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六章 – 背著說壞話需要勇氣

左中道 | 2024-02-09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56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六章 – 背著說壞話需要勇氣


三人赤裸著上身,頭髮滴著水。

在娜雅訓斥期間,一字排開來跪坐的他們沒有露出半點不悅,看來這邊的所有權已經完全在娜雅掌控之下。

「都給我聽著!現在瑪雷姐的狀態非常不樂觀,我們需要盡快尋找醫師來替她看病!」

出於好奇的小子問道:「妳不是會治療術的嗎?為何還要找醫師呢?」

娜雅二話不說便使出她認為沒多大殺傷力的靈力水炮彈,小子瞬間被藍色的水球炸至老遠的地方。

看見小子被處決的兩人都很冷靜,自然不會在這時候開口說話。

娜雅繼續說:「現在天黑了,我們要趕快找一間旅館先安頓好瑪雷姐,然後你們三個要分開到各個小鎮找醫師。」

信義不禁問道:「前面的鎮子沒有冒險者公會嗎?聽說公會的職員會替成員解決一些危難的。」

娜雅被信義插嘴後,立即把施術的手掌移向他。

信義見狀立即使出空間躍步,水炮彈最後落在草地上,濺起的水花與泥濘一併飛上三米高,混雜草子的泥雨都灑下來後,信義才把差一點觸摸天國門邊的小子帶回來。

娜雅若無其事地繼續說:「冒險者公會是不會在小鎮上開設分部的,前方雖然有很多小鎮,但居民之間的地域意識卻異常的重,有些較嚴重的居民甚至不願到別的鎮上幫忙。所以就算威脅他們也好,騙他們出來也好,就算擄走他們也不要緊,只要有醫師替瑪雷姐看症就行了!」

「是的長官!」三人齊聲大喊。

「很好,快穿上衣服。我們立即出發!」娜雅說完又回到車廂內。

車廂外各個吊燈被調整至可在夜間照路才開始行駛。

馬車前座上,三人擠在一起來。經過下午的共同訓練和被巨浪沖走的患難後,三人的關係已經達到利害一致的程度了。

坐在最右邊的信義說:「勞兄,我們之中你是最年長那位,不妨說一下你的見解吧。」

在左邊坐著的小子也說:「對,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粗魯公主長期迫害的!」

「你們誤會了吧,我認知的娜雅公主其實不是這樣的,她之前很溫文而且是個常常笑的女孩。」

「吓,她喔!?」小子說。

信義說:「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好像是艾薇兒大人離開王宮,出去外地求學之後的事了。」

聽見的信義不禁打了個寒顫。

小子又問:「跟這個哪有關係呀?父上說過有暴力傾向的人都是先天性的。」

勞倫斯說:「不,這不只是我的判斷,就連陛下都這樣認為,所以才提早讓娜雅大人到國立魔法學院上課。」

「別說了,追根溯源是沒意義的,不如考慮之後怎樣應對來得更實際。」信義無氣力地說。

拿著馬鞭的勞倫斯說:「嗯……我認為她只不過是缺乏關愛而言,待瑪雷大人康復過來,再請她幫忙矯正娜雅公主的言行吧。」

信義摸著下巴說:「雖然請瑪雷姐幫忙是有點難度,但也不失為個辦法。」

這時前門被娜雅打開來,「喂,信義。」

「……」聽見的信義動也沒動,當刻的他甚至已經做好緊急撤離的準備。

可是身邊一起坐著的同伴卻看過來,而小子更直接地說:「她在叫你喔。」

信義頓時被小子弄得一肚子氣,就在握緊拳頭期間,一封信件拍在信義的肩膀上,信義斜視了一眼便鬆開拳頭。

因為這信件的封套對信義來說實在再熟悉不過了。

娜雅待信義接著信件才說:「姊姊寫完這封信當日就離開了王宮,在離開前她有把信件帶出城的,但到了離別的時候又跑回來把信交到我手上,對我說『還是不要寄給他了』便再沒有回頭。」

