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1-終焉七日-3

湛藍琴海 | 2022-06-24 19:47:22 | 巴幣 186 | 人氣 3407


  3

  「所以說,尤里先生是認為,是因為對未來失去了憧憬,才會遭遇到這一切嗎?」

  舒瓦茲魔藥工坊的主人背對著我,整理櫃台後面的魔藥櫃。

  沒錯,我又來了,在末日倒數第三天時。無處可去的我,唯一能求助的地方也只有這裡了。

  「是的,雖然不排除是其它原因,但目前只能想到這個了。」

  「但是,您不是很想活下去嗎?之所以想要活下去,是因為對未來還有所期待吧?您也說過,若無法寫完作品就死去的話──」

  「但這不代表我對『未來』有憧憬。或者說,足夠的憧憬。未來涵蓋的 東西很多,並非只有寫作。但對我而言只剩下寫作,因為我將寫作視為唯一的依靠。直到連寫作能力都失去,我就想自己可能也喪失了青春。而青春就涵蓋了對未來的憧憬吧?」

  魔女小姐停下動作,旋即轉身面向我。

  「請繼續說,我洗耳恭聽。」

  她聲色仍舊平靜,但似乎更有心將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

  「好的。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奇怪,但我覺得自己確實早已喪失青春了。青春並非只看表面年齡,更重要的是心態。很多人認為,若心懷青春,就要對未來有所期待。諸如要有夢想、願景,但我僅僅只是想繼續寫作而已。僅僅只是為了抒發,並沒有更進一步的企圖。」我雙手交握,別開視線:

  「換言之,我對未來並沒有什麼期待。我不知道未來自己能做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社會。我不想與任何人建立關係,與人接觸對我而言非常麻煩,若非不得已我是不會這麼做的。」

  雖然不是很想直接在魔女小姐面前這麼說,畢竟可能有點失禮。但為了解釋自己的情況,我不得不說實話。

  「但我這樣應該是不正常的,會難以生存吧。不想與任何人相處,希望自己能孤獨一生,這種想法不太切合實際吧?莫非要為此隱居深山嗎?這真的就是最適合我的生活嗎?至今我仍沒有答案。」

  不單是因為我懷疑自己隱居後,有沒有自立謀生的能力,而是徹底與世隔絕的生活,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嗎?

  「換言之,您也不確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嗎?」

  「是的。不確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的話,對未來就不可能有足夠的期待與憧憬。都還在迷惘狀態的話,就不可能有明確的夢想或願景了。」

  「但是,在青春時期還不清楚自己夢想的人很多,因為那還是很青澀的年齡,因此不是很了解自己。既然不是很了解自己,自然就不確定自己有什麼夢想了。當然也有人反過來,正因為還年輕,就更無所顧忌,而願意大膽作夢。只不過,正因為有各種情況,而不能一概而論。因此──」

  「我明白,我的問題不單是對未來沒有憧憬而已。更進一步說,我是對一切都沒有信心吧。因為沒有信心,因此選擇遠離。讓自己保持孤獨的狀態,我緊抱著孤獨,漫無目的地活下去。我只想到能夠寫作就夠了,但問題是,死守孤獨的話,能夠一直創作不輟嗎?」我加重語氣:

  「我需要的,就只有這些嗎?」

  我俯首不語。

  「這樣說來,是覺得自己不見得想要這麼孤獨嗎?即使自認不想任何人接觸,也不代表真心這麼想嗎?」

  「……我不確定……這就是麻煩的地方了。明明不想與人建立關係,卻又覺得完全孤立不見得是最好的。這很矛盾吧,正因為很矛盾,我才始終不願承認這點……」

  「不,這種心情並不奇怪。可能類似明明期待,卻怕受傷害的心情。因為怕受傷害,就會壓抑期待的心情。比方明明想交朋友,卻怕被傷害,怕被討厭、背叛,甚至是陷害。以為自己交到了朋友,但其實對方根本不把自己當成朋友,只是被當成工具人利用。諸如此類的擔憂,就會對是否要交朋友,產生矛盾的心情吧。」魔女小姐壓低聲調:

  「為了讓自己的認知不失調,就可能會假裝自己根本不想交友之類的。」

  「……假裝,嗎……」

  我的頭越垂越低,嗓音也越壓越低。或許是因為這番話實在太一針見血,讓我無地自容吧。

  原來,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嗎?但是……

  「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許多時候我們也無法意識到自己真正的願望。真的意識到的時候,可能為時已晚。不單是願望,感情之類的也是……」

