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0-失色的假日-2

湛藍琴海 | 2022-05-13 19:46:05 | 巴幣 178 | 人氣 7193


  「嗚哇!妳還穿便服耶,第一次看到!真漂亮啊!」

  一名黑捲髮青年(現在無論看誰髮色都只剩黑或白,只是深淺程度不同,故有些偏灰)提著購物袋,跑到我的身旁,以閃閃發光的眼神直盯我瞧。

  即便他喪失以往的顏色,但我還是大概知道他是誰了。

  「是嗎?謝謝你了,路易先生。」

  我向這條街上的酒吧知名調酒師,同時也是我的常客之一──路易‧白朗尼道謝:

  「我其實並沒有想太多,覺得這件連身裙很久沒拿來穿了,就拿來穿一下而已。」

  這是事實,反正現在喪失色感,色彩再繽紛的服飾,對我而言都喪失了意義。

  現在我穿的,在我看來就只是純白色,質感舒適的連身裙而已。

  「咦?是這樣嗎?但真的很好看啊,魔女小姐!妳的衣品真好──」

  「路易!我、我回來了──咦?是、是舒瓦茲小姐?」

  一名黑髮青年──雖說不是常客,但在這裡是小有名氣的畫家路德‧白朗尼先生,雙手提著大購物袋,氣喘吁吁地跑到他的雙胞胎弟弟身旁。

  雖說是雙子,名字、容貌都十分相似,但這兩人的氣質迥異,髮型也不同,故仍能輕易分辨,即使在喪失色感的情況下。

  「對啊!沒想到會在這裡巧遇她!而且還是穿便服的樣子!怎麼樣?超漂亮的對吧?絕對不是因為平常看她穿魔女服看膩了啊,而是因為她的衣品真的太好了!」

  「那、那個!這樣說不太好啊,只要說衣品好就好了吧,前面那句是多餘的。」路德先生向我打圓場:

  「不好意思,舒瓦茲小姐。我弟弟又在亂說話了,他就是這樣說話不經大腦,因此有時會失言。但他絕對沒有惡意,還請多包涵……」

  「我明白,請不用介意,路德先生。」

  與活潑開朗、心直口快的弟弟不同,路德先生相當嚴肅拘謹,但也因為比較羞澀膽怯,講話不單是拘謹,有時還小心過頭了。雖然言行得體,但偶爾不太善於言辭,不像調酒師弟弟那般健談,跟誰都能打成一片。

  「唉唷,路德,你講得太誇張了啦!我哪有失言啊?我有強調絕對不是因為魔女服看膩了啊!這可是真心話喔,絕對沒有其它意思──」

  「就是因為這樣才很多餘啊,很多時候就算是真心話,也不該說出來。只要說不會引人誤會,而且不會失禮的話就夠了。」

  「好好好,但到底要怎麼說啊?我覺得我已經盡力了啊,剛才的話有這麼失禮嗎?是你小題大作吧?」

  「才不是,是你自己太遲鈍了,連自己說錯話了還渾不自知──」

  「兩位別爭了,這沒什麼的。」這次換我出面打圓場了:

  「對於路易先生剛才說的話,我完全不會放在心上,我相信他只是很直率地表達自己的看法,也是真心讚美。」
  我是真心這麼想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為了這種事在公開場合吵得不可開交,實在大可不必,甚至是不太合適。因此我決定打圓場,讓這話題到此為止。

  「對嘛,你看!魔女小姐願意相信我!是你自己想太多了,不要隨便幫魔女小姐代言好嗎!」

  路易先生扯開嗓門,晃動手中的購物袋。

  「唉……好吧。不過,請路易真的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然你再怎麼健談,再怎麼會花言巧語,也不會有女人緣的……因為你的言行有時太浮誇,或有時不經大腦說錯話,會讓人覺得你很輕浮,自然就不會想接近你了。」

