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五十章 心的漣漪#2

希無冀 | 2021-09-24 17:17:01 | 巴幣 2240 | 人氣 228



前情提要:突如其來的能量隕石雨頓時毀了港都,蓮漪解放精靈之翼,飛往似鳥的所在地,在這過程中,她無意間想起了兩人的點點滴滴。

       蓮漪飛過一個個破裂的建築,在飛出軌道的列車旁邊發現了似鳥。只見她被某個東西壓住,身體被卡在下面。

       「千影!」

      蓮漪呼喚著她的名字,來到她身邊。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似鳥睜開眼睛。

      「蓮漪⋯⋯是妳嗎⋯⋯」

      她的頭部有擦撞傷,額上的鮮血流滿半張臉,也將她的眼眸染成紅色。看到她的眼神,蓮漪一瞬間理解了那是何種感情。

      飽含著一絲的期待、感謝,以及藏在深處的——不甘。

      因為來拯救她的人是自己。偏偏是自己。

      「妳也沒事吧?」似鳥問道。

      「嗯,我沒事。」

      「那個大傢伙⋯⋯不動了耶。」

     可以看得很清楚,迪亞波羅維持著仰天咆哮的姿勢就這麼停在原地不動,彷彿牠周圍的時間全都停止了流動。

      「好像是陷入了短暫的能源枯竭,所以暫時不動了。」蓮漪望著祂說。

      「怎麼這樣,那要是牠再動起來的話⋯⋯」

      「是啊⋯⋯在那之前,不想點辦法的話。」

      蓮漪垂下眼神。她在心中盤算著某些事物,也許,該放下一切,使用那股力量了。雖然會違反《精靈管制法條》,但這裡有葛倫斯這個政府軍的長官在,他也知道蓮漪的「身份」,只要徵求他的同意就沒問題了。

       然而,似鳥注意到了她背後——宛如蝴蝶翅膀的模糊光翼。

       於是,彷彿是為了搶在蓮漪說話之前開口,似鳥說了:

