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五十六章 奧恩貝林

希無冀 | 2021-11-19 17:10:01 | 巴幣 2034 | 人氣 481



前情提要:葛倫斯說⋯⋯蓮漪可能會成為眾人的敵人。

       蓮漪·曼珠沙華——有可能成為我們的敵人。

       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是怎麼討論的,最後的結論竟然是這個。

       隼垂著腦袋,望著貨櫃箱下方的地板,屁股是坐在裝有無數砲彈的貨櫃箱上。這些武裝貨品會透過偽裝塞進民用列車裡,以免遭到精靈空軍的奇襲。

       雖然說現在已經不太可能無緣無故遭到空襲了。

       距離港都被空襲、蓮漪離開,已經過了六天。這段時間裡,就情報來說,人類軍已經開始行動,雖然有不少武裝列車的軌道遭遇空襲而無法行駛,軍隊仍然將戰線控制在傳送門的海關附近,算是成功壓制住了。

       而精靈,他們在這六天當中,把拉迪斯的土地當作拉鋸戰的戰場,水之精靈、火之精靈、雷之精靈在各地劃出自己的勢力範圍,然後又被其他的精靈勢力攻打。再加上人類軍的介入,世界各地的戰況十分混亂。

       然後就是⋯⋯由於北方的傳送門數量偏多,軍隊一時沒辦法調出足夠的兵力,於是隼這些傭兵就成了填補戰線的臨時兵。

       隼繼續呆坐在貨櫃上,就在這時,有個人跟他對上了視線。

       「——齊邁斯。」

       「嗨。」

       齊邁斯站到他旁邊。

       「你是第二批的吧?」

       「嗯。」

       港都先是派了第一批的支援部隊前往北部的戰線支援,在這其中有齊邁斯和少許的二級傭兵,以及葛倫斯為首的騎士軍。

       而隼、莉塔、月川都屬於第二批部隊。

       至於似鳥,她被分配到西北部的支援部隊,和隼等人是不同的方位。

       「你是⋯⋯要去最前線嗎?」

       「是啊。」

       隼有些猶豫地這樣問道,而齊邁斯則不慌不忙地回答了。

       「對我來說,去的地方永遠都是最慘烈的前線。哼,也許這一切在十二年前⋯⋯在大型徵兵戰線活下來時就註定了吧。」

       永遠都處於最危險的環境⋯⋯在最具風險的情況下奮戰。明明齊邁斯沒有什麼崇高的戰鬥理由或信念才對——至少隼是這麼覺得的。

       因為就連他自己也是這樣。他不像葛倫斯那樣,懷抱著要驅逐邪惡的正義理念,也不覺得自己必須朝那個方向努力。

       「⋯⋯你不會害怕嗎?」

       隼刻意割棄感情地這樣問了。他不想讓此刻的自己的情緒表現在言語或是表情上面,他覺得替齊邁斯擔心是件蠢到極點的事。他不想流露出情感。

       「哈。」

       齊邁斯見狀,把手放在隼的頭上。

       看來隼終究露餡了。

       「我可不會輕易死去的,你以為我是誰啊!我可是最強·最惡的齊邁斯·里歐啊⋯⋯!」

       「也是呢。」

       雖然暴露了,但隼不覺得丟臉,露出笑容和平時一樣嘲諷他。

       「你要是掛了,等著靠殺掉你的懸賞金度過餘生的傢伙們大概要哭死了。」

       「你這小鬼說得好啊。」

       兩人短暫地聊了一下,第一批的部隊就得出發了。

       「那就後會有期啦,幫我和那兩個小鬼問好。」

      他指的是莉塔和似鳥吧。

       「嗯。」

       齊邁斯揮了揮手,轉身離去。隼抱著有點複雜的心情看著漆黑的劫血裝背影一步一步離去,就在這時,齊邁斯轉過頭來。

       他露出爽朗、卻活脫脫像一頭猛獸的兇狠笑容。

       「別死了啊。你是我見過最適合當傭兵的小鬼。」

       只見他這麼說。

       隼這時才發覺,他把下巴那附近的鬍子全刮了。一頭如獅子鬃毛的赤褐長髮綁成馬尾隨風搖曳,他臉上擺出充滿狂氣的笑容。

       這樣一看,雖然外表依然狂氣十足,但感覺沒有那麼兇惡了。而且清爽多了。

       這是隼最後一次看到齊邁斯的笑容。

//

       隼他們是騎著馬離開港都的。因為能運行的列車完全不夠,隼他們只能靜待援軍帶著大量的馬匹來協助他們離開港都。

       隼、莉塔、月川三人所屬的傭兵支援部隊騎著馬往北方前進。他們在各處支援正規軍隊,而在之前的戰鬥中和似鳥分開,他們往更北方前進,而似鳥則是被調到西北方的支援部隊。

       而最後,隼他們來到了那個地方。

       奧恩貝林。這座被即使是初夏仍然狂囂的風雪,及高聳的針葉林覆蓋的北方城市,便是隼等人在精靈戰爭開始的三個月後到達的城市。

       從奧恩貝林再往北,穿過圍繞著城市的針葉樹林之後,就會抵達直到現在仍在如火如荼地戰鬥的⋯⋯火之精靈與雷之精靈交戰的戰場。

       隼將馬安置到充當馬廄的民房裡,他注意到奧恩貝林這座城市依然有許多平民在這裡生活,明明鄰近戰場,為什麼沒有避難到別的地方?

