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五根羽翼—尋找黃金劍(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2-11 20:00:02 | 巴幣 4 | 人氣 85


月站在一片黑霧中,帶著滿腹疑惑前進。

她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裡,只是感覺到自己正在前進的方向好像有東西,而順著感覺走。

眼前有一道白光,她進入光芒之中,過於刺眼的光讓她閉上眼睛,等光芒消失後,她才睜開眼睛。

她愕然瞪大淺紫色的雙眼,眼前的城鎮被耀眼的火紅吞噬,飄到天空的黑煙染黑的雲。

畫面一轉,穿著黑色華麗長袍的黑長髮男子和穿著一身白色鎧甲的火紅色短髮男子正在對峙,黑髮男子身旁冒出幾顆黑色大球,砸向紅髮男子,紅髮男子不甘示弱,舉起和自己眼睛顏色相近的黃金之劍,把黑暗魔法砍成兩半。

紅髮男子對著黑髮男子打算發動下一招時,迅速衝向對手,笨重的劍朝著對方的臉招呼過去。黑髮男子用黑色長杖接下攻擊,蹙起眉頭,沉重的一擊讓黑髮男子有些承受不住,手有些麻掉。

黑髮男子果斷選擇退後,纏著雷電的黑龍朝著紅髮男子直衝而去。

紅髮男子先是側身閃躲,張開火紅色的翅膀,疾速飛向對方。

黑髮男子注意到對手的目的時,紫色的三角形迅速形成盾牌,將紅髮男子的劍擋下。

紫色三角形拼湊出來的盾牌迅速裂開,紅髮男子的黃金劍劈開了這面盾牌,接著劍的攻擊軌跡轉變,朝著黑髮男子劈了過去。

黑髮男子迅速比了幾個手訣,紫色三角形拼湊出來的盾牌又一次出現,暫時擋下了紅髮男子的攻擊。

紅髮男子勾起嘴角,黃金之劍劈開盾牌的時候,發出燦爛的金光,他高舉著劍喊出:「大天使的無盡勝利之劍!」金色光波轟向黑髮男子,後者本想用魔法盾擋下,但來不及架起盾牌,便被光波吸了進去。

砰轟——黑髮男子撞上後方的牆壁,用力咳了好幾聲,拄著黑色長杖,粗喘著氣。

黑髮男子的腳下出現巨大的白光魔法陣,他瞪大雙眼, 咬著牙,心一橫,閉上雙眼,身上爆出滿滿的黑氣。

紅髮男子喊著:「結束了!大天使的無盡勝利之劍!」金色光波再次直線衝向黑髮男子。

「愚蠢至極!」黑髮男子怒斥,全身上下的黑氣砸向那金色光波,竟將光波吞噬掉。

紅髮男子來不及躲開,身上的翅膀搶先一步擋著紅髮男子的面前,卻被黑氣強大的魔力炸到翅膀整個消失。

紅髮男子吐血,緊握著長劍,單膝跪下。

眼前開始變得模糊又搖晃,紅髮男子強忍著疼痛,咬牙站起,長劍指著同樣倒下的黑髮男子。

「我不會放棄的……」

身為祢們的代理者,只要還能轉世,我定會將打破世界平衡的存在打倒,請再給我機會,我不會放棄的——

紅髮男子身上出現一道白光,被火燒得火紅的天空中出現白色的巨鎖,巨鎖向下落下,落在黑髮男子身上。

紅髮男子身體一軟,雙眼一閉,鬆開武器的同時,生命氣息也斷了。

待在一旁觀看戰鬥過程的月不自覺流下眼淚,她摸了一下溫熱的臉龐,胸口感覺到些許刺痛。

明明是在旁觀戰鬥,卻像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她無法用言語形容這種感覺,只是靜靜看著烈火燒著整個城鎮,聽著人們痛苦的叫聲,不知所措。

眼前被白光吞沒,鬧鐘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鈴鈴鈴鈴鈴——

月伸手按掉鬧鐘,揉了揉眼睛,勉強從被窩裡面爬起來。

腦袋有些昏沉,但她還是強迫自己下床梳洗。

今天是學校的休假日,一般學生這種日子通常會睡覺睡到自然醒,月卻不得不和平常一樣早起。

她有一個非去不可的地方。

月用自己帶到宿舍的多功能電鍋煮了一鍋粥,留了一張紙條貼在冰箱門上,趁著其他人還沒醒來,使用隱身,穿過房間的門離開。

她到達校門口時,門口停著一輛高級黑色轎車,天就站在車子的門旁。

天替她打開車門,讓出一條路時,將她手上的行李拿走,淡淡說:「請上車,行李我幫妳放。」

天把她的行李丟到後車廂去,才接著上車,把門關好。

負責開車的修回頭看了一下後座的乘客,心裡數了一下大概的人數後,才催下油門,前往他們今天的目的地。

「啊啊,我超想睡的啊……」空閉著眼睛,用微弱的聲音抗議。

天用平淡的語氣說:「打擾你的睡眠十分抱歉,但是我們的組織沒人長期住在翠山,而且我已經失蹤好幾個手下了,不得不找個熟路的幫忙找月的武器和我失蹤的手下們。」

進問:「您的手下應該有人回來吧?」

「有,有三分之二的人成功回來,但是他們說路太複雜,去偵查路徑的都沒有回來,他們才不敢深入。」

「那慶和音之刃小姐加入沒關係嗎?」月擔憂問道。

「別擔心。」慶寫了一句簡短的回應。

「那個啊……空中偵查隊用雷達偵測過,沒有偽魔獸,有可能有偽魔族,那則訊息挺讓人在意的,把改造人軍隊送去處理,很可能是把偽魔族送去翠山上收拾掉之類的。」音之刃說著,拿出一包餅乾,回頭說:「要吃嗎?稍微補充一下體力如何?」

「妳還真悠哉。」天輕輕嘆氣,微微蹙眉說:「別搞得像出去玩一樣。」

「別這麽嚴肅嘛!一直板著臉,會讓本來帥氣的臉蛋多好幾條皺紋的,你不會想才十六歲就長皺紋吧?」音之刃用輕浮的口吻說著,把餅乾丟進嘴裡。

「……並不會。」

「不能吃。」慶在白板上寫下這句話,拒絕手下遞過來的餅乾。

「喔,對了,頭目大人是模特兒嘛!」

「不是偶像明星嗎?」空一臉疑惑問道。

「慶是偶像,也是經常登上雜誌的模特兒喔,我記得中學時我們班很多女生都會偷偷去天他們班上看他。」月笑著解釋。

「那才不是偷看,是正大光明地看了。」天吐槽道。

「這麽說來,慶來上學的時候,隔壁班的女生也有跑來看他……人氣好高啊……」空回想著前天發生的事情,慶難得沒工作,乖乖待在班上。

這消息一傳開,不只隔壁班,連離得很遠的班級甚至是二、三年級都跑到他們班的外面的走廊上,把走廊擠得水洩不通,但是慶根本沒管外面那些人。

「這是當然的,如果不是因為喉嚨受傷,他應該要出新歌了。」進說完,將手機遞給空,手機螢幕上的新聞寫著:「慶喉嚨受傷,專輯延期發售」的消息。

「怎麽會受傷呢?歌手應該很注意喉嚨吧?」

「聲帶磨損。」慶在白板上寫了一句簡單明瞭的回應,很快就把字擦掉。

「那一陣子實驗室在亂搞,影響到他的身體。」天補充道,車子也剛好停在翠山的山腳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