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與銀河》第六章 各自的平凡②

小蛇hebi(詩音) | 2024-04-13 18:36:05 | 巴幣 82 | 人氣 494

完結📖《星與銀河》
資料夾簡介
夕陽下,現實與非現實在光影中交錯。 世界一分為二,但又交織融合。究竟何為真?何為假?自己應該歸屬於的,又是「哪邊」?


作者話在前:

打架完換吵架!吵架完繼續吵架!





  如果說我的心裡曾有那麼一點點擔憂,那麼這些全部都在我見到隊長的那一刻煙消雲散。

  他坐在病床上,右手被大大的三角巾懸吊著,身上那件淺藍色病服讓他的警察威嚴全無,看起來只像個操勞疲倦的普通大叔。

  但是他毫不在意在病床邊抄寫著儀器數據的護士小姐,對著手中的手機進行著永無止境的碎碎念的模樣,看起來倒是精神百倍。

  「……弄好之後就放在我桌上,好、好,我今天會回去看……最晚明天。什麼?你還沒把文件交出去?你到底要拖多久?魏延勝?他帶那麼多人出去要做什麼?啊……好吧,那確實是必要的舉措。不,我會跟他談,你先幫忙做一下……禁止抱怨。當然不行。我到底是警察總隊長還是幼稚園保母?」

  居然完全沒有發現站在門口的我們,真是太令人心寒了。我往前踏一步,護士正好轉身與我對上視線,眼神瞬間變得兇狠。

  「你們是——?」

  「他的朋友。」我用食指指向隊長。這是一個沒禮貌的動作,但我管他的。

  隊長對護士點點頭,於是護士放我們通行,離開前帶上了房門。

  而隊長則繼續講著他的電話,看也沒看我們一眼。

  搞什麼啊!這不是應該是感動重逢的場景嗎!虧我之前還那麼擔心你耶!

  我等一下一定要告訴他,為了要幫他報仇,我不顧自己的性命安全,隻身與怪物搏鬥。

  由於鄭川朔是個乖寶寶,所以沒有打斷隊長重要的罵人電話。我則是推測隊長八成不會理我,所以和她同樣不發一語,靜靜地站在床邊。

  隊長掛了電話,長嘆一口氣,揉揉眉心。

  他的那些警察部下也真是不好控制啊!我傾身向前拍拍他的肩。「隊長辛苦了。」

  不料,他卻迅速抬頭瞪著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位大叔要準備開罵了。

  「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鬼!」

  如果不是在藍天翔的醫院,可不能這樣大聲叫喊哦,隊長。

  「我們接到清酒的消息,所以前來探望。」鄭川朔一本正經地回答。

  「我也接到他的消息了。」隊長邊揉著眉心邊說。「聽說你,百星,居然單獨與目標見面。而妳,銀川,妳又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擅自戰鬥了。我到底要跟你們說多少次?」

  我舉起雙手。「我是初犯。她才是講都講不聽。」

  「都一樣。我強調過多少次了,千萬要以你們自己的安全為第一優先。這次雖然算是圓滿落幕,但下次……」

  「圓滿嗎?」我不禁反問。「目標現在怎麼樣了?」

  「正在治療當中。」隊長的視線微妙地飄向一邊,明顯有更多不想對我們透露的事情。「我們會暫時將她安置在特殊設施中,直到確定她的想法與意圖,與她達成共識之後才會放她出來。」

  既然已經把對方關押起來,恐怕無論如何都無法達到共識了吧。「她變回原形了?變回人類了?」

  「清酒是這麼說的。」

  隊長把手機擱到一旁的櫃子上,接著嚴肅地看著我們。

  「來說說你們的事情吧。百星,你為什麼要單獨與目標談話?」

  「因為我想確定她的想法與意圖,與她達成共識。」

  「你沒有想過這其中的風險嗎?」

  「當然有,我可是很愛惜生命的耶,隊長。」我攤手,想裝出平常那副漫不在乎的態度。「對方只是個可愛的女高中生,我是透過她朋友的傳話和她見面的,如此光明磊落,對方也不必擔心這會是個陷阱而警戒我吧?」

  「然後呢?」隊長的目光嚴峻。「你和她達成共識了嗎?」

  「這個嘛……沒有。」

  「那你有想過在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會適時介入。」鄭川朔搶著回答。「我從頭到尾都在場,必要時刻會掩護百星逃離。」

