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與銀河》第五章 閃光燈後的真實⑤

小蛇hebi(詩音) | 2024-03-23 18:36:03 | 巴幣 56 | 人氣 521

完結📖《星與銀河》
資料夾簡介
夕陽下,現實與非現實在光影中交錯。 世界一分為二,但又交織融合。究竟何為真?何為假?自己應該歸屬於的,又是「哪邊」?


credit: みんちりえ( https://min-chi.material.jp/

  在我朝著前方伸出手的時候,白色獅子正好仰頭發出震天的吼聲。接下來的事情發生得很快,我能感覺到林芷瑩高漲的情緒,不知道那是憤怒、悲傷或是其他的什麼,總之她快速地移動起來,說不定她是想衝來打我巴掌。以她現在的外型來說,要是她真的這麼做的話,我鐵定不死也半殘。

  不過,她終究沒能做出她想做的事情。

  因為有道隱形的力量橫亙在我們之間,將她逼退了數公尺。獸爪在頂樓的地面留下一條深深的黑色線條,像是輪胎煞車甩尾的痕跡一般。

  銀川憑空降落在我眼前——或者因為她現在穿的是制服,我們也還在學校,就叫她鄭川朔好了——她背對著我,一如往常地以優雅的動作撥了一下頭髮,我也一如往常地看得極為煩躁。

  「妳在幹嘛啊!」

  「在阻止目標攻擊你。」

  我也不能保證剛才林芷瑩並沒有想要攻擊我。但是她的插手還是讓我很氣憤。

  「妳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一直攀在外牆,以便必要的時刻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到。」

  所以她在我們對話的時候就一直像個特技演員一樣,黏在高樓外牆上一動也不動?

  「神經病!」我說。

  「真是個瘋子。」許筑媛瞇起眼,和我同時說。

  「談話時間結束了。」鄭川朔的嗓音依舊冰冰冷冷,也不知道是在對我、還是對她們說話。「在下午的課開始之前了結這件事吧。」

  「誰還想上課啊?林芷瑩,妳聽我說,妳不要激動,也不要理她。」

  現在的林芷瑩已經完全像是頭被激怒的野獸一樣了。白色獅子蹲低身體,展現出隨時都會向前方撲咬的威脅性,血紅色的雙眼狠狠地瞪著我們,像在說著要把我們碎屍萬段。

  結果,無論是鄭川朔或是林芷瑩都不聽人說話。甚至連許筑媛都悄悄倒退一步,對著憤怒的白色獅子低聲說:「我們走吧,我掩護妳離開……」

  下一秒獅子卻突然往前衝。

  在我看來,那就只是一陣白色的旋風,但釋放出有如壓路機般的威力。這本來很有可能成為我人生最後看到的景象,顏色和我喜歡的星空天差地別。

  但是鄭川朔還站在我前面,絲毫未動一步,只是凝視著幾乎看不清楚的白色身影,那個身影就自動停下,並且像是撞上一面乾淨過頭的玻璃一般,吃痛地倒退。

  鄭川朔的能力,是創造出一條只有她自己看得見的「銀線」。雖然說是線,但是她卻能憑著個人意志改變線的長短、粗細、軟硬與彈性。雖然每次創造出來的銀線都只能存在一秒鐘左右的時間,但已經是足夠作弊的能力了。

  至少和隨便定位個兩三次就會頭暈的我相比,她擁有的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超能力」吧。

  雖然我必須感謝她這項作弊能力足以保護我免受林芷瑩的暴衝攻擊,但是獅子接著發出野獸般的吼叫聲,並且用強壯的後腿左右跳躍著,我知道一定是鄭川朔開始主動發動攻擊了。

  「喂!銀川,住手!」

  「芷瑩!」

  我和許筑媛的聲音傳不到場中央。現在白色獅子正以極快的速度左右跳躍著,鄭川朔則神情冷漠但專注地盯著目標,偶爾移動腳步避開爪擊。兩人的動作製造出電影中才會聽見的巨大碰撞聲響。

  我不知道獅子的跳躍力和肌肉韌性有多強,說不定從這個四層樓高的屋頂跳下去她也無所謂。為了避免受到任何不必要的波及,無辜的我從外側繞到許筑媛旁邊,準備隨時往樓梯間撤退。

  「真是個卑鄙小人。」許筑媛瞪著我,惡狠狠地說。

  卑鄙的不是我啊,要瞪去瞪鄭川朔。但是我現在可沒有時間和她鬥嘴。樓梯底下傳來一陣不妙的聲音,我很清楚,那是人群興奮地談論著八卦時的噪音。

  「……好像在頂樓!快來快來!」

  「真的假的!等一下,我要拿手機……」

  起先是幾個膽大的男學生從樓梯間探頭,朝著身後回報訊息。接著前來湊熱鬧的人群多了起來,站在最前線的幾位勇士就踏出腳步,與我和許筑媛一樣站在頂樓第一排的觀眾席搖滾區,並且毫不畏懼地舉起手機開始拍照錄影起來。

