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1-終焉七日-2

湛藍琴海 | 2022-06-17 19:19:29 | 巴幣 92 | 人氣 4374


  5

  「原來如此……換言之,魔女小姐也覺得這件事不單純,對吧?」

  我坐在櫃檯前,向舒瓦茲魔藥工坊的主人問道。

  在來此之前,我已經去過許多魔藥工坊、事務委託所之類的單位求助過了,但處處碰壁。直至來到這裡,我才終於聽到一些線索。

  「是的。首先尤里先生從『預言者』口中聽到的是『未來視』這種陌生名詞吧?這名詞我也是初次聽到。雖然從各方面來看,應該就是預知未來的魔法,亦即『占卜』。不使用『占卜』而使用前所未聞的『未來視』一詞,確實令人在意。」黑髮藍眼的魔女與我四目相接:

  「因此,我合理懷疑『未來視』不等同占卜魔法,或許那並非一般的魔法,而是其它意義上的能力。」

  「是嗎?比方?」

  若這位魔女所言屬實,代表事情可能會有轉機嗎?是否代表我打從一開始就誤會了,可能根本是自己嚇自己?

  「這目前無法下定論,因為線索還太少了。必須更進一步了解後,才比較能夠推測可能性。」

  「喔,這樣啊……」

  很保守的回答,雖然沒什麼問題,不過難免讓人失望。或者說,原本以為掌握了一點線索,但目前也只得出這件事不單純,可能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預知魔法的推測,這點難免讓人失望吧。

  不,應該不是純粹的失望,而是厭惡、不信賴魔法使一類的人心態在作祟吧。自認已經委屈自己來向這些人求助了,結果求助無門。好不容易有點進展,結果卻只是這樣,讓人不禁心生「哼,果然會魔法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根本不中用」這種以偏概全的想法吧。

  說到底,就只是因為懷有偏見,才會不自覺地找碴吧。

  「嗯,尤里先生看起來有點失望,若真如此就不好意思了。倘若不嫌棄,我依舊很樂意協助您。」

  「嗯?真的嗎?但是要怎麼協助?」

  明明我的態度應該看起來不太好,但對方似乎面不改色。不但依舊溫和有禮,從神情舉止也能看出來,她是有心想協助我,跟之前宣稱無法幫我,而隨意將我打發走的那些人明顯不同。

  「您可以告訴我更多情報嗎?或是多談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可以。不過不用勉強自己,若認為有刺探隱私的疑慮,不用說出來也沒關係。畢竟我不是來探私的,只是想看看能否從中找出更多線索,來協助您而已。」

  「嗯……我明白了。」看眼前的魔女態度似乎相當誠懇,我便稍微卸下心防。調整呼吸後,我啟動齒唇:

  「老實說,我能說的很有限。因為除了那件事外,也沒特別發生什麼,我的生活很單純……真要說的話,就是……喪失寫作能力了吧。我是指──寫不出小說之類的。呃,雖然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我有寫小說的習慣,因此……」

  我在支支吾吾什麼啊?明明平常說話不會這樣,口齒伶俐得很。但在這個魔女面前卻出奇緊張,是因為很少跟這類人談話嗎?覺得初次見面就要講不為人知的興趣,十分羞恥嗎?

  確實如此,我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認為寫作就是不會讓任何人知曉,是專屬於自己,深藏心底的秘密。結果卻要對初次見面的人,還是魔女攤開。自曝了自己最重視的秘密,羞恥程度遠遠超乎預期。

  「沒關係,您慢慢來。真的不想說的話,不用勉強自己也沒關係。」

  「不,沒關係。」話都說到這裡了,也為了未來,我必須繼續說下去:

  「總之,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開始寫小說。不過只是寫給自己看的,都沒有公開發表。因此我不是什麼知名小說家,就只是……自娛而已。我將此做為抒發管道,書寫了各式各樣的故事,然後……」

  我必須趕快講到重點才行,會先解釋這些,純粹只是認為這些來龍去脈先交代一下比較好,也比較能防止誤會。

  「到了最近,我越來越寫不出小說了。已經有好一段時日,什麼都寫不出來了。完全沒有靈感,不知道要寫什麼,覺得怎麼寫都是差不多的東西,因此沒有書寫的意義了。以前絕對不會這樣的,就算不是一直文思泉湧,也絕對不會懷疑自己的能力。只要有心、有刺激就會有新的靈感,就能繼續創作。」

  我劈哩啪啦地說出這一長串,不再結巴了。看來終於逐漸克服羞恥,為了早點解決問題,而徹底豁出去,盡速把話講清楚了。

  「但後來就沒辦法了,這樣的狀況也持續很久了,有如無論如何都打破不了的僵局。正當我還在煩惱這些,就被莫名其妙出現的『預言者』攪局了。這讓我的時間變得更加緊迫,似乎在預示著,我的小說不可能寫完了……」

