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五根羽翼—尋找黃金劍(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2-18 20:07:14 | 巴幣 12 | 人氣 169


除了駕駛以外的人都下了車,翠山的路口就是一條被樹層層遮擋的綠色隧道,空氣中混雜著些許青草的味道,和都市呈現了截然不同的綠意盎然。

微涼的空氣夾雜青草的氣味,搭配眼前的蒼翠,彷彿站在仙境的入口似的。

「好舒服啊……」月閉上眼睛,感受著微涼的空氣,都市感受不到的自然氣息讓她感到放鬆。

「混雜的味道變得很少,但是多了奇怪的味道,很像人類,卻是屍體,不會是殭屍吧?」空動了動鼻子,吸入一些空氣中的味道,皺起眉頭。

天搖了下頭解釋:「不,不是殭屍,是被殺掉之後抓去改造的人,其中也有活著被改造的人,不管是哪一種,反正都是被改造,也都沒有身為人類的意識了。之前的訊息讓人很在意,音之刃,等等拿好望遠鏡。」

「了解——」音之刃用輕快的口氣回答,同時用右手側邊輕輕碰了一下眉毛的位置,做出遵命的動作。

六人走入樹海之中,並排在兩側的樹木枝葉茂密,擋住大部分的陽光,只有些許陽光落在他們身上,涼快之中又帶著陽光的暖意。

「這裡是個好地方呢。」月深深吸了一口氣,微微一笑。

「那只是妳剛好在我們的人處理掉偽魔獸的時候過來,才會有這種想法。」

「別澆人家一捅冷水好嗎?」空忍不住賞了天一枚白眼,說:「這裡只有某些區域才有那種怪物,繞過去就好了。」

「即使如此,想上山打獵的人也沒幾個,不是嗎?」

「唔……因為獵物都那些怪物吃了啊!哪個獵人會想來沒有獵物的深山裡啦!」空沒好氣說道。

進說:「那是十年前左右,如果這裡開始復育一些生物的話,或許這裡以後就會有獵人願意過來了。」

慶忽然間拉住天的衣服,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眾人停下腳步,天停頓了一會兒說:「我感覺到改造人軍隊了。」

音之刃吹了聲口哨,語氣輕浮:「這麽前面就感覺到?運氣真好,我們可以下手為強囉。」

「屍體的臭味和活人的味道混在一起,有點噁耶。」空皺眉,摀著鼻子,有點反胃。

「你忍一忍。」

「我的鼻子現在塞不住啦!」

「安靜。」慶用白板敲了一下空的頭,接著迅速寫下:「腳步聲的方向變遠了。」

天稍微放輕音量:「月,妳目前有感覺到特別的氣息嗎?」

「一點點,很遠……」月說得不大肯定。

「哪個方向?」

「前面。」

「那些活人加死人混合軍隊的味道淡很多了。」空放下摀著鼻子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差點被臭死……」

「空,你的嗅覺好強。」月驚嘆道。

「哈、哈哈,為了分辨藥草的味道特別訓練的喔。」

「這點慶倒跟你一樣,為了分辨對手和己方的腳步聲,把聽覺練到非常強。」

空問:「那你咧?難道是觸覺特別強?」

天搖頭說:「我的觸覺只比一般人稍微好一點,其他都是靠異能。」

「這個軍師大人倒沒有說謊,實際上軍師大人的聽覺和視力還比觸覺強,嗅覺最遲鈍,雙胞胎裡面觸覺最強的人是我喔。」音之刃說到最後一句話時,笑咪咪地比著自己的臉。

「大家都好敏銳。」月再次驚嘆,也安心不少,這麽多敏銳的人在自己身旁,就算有危險,他們幾個也會率先發現。

「走吧,在敵人發現我們之前快點找到東西。」

樹林之中,相當安靜,偶爾有些許的風聲,卻不見任何動物的聲音。

陽光從枝葉的縫隙中落下,氣溫格外舒適怡人。

前方出現一條岔路,月跑到最前面,停在往下的岔路入口,靜靜望著下方的漆黑,腦中閃過許多影像,快到來不及捕捉,但有一個影像是清晰的——一名火紅色頭髮男子拿著黃金色的劍。