  而後方的人見到前方的人沒有出事也沒有害怕,就爭先恐後地擠上來。很快地,頂樓就聚集了大約三十名麻煩的不相干人士。

  完了完了完了。這下林芷瑩是真的要被拍到了。而且鄭川朔也在這裡耶。我看著空地上依舊你來我往,進行著看不見的決鬥的兩人,她們像是沒注意到圍觀群眾似地,只是專注在擊敗眼前的對手上。

  「快叫林……快叫她住手。」我對許筑媛說,雖然知道這麼做一點用也沒有。「難道她想讓大家看到的真實的她就是這樣嗎?你認為這樣大家能不以異樣眼光看待她嗎?」

  許筑媛瞇起眼。「真是可怕,居然利用人群來壓制我們,你和鄭川朔才是真正的怪物。」

  怪物。我看著鄭川朔與白色獅子對峙的身影,再看看熱烈地談論著、錄影著的人群,胸中突然湧起一股酸苦的異樣情緒。

  我當然不希望鄭川朔被當成怪物。難道這就是許筑媛的心情嗎?鄭川朔確實也不能說是什麼都沒做,但她是依自己心中定義的正義去行動的,她不會傷害任何無辜之人,不會將不相關的人牽扯進來。

  林芷瑩似乎終於注意到頂樓的人群,只見她腳步一頓,突然轉而朝人群的方向大吼一聲。不少人倒退好幾步,還有人直接轉身往樓梯間逃跑。但是大部分的人仍舊留在原地,表情甚至沒有絲毫害怕。

  鄭川朔如同特技演員一般,從頂樓對面很快地踏過空氣,降落在人群與獅子之間,以她透明的攻擊將獅子擊退,並以自身為誘餌將之引開。

  留在頂樓的群眾大聲鼓掌叫好。

  「欸,是之前那個怪物耶!快拍快拍!」

  「旁邊那個女生是誰?好像是五班的喔?」

  「好像是哦!叫做鄭什麼……」

  我看著這些不把眼前真實的戰鬥當成一回事的人,看著他們彷彿只是在觀賞舞台劇一般的表情。

  我突然有了主意。

  人類就是這樣,很輕易地會注意一件事,又會很輕易地不當一回事。而真相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當下的刺激與快感,有沒有足夠好的故事讓他們享受罷了。這就是人類這種生物。

  我遠離人群幾步,以白色獅子製造出的各種撞擊聲為背景,拿出口袋裡的黑色手機撥起電話。

  謝天謝地,袁亮沒有忙著被肌肉男或是謝御銘勒索,很快地就接起電話。

  『喂,怎麼突然打電——』

  「實境節目開始了,主演有我、鄭川朔和獅子怪,你快點去告訴大家來頂樓看。」

  『真的假的啦?我就想說頂樓怎麼——』

  「一定要告訴大家啊!」

  我沒空聽他講廢話,把該說的話說完之後就直接掛電話。接著,我從口袋拿出另一樣東西,是藍天翔發給我們的高科技通訊器。我把通訊器戴上左耳。

  「呼叫清酒哥,呼叫清酒哥。反正你八成已經和銀川串通過了,現在正帶著警察埋伏在學校外面對吧?」

  『不要說得我們好像排擠你一樣嘛。現在計畫進行得怎麼樣了?』

  不愧是清酒哥,在這種時候還能以閒聊般的語氣和我通話。

  「大失敗。你聽說我,你現在立刻帶著警察們衝進學校,到第一教學大樓的頂樓上面來。第一教學大樓就是從正門進來之後……哎呀反正你聽聲音最吵的那棟就是了。進來之後,你們所有人都要假扮成劇組的工作人員。」

  『劇組?』

  「沒錯,我們正在拍一個實境節目,銀川和目標那個白色獅子怪是主演。一定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