一直拿緊信件不放的娜雅直到說完才鬆手。

信義拿著信卻沒有即時打開封套,「謝謝妳替我拿來。」

「嗯。」娜雅應了一聲便要回到車廂。

信義立即轉身說:「妳有看過吧?」

待了一會又說:「我說這封信。」

在門邊提著門柄的娜雅停下來,「……這是當然的吧。」

「嘿,原來妳也有不會說慌的時候。」信義笑道。

「剛剛你們的對話,我全部都有聽見。」娜雅說完便關上門。

在出邊的三人頓時臉色發白,沿途上大家都靜了……

「這個鎮子真的很細,應該說……所有東西的大小都細了一號?」信義說道。

「因為這裏是矮人的聚居地嘛。」勞倫斯說。

「矮人?山裏面哪些?」信義追問著。

馬車停在一間實際不足兩層樓高的旅館門前。

信義一邊下車一邊聽著勞倫斯說:「很久以前他們從銅山聯邦那邊來到這裏定居,聽說都是些富戶來的。」

信義看著路邊迎面經過的矮人說道:「銅山那邊不是早些年又找到新礦脈嗎?竟然沒有回去呀,難道這邊的矮人已經習慣了地面生活嗎?」

「他們的祖先早在上個大型礦脈枯竭之前就來到這兒,我想他們已經沒有地底生活的習性了。」勞倫斯說。

「不。」娜雅扶著埃爾莎下了馬車。

信義立即上前幫忙,而娜雅繼續道:「他們來到地面後依然保持他們的劣根性,貪婪、自私、嫉妒,還有排他性都絲毫沒有變改。」

「怪不得妳要我們即使用不當手段也要拉醫師回來了。為何不早點跟我說對方是矮人族呢?」信義說。

「我還以為你們都知道嘛。」娜雅把埃爾莎交給信義便進去旅館的櫃檯那邊要房間。

除了勞倫斯把馬車安置到馬槽那邊之外,他們都進來旅館地面的食堂裏。

四處橙黃色的燈光使到這兒有種溫暖的感覺,相比一般樓層較矮的空間下擠滿了人群與酒桶,除了大量矮人正在喝酒之外還有不少人族食客。

相信這些人族都是戰爭時期提早離開首都來到這邊避難的國民,因為很少矮人願意跟陌生人同桌一起飲酒的。

原因是矮人們每當唇邊沾上酒的話,都必然要喝至倒下來才會真正停止。所以矮人們有項不明文的規範,就是飲酒期間所有的失言或肢體衝突,事後都不可以追究。

要是這裏的人類不是跟矮人是相熟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在矮人的酒館裏進食或飲酒的。

而站在門口旁邊等著娜雅處理入住手續的信義一行人正好看見矮人們醉酒鬧事的經過,這些矮人之間的口角跟接著的毆鬥才數分鐘而言,便因鬧事者被擊倒而落幕,當中有份出手打人的人族都不知有多少個了,顯然都被矮人同化了的人族。

娜雅正在跟老闆娘辦理入住手續時,一個頭戴綠色聖誕帽的矮人突然拍打娜雅的臀部,滿口酒臭的他還說:「老娘子,今晚的啤酒好像不夠用喔,快到倉庫拿一點上來唄。」

信義見狀立即收藏身上所有氣息與情緒波動,伸手到刀柄上準備使出最拿手的背刺技藝。

怎料娜雅一拳揮出,矮人的牙骹直接被她打歪,全身充滿結實肌肉的矮人被她單手提起來,纖細的鼻孔呼出鼻息後,矮人如同皮球一樣被她丟出了門外了事。

嘈吵的酒館一下子靜了,老闆娘愣了一會才開口說:「小姑娘幹得好!替我收拾這個好吃懶做的傢伙!」

全場頓時歡呼起來,甚至有人跳到餐桌上大叫:「臭老頭終於被打飛啦!」

有人附和道:「還要栽在小女孩手上呢!」

「爽快呀!去親吻大地吧!賭錢賴皮的狗蛋。」

「他明天醒來一定要跟他說呢!」

「這次老闆什麼面子都沒了!」

娜雅轉身大叫道:「你們是什麼意思呀!被我打飛很失禮呀!?」

這時勞倫斯走進來小聲向信義問著:「發生什麼事?我剛剛看見有個矮人飛了出來。」

「還是算了。」信義說。

「算?你指什麼?」

「我們還是不要反抗了,不值得賭上性命呀。」

「吓?什麼意思?」勞倫斯說。

另一邊扶著埃爾莎的小子也開口:「我也是這樣認為,我才十五歲咋,還有很長日子要過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