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幕間故事—治療變異之軀(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1-08 20:00:02 | 巴幣 102 | 人氣 129


本來就比其他人晚到校上課,一去了學校後又必須馬上離開。

慶頗為無奈,但是別無選擇。他的主業是唱歌,但是一個偶像明星不可能只單靠唱歌存活,勢必還要接其他的工作,真正讓他有錢賺的是雜誌攝影和各類廣告。

他不擅長講話,但是廣告有模擬好的台詞,他只要稍微用點心去演藝廣告內指定的角色,把廠商想要的形象拍出來就好,對他來說相比談話性節目要簡單很多。

真正讓他苦惱的,不是工作,而是別件事情。

花了一個下午解決了雜誌封面的拍攝後,他便讓經紀人送他到雙胞胎的總部門口。

雙胞胎的總部在首都較為空曠的地方,佔地很大,建築物呈現不規則狀,還頗有幾分氣派和科技感。

如果他人知道組織的首領和副首領只是兩個高中生而已,肯定會忍不住好奇這兩個高中生去哪裡生出那麼多錢把組織的據點搞得這麼氣派。

慶拿出銀色面具,戴上之後,穿過總部的門,走了進去。

此時他身上已經不是學生制服,在過來之前,他換成了黑色制服。

大門開啟,在大廳打掃的幾個孩子一看見他,怯怯地打招呼:「頭、頭目好……」

慶只是點了點頭,往前方的樓梯移動。

「結束了?」天站在走廊的入口處問。

「嗯,進度呢?」慶舉起白板問。

「已經完成偽魔獸的遺體解剖。」

慶拿起白板,寫下:「報告書放到辦公室,我先去洗澡。」

一聽見洗澡,天說:「果然嗎?上次鬧得太嚴重,你的身體又開始了……」

「聲音……很吵……好痛苦……」慶寫完之後,垂下眼,默默從天的身邊走掉。

天沒有回頭,也沒有跟上去,這種時候,慶最需要的並不是誰的陪伴,反而是一個人靜一靜,讓體內的狂燥因子逐漸安定下來。

在他的身體狀況變得安定之前,他無法離開組織太久,每天最多就只會出去工作三小時,再回到組織追蹤身體狀況,然後用「洗澡」的方式把身上的狂燥因子洗掉一點。

慶走進男用浴室,雙胞胎的浴室很大,分成兩個水池,一邊是正常的水,一邊是深紅色的藥劑池。

慶的背後一片都是和人類的皮膚完全不同的粗糙棕色皮膚,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會以為慶不是人類,知情的人則知道,這種皮膚只有偽魔獸才會有。

日前,偽魔獸攻擊了首都,大肆破壞街道。慶剛好在從醫院回程的路上,不小心太過接近戰場,雖然即時繞路遠離,身體仍受到一些影響,導致他的背部變成這樣,如果那時按照原路繼續走,車上的人只會被他吞下肚,他再變成加害者去攻擊其他普通市民,最終被自己的好朋友解決掉。

慶進了深紅色的水池,勞累的工作一結束後,泡進熱水裡面,整個人身心都放鬆下來了。

泡了十幾分鐘後,慶從熱水池裡爬出來,一進更衣室,便用全身鏡照背部。

變異的面積縮水了一點,但是泡在那個水裡的治療效果還是不如口服藥。

換好衣服後,他來到首領專用辦公室,天和音之刃早就在等他了。

「身體怎麼樣?」音之刃關心問道。

慶拿白板寫下:「果然要吃藥。」他皺起眉頭,似乎還有點嫌棄。

那個藥物他並不喜歡,他本身不討厭吃藥這件事情,問題是藥物。

「最近工作扔給我沒關係,你吃了藥之後,趕快回家休息,我會再幫你請假。」天如此提議。

「……搞得我沒責任感。」慶舉起白板,上面寫了這句話。

「這也是沒辦法的,與其讓你冒著變偽魔獸的險工作,你還不如乖乖請假三天。」

「有事交待。」慶寫下這句話後,舉了半隻手,要另外二人先別開口。

他在白板上寫下三件事情:「第一,請調查清楚上面出現的那些新成分,這個任務交給天翼;第二,永遠傳來情報,有貴族跟前一陣子把偽魔獸放出來的實驗室合作,音之刃先去調查有多少個貴族贊助對方;第三,之前方舟說王室委託黑燕去殺掉奇萊爾伯爵,天翼,你知道這個伯爵的來歷?」

「嗯,他跟六年前的火災沒有直接關係,但他是貴族派的成員,和薩爾魯侯爵關係很好。據我的印象,他是個很貪心但還不算笨的人。」

「什麼意思?」音之刃挑了下眉,好奇問道。

「據我後來的調查,六年前的事件宰相有邀請他參與,但他拒絕了。」

「喔?為什麼?」

「似乎是認為兇手都抓到了,就沒必要再摻和進去,反正利益都被分得差不多了,只要等虛弱的五王子被處刑,宰相就能用繼承者全數死亡為由,逼國王從他那一派的貴族裡面選人。」

「等一下!就算你不是繼承人,永遠、空和蘭也可以是繼承人吧?」音之刃愕然問道。

「不,正好相反,當時他被用留學的名義丟到邊境去之後,他們打算用三王子不打算繼承王位所以不會回王室的理由,偷偷暗殺他,因為他只剩一人,要達成這點還算簡單。他們一直都以為空死於不明的死因,並不清楚空已經改姓阿諾法,只認為阿諾法公爵需要繼承人所以對外收養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蘭則是從頭到尾都沒被他們放在心上,畢竟一個侍女生下的公主,本來身邊就沒什麼勢力,基本上不構成威脅。」

「原來如此,只要讓國王查不到三王子的事情……不,就算查到了,還可以假冒自殺或意外身亡之類的理由……第六王子七歲就被判定死亡,最年幼的公主連國王都忘了她的存在……」

「就是這樣,不只國王忘了公主的存在,其他人並不清楚蘭的存在,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有辦法這麼簡單偽造身分還不用經過父親的同意。」

「哈哈……我想也是,如果你真要偽造身分,混得過中學,混不過高中啊……」音之刃苦笑著說道。

天不像蘭因為被遺忘可以直接偽造身分,天是有被公開存在的王子,而他逃家的事情,至今則是尚未對普通民眾公開,目前知道他不在王室的只有親屬、在城堡工作的貴族和雙胞胎的幾個高層。

但即便如此,天要偽裝成其他身分並不難,問題在於……

「不過,就算是空,認出來是一回事,要不要說出來是一回事,那孩子的神經沒那麽大條,不至於說出去,真要偽裝還是很簡單的。只是,我們三人之中,必須要有一個人有單人房,能有單人房的只有老師和特招生,你們覺得你們拿得到特招生的資格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