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與銀河》第五章 閃光燈後的真實②

小蛇hebi(詩音) | 2024-03-02 18:36:03 | 巴幣 64 | 人氣 453

連載中📖《星與銀河》
資料夾簡介
夕陽下,現實與非現實在光影中交錯。 世界一分為二,但又交織融合。究竟何為真?何為假?自己應該歸屬於的,又是「哪邊」?


  下課時間一到,我就前往最後一排謝御銘的座位旁邊,把他當成大樹,趙巧萱則是兔子。

  雖然寓言故事告訴我們守著大樹等待的獵人是笨蛋,但我有什麼辦法,我要抓的又不是隨便一隻兔子,而是長著獠牙的可怕兔子,一個不小心就會沒命耶,當然要找大樹保護我,希望兔子能為大樹頭暈到不行,因而忘記對我張牙舞爪一番。

  「幹嘛?」謝御銘頭也不抬地滑著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某種彈幕射擊遊戲的畫面,看得我也手癢癢很想玩。

  「我在等著抓兔子。」

  「那有什麼好玩的,要抓也要抓獅子。」

  「獅子我晚點也會去抓。」

  雖然是誰抓誰還不知道。我回想怪物龐大的身軀,牠的前掌大約就跟我的臉一樣大了,利爪更是像銳利的刀劍一樣危險吧。

  「欸,你覺不覺得那種人前人後表現得完全不一樣的女人超討厭的?」他突然放下手機,以某種我從沒聽過的埋怨語氣問。

  我睜大眼,感受到危機。「你們吵架了?不行,你們怎麼可以吵架,我還需要你啊,大樹。」

  「沒人吵架,只是有個很討厭的女人……我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她讓人超煩躁的。」

  謝御銘撥了撥頭髮,接著就乾脆地舉起手機繼續玩遊戲。

  我則感覺像是隕石撞地球前夕。

  你們怎麼可以在這種重要時刻出事啊。而且情侶吵架的話,趙巧萱的心情不就要更差了嗎,那就更不可能幫我安排見面了吧。謝御銘你這個沒義氣沒良心沒擔當的傢伙,快去給我向趙巧萱道歉啊!就算是你的錯也給我去道歉!

  人前人後表現得不一樣又怎樣?全世界的人不都是這樣的?難不成我會對袁亮說「你去死啦」,代表我也會對謝御銘、清酒哥或物理老師這樣說嗎?再說趙巧萱就算在旁邊有其他人的時候,瞪我的方式也是像私底下一樣凶狠啊!她在這方面很正常吧!

  真正討厭的是,明顯在說謊或隱瞞事情,卻不知道她的目的的那種人吧。

  在我深入思考下去之前,我看見趙巧萱的身影從教室前方開始,穿過一排排座位,朝著我們一步一步靠近,此時的她身體四周彷彿籠罩著一圈救世主般的耀眼光輝。

  沒錯,就是這樣,快點過來這邊,讓謝御銘好好向妳道歉吧,如果他不道歉的話我會壓著他的頭逼他的。否則再來就要換其他人壓著我的頭逼我做事了。

  然而,趙巧萱一臉平靜,完全看不出是正在吵架冷戰中的人的模樣。據說以這種表情生氣的人最恐怖。

  然後她甚至和平常一樣,以比起對我說話時溫柔好幾百萬倍的聲音輕輕地喊:「御銘。」

  謝御銘甚至也抬起頭,坦然地回應她。「嗨,怎麼了?」

  「這題我一直不太懂,想問問你。」

  「好啊。喔,這個簡單,就把課本那個公式帶進來……沒有,不要用你們補習班老師那個解法,那超沒邏輯的……」

  咦,為什麼他們正常地對話起來了?為什麼謝御銘在教趙巧萱數學?說好的人前人後很討厭的女生呢?難道是在說你自己?

  總之他們其實沒有吵架對吧?拯救世界的希望還在的對吧?

  「趙巧萱。」我趁著胸腔的衝動還沒消失之前喊她。

  她抬頭看我的時候還裝出一副現在才發現我的表情。「有什麼事嗎?」

  太好了!她現在的心情似乎不錯,至少不像是會突然對我破口大罵,現在正是好時機!