「哈囉,月,快回魂喔。」

「啊,對不起……」

「有什麽發現嗎?」天一手按著月的肩膀。

「我覺得,以前有來過這裡……那個時候我拿著一把金色的劍要去戰鬥……但是……」

「但是?」所有人用疑惑的眼神盯著月。

「但是我以前的視角比現在還高。」

「廢話,因為前世的妳是男的。」

「原來大天使以前是男的喔?」音之刃吹了聲口哨問。

「梅達洛斯聽起來是女人的名字嗎?」

月身子僵住,瞪大雙眼,紫色的眼眸轉為空洞。

記憶的開關彷彿被這名字打開似地,許多不屬於「月.佩達」這名少女的記憶衝擊著她的腦袋。

她用力抱著頭,跪了下來,天旋地轉讓她感覺到強烈的噁心,她摀著嘴,差點把今天的早餐吐出來。

「天、空,你們到底是……誰?」

「啥?這是什麽問題?我就是我啊!」空回答得理所當然。

「我們是妳的所有物。」

「啥?」空發出疑惑單音節,眉頭皺得緊到都快能夾死一隻蚊子。

「所有物?」月抬頭,一臉迷茫。

「是的,打從我們發誓效忠妳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是妳的翅膀、妳的力量,我們會為妳所用,為妳而戰,為妳犧牲。」

「喂喂,別把我算進去!」空嘴角抽搐。

「不可能,你也是月的使魔,沒得抗議。」

「……我想解除契約。」

月愣了一下,垂下眼,隨即搖了搖頭,苦笑著說:「我們快走吧,以後我們來研究怎麽解除契約。」

「蠢死了,你這是在否定主人嗎?」

「我才不是否定她,要我突然聽她的話很奇怪耶!」

「你不想保護她,我也會賭上性命保護她。」

月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盯著天,這個男人和他弟弟相比之下明明比較矮小,卻讓她覺得他的身影既寬大又可靠。他的發誓讓她的心跳有些加速,她下意識伸手拉住天的手臂,溫柔笑道:「謝謝你,天……」

「哇喔,我眼前一片白耶!」

音之刃才用輕浮的口吻講完這句話,就被慶的白板敲了一記爆栗。

「囉唆,走了。」天別開視線,表情似乎有些尷尬。

他們正要移動時,進突然間喊:「等一下!」

「下面有陷阱。」天說出這句話時,一把抱起月,低聲說:「妳的腳別碰地面。」

「咦?」

「呼——好閃啊!」

「音之刃,麻煩妳閉嘴。」天冷眼瞪了一下同伴,音之刃攤手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我沒關係啦,只要提醒我就好……」

「不,妳的運動神經沒好到能躲過去。」

月猶豫了一下,帶著些許害羞,抓著天的衣服,點了點頭。

「空殿下,您用飛的吧。」進提議道,回頭對慶和音之刃說:「你們兩個有辦法自己躲開陷阱嗎?」

慶點了點頭,音之刃爽快回答:「可以。」

下去的路窄到只能讓一個人通過,兩邊的下方都是樹海,沒有牆壁支撐,等於不管怎樣都會踩到陷阱。

天走在最前面故意踩陷阱,等陷阱發動第一次,所有人加快腳步,在陷阱發動第二次之前通過。

走在最後面慶和音之刃還是會被陷阱攻擊,但都用驚人的反應速度躲過去,陷阱完全沒碰到他們過。

有的陷阱,天會操控空氣,擋下飛刀、箭矢,從下方冒出的繩索用空氣切斷。

「不愧是特招生……」進微微瞪大雙眼,似乎抽了一口氣。

月看著天認真打掉陷阱的神情,臉頰微微泛紅,強烈的安心感讓她更加緊抓著他的衣服。

「呼——好甜啊!」

「後面的閉嘴,月,快到下面了,馬上告訴我方向。」

「左邊。」

「陷阱最多的那一條嗎?」

「咦?又是陷阱嗎?」

「那一條應該是獵人抓獵物用的,有很多網子、捕捉器之類的東西。」天踏上草地的時候,將月放下來,擋在她的身前,「有其他東西靠近。」

「這味道……喂喂,那些傢伙怎麽找到這裡的?」空冒著冷汗,全身起雞皮疙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