地咬著牙,兩顆尖尖的虎牙都快給他磨平了,「我已經很努力了!」

「不夠!完全不行!是誰教你們健身的?」勞倫斯惡狠狠的。

「喂喂……」娜雅說。

「信義囉。」小子咬牙道。

「我是瑪雷姐教的……別跟她說。」信義說。

勞倫斯正開口說什麼時,一個兩米高的大浪無預警地捲走了三位努力上進的青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