  「喂!不要在魔女小姐面前說這種話啦!你才是不看場合說話啊!完全不給我面子啊喂,而且你也沒資格說我吧!你自己的女人緣不也──」

  「好、好了啦!別再說了!」

  路德先生撇過臉,滿臉通紅。他一直都是如此,不但容易羞澀,而且一難為情就容易臉紅。這一點很可愛,不曉得他本人是否有察覺到。

  雖說如此,因為他太容易害羞了,尤其是對女性更容易不知所措。他也不擅長跟我應對,通常只能進行必要的交流,比方剛才需要打圓場的情況。正因如此,他跟弟弟同樣沒有女人緣,這與他們的俊美容貌形成巨大反差。

  果然長得再好看,也不見得能受歡迎吧。

  「那麼,兩位為什麼會在這裡?是出來採購的嗎?」

  我刻意轉移話題,並向他們表達關心。

  「沒錯喔,我是出來買調酒相關的書的,也買了一些酒,打算來好好研究。再怎麼說我也是調酒師嘛,多品酒研究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路易先生咧嘴一笑,左手輕抹鼻頭。

  「嗯……我的話,是出來買畫材的,還有一些食材。因為很久沒出來買了,就買了特別多……」

  路德先生容顏上的紅潮尚未徹底退去,他輕晃動雙手的大提袋,似乎是要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了解,辛苦兩位了。不過會由路德先生買食材,是因為做飯的是路德先生嗎?印象中路易先生之前有提過吧?說自己的哥哥廚藝有多精湛之類的。」

  「對啊!現在通常都還是路德下廚呢!他做的料理超~好吃!吃過的都說讚!雖然我是調酒師,但除了調酒以外的料理就不是那麼擅長呢,哈哈!」路易先生輕拍路德先生的背脊:

  「也正因為他做的料理太好吃了,所以我就一直想跟他住,覺得我要是搬出去住了,就沒有那麼好吃的料理可以吃了……」

  「別這樣啦,路易!不要都依賴我啊,明明你做的也不錯,是平常太偷懶了好嗎?說調了一整天的酒,回家後就不想下廚了,才會變成都是我在做啊……」

  「唉唷,你就諒解一下我工作上的辛勞嘛~而且我偶爾也會下廚不是嗎?偶爾啦,像是很閒的假日……」

  「那很少好嗎?都是你心血來潮的時候才會做!平常就沒有顧慮我的心情──」

  「哪有!下廚以外的家務都是我在做好嗎?你以為碗誰洗的?打掃誰做的?東西壞了誰修的?不要這麼忘恩負義啊喂!」

  「我知道!我沒有忘記!我只是──」

  「好了兩位,別再爭了。就互相體諒彼此吧,彼此都很辛苦,也有一起分擔家務,這樣就夠了。」

  只是閒話家常,就又讓雙子兄弟爭論不休,該說是他們太愛計較了嗎?還是這是感情好的象徵?看起來應該更像後者吧。

  「非、非常抱歉,舒瓦茲小姐,我們居然為了家務事而又失態了。不應該在舒瓦茲小姐面前爭論起來的,讓您不快的話,我再次道歉。」

  路德先生連忙俯首致歉。

  「不,沒關係,我不介意。雖說看似在爭執,不過看得出來,兩位感情應該滿好的吧?我也看過不少像兩位這樣,雖然吵吵鬧鬧但其實感情甚篤的情況。」

  「誰跟他感情好啊!」

  雙胞胎兄弟不約而同地異口同聲,而兩人似乎是發現彼此說了相同的話後,便四目相對,緊接哼了一聲,轉身背對彼此。

  「沒關係,我明白了。那我不打擾兩位了,我先走了──」

  「請等一下!那、那個,我想請教一件事情,可、可以嗎?」

  「請說。」

  居然會被路德先生叫住,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想要詢問吧。

  「就、就是……請問舒瓦茲小姐有沒有販售可以治偷懶的魔藥?我知道這問題很唐突而且可能很不講理,但是……就如剛才提到的,路易因為平常太偷懶了才會都不下廚,雖然我知道他很忙也做了很多事了,但是……還是希望他偶爾做好吃的料理,讓我輕鬆跟享受一下啊!」

  路德先生別過目光,再度面紅耳赤。

  「啥?你在說啥啊?你怎麼會有這麼過分的想法啊路德!」路易先生大聲喝斥:

