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六章 – 幽靜森林

左中道 | 2024-03-15 08:01:09 | 巴幣 2 | 人氣 55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六章 – 幽靜森林


「小子有麻煩?說下去。」信義說。

「呃……要解釋又好像有點難度。」平頭少年說。

信義突然站起身並拉著平頭少年,「那就直接出發吧,先把小子帶回來。」

顯得很慌張的少年哀求道:「不好!我不想回去……」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趕緊帶路吧。」

娜雅看著信義打開側門便提著少年走,自己也伸了個懶腰後跟上。

信義回頭道:「妳也跟來?」

「當然喲!」

「妳還是留下吧,妳的情況不適宜露面。」

「沒事的!我對我的國民質素很有信心。」

「妳能保證什麼?」

娜雅認真地想著:「哎……」

「我應該說,別把想像套在現實裏。早前那些矮子都害我快失去觀察人的自信了,更不用說妳。」

「但這次小子遇難了!你叫我在這等著?這更加無理才對喔!」

「妳何時開始懂得關心小子的?」

「哦……你的意思是?」娜雅忽然掩著嘴。

「哼,都說別把想像套在現實中。看來妳還是留下來照顧瑪雷姐吧。」

「我才不要留下來!硬是要我說出原因嘛?」娜雅望着地上的野草憶說著:「剛好也是矮人鎮上的事,原來我的父王和小子的父親是深交朋友……」

「怪不得禿頭村長會主動走來跟我說那番話。」娜雅低聲細語後又回頭看著馬車,「他們也是坐這輛馬車出去冒險的,所以他日我們回來拉提亞的話,一定要齊齊整整!」

娜雅嫣然一笑轉頭便看向信義,怎料只見平頭少年一個人尷尬地站著。

突然間娜雅感到頭上好像被人套著不知什麼東西。信義的聲音伴著耳邊響起:「穿上它。」

低頭一看,是件棕色的斗篷,純色的斗篷沒有多少花紋,像件雨衣那樣長得剛好蓋著膝蓋。

娜雅一點都沒有嫌棄,兩手一揮便穿上了。

信義接著說:「這件斗篷對我極其珍貴,可惜在我這兒一點用處也沒有,或許給了妳才能發揮它的功用。」

信義見她推開一點風帽看過來,看見她紅紅的臉頰反而主動走開,並開始督促平頭少年帶路。

穿上斗篷的娜雅高興得在原地轉了一個又一個圈,把斗篷的末段扇得高高的,像穿了裙子之後起舞那樣。

「還不走?」

聽見信義在遠處的呼喚,連忙說道:「我來了!」

來到村落的三人沒有走上那條滿是清草的大街,他們沿著兩邊都是紅磚屋的橫街上前行。

帶路的平頭少年不時從屋子的后窗往裏面看,而在後邊跟著的信義也多次提醒道:「都說整個村子都沒人,到底你要找什麼?」

「不可能那麼快的,現在才中午。」少年說。

「不要在這浪費時間嘛。」信義不滿起來。

在後邊跟著的娜雅把玩著自己的頭髮道:「可惜忘記向瑪雷姐拿信號手牌,我那塊黃色手牌不是指向小子那塊的。」

「對喔!還有信號手牌這回事,要不要我回到車上拿?」信義說。

「不用。」少年堅決地說:「我知道他們去那裏的,但前提是我們要先找到打開結界的法器。」

信義看他的情緒沒有多少波動,才讓他繼續找下去。直到一次他爬進一所簡陋的磚屋,拿著稻草公仔出來。

才說:「就是為了找這個?」

「嘩,千萬別小看它,這聖物充滿了地元素的。」

「地元素又是什麼……」

娜雅輕拍信義的肩膊,她的手還要不停震顫的,「原來他是異教徒……」

信義看她神情滿臉凝重的便閉上嘴,但心底裏卻蹦出一句話來:明明妳也是……

「想不到巫地教還活躍的,還以為已經消聲匿跡了。」她說。

「快沒了……所以她們才強迫我繼承。你們要救同伴的話,就跟我進去幽靜森林的裏世界入邊。」少年說。

「走吧。」信義爽快地說。

「吓?真的要進去?」娜雅抓往信義的手臂。

「當然,妳不是說一個都不能少嗎?現在有兩人不見了。」

「話雖如此……」

「我不會強迫妳的,不想去可以回到馬車上等。」

「不不不!別丟下我。」娜雅雙手挽著信義的手臂。

信義雖然有點不情願被別人觸碰左手,但還是選擇放任她依過來。

隨後他們從村內走到村尾,從稀疏的松林走進密林,期間都沒有任何小路,要在起伏不定的泥地上行走。

因為帶路的平頭少年不是修行者,所以按著他的步速走如同散步一樣緩慢。森林的環境非常幽暗,中午的日光都沒多少能照到地上,使這裏的土壤長年保持濕潤。

貼著信義走的娜雅不時用力握緊他的手,奇怪是一點痛感都沒有出現在信義的臉上。

信義不禁稱奇,也試著用左手發力,果然左手沒有傳來不良反應。

就在信義沉迷測試左手時,聽見少年說:「到了。」

從喜悅間回神的他,看見的是在一個被樹蔭覆蓋的稻草人,稻草人由小麥草織成再用樹枝固定在大石上。

奇怪是按信義的記憶,一早走來都沒有看見有農作物的。這兒就只有沉寂的松樹林。在黑壓壓的環境下,少年高舉手上的稻草公仔。

頓時間四周沙沙作響,強風使到不少樹技和松果都掉下來。稻草人的假眼像要回應他的舉動那麼散發出深紅的光暈。

不久少年高舉的稻草公仔也跟著亮起相同的深紅。光芒四射下,強得娜雅都要放開信義來用雙手掩著前。

當森林間發出的聲響都靜下時,才睜開眼。

「咦?人呢?」

娜雅一個人站在森林裏,仿佛森林間都被安排閉口那樣靜得連丁點聲響都沒有,唯獨石上的稻草人不停在扭來扭去。

產生的聲響十足在恥笑她一樣……

「這裏是?」信義說。

「幽靜森林。」平頭少年回應道。

信義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深紅的樹海,而站立的大地是深綠的,當他提起腳時,發現依附鞋底的泥濘也是深綠色。

「不,我問這個結界把我們帶到哪裏?」

「裏世界,我跟你說過的。」

「這裏太奇怪了。」信義看著自己身穿的衣服變了紫色,提著自己的髮絲竟然是天藍色的。

「我也不喜歡,是時候出發吧?」

「呀,盡快找到他們,之後趕緊離開。」信義看了眼身後沉默的娜雅便跟著少年走去。

三人沒走多遠便離開茂密的紅色森林,他們在一個平地與森林的交界地蹲下來。

前方的平原上,數十個老邁的婆婆坐在地上圍觀著中間的幾道身影,雖然在裏世界內所有色澤都變化很大,但只要按身形的大小來估計又不難判斷誰是誰。

按排除法去看,人群中就只有兩位比較年輕。

當中皮膚黝黑頭髮也是深黑的身影,一眼便確認是勞倫斯,他有著魁梧的體形要找他自然不難。

相反另一人便是小子了。然而叫人難以相信的是,這人有著黃金般的髮色與漂亮的古銅色肌膚。

信義單看一眼便站起來,「走!立刻就帶他們離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