       「疏散沒有完全完成嗎?」

       隼向一位與他們會合的政府軍士兵問道:

       「你們是騎馬來的,所以不知道吧,這座城市的民用列車鐵軌也被毀了,所以還有大批的平民沒有完成疏散。這情況的確很棘手,可能要用步行的方式讓他們離開了。」

       「是喔⋯⋯」

       在這之後,人數大約20人左右的傭兵被召集起來。在場也有由正規軍和少數騎士軍成員組成的暫時部隊,在那些人當中,有一個人站了出來。

       那是一個身穿騎士軍白袍的年輕男子,他留著一頭深黑鮑伯頭,髮色不像隼這種日本人呈現純粹的黑色,而是一種像黑曜石一般映照著淡淡光芒。看似溫和卻不失威嚴的藍色眼眸,足以用「群青」來形容那股具有魔力的藍寶石般雙眼。整體而言,看起來像一個年輕的美男子,隼覺得女生大概會喜歡他那種類型的傢伙。

       隼還發現了一件事。一般騎士軍在白袍的腰帶上佩戴的是實戰性看似不強的細劍,大概是當作「騎士」的象徵物。不過這個男子並沒有佩劍,取而代之的是一把舊式的輪轉手槍,這把手槍不知道是不是特製的,槍管比一般的手槍來得更加粗長。

       「各位傭兵午安,我是由瑪特·恩格拉蒂加,軍階是中尉,所屬部隊為騎士軍第14部隊。這次的作戰,將由14隊的本隊來主導。只不過⋯⋯本隊還沒有抵達奧恩貝林,就由我這個分隊長先暫時擔下作戰的指揮官。」

       由瑪特看起來比葛倫斯還要年輕一點,又比隼年長一些。軍階也只有中尉,在場應該比他軍階更高的人存在才對⋯⋯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出來制止他。

       「恩格拉蒂加⋯⋯」莉塔喃喃說道。

       「怎麼,妳知道這個姓氏嗎?」隼問道。

       「拉迪斯全界流通的槍砲等熱兵器,大多數都是他們世家的武器公司研發出來的。恩格拉蒂加武裝企業——他們家族掌握著最尖端科技的技術,政府出錢研發的秘密兵器也是由他們把關。」

       這時隼也能聽見週遭的輕聲細語。

       「聽說那個家族的繼承人以身試法,用自己的部隊來實驗公司研發的武器。」「沒想到就是騎士軍嗎⋯⋯」「由瑪特啊,沒想到會遇見本人。」「不覺得本人挺帥的嗎?」最後一個聲音是女生說的。

       「這麼說來,『鐵火』和『劫血裝』⋯⋯就是這傢伙的公司開發出來的嗎?」

       「可能是喔。」

       「——咳咳。」

       由瑪特輕咳了兩聲,現場馬上安靜下來。

       「跨過城市北方的針葉森林,就會進入雷精靈與火精靈的主戰場。他們各自佔據北方的兩個傳送門周邊作為戰線,正打得不可開交。不過——我們的目的並非亂入他們的爭鬥,不如說,我們要盡量避免作戰。」

       由瑪特拿出紙地圖,在奧恩貝林東南邊的位置畫了個圈,那是個森林正中央。

       「我們騎士軍本隊、以及傭兵支援部隊的主要目標是這個——位於針葉森林當中的,政府軍的秘密軍事基地格瓦茲,目前這座基地被雷之精靈佔領。」

       由瑪特為作戰做了個總結。

       「現在奧恩貝林依然有將近一百位平民還沒離開,而民用列車已經無法駕駛。因此,我們的作戰目標有兩個,一個是完成奧恩貝林的平民疏散,並駐守這裡,不讓精靈軍再擴張戰線。二是,由騎士軍14部隊突入軍事基地格瓦茲,將佔領那裡的敵軍擊潰。以上,有人有問題嗎?」

       「我們的兵力足夠同時駐守奧恩貝林,加上攻略軍事基地嗎?」有人問道。

       「這個嘛,當然是要等14部隊的本隊來這裡,在這之前都先在奧恩貝林待機即可。而且格瓦茲的突入作戰,只需要14部隊就夠了——」

       只需要一個部隊就夠了?隼不禁產生這樣的疑問,只不過,還來不及去思考,突發狀況就發生了。

       『由瑪特中尉!不妙了!』

       連所屬職位都還來得及報,這道語音訊息就這麼說了。

       『北方戰線的雷精靈與火精靈,正在朝著奧恩貝林拉開戰線!』

       不用說也知道,這道訊息是北方戰線的部隊傳來的。

       雖然說並沒有跟精靈直接交戰,但北方確實駐守了一部分的正規軍兵力,而這座奧恩貝林的殘存部隊,正是從那個戰線撤回來的。

       現在這道訊息的意思就是——人類軍的防衛線快要撐不住了。

       由瑪特直接跑到現在這座建築物的樓頂,拿出望遠鏡,從頂樓望出去。

       明明是夜晚,卻有一陣不詳的火光在遠處燃燒,以及彷彿要籠罩雪林上空的夜空般,冉冉升起的漆黑濃煙。

       高聳的針葉樹林,以及明明已過春天,還未完全融化的雪地,正被火精靈的焰火以及雷精靈的落雷熊熊燃燒。

       「真的打過來了⋯⋯」

       追著他跑到建築物頂樓的隼,向他說道:

       「剛才收到了南方的消息,您把微量手環忘在桌上了。」

       「⋯⋯怎麼了,是本隊來了嗎?」

       隼吞了吞口水,把他剛才聽到的驚人消息說了出來。

       「水之精靈的部隊⋯⋯好像正從西南方過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