  「我哪有很偷懶啦?就說了我平常已經做夠多事了,你明明也知道,怎麼還會跟魔女小姐提出這麼莫名其妙的要求?還是說這只是藉口,你只是想吃我做的料理而已?」

  啊,看來路易先生雖然看起來頭腦不太靈光,但在這種時候意外敏銳,似乎真相了。

  「才、才才才不是!我、我只是希望能夠公平一點而已!若、若路易覺得這樣不公平的話,那、那就來交換條件,這、這這樣總可以了吧?」

  似乎是因為被說中了,路德先生變得更結巴了,而且還撇過臉,完全不敢直視他的胞弟。

  「要交換什麼條件?我想不太到啊──」

  「兩位,這些都可以再慢慢討論沒關係。」再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於是我又直接打斷了:

  「我先回答路德先生的問題,增加幹勁的魔藥雖然是有,但效果很短暫,並無法根本治好『偷懶』的毛病。若是想解決長期問題,我不會建議購買。」

  若有可以徹底治好偷懶毛病的魔藥,那大概會人人搶著要,成為最熱銷的商品之一吧。

  「這、這樣啊……非常抱歉,舒瓦茲小姐,提出了這麼無理的要求……請當我沒說過吧。」

  路德先生再度向我俯首致歉。

  「別介意──」

  「吼……你不要這樣老是給人添麻煩啦~連我都聽得出來那很荒謬,就知道這要求有多不合理了吧?」路易先生放下提袋,抓住胞兄的雙肩:

  「路德,聽我說,你這種麻煩的個性真的要改一改,不然永遠都不會受女人歡迎的。」

  「就你沒資格說這種話啦!我並不是因為不好才沒有女人緣,而是我不擅長跟女性相處啊……你的問題比我大多了,明明有更多機會跟女人相處,但卻──」

  「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但我也沒辦法啊,就算遇到對的人,也總是因為種種原因沒成,像是對方早就有對象了之類……這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嗎?因為越好的對象,就越可能名花有主了嘛……像你看魔女小姐,肯定早就有對象了……」

  「咦?」

  「魔女小姐」這是在說我沒錯吧?視線還看過來了肯定沒錯,可是,我根本沒對象啊,肯定是哪裡誤會了──

  「怎麼了?舒瓦茲小姐怎麼一副驚訝的樣子?您已經有對象了沒錯吧?」

  「……我就看起來那麼像有對象的樣子嗎?」

  他們總不會以貌取人吧?雖然這種以貌取人並非負面,但光看外表就來判斷一個人是否有對象,也太武斷了……還是說他們是因為其它緣故誤會的?

  「呃,對啊,像魔女小姐那麼漂亮,肯定早就有對象了吧?難道不是嗎?」

  路易先生不斷眨眼。

  「嗯,僅僅是因為我的外表,就認定我有對象嗎?這誤會可真是大了,請別擅自用外表就判斷這種事情。」

  雖然不太喜歡去談這方面的事情,但誤會不得不解開,否則可能會招來更多問題。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怎麼會──原來我們完全搞錯了嗎嗎嗎嗎嗎嗎嗎?」

  「不、不不不不不是吧?怎麼會這樣?居、居然完全誤會了……像舒瓦茲小姐這麼出色的女性,怎麼可能沒對象?怎麼可能還沒人把您娶回家?不對,或是入贅過來?怎麼想都不合理啊?」

  路易先生及路德先生先後抱頭,滿臉錯愕。對於他倆的反應,及路德先生的感想,讓我產生了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