  「感情……嗎?我認為自己可能滿缺乏感情的吧,雖然這樣可能也有點矛盾,因為缺乏感情的話,也很難創作吧。但我不覺得自己缺乏感情到無法創作的地步。尤其我是寫小說的,我……」

  奇怪?為什麼我會不知道該說什麼?關於小說方面,我應該是很有想法的,可是現在我卻想不起來,之前在寫什麼了……

  「怎麼了嗎?慢慢說沒關係。不過可以先請教一下,尤里先生所謂的缺乏感情,是指什麼呢?」

  「這……就是……對周遭的人事物,沒什麼情感吧……對他們漠不關心,覺得自己不可能喜歡上任何人……無論是哪種意義的,喜歡……」

  越來越詭異了,我又回到了說話支支吾吾的狀態,似乎是因為心亂如麻,以致不知所措,才無法井井有條地表達了吧。

  真可怕……各方面來說都真可怕,現在的我就有如被抽絲剝繭,身上的武裝逐一被褪去。再這樣下去,遲早要一絲不掛地,袒露在黑髮魔女面前吧?如此一來,用武裝隱藏的傷疤,就會徹底暴露了。

  「不想喜歡上任何人的話,就是拒絕了『喜歡上任何人』的可能性。這樣的話,請容我詢問一個問題,冒犯的話就請見諒了。這不是為了刺探隱私,而是為了解決問題,不得不確認的問題。」

  「……問吧。」

  到現在,我還是不敢抬臉。

  「您說自己不可能喜歡上任何人,那過去有嘗試過喜歡人嗎?您剛才說過,您對周遭的人事物都漠不關心,是本來就這樣了嗎?還是說……」

  魔女小姐欲言又止,沒有把話說破。但這番問話,已經讓我心口緊縮。我緊咬牙關,久久說不出話。

  呼吸似乎有些紊亂了,我調勻呼吸,才逐漸鎮定下來。

  我很清楚魔女小姐是為了幫助我,才會刨根問底。從她的語氣可以聽出來,她已經盡可能溫柔了,但是……果然還是很難受。

  「……應該說,喜歡人也沒什麼意義吧。就算去喜歡了,也不見得會獲得回報。不見得會因為喜歡了,對方就喜歡自己;相反地,對方可能還會覺得自己噁心,或讓他們心生恐懼,而更討厭自己。」我低垂目光,嗓音輕顫:

  「因為我是異類,無論到哪裡都格格不入,始終無法被人理解。這種情況下,去喜歡人可能反而被討厭。以前遇過很多這樣的事情……試圖對人示好,想要拉近距離,來跟他們交好,進而被理解……都徹底失敗了。從來、從來沒有成功過,無論怎麼做都是弄巧成拙……」

  好難堪,真的好難堪。我是多麼不願袒露這些,千百個不願意。但是……

  「後來我就逐漸放棄被理解了。既然無論如何努力,都還是會被當成怪胎,那就跟他們保持距離吧,這樣我也輕鬆多了……不然要委屈自己去討好別人,果然太難了,根本做不到吧……那不是,我做得來的事情……」

  比起不屑做,更多的是做不來。或許我早已心知肚明,只是認為承認這點會很丟臉罷了。

  我緊摀住臉,現在的神情,絕對不能被人看到。

  「辛苦您了,您不孤單。有這種情況的人很多,只是您不一定有發現而已。人們會本能排斥異己,只要是與自己不同的人,無論這個人如何,都可能會敬而遠之,甚至將其驅逐。但錯的不是那個『異類』,只要行得正,坐得端,就能問心無愧了。」

  「真、真的嗎……但是,那樣又如何?我終究無法獲得認同,終究只能孤身一人,只能將一切心聲,訴諸於文字,藉此抒發宣洩,來自我滿足……我就只能這樣活下去嗎?終其一生都這樣?」

  我持續摀臉,越摀越緊。

  「因此才需要未來。未來是有無限可能性的,這雖然聽似空話,不過沒有未來的話,確實就沒有改變的機會了。」

  「嗯……但是……要怎麼改變?我就連小說都寫不出來了,還能改變什麼?不有所改變的話,我應該就會在三天後死去吧……這樣一切都結束了。」我話鋒一轉:

