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四章 – 長長的布條總帶著神秘

左中道 | 2024-02-02 08:01:03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四章 – 長長的布條總帶著神秘


「我要你抱我離開!」娜雅的語速雖然飛快,但每個咬字卻清晰得沒了平常說話附帶的懶音。

跟娜雅對望的信義簡約地「哦」了一聲。

「吓?!」聽見的娜雅反而愣住了。

不禁噘嘴的娜雅腦內立即浮現「輕浮」兩個字。

「信義我問你!你到底抱過多少女人?」

「幹嘛問這些?」信義有點不耐煩。

「快說!」

「三個。」信義認真地數著,然後又搖頭擺手道:「啊——錯了,二個才對,因為妳還是女孩。」

信義才剛說完,突然天打雷劈。

那雷霆落在不遠處,尤如信號一樣。在早前信義展開的感知力場範圍內一群行軍中的長長隊形突然散開來。

信義吞了一抹口水,沒再跟娜雅糾纏下去,一個閃現便出現在娜雅身後,甚至沒經她允許就雙手抱起她。

一轉眼,娜雅就被丟到車廂的椅子上。

娜雅才一屁撞在皮椅上,整個人就立即彈起來。車廂的人數經她快速確認過後,便心急起來,因為信義的身影卻不在其中,而這刻的馬車也開始行走起來。

似曾相識的感覺使到娜雅後腦發麻,立即四處觀望窗外的情況。

直到聽見小子的嘩然才蹭到車廂後座來,從細小的後座小窗口看去,在馬車後方很遠的地方綻放了多處血紅的花朵。

一些黑甲騎士替他們阻擋著白袍騎士前行,之間的肢體碰撞甚至造成不少人摔倒在地。

娜雅見狀立即回頭說:「停車!信義還未上車呀!」

「不用,我在車上了。」穩坐馬車前座的信義說道。

娜雅看見他歪著頭望過來,沾上鮮血的長髮還滴了不少在馬車地板上。

娜雅的嘴角不自覺地動了兩下,隨即對他舉起了手掌,水系靈力的光芒頓時充斥整個車廂。

馬車在枯黃的森林間快速行駛,期間傳來信義大喝聲:「想殺人呀!?」

頭戴劍客皮帽的白袍劍士攤開手掌,任由飄來的血霧沾在手套上。

身處遠征軍列隊後方的(軍部排名第八)柯爾特,確認了血霧的來源後擦掉手上的血漬。

然後對身邊金髮藍眼的(軍部排名第十一)拉斐爾說:「你過去看看,那個斬傷你的人又出現了。」

「阿爾法大人和那個狂戰士不是在前方嗎?不用我們出手了吧。」手持紅色雙頭叉的拉斐爾說。

「你不能這樣沒幹勁喔,不是說要成為十郎士之一嗎?証明你有能力的機會來了,若果你成功捉拿假扮艾勞德大公的通緝犯的話,絕對足夠你擠進第十名的。」

「你還是算吧,我不會再中你的詭計,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在橋上倒下不久你也跟著被擊倒呀!」拉斐爾手握拳頭,不爽得很。