  「話不是這麼說,會不會有對象,也要看緣分。或許兩位的緣分只是還沒到而已,緣分來了,相信兩位的春天就會到來。」

  我保持鎮定,故作若無其事地祝福這對雙子。

  「啊啊,是這樣嗎……想想也是啊,我也是一直覺得沒在對的時機遇到對的人,所以才會一直單身至今……那麼,只要等到緣分來臨,就……」

  路易先生手頂下顎,與我四目相交。

  「對了……既然魔女小姐也是單身,代表我們三人都是單身,那……」

  路易先生轉首,與路德先生面面相覷。

  「那個,你怎麼想?既然魔女小姐也是單身,那你會有興趣嗎?可是我──」

  「別鬧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別肖想舒瓦茲小姐了,她可不是你高攀得起的對象!」

  「不是這個問題,現在無論誰來追求我,我都不會答應。因為我現在根本就沒有這份心思。」

  我毫不留情地潑冷水,為了讓他們清醒,徹底打消這個念頭,我必須這麼做。

  「咦?」

  白朗尼兄弟再度異口同聲,並同時望向我,錯愕的神情也幾乎一致。真不愧是雙胞胎,就是這麼有默契。

  「剛才提到會不會有對象,也要看緣分。但除此以外,更重要的是,當事人有沒有心找對象。假使沒有,即便條件俱全,也是枉然。」

  雲淡風輕地,說出真心話。

  但這種道理,不單適用於我,也適用在任何人身上。

  「原來如此……那為什麼舒瓦茲小姐無心找對象呢?不對……不應該問這個吧?」路德先生連忙搖手:

  「不好意思,請當我沒問吧。」

  「沒關係。」

  「即使如此……還是祝福舒瓦茲小姐,能獲得自己理想的幸福。」

  路德先生放下購物袋,雙手合十。

  「沒錯!我也祝福妳!希望妳能夠幸福!」

  路易先生也跟著祝福。

  「謝謝兩位,也祝福兩位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雖然剛才就祝福過了,但再祝福一次也無妨。

  「謝謝,我也希望!」

  「非常感謝您,舒瓦茲小姐。那麼,我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擾舒瓦茲小姐那麼多時間。」

  路德先生提起購物袋,準備轉身離去。

  「不會,兩位路上小心。」

  「再見啦~」

  路易先生向我揮手道別,與他的胞兄一同離去。

  對此,我隱約感覺到,或許兩人是刻意離開的,不單是因為認為打擾到我很多時間,而是覺得剛才一連串的對話,讓他們覺得很尷尬吧。

  對我而言,他們主動離開也好,畢竟我也不打算寒暄太久,之前就想離開了,是被路德先生叫住,才會拖到現在的。

  不過,這樣聊下來的感覺也不壞,不如說氣氛比想像中快活。有這兩人在的場合,肯定不會無聊。即使是喪失色感的情況下,似乎仍能在他們身上,看見鮮活的色彩。

  ──是這樣嗎?

  我一面尋思,一面在黑白相間的街道上,邁步向前。



  這回應該算是比較輕鬆詼諧的篇章(?)就是克勞迪雅走在路上,遇到熟人就開始敦親睦鄰的日常(?)也終於有機會寫雙子兄弟這種組合,雖說兄弟倆性格南轅北轍,但終究是雙胞胎,因此相處模式還是挺逗挺活寶的吧(自己講X

創作回應

戒子
2022-05-13 20:05:15
湛藍琴海
也太急著搶頭香XD
2022-05-13 20:10:22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5-13 22:54:31
湛藍琴海
不會
2022-05-14 00:26:34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承上部的小品~這次是雙子兄弟登場
看來兩位都對克勞迪雅有很好的印象,我想克勞迪雅
一定是那種身材好不管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很亮眼的
那種類型吧,雖然描寫兩兄弟個性不同,但仍然還是有
相似之處,一位喜歡畫畫、一位喜歡下廚,喜好類別都
是偏內向,後段談到對象問題,只能說克勞迪雅就像人
體發電機,走到哪電到哪XD
2022-05-15 05:22:00
湛藍琴海
其實兄弟倆對下廚的喜好程度不會差太多,當然還是弟弟路易喜歡一些吧,就是平常調酒調太多所以比較懶(欸

人體發電機wwwww 我笑死wwwwwwwww
2022-05-15 13:35:55
東堂隼人
看完之後老宅女都想來一瓶治療“耍廢”的魔藥了~~~[e38]
2022-05-17 22:39:08
湛藍琴海
然而懶癌堪稱絕症,無藥可醫(X
2022-05-17 23:29: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