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三章 – 娜雅的世界

左中道 | 2024-03-04 08:01:03 | 巴幣 2 | 人氣 8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三章 – 娜雅的世界


「小娜妳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嗎?」艾薇兒笑道。

「有多大?」在床上的娜雅問著。

「跟我們接壤的國家有帝國、銅山聯邦還有北卡聯合王國。」

「銅山?北卡?」娜雅說。

「嗯,遠一點有羅因兹城邦和神秘的魔法都市。這就是該底亞大陸裏面的國家。」

「不過我知道又怎樣喔?我又不能離開城堡。」娜雅說道。

「不會呀,我跟爸爸說好了,只要這幾天妳來得及病好,我們前往帝國西皇宫的時候也帶上妳。」

「帝國?爸爸不是時常罵他們對我們不公平嗎?」

「哎呀,給妳聽見了嗎?」艾薇兒閉上眼睛微笑著。

「嗯,既然爸爸都不喜歡那裏,為何又要去呢?」

「這個怎樣說才好呢?嗯——大人的世界跟我們不同吧?或許這樣說,如果大人們不煩惱的話,會煩惱的人就是我們了。」艾薇兒在床邊托腮,時常保持著笑容。

「我不明白喔。」

「妳不用明白的。」艾薇兒輕輕撫摸著娜雅的額頭,然後說:「還是很熱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

「沒有啦,姊姊的治癒術很舒服哎。」

「可惜我不會使用退燒的魔法,要不是妳就不用受苦了。」

「有姊姊在,我什麼都不用怕。」娜雅輕聲道。

娜雅的雙眼睜開來,但眼淚卻不覺間滑落了。

車廂微微的震盪著,窗外的月色照進來時,都把信義和埃爾莎照得特別蒼白。

娜雅扶著椅背站起來,她走到兩人中間來,兩掌各自放到他倆的額頭前,淺藍色的光輝頓時照亮了整個車廂。

「對不起呢,要是我跟姊姊學多點魔法,你們就不用受苦了。」

娜雅輕聲說完又回到單人座上,打了個呵欠又睡著了。

「小娜,你躲在這裏做什麼?快出來吧,晚宴要開始了。」

身穿淺黄色連身裙的艾薇兒,單手按著胸口向著湖邊的假山小洞口彎腰。

「又是那隻白毛怪帶妳來嗎?我不喜歡他!自從他出現了,你們就開始排擠我!」

「小娜……我沒有理會妳的感受是我不好,我很抱歉,能夠原諒我嗎?」艾薇兒說。

「我不要姊姊跟我道歉!又不是妳的錯!是白毛怪不好,是他最壞,他教壞了妳!」

「切……哈哈哈!」艾勞德在洞的另一邊忍不往笑起來。

娜雅立即轉頭看過去,頓時嚇得退後了一大步,正好掉到艾薇兒的懷裏。

娜雅被艾薇兒抱著立即便臉紅了,不滿得要大聲叫嚷:「你們很狡猾呀!姊姊妳壞透了,竟然跟白毛大壞蛋一起算計我!」

「算計?這個詞彙妳在哪裏學回來的?我不記得有教過妳喔。」艾薇兒甜笑道。

「是他。」娜雅毫不猶疑地指向洞內。

艾勞德正好在漆黑的洞穴裏走出來,「想不到小娜妳這個年紀竟然不怕黑。」

「漢娜嬸嬸說怕黑的小鬼不會長大!」

「嗨!」艾薇兒輕輕拍了一下娜雅的臀部,說道:「不是再三跟妳說了不要稱漢娜姐姐作嬸嬸嗎?難怪她一直不喜歡妳啦!」

娜雅聽她說完立即起勁地噘嘴。

「誰是漢娜?嘻嘻,不過她說得對呀,所以伊莎貝拉才長不大,哈哈哈。」艾勞德說。

「哦?哪伊莎貝拉又是誰呢?」艾薇兒微微地瞪著他。

艾勞德還沒等她說完已經先一步搖著手,神情滿是緊張的。

艾薇兒瞪了不久又不禁笑起來,娜雅看著他倆,完全都不知在笑什麼,立即又咬牙道:「你們又排擠我!」

咬著牙的娜雅突然睜開眼,隨即要按著胸口,起伏的頻率都不需透過手掌來感受,那顆酸酸的心房都不跟節拍來亂跳。

漸漸平伏了才發現身上披著毛氈,身前閉上眼的信義雙手抱著胸,跟先前的睡姿明顯大有不同。

娜雅嘴角輕輕翹起來,看著看著又重新回到夢鄉。

「可惡的小娜!妳別跑呀!竟敢跟陛下告狀說我禁錮妳!?」漢娜一張開口就噴出火焰。

娜雅飛快地在城堡走廊裏奔跑,在她身後追著跑的漢娜雖然還有著一大段距離,但也愈來愈接近,噴出的火焰都把經過的地方燒起來。

娜雅在走廊間轉了彎便進入大直路,經過了數個房門後直接衝進一間沒有關上門的房間,順手關門便在門後蹲下來。

在走廊上追著跑的紅髮漢娜就這樣經過了房間,可是下方的門隙間卻湧進火焰,娜雅連忙喚出低壓水柱才把火苗撲息。

鬆一口氣的娜雅說著:「呼——嘩!好刺激呀!」

在腦內回味過後才站起來,當她轉身向著房間內走去時,卻發現艾薇兒抱著枕頭用手背擦著眼。

娜雅看一眼便發現不對勁,上前的腳步也緩慢下來,好讓艾薇兒多一點時間整理。

當艾薇兒準備好面對娜雅時,娜雅才走到床邊來問道:「是不是收到艾勞德哥哥的消息了?」

雙眼紅紅的艾薇兒試著平伏心情,雖然臉上能夠擺出笑容,但就是管不好雙眼的淚滴。

娜雅見狀也很懂事,沒有要說什麼就上前抱著艾薇兒。

艾薇兒也因此放聲地哭泣,第一次感受到姊姊的著緊,同時被她反過來的緊抱,當刻都不知要說什麼安慰的話語。

直到日光的天色變了樣,才感到被鬆開來。

「我會支持妳的。」娜雅抬頭道。

艾薇兒輕吻著娜雅的額頭,並哼著萌萌的鼻音。

「我決定了……」艾薇兒的聲線不止有沙啞還不時喘著氣。

「我要……」

「我要離開這裏……」

娜雅低著頭,卻說道:「我會支持妳的……但……要是我留在這裏卻先一步見到艾勞德的話,哪……哪我該怎樣好?」

艾薇兒靜了一會兒才開口:「跟他說,早安。」

「早安?」娜雅睜著眼便看見信義模糊的輪廓。

伸手把眼邊掛著的晶瑩都抹去後,晨曦的光線剛好照進車廂內。

娜雅的雙唇張開又合上,看著他臉的她又發出聲來:「雖然不太確定……但是。早安呀,艾勞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