  「但是,就這麼結束的話,我肯定死不瞑目,因為太不甘心了。假使要死,也要不留遺憾。我最怕的不是死本身,而是死法。能不能不留遺憾地死去,才是我最在意的。」

  「我明白,因此我們正為了防止這種憾事發生而努力。我想重點是要改變心態,雖然這說來容易做來難。好好坦率地面對真實的自己,才有可能改變現狀。」

  「對,這我當然明白,但具體來說,到底怎樣才算是坦率面對自己?像現在這樣,就算是坦率面對自己了嗎?還是其實還不夠?甚至是遠遠不夠?」我放下手,抬臉與眼前的魔女四目交會:

  「這太含糊了啊,而且就像魔女小姐說的,這說來容易做來難,因此肯定沒有這麼簡單。說到底,到底什麼是『坦率』?要做到什麼程度,才是足夠的坦率?這就是我很大的疑問。就如我對許多事情的『定義』,都會深感懷疑,是同樣的道理。」

  沒錯,這就是我的壞毛病。對事情往往過於較真,太在意枝尾末節,過於鑽牛角尖,導致明明應該是很簡單的事情,卻會被我複雜化。這讓我容易小題大作,容易亂挑毛病,讓人覺得我很苛刻,相處上很累。

  ──你怎麼連這種小事都這麼在意啊?也太無聊了吧?什麼事情都這麼較真讓人壓力很大耶,不管說什麼話題,你都會扯到其它地方去,讓話題變得很嚴肅……這樣就會很尷尬,你知道嗎?會很難聊下去了……

  ──早知道就不跟你說這些了,真的是很掃興啊,明明只是想分享有趣的事情,你卻跟我扯起有的沒的,實在是莫名其妙!以後都不跟你說了!

  ──真是的!你夠了沒有!現在就給我滾!你太煩了!

  ──都是因為你,大家才會不歡而散的,早知道不要讓你加入了!沒有你的話,大家早就……

  ……啊啊,不好,這些好不容易壓抑心底,理當逐漸淡忘的痛苦回憶,現在逐漸復甦了……

  沒錯,我明白的,我就是這麼掃興的傢伙,到哪裡都會破壞氣氛,才會不受歡迎……因此我才會……

  ──我說,你別誤會了。我從來就不對你的話題有興趣,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口,才一直沒說而已。

  什……這是……

  ──還不明白嗎?我覺得事到如今,再不說清楚不行了。所以,雖然可能有點傷人,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到此為止吧。別再跟我談這些了,也跟我保持距離吧,不然你跟我走這麼近的話,會被誤會的。

  「啊,該不會……」

  沒錯,我想起來了。幾年前,我曾喜歡班上的一個女孩,想要接近她,跟她打好關係。當時我看她沒有表示抗拒,就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以為自己不但有機會跟她成為朋友,甚至更進一步,結果……

  被那麼說了。果然又是一廂情願。又是。

  若不是當時還沒告白,不然我肯定更加羞憤吧。

  不對,我有喜歡到想告白嗎?說到底我當時到底多喜歡她?那真的說得上是喜歡嗎?就算是喜歡,又是哪種喜歡?談得上「戀愛」的喜歡嗎?

  不好,我又來了……又再為了詞彙上的定義而糾結了……

  呼吸,又越來越急促了……

  「尤里先生,您的臉色看起來很差,先休息一下吧,需要喝杯水嗎?」

  「不用了。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沒什麼,讓我冷靜一下就好……」

  我扶額,再度調勻呼吸,讓心緒逐漸沉澱下來。

  不能再亂想了,就讓那些痛苦的回憶,封印在回憶寶盒中,收納於心房的抽屜中吧。

  我闔眼,再度深呼吸,確定自己的呼吸恢復平穩後,才緩緩睜眼,啟動齒唇:

  「那個……魔女小姐,剛才回憶起某些事後,就讓我重新思考,或許我真不該太糾結某些事情……舉例而言,我會去糾結什麼是『喜歡』,到底怎麼樣才算是喜歡?又如何為自己的喜歡分類?是友情,還是愛情?或者其它?就這樣越想越糊塗,越來越懷疑自己……」我話頭一轉:

  「不過……我可能多少也想過,或許是因為覺得自己的感情得不到回報,甚至被糟蹋,才會開始否定自己的感情。如此一來,就比較不會受到傷害……吧?」

  但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我暗自補充。

  「我搞不明白了……到底何謂『喜歡』,該如何定義喜歡?喜歡是這樣容易變來變去的嗎?連自己都說不準的嗎?這樣的話,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該如何喜歡人?有沒有必要喜歡人……」我情不自禁地拔高聲嗓:

  「我到底能從『喜歡人』獲得什麼?」

  我再度黯然俯首。

  緊咬牙根。

  身子不受控制地打顫,戰慄不止。

  「是啊,我明白……喜歡人是需要勇氣的,承認喜歡也是。從喜歡,到承認喜歡,都很需要勇氣,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魔女的嗓音猶若涓涓細流,流入耳畔:

  「之所以需要勇氣,不只是因為怕被拒絕,或怕受到傷害,而是有些時候,即使知道對方可能也喜歡自己,也不代表能夠在一起……」

  「為什麼?是因為感情不被祝福嗎?」

  這種情況也很常在小說中看到,因為感情不被祝福,甚至被阻撓而悲劇收場。不過我很清楚,這並非只發生在虛構故事上,現實生活中也屢見不鮮。

  「不只如此,可能性太多了。也有些狀況是,即使覺得彼此有機會,但要實現的話必須要有足夠的決心。好不容易可能要下定決心了,卻發生了意外。有如被命運捉弄般……而說是意外,自己其實可能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什麼?什麼意思?」

  越聽越不明白了,總覺得不愧是旅行過幾年的魔女嗎?似乎真的見多識廣,可能也經歷了許多,是因為這樣才能講得這麼有真實感嗎?還是說那其實就是她的親身經歷?

  「不好意思,魔女小姐……那個,會舉這些例子,是因為……呃,不知道這麼問會不會有點冒昧,就是……請問魔女小姐有談過戀愛嗎?會講剛才那些狀況,難道是因為……」

  我目光游移,越來越吞吞吐吐,大概是因為我對這位魔女,越來越敬畏了吧?起初不太信任她,甚至可能有些偏見。但後來逐漸被她的真誠打動,也因為她的循循善誘,我逐漸正視自己的內心,讓我不再如此武裝自己。

  正因如此,我的態度漸轉柔和了,但也有點不知所措了。我不確定該如何才能好好回應她的真誠,也不確定始終保持理性的她,現在說出的這些,是不是情不自禁脫口而出的真心話……

  但無論如何,現在的我,更想關心她了吧?

  「關於這方面,一言難盡呢……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我看過許多現實的愛情故事。這些故事中,固然也有開花結果的,但也有許多無疾而終,甚或悲劇收場的。基本上談戀愛並不容易,過程中可能要面臨許多考驗。若能順利開花結果,甚至廝守終身,都是幸運中的幸運吧。」她話鋒一轉:

  「當然,即便不考慮到這麼遠,光是感情要獲得回報,就可遇不可求了。只不過,因為感情可能無法獲得回報,就不投入感情嗎?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我抬臉,望向陷入沉默的黑髮魔女。

  「……意思是,即便可能有無法獲得回報的風險,也要勇敢地投入感情嗎?可這有什麼好處……」

  「不是為了什麼好處,僅僅是為了學會『愛人』而已。」

  「咦?」

  愛人?從喜歡人跳到了愛人?這是一樣的意思嗎?還是?

  「剛才不是在討論是否該去『喜歡人』嗎?對我而言,喜歡人或愛人是類似的。喜歡或許不等同愛,愛可能也不等同喜歡。但若學會喜歡人了,就有可能學會愛人。反之亦然。」

  「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請容我請教尤里先生一個問題。」她語調一沉:

  「尤里先生自認無法喜歡上任何人吧?若是如此,是否代表拒絕了『愛人』的可能性?無論是何種形式的愛?」

  「大概吧,因為我覺得對任何人懷抱感情都沒有意義。」

  「但是,這也代表捨棄自身的感情吧?這真是自己想要的嗎?從剛才的談話中,您也是想釐清自身的真實想法,來打破僵局,才會來到這裡的不是嗎?」

  我俯首默然。

  「現在重點在於,若想誠實地面對自己,具體該怎麼做?承認自身的感情,是不是必要的?若承認自身的感情,那是否還會拒絕喜歡或愛人?」

  幽藍的目光,射入我的瞳底。

  「只不過,即使去付出感情,也不代表會承認自身感情,這是兩回事呢。反之,也有可能承認自身感情,卻不敢付出或表達。但無論是哪種,要做到的前提就是不否定感情的價值吧。」

  我無言以對。完全無從反駁。

  「雖然不懷抱感情,可能比較不會受到傷害,這種心情我也深切體會……但完全割捨的話,可能會更痛苦也說不定。活著可能也更沒意義了吧。」

  「這……」

  割捨感情的話,活著就會更沒意義嗎?若真如此,這也是我即將面臨末日的緣由嗎?