  我撇過目光,雙手交握,緊咬牙關。

  「那您認為,預言者會出現,與您寫不出小說有關嗎?」

  「咦?」

  我赫然。

  「因為您將這兩件事一起拿來說了,事實上時間也是重疊的吧。先是寫不出小說很長一段時間,再發生被預言一周後死亡的事情吧?這麼理解沒問題嗎?」

  「沒有,不過準確來說的話,我也不是非常確定,到底寫不出小說有多長時間了。總覺得似乎很長,但可能也不盡然,具體的時間我也說不上來,體感是有點混亂的吧。」我持續別過目光:

  「至於被預言一周後死亡,這也是我的推斷。更具體地說,是被預言一周後生命會迎來終焉,我認為應該就是指死亡。正常來說應該也不會有其它可能性了,除非……」

  「除非?」

  「……我也不清楚。確實那個人沒明確講出『死亡』這類的字眼,但我想他已經暗示得夠明白了。有些事情,不需要講到那麼清楚,也要自行領會。更別說要是我多加懷疑,我就會喘不過氣來。是生理上喘不過氣來的那種,不是心理上……」

  「原來如此。不過其實尤里先生是多少有點懷疑的吧?對於預言的內容,還有想方設法想打破預言這點,您應該是不願接受命運的吧,否則也不會求助了。」

  「沒錯,與其說我想打破預言,不如說更希望能夠證明,那根本不是『預言』,而是『謊言』。可能只是我的幻覺,或只是想恫嚇我的謊言。無論是哪種,我都希望那只是虛言,根本不須在意。我希望自己度過這七天後,還能好好地活下去。」

  我移回目光,望向擁有深邃藍瞳的魔女。她的藍眼猶若波瀾不驚的海洋,讓人不禁望得入神,心緒也能隨之沉澱下來。

  「嗯,那麼,您不只是不願接受命運,而是也不想相信命運嗎?」

  魔女小姐略微壓低聲調。

  「嗯,或許是吧。我不是很相信『命運』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這種東西就跟預言一樣,我一向不迷信這些,只是……當時被那樣『預言』時,真實感實在是太強烈了,而且又不容我質疑,這讓我逐漸迷失了自己吧。」

  我也壓低聲調,垂下目光。

  「那現在就是想找回原本的信念嗎?」

  「對。我想找回不信邪,只相信『可靠』東西的自己。我不想被任何東西擺布,任何人事物都不該干涉我的人生,我要活出自己的光芒──」

  「真好呢。尤里先生應該還很年輕吧?這只是個人感覺而已,沒有其它意思。倘若誤會了或是冒犯到了,就不好意思了。」

  「嗯,我確實還很年輕,也不過才……十七歲而已。魔女小姐呢?看起來比我成熟不少,閱歷應該也很豐富吧?」

  雖然沒有直接的根據,但從魔女小姐的言行舉止來看,似乎歷盡不少滄桑。那正是我所欠缺的,即便我可能喪失青春了。

  「不敢說多豐富,但確實有曾旅行過幾年。旅行前我是先經營這間工坊,之後才去旅行,幾年後就回來繼續經營這裡了。」

  「原來如此。那魔女小姐為什麼會去旅行?是本來就打算旅行幾年後就回來繼續開店嗎?」

  不好,這些疑問居然不知不覺脫口而出了,問這些真的沒問題嗎?

  「說來話長呢,還是先回到正題吧。」她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

  「您所謂的『可靠』東西是什麼呢?或許了解這一點,有助於找出有用的線索。」

  「嗯,凡是能操之在己,不會背叛的東西都算吧。比方寫作,至少我曾經這麼認為,直到我寫不出東西為止。」

  「那還有其它的嗎?」

  「我想不到。正因如此,寫作對我而言無比重要,若無法寫完作品就死去的話──」

  「可能這就是關鍵點。先恢復寫作能力,可能就是解決問題的最大前提。」

  「是這樣嗎?為什麼會得出這種結論?」

  這結論也太跳躍了,到底是如何聯想到的?

  「因為那就是您最牽掛的事情吧。面對死亡預言,您最在意的是能不能繼續寫作,將作品寫完這件事。那說不定您會面臨死亡預言,就跟這件事攸關,因為那預言,說不定就是您當前困境的突破口。不是因為被預言了才在意能不能寫完作品,而是因為本來就在意能不能繼續寫,才會引來這種事,讓您更迫切解決也說不定。」

  魔女小姐這番說辭,雖然似乎可以理解,卻又有些微妙。因為──

  「問題是,這樣就能斷言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嗎?憑什麼認定這兩者間的關聯?」

  「我沒有認定,只是提出假設而已。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尤里先生說過,預言者自稱有未來視吧?因為有未來視,而預見您活不過一週的未來,這代表他不無可能知道您更多事情,諸如為寫作煩惱之類的。」

