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與空】第三十三根羽翼—深入敵營的談判(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4-02-18 20:00:04 | 巴幣 2 | 人氣 80


月進入神識之地,這裡的空間只有一片白,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她的上面落下一道金光,卻沒有任何東西出現,就只有一道淡淡的金光而已。

「詳情我聽艾布利加特說了。」蒼老的聲音從金光裡面傳來。

艾布利加特是人間界的觀測神,也就是月認識的回.諾茲亞。

月在恢復前世記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回.諾茲亞的真實身分並非人類,而是無法干涉整個世界,只能在一旁觀看世界運作的觀測神。

只有一種情況回可以出手干涉——出現了足以讓世界失衡的扭曲,回才會動用僅有的神族權限,把破壞規則的存在除掉,但是能不親自動手就不動手也是神的原則。

哪怕魔王還在人間界,回也沒有辦法清除,因為地位比祂大的神已經下令要用神族製造出來的最終兵器宰了魔王,而且世界觀測神也不擅長戰鬥。

「那個……請問……天使族可以出借武器嗎?」

「可以,但是他們不能全部到人間界幫忙打仗,能決定人類的命運的只有人類。」天神答應得爽快,卻又給了讓月有些不滿的說明。

「您到頭來還是不打算出手救這個世界嗎?」

「不,即便我不出手,人類也有勝算,妳發現了吧,梅達洛斯?阿爾克立德雖然有弒神的力量,但是長期水土不服,削弱了魔族全體的力量。」

「只要艾布沒死,人類的力量就不會變弱,就算祂死了,只要立刻找到替補神選,人類也不會變弱。」

「但是艾布利加特必須在放棄當神或死亡之前指定繼承者,否則人類會變弱。」

人類和其他種族不同,能影響這個種族強弱的反而是注視這這個世界軌跡的神,同時人類本身的歷史就過於多樣,並非由一人稱王來決定全體的力量,而是由統管這個世界的神來決定。

因為人間界比其他世界還要廣闊,物種也相當豐富,又有一百多個國家,這些國家的統治者沒一個擁有絕對的力量。

其他世界則不然,幾乎都有一個被神賦予特殊權限的王,天界由大天使擔任國王,大天使的力量會影響整個世界的強弱,魔界同理。

人類幾千年前也有這樣的王,但是人類由於智力值過高加上情感欲望過於強烈,把被賦予神權的王做掉以為自己上位就能擁有一樣的力量,卻反而觸怒神明,導致天神選擇把這個世界的代表從人類換成神明,免得人類又用鬥爭把祂們指定的王解決掉。

人類是神族以自己這一族為原型創造出來的種族,實際上整個人間界都是神族的實驗場,只是他們沒想到自己創造出來的種族會違反其他世界都能好好遵守的規則,搞得他們只好對人類採取特殊限制。

「以防萬一,我會請祂指定下一個繼承者,我擔心魔王注意到祂的下落。」

「阿爾克立德應該還沒察覺吧?」

「應該還沒……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想辦法拖住阿爾克立德。」

「交給妳了。對了,艾路克的情況並沒有想像中樂觀,但是他能用和妳恢復全部力量時的方法一樣,由艾布利加特來恢復他的力量。」

月低下頭,用力搖頭說:「我希望他能夠把兩條命都留住。」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性是零。」

「就算借助莉艾娜小姐的力量也不可能嗎?」

「沒錯,畢竟他承受的是足以弒神的詛咒,除非擅長淨化、治療、防禦,一般天使摸到那種詛咒,力量根基肯定毀掉。」

「弒神……」月瞪大雙眼,倒抽一口氣,身體微微顫抖。

弒神性質的詛咒,簡單來說就是可以把神直接殺掉的詛咒,那種詛咒會侵蝕到心臟,導致中詛咒的人身亡。雖然莉艾娜解除了他身上的詛咒,卻沒連後遺症也一起治好。

「妳當時之所以會死,也是中了類似的絕招,不然普通的魔族力量應該殺不死妳。」天神說得平淡。

月說不出話,正如天神所說,身為神族製造出來的最高兵器,她是為了殺掉魔王而生,由於和普通的天使不同,所以她本身有神族的力量和,身體素質和力量也與神族接近。

結束談話後,月從神識之地離開,表情十分沉重。

「唷,看來談判不太順利。」回用輕浮的口吻說道。

「不是的,談判很順利……只是……天……不可能得救嗎?」

「就算換成天使族過來也沒救,我剛才有偷聽你們的對話,早就料到是這麼一回事了。不得不說,天很能撐,中了弒神性質的詛咒還沒當場死亡。」

「我也覺得天很能撐,這不是重點啦!真的只能讓他死一次,復活他的時候再把他的力量恢復過來嗎?」
「不一定喔,只要讓我不得不干涉,他的力量還是能直接恢復,就看你們誰要創造那個契機了。我無法直接幫助他,直接幫忙會被上位神處罰,請考慮我的處境。」

月無話可說,她也知道回不是不想幫,是不能幫。

「我一直對於你的身分感到好奇,你很多時候都像個旁觀者,明明知道一切卻什麼都不做。」修特微微蹙眉,他早就納悶回的行為好幾個月了,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

「呵呵,我必須是旁觀者喔,不然會被其他神處罰,還會被魔王察覺,弄個不好,我會被魔王殺掉。那傢伙手裡有弒神的力量和武器,還殺了魔界的觀測神,把神明的力量奪走一部分,真是可怕,魔界的神都掛了,我就更不用說了,遇到魔王大概必死無疑。」回的語氣中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恐懼感或遺憾,表情也十分平靜。

「回,別說得這麼無所謂,你死了人類會集體變弱。雖然我不受影響,可是天和空都會被影響,這樣子會降低勝率。」月有點不滿地表達抗議。

「那妳就想辦法把阿爾克立德解決掉不就好了?」回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月滿頭黑線,在心裡抱怨:要是這麼容易的話就不用浪費一次性命了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