       「蓮漪,我⋯⋯」

       「嗯?」

       「我要去阻止迪亞波羅。」

       「只要用剛才隼把齊邁斯丟出去的方法就可以接近他了。我用鋼索鉤爪勾住牠的身體後,就使用『奧義』去接近並傷害牠的腮。」

       蓮漪瞪大了雙眼,似鳥正在說著不可理喻的話。

       「妳在⋯⋯說什麼⋯⋯」

       「只要對牠的腮,那個重要器官造成痛覺,就可以困住牠一小段時間。哪怕只能爭取到一兩秒的時間⋯⋯你們就趁這個機會,射出『鐵火』給牠最後一擊。」

       似鳥批哩啪啦地說了一大堆話,但這些話全都太過不可理喻,太不合理了。

       蓮漪咬緊牙關。牙齒之間嘎嘎作響的噪音,連她自己都能聽得相當清楚。

       「妳在說什麼鬼話啊⋯⋯妳可不是齊邁斯·里歐啊!」

       蓮漪氣憤地發起火來,斥責似鳥。

       「妳打算犧牲自己嗎⋯⋯不是約好了絕對不能再使用『奧義』嗎!妳到底在想什麼呀!」

       那個招式會使似鳥折損壽命。每使用一秒,就得獻出一個月的未來。似鳥老早在許多年前就跟蓮漪說了奧義的存在,只是她從未使用過。那個時候,蓮漪就督促她千萬不要使用。

       「跟齊邁斯戰鬥那次也是⋯⋯妳為什麼要擅自使用!」

       「如果我不阻止他的話,他就會帶走瑪琳,然後到蓮漪那邊去啊⋯⋯!」

       「⋯⋯!」

       那次戰鬥,蓮漪被分配去疏散參加宴會的賓客。疏散完之後,她就直接跟「齊邁斯包圍網」的援軍會合了。

       似鳥是下定決心要阻止齊邁斯和蓮漪交戰,才使出奧義⋯⋯

       她曾說過,守護自己重視的人⋯⋯是哥哥曾經告誡過她的事。那是她的勇氣來源,卻如同枷鎖般扣住了她。

       「對妳來說⋯⋯追逐妳哥哥,比妳自己還要更重要嗎?」

       蓮漪不禁咬緊牙關,朝著同樣露出痛苦表情的似鳥怒吼。

       「開什麼玩笑⋯⋯!妳就不能⋯⋯更重視自己一點嗎?」

       「我只剩下這個了啊!!」

       似鳥抬頭對著蓮漪咆哮,蓮漪第一次看到她這種表情,近於歇斯底里的情緒,發狂般的悲吼。

       還有——從眼角溢出的淚光,滑下臉頰。

       「不依賴奧義的話,我根本派不上用場!在這場戰鬥裡,明明每個人都在努力戰鬥,但我卻⋯⋯卻什麼都做不到!我好討厭這樣,好討厭不能像齊邁斯那樣戰鬥的自己⋯⋯好討厭⋯⋯軟弱的自己⋯⋯

       這樣的我,又要怎麼保護——」

      似鳥的聲音已經小到聽不見了。

      「——笨蛋。」

       蓮漪的雙手繞過似鳥的手臂和肩頭,將她緊緊抱住。因為身高的差距,現在似鳥被緊緊按在蓮漪的懷中,蓮漪將頭輕輕靠在正下方似鳥的黑髮上,用臉頰輕撫那些不安份的短翹毛。

      「妳不需要成為誰、不需要去保護誰、不需要變得強大也沒關係。當然,想要追逐著那樣的人活著,想要用那樣的方式活著,這些都是妳的自由。只不過相對的——我也會好好保護的。」

       似鳥抬頭望著她,那是一種近似於哀求的眼神,像是在請求蓮漪不要說出那句話一樣。

       妳還真的是個笨蛋耶。

       我是不會說出「我會保護妳」這樣的話的。

       因為我知道,自那刻以來就在追逐著妳哥哥的妳;將「守護重要的人」視為一切的妳,絕對不想聽到我說出這樣的話。

       所以——蓮漪甚至不需要花時間斟酌用詞,她知道似鳥最不想聽到的話語、也知道自己最想說出的話語是什麼。

       她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心中唯一的想法說了出來。

       「我一定會保護這裡——守護這個我跟妳相遇的城市。」

       這裡有我們的回憶。

       有我們從相遇、到相識、到相知相惜、一路走到現在的回憶。

       說什麼我都會守住。

       因為,我不能保證我們還能在這座城市走向未來。

//

       抬頭仰望,濕潤的視線中映照出蓮漪模糊的身影,她的背後,精靈的『羽毛』正在逐漸綻放。

       無數霓虹色的光屑像花火般裂開,它們逐漸匯聚成型,總共四對的葉片光翼成雙融合,變成了如同蝴蝶翅膀般的光之翼。

       如同為猩紅的彼岸花染上彩虹色彩;亦如同剛羽化的蝴蝶在水面上蕩起漣漪。

       那些是她的『羽毛』,唯有精靈貴族才擁有的高貴之翼。

       即使過去只看過一次,這般美麗似鳥依然清晰地記得。

       「我去去就回。」

       被身後五彩光輝的羽翼弄得黯淡的表情,露出溫柔的笑容。

       「嗯。」

       似鳥擠出笑容。

       目送甩動著光輝羽翼的蓮漪飛走,似鳥立刻衝向中央區,同時打開微靈耳環。

       自己一個人垂頭喪氣怎麼行。

       蓮漪相信著她,莉塔之前也說過她振作的速度快得驚人。

       那我就繼續扮演著這樣的我吧!

       就算迷惘、就算陷入泥沼、就算再怎麼掙扎也無法前進。就算是這樣⋯⋯

       我也會振作給妳們看!

       「葛倫斯少校!蓮漪她⋯⋯現在正在為我們戰鬥!」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