  「捨棄一切情感活下去的話,就會變成行屍走肉了嗎?因為這樣我才會沒有『未來』嗎?不,我不認為,我不想那麼認為……何況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不是嗎?」

  儼然垂死掙扎般,我持續為自己的立場爭辯。

  「是啊,我不敢說這些推斷是對的,畢竟終究是我的一己之見。不過,尤里先生可以重新審視自己,到底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只有重新審視了,才能思考下一步。」眼前的魔女眨眼:

  「要做到這點,就要回到剛才說的,要坦率地面對真心。而坦率的要件之一,就是先承認感情的價值。」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界定自己的感情,光是『喜歡』甚至是『愛』我就搞不懂了,遑論……」

  「重點不在於如何界定感情,與其執著於喜歡與愛的差異,或如何為喜歡跟愛分類,而是能不能坦誠面對自己的感受。那比死板的定義重要太多了。」

  她與四目相對,我撇過目光。

  死板的定義……嗎?我過於執著明確的定義了,這點我很清楚。因為這樣我畫地自限,不斷自我懷疑。進而否定、扼殺自己,最終淪落到要被自己殺死的地步了吧。

  啊。

  這就是……真相嗎?

  雖然不確定,但是……

  「別將自己逼得太緊了。認真固然是好事,不過認真的目的,不是為了將自己抹殺掉吧?否則,您也不會出現在此了。」

  她淡然莞爾。

  好溫柔。真的好溫柔。她的溫柔不見得顯而易見,但只要正視她,承接她的好意,回過神來,就已經深深陷溺其中,冰封的心靈也渙然融化了。

  「那……」我緩緩開口:

  「我該做的,就是承認並相信自己的感受,這樣就能夠坦率了嗎?但這也只是坦率的要件之一吧?」

  「當然。坦率不是只要坦承自己的感受就夠了,要做到真正的坦率並不容易。我自己就還沒做到,因此也沒資格教人……自己也還在學習,這是值得終生學習的課題。不過,若真做到的話,那就是真正的成熟了吧。」

  「成熟?」

  「是的。比方口無遮攔,不是坦率的真諦。那只是不成熟的行為,真正的坦率是能掌握分寸的。那也是大人該學習的,成熟的坦率。」

  「嗯……這個……」

  對我而言太深奧了──當然我不會這麼說。我本來就一直渴望能夠找到能深度對話的對象,如今終於找到了,只是沒想到有些內容已經超乎理解範疇了。是因為我還不夠成熟嗎?無法與早已是大人的魔女小姐對談?

  我終究還不是大人,所謂的成熟,我還學不來吧……

  「不好意思,可能有些扯遠了。尤里先生可能也有點不明所以吧,沒關係的,這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理解,需要更多時間,才有可能慢慢體悟。」她話頭一轉:

  「不過,要有更多時間的話,就是必須破除預言。在此之前,就先展望未來吧。就如您一開始說的,可能是因為對未來喪失憧憬,才會遭遇這一切。」

  「……我明白,讓我整理一下思緒吧。」

  未來、青春、感情、坦率、成熟……剛才聊下來,這些應該就是關鍵詞。或許它們就構成了一個圓圈,只是我需要讓它們有更密切的連結,才能讓它們相互影響,迸出嶄新的火花……

  讓它們化為火圈,耀亮周遭的黑暗。

  「魔女小姐,請再給我一些時間吧。或許我只要想清楚了,就能解決問題了。這樣就不用再勞煩您了。」

  沒錯,我必須跟時間賽跑,盡速釐清這些。接著在末日來臨前,完成手邊逐漸被我淡忘的作品──



  光是倒數第三天就寫了一整篇,還寫到七千多字。這篇基本上就是感情講座(?)感情一直都是千古難題,無論是哪方面的感情。雖說是老生常談,不過很有探討的價值,感情這種看似直觀,卻深奧的學問,總是發人省思。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創作回應

戒子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雖然不知道尤里先生為什麼不相信愛情,會不會就是幾年前他所喜歡的女孩對他造成陰影,觸發他一直以來不想要去面對他沒有安全感的問題呢?
2022-06-25 05:11:29
湛藍琴海
先再次感謝戒子贊助><

尤里不相信的不只是愛情,是對感情都很不信任,長期不被理解與關愛的結果吧,當然感情得不到回應也是原因之一。
2022-06-25 12:46:39
山梗菜
會說「對任何人懷抱感情都沒有意義」這樣子的話,我也覺得應該是這個人有受過什麼傷。
2022-06-25 12:19:25
湛藍琴海
一定的啊,在感情上受過傷的話確實就可能會這樣,人之常情吧QQ
2022-06-25 12:51: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