  清酒哥只沉默了一秒鐘,很快地便掌握狀況。『我懂了。我們會在五分鐘內到齊。』

  「最好三分鐘內趕到!」

  我回頭看了看戰場,白色獅子依舊在四處奔馳,鄭川朔以優雅的腳步左閃右躲。我關掉通訊器,衝到人群前方,像個樂團指揮一樣對著大家高舉雙手。

  「嘿,各位!我們的實境節目開始了!名稱是……對了,名稱是『飛天少女大戰怒吼白獅』!現在站在這裡的各位也會入鏡,請盡情觀賞,但注意不要靠得太近!」

  沒人理我。前方一個臭臉的男學生對我粗魯地揮揮手說:「走開啦。」

  可惡,人們不是最喜歡聽故事了嗎,快聽我說啊。

  「我們節目已經祕密拍攝了好一陣子!」我放大音量,讓逃到樓梯間但又沒有跑遠的人們也能聽見。「現在在我們學校第一次公開攝影!票價免費,機會難得,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你在做什麼?」許筑媛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用力抓住我的手臂。哇嗚,我居然被可愛的女生主動抓了一下,真是幸福。但是幸福的觸感有點痛耶,麻煩輕一點好嗎這位小姐。

  「相信我,」我輕輕撥開她的手,壓低聲音。「這樣做對我們兩方來說都會比較好。」

  「你想毀了她的人生嗎?這樣她以後要怎麼面對大家!」

  「妳不是說這也是她真實的一部份嗎?妳看好了,看看大家對於所謂的『真實』是什麼反應。」

  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袁亮終於到頂樓了啊,也未免太慢了吧。我擠過人群,也不管他臉上正寫著「莫名其妙」四個字,抓著他就往最前面帶。

  「快點,和我一起告訴大家這是實境節目『飛天少女大戰怒吼白獅』的錄影現場!」

  「蛤?」

  「快點啦!要看的人快點看喔!等一下工作人員到了就要驅散人群了,要看趁現在啊!」

  「真的嗎?」終於有個矮小的男學生問我,接著原本雙手空空的他趕緊掏出手機來錄影。

  以他為中心,旁邊的其他人也開始對於我宣布的消息有了反應。

  「就說這是在拍戲嘛!那個布偶裝很逼真耶!」

  「莫名其妙。啊那個男的是誰?」

  「那我們班的劉彥辰,他本來就很怪,不用理他。」

  「喔,對。」袁亮愣愣地接過觀眾的話,接著協助我回答各種提問。「劉彥辰昨天就跟我說過他們在拍節目……對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被找上的是他,可能他們喜歡很會胡說八道的人吧……」

  做得好,袁亮。快多說一點,讓大家相信這是從很久之前就決定好的節目,不是我在瞎掰。

  「你們看!」一個女同學突然尖聲高喊,同時人群也發出一陣驚呼。「還有流血特效耶!」

  什麼?我轉過頭,以為會看見白色獅子屈居下風的景象,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抓著左手臂的鄭川朔,紅色血液從白色制服袖口底下滲出,如河流一般一直延續到指尖之後滴落地面。

  明明受傷的不是我,我卻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為什麼。林芷瑩,妳不是說妳不想要傷害任何人嗎?那就不要這麼做啊。這樣我要怎麼幫妳說話?我要怎麼相信妳對於被當作怪物有多麼地厭惡?我要怎麼把妳當成預備夥伴,邀請妳加入我們這個由異類所組成的大家庭……

  鄭川朔停滯了一瞬間,但接著就繼續以原本的速度和白色獅子周旋起來。即使旁觀者看不見鄭川朔的攻擊,但至少仍看得出她正和獅子你來我往地戰鬥著,所有全都興奮地助陣加油。

  「打爆牠!打爆牠!」

  「欸,給她一個武器啦。誰有帶球棒?」

  「沒有啦,主角是怪物吧?你看牠快要贏了!」

  看著這些輕鬆被我騙過、絲毫看不清真相的人群,許筑媛一臉不可置信,並且展現出無措的神情。

  「所謂的真實就是這樣。」我走到她身旁,忍住胸中那股極欲嘔吐的不適感。「這種東西隨便就能扭曲改變,只要人們相信,那個東西就會變成真的。她希望自己被人如何看待,她就要努力讓大家去相信——但是所有人都會扭曲真實,不只妳,不只我,還有這群人之中的每一個人。所以真實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

  在如此不講道理的世界,我們還是會掙扎著活下去。所以林芷瑩,妳就高聲怒吼吧,妳就盡情咆哮吧,把妳所希望的真實大聲告訴所有人吧。就算沒有任何人願意聽,妳也要這樣抬頭挺胸地活下去。

  因為我們是異類,我們是失去平凡的人,我們是超能力者。





作者的話:

什麼,居然有插圖?!沒錯,我在某幾節新增了免費插圖素材,想說可以增添點氣氛XD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回去翻翻看舊的章節OwO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只要人們相信,那就足以成為真實
2024-03-30 12:36:54
小蛇hebi(詩音)
真實,究竟是發生在外面的世界,還是只存在於人的內心呢?
2024-03-30 20:46: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