  「騙鬼啊,妳什麼時候掩護過我了。」我忍不住抱怨。「妳根本一心只想和怪物打。」

  「在我與目標戰鬥的時候,你就應該離開現場。」

  「我話都還沒講完就被妳打斷,妳憑什麼叫我離開?」

  「那時目標已經開始攻擊,和平談話的計畫等於宣告失敗。」

  「這是我提出的計畫,成功或失敗是由我來決定的,不是妳。」

  「目標開始攻擊是事實,你無法否認。我不能放任目標又引起另一個襲擊事件。」

  「但是妳一個人也抓不住她啊,而且妳的出現只會讓她更生氣,天曉得妳帶給她多少心理創傷。」

  「心理創傷?」她的語氣和表情突然同時冷了下來。「你的意思是,身為先出手襲擊他人的怪物,卻因為我試圖阻止她的惡行而感到情緒脆弱,而你同情這樣的她是嗎?」

  「她、她襲擊人是那個能力的負面作用導致……」

  「但她傷害了他人是既存的事實,我記得你也如此說過。」

  「我……對啦,是這樣沒錯啦。」煩死了,我們現在到底是在吵什麼來著?「我要說的是,妳出現的時機一點都不恰當——」

  「在隊員已經被敵人傷害之後再出現,才是所謂恰當的時機嗎?」

  我內心的一部份想著為什麼隊長還沒有出聲阻止我們,但另一部份——也是比較大的那部份——已經沒辦法停止反駁鄭川朔的行為。

  「在她真的攻擊我們之前,都不算是敵人吧!」我大聲說著連我自己都覺得是鬼扯的話。「為什麼妳要先入為主地認為她是危險的?她也和我們一樣是人類耶!妳都沒有試著想要去了解她嗎?」

  「對於傷害他人的邪惡之事,我認為沒有任何去了解的必要性。」

  她的口氣冷漠得像是事情與她毫無關係。不過這也是事實,不論是我還是她都根本就不認識林芷瑩。

  「她的內心還是善良的,會做出妳所謂的邪惡的事情只是超能力的副作用導致的啊!」

  「這些能力是我們天生就注定背負的東西,無論是因此而衍生的幸或不幸都應該自己承擔。」

  「背負?承擔?我們什麼時候說過想要這種能力了?我們只不過是被剝奪了原本可以平凡的人生。什麼超能力,這東西根本就是——」我終究還是說出來了。「根本就是詛咒啊!」

  鄭川朔瞪大雙眼,顯露出一種驚愕到無法及時反應的情緒。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她這副模樣。

  「……你怎麼會這麼想?」

  以鄭川朔這個人的標準來說,她的語氣可謂是驚恐萬分,好像我剛才說的話是我要把整個世界炸掉似的。

  「因為我不像妳用那強到誇張的超能力玩英雄扮家家酒玩得很開心!」

  她的表情瞬間凝滯,變得像顆冰塊。「扮家家酒?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你告訴我,我們超能力者是為了打擊罪犯、消滅邪惡而生的。是你說我們的能力就該為正義所使用——」

  「我只不過是轉述藍天翔的可笑白日夢罷了。什麼善良與正義,白痴死了,我只想好好過個平凡的人生!」

  看來我終於踩到了她的地雷。她回復平時那種抿脣皺眉的憤怒表情,但現在的可怕程度還要再乘上一百倍。

  「……我們作為任務夥伴也有一段時間了,今天是第一次聽到你的真心話。我明白了。」她用極度沒感情的語氣說完,就再也不看我一眼,轉而向隊長說話:「這次任務的詳細報告我會在今晚之前整理好。如果隊長判斷清酒那邊不需要支援的話,我接著就先回家休養。」

  照理來說,隊長應該要溫和地勸架,或者是凶狠地大罵我們一頓。但他居然對銀川擺擺手說:「去吧,妳難得說要休息,我當然不會阻止妳。」

  看來隊長在這場車禍中有撞到頭,把個性都撞歪了。

  鄭川朔踏著比平時還要重的步伐離開。

  我心中抱著一絲期待,說不定隊長聽了我剛才的話之後,會叫我立刻從組織滾蛋。

  但是這麼好的事情當然沒有發生。

  「如果你沒有加入我們的意願,那麼我就從來不會見到你。」隊長直視著我,心平氣和地說。

  「我答應藍天翔的時候才六歲,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

  「如果你覺得我們所做的事情是沒有意義的,那麼你也不會待到現在,大概早在中途就落跑了。」

  「我沒有說是沒意義的事情。只是這些英雄任務不適合我,我只想——」我突然有些哽住。「我只想當個平凡人。」

  「我知道。」隊長只是這麼說。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與生俱來的超能力在旁人看來或許羨煞眾人
但對於某些人來說,卻是無法選擇必須獨自承受的負擔
2024-04-20 13:08:48
小蛇hebi(詩音)
他人眼裡「方便、厲害」的能力,其實對當事人來說,可能有諸多不便和缺陷呢
2024-04-20 15:01: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