  「咦?這樣說來,似乎不無道理……」

  那個人知道我更多事情嗎?他到底是何方神聖?明明我應該不認識他,卻──

  「但是,這終究只是假設,更別說若會知道我很多事情,那應該是我熟識的人,但我一點都不這麼覺得。雖然更正確地說,是無法辨認身分,但就是覺得肯定是不認識的傢伙。」

  我不禁使用「傢伙」這個字眼。總覺得自己莫名敵視他,或許也不是敵視,而是一種排斥感。我不解這種排斥感從何而來,只知道莫名強烈。

  「關於這點,之後有更多線索後再釐清吧。尤里先生可以先嘗試設法重拾寫作,這樣問題或許就能迎刃而解了。雖然不能保證,不過先做到這點的話,可能局勢會有什麼變化,比方『預言者』會再度現身也說不定。」

  「是嗎?我很沒把握,雖然確實可以嘗試看看,但問題是要如何恢復寫作能力?現在就是完全寫不出來啊,不是想寫就寫得出來的,魔女小姐能明白這點嗎?」

  「當然。雖然我確實不懂寫作,不過不是想寫就能寫,這一點我還是明白的。我也沒有勉強您的意思,只是提供一點個人建議。但不得不說,這可能不靠譜,您也可以另尋高明,向他們諮詢意見。」

  「這……」

  老實說我不是很想再找別人了,之前碰壁的經驗太多了。即使真找了,也不見得可以獲得更可靠的意見。只是也不能全聽一個人的想法,因此……

  「好吧,我再想想。找別人問也好,努力重拾寫作也好,都必須再審慎思考,才能走下一步。」

  目前也只能先做出這個結論了,先來思考該怎麼做吧。

  【4】

  ──又一天過去了,果然毫無進展。問其他人果然是浪費時間,到頭來還是只能嘗試恢復寫作,但即便使出渾身解數,想破了頭也無法組織出像樣的文字……

  ──我是不是注定再也無法寫作了?若就這樣死去,是不是也無所謂了?

  我一面死瞪稿紙,一面喟然長嘆。

  腦海一片死白。無窮無盡的死白。

  意識恍若被這片死白浪潮覆沒。

  回過神來,發現我依舊死盯死白的稿紙。

  我被死白包圍了,無法逃離死白的世界。

  被囚禁了。

  被囚禁於蒼白無垠的囹圄之中。

  我該怎麼辦?

  是不是,少了什麼?我雖然自認是少了靈感,認為自己再也寫不出新花樣,以致沒有書寫的必要了。但真的只是這樣嗎?更進一步說,會發生這些問題,根本的原因是什麼?必須找出源頭,才能徹底解決問題。重點不在治標,而在治本。

  那麼,根本問題到底是什麼?我所缺少的,是刺激靈感的東西吧?

  比如──

  ──比如什麼?我跟從前有什麼不同嗎?既然過去的我能夠文思泉湧,應該是因為受到某種刺激,或心懷什麼吧?

  但究竟是什麼?

  我能夠,將那種東西找回來嗎?還是說……

  我不是只有「失去」而已?

  是不是我想要什麼,但始終不得,便陷入惡性循環,一點一滴地消磨心神,最終讓靈魂殘破不堪?

  靈魂……雖然有聽說過確實存在,只是終究沒親眼目睹,就覺得跟命運、預言一類的同樣虛無縹緲,這樣的話……

  不,重點不在於是不是靈魂被消耗,這可能只是一種形容。重點在於我確實陷入迷惘,找不回當初的自己。是因為我喪失創作的初衷了嗎?或者更多?

  比方說,我喪失了青春。我很清楚自己不再青春,這或許就是問題源頭。但我認為青春沒有具體定義,許多人認定的青春要素,在我眼中無關緊要──

  ──真的是這樣嗎?

  我想要的,真的只有青春所帶來的「才華」而已嗎?

  在沉迷才華的過程中,是不是失去了什麼?

  說不定,我早已心裡有數吧。

  只是始終不願承認罷了。因為承認需要勇氣。

  我只不過是不斷武裝自己,讓自己看似毫無破綻,但心志其實逐漸崩盤潰解。

  而這一天,終於來臨了,才會即將面臨終焉。

  為了不讓末日到來,是時候鼓足勇氣了。

  現在的我,必須──

創作回應

戒子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尤里:我是不是注定再也無法寫作了?
克勞迪雅:不...你還能寫。
尤里:都被這樣預言了、我還能寫什麼?
克勞迪雅:你...還能寫"遺書"。
-----
沒事啦,戒子只是想緩緩氣氛...
2022-06-19 04:32:37
湛藍琴海
寫遺書,這答案太絕望了吧,對方聽了肯定氣死啊@@

不過怎麼會有&quot啦?刻意的嗎[e17]

然後感謝戒子贊助喔><
2022-06-19 10:44:48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6-23 17:39:54
湛藍琴海
不會
2022-06-23 18:23:2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