「不好了!」另一名白袍騎士從前方趕來。

二人同時看去,柯爾特見狀向那人招手道:「這邊來。」

「阿爾法大人他……他受傷了!」那騎士說。

「統帥他?」拉斐爾瞪大了眼。

「止不了噴血嗎?」柯爾特冷靜地說。

「對!柯爾特大人我們現在怎辦?」

「問我?」柯爾特滿是疑惑的。

「(軍部排名第五)賽洛絲大人還在諾爾蘭那邊,就現在來看指揮權應該落在大人你手上了。」騎士說。

「呵,我不記得我已經渾到能夠指揮軍團去向那麼厲害了。」柯爾特會心一笑。

「大人!?」那騎士緊張起來。

一旁的拉斐爾明顯忍耐著,滿滿想吐槽的他瞪著一臉得意的柯爾特。

柯爾特指向前方笑道:「拉斐爾立即追蹤兇手的去向。」

「哼。」拉斐爾聽見後立即離去。

柯爾特也沒有停留,幾番跳躍便來到隊伍靠前的位置。快速掃視後,已經確認至少有十個實力較強的同袍倒地不起,當中包括身形比較矮小的(軍部排名第六)統帥阿爾法。

因為他被不少治療師團團圍住,柯爾特沒能上前確認他的傷勢,只知這兒的傷者都沒在噴血了。作為曾經的受害者,簡約了解周遭的情況便心裏有數。

柯爾特向身旁的副官說:「戰鬥完了,先在這邊紮營吧,統帥他們至少需要半日才恢復過來的。」

「還沒完!」一個身形健碩的壯漢單手提起一個黑甲重騎走來。

裸露上身的壯漢把重騎士拋到柯爾特腳邊然後說:「我看這些騎士還可以跟我玩玩的,快下達屠殺令吧。我要把他們都撕成碎片!」

「如果我說不許呢?」柯爾特說。

「那我先把你撕開,再撕掉他們,反正步驟都一樣只是多做一個環節。」頭戴重型頭盔的壯漢,話音間絲毫不掩狂妄的本色。

「哈哈,我死了就輪到你作主嗎?你的想法很可以!不過別忘了賽洛絲大人說過,軍團裏任何一人都沒法戰鬥的話,才輪到你來指揮。」

「賽洛絲!?那個魔頭在這兒麼?」壯漢突然縮作一團,怕得四處張望。

「巴布魯特,她很快使回來了,如果給她看見你在這邊搗亂,你認為她這次會怎樣懲罰你呢?」

(軍部排名第十)巴布魯特聽見後立即原地坐下來,「我沒有!我什麼都沒做,就坐在這!」

柯爾特輕輕一笑,慣性地摸了一下帽子的邊緣,有著黑色中長髮的他漸漸平伏了心情。

正當柯爾特和副官處理士兵跟重騎士衝突的事情期間,剛離開的拉斐爾回到柯爾特身後來。

「阿卡爾盆地。」他說。

柯爾特回頭道:「就這樣?」

「已經在他們的馬車種下追蹤種子。」拉斐爾不耐煩的說。

柯爾特隨意打發他離開便忙著處理身邊的事務,其後拿著拉提亞的地勢圖獨自看了一會。

然後喃喃的道:「阿卡爾盆地麼……好像還不是時候呢。」

黑色的貴族馬車上,傳來娜雅的叫聲:「不好了!」

坐在外邊前座的信義卻不為所動,衣服還是濕透的他明顯還在氣車廂裏面的某人。

直到小子打開前門說:「瑪雷姐好像發燒了。」信義才轉身看去。

勞倫斯也轉頭看去:「先替她更換衣服吧。」

「哦。」小子說。

「哦個屁呀!男生就給我出去啦!」娜雅大叫道。

「嘩呀,好惡呀!」小子連爬帶滾地逃出車廂。

娜雅接著道:「她其他的衣服在哪?」

勞倫斯說:「車頂上有她的行李箱。」

信義立即站起來說:「我去看看。」

待娜雅接過信義提供的衣服後便關上前門並說道:「誰都不允進來!要是給我知道你們偷看,我就要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信義擺了擺手又重新爬上車頂,小子見狀又跟了上去。

車廂內的娜雅正在替埃爾莎脫衣,而上邊的信義也跟著除掉身上濕透的衣服。

小子坐在埃爾莎的行李箱旁,行李內的物品擺放得很整齊,小子從中取了件白色襯衫給信義,待他接過後又在擺放衣物的地方拿起一條長長的繃帶狀布條。

「繃帶不是放在治療物品那邊的嗎?為何這裏有那麼多的?」小子說。

還在扣鈕子的信義看了眼,便停了手部的動作說道:「你從這個箱子找到的?」

「當然啦,難道我變出來嗎?」小子笑言。

信義擺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瞪著看,「嗯——你還是快點放回原處吧。」

「哦。」

「喂喂!上面的兩位……」娜雅在窗邊鑽出半個頭來說。

她靦腆地說下去:「哎……呢……你們是不是拿少了束胸……嗯……某樣東西?」

信義頓時沉默起來,不知為何小子也很識時務,都跟著閉口不說。

「喂喲……」

「……」

「繃帶吧?妳自己上拿來。」信義說。

創作回應

星翅
束胸的確很像繃帶( ´∀`)σ)∀`)
2024-02-02 08:51:49
左中道
真的嗎?我什麼都不知道的......呵呵
2024-02-04 00:12: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