  於是我充滿氣勢,帶著真切的覺悟與嚴肅的態度——

  「謝御銘剛剛在跟我聊其他女人。」

  ——爆料謝御銘的八卦。等一下,世界都要末日了,現在不是找機會看看謝御銘吃鱉模樣的時候吧!

  此話一出,總是不相信我說的話的趙巧萱居然也渾身氛圍一變,從救世主聖光變成惡魔的地獄烈火。是不是我的表情太認真的緣故啊。

  「什麼意思?」她問謝御銘,雖然牽動了一下眉頭,但又很快地平靜下來,臉部肌肉控制能力真不是蓋的。

  「就有個很討厭的女人……唉,那不重要啦。你有話要說吧?」

  可惡,狡猾的謝御銘很快地把焦點轉到我身上,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他玩真是太遺憾了,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總之我轉換心情,切入正事。

  「我有事情要拜託妳。」

  我直視著趙巧萱,這種時候不能因為不擅長應付女生而逃避,我等一下可是還要面對完全不認識的林芷瑩呢。

  她不情願地迎上我的視線。「……什麼事?」

  「我想和林芷瑩見個面,我有些重要的話要對她說。」

  「重要的話是指告白?」

  她依舊在跟我對話時皺著眉頭,但這次她的眼神中並沒有露骨的蔑視。

  「之前是胡說八道的,我只是真的有話要跟她說,事關重大,我非說不可。」

  「我想也是。」

  她低聲的回應讓我愣在原地。什麼嘛,難道趙巧萱打從一開始就不覺得我是個自由奔放、樂天純真、平凡的幼稚男高中生嗎?

  而謝御銘也沒有顯露出任何驚訝或是懷疑的態度,只是拿起手機繼續玩遊戲,同時不知道是對著誰地說:「果然八成的人私下都有自己的任務。」

  我還沒有和趙巧萱熟到光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猜到她在想什麼,但是至少我知道,她願意以等同認真的態度回應我。

  「你只是想說說話對吧?沒有要做什麼吧?」

  「我只是想問幾個問題,讓她來回答罷了。」

  「那好吧,你把問題寫下來,我會轉交給她。」

  這對趙巧萱來說大概是很大的讓步了吧。但是我不能退縮,我搖搖頭。

  「那些問題不能外流,我想和她私下談話。」

  「……你們根本就不認識吧?」

  趙巧萱大概和那位林芷瑩確認過吧,因此現在又以一種譴責似的銳利眼神朝我瞪來。

  如果是以前,我大概會回答「所以才想認識認識啊」。還好我有管住我的舌頭,好險好險。

  「這不是我個人層面的事情,我確實不認識她,她應該也不認識我。但是我必須進行這場談話,這也算是為了……」

  不行,不能說是為了她。我本來就不是為了想「拯救他人」這種崇高的理念在行動,我會想這麼做,就只是因為這是我認為正確的方式罷了。

  「沒差吧,讓她認識一下劉彥辰,說不定會因為他很有趣而喜歡上他。」

  謝御銘適時地跳出來幫腔。終於有點好哥們該有的模樣了,做得好!

  趙巧萱這隻小白兔果然對大樹謝御銘的話毫無抵抗,各種懷疑與排斥的氣焰都消了下去,最後她嘆了一口氣,我知道這是我成功的信號。

  「……我會和她說,但她可是有拒絕的權利。」

  「幫大忙了,謝啦。」

  假如軟的不行,我當然也只能來硬的,直接自己找到人然後把人拖走。不過這麼做的風險太大,我也很不希望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

  只希望這個林芷瑩在知道我的能力完全無害之後,會願意至少和我單獨見一面。

  「中午你先去頂樓等著。」趙巧萱拿出手機,邊以飛速打著訊息邊說。「假如在鐘響之前都沒人過去,那就是她不願意的意思。」

  「等等,你要我在那裡等一整個中午?而且頂樓是可以去的嗎?」

  「既然是你有求於人,這點小事就別抱怨了吧。」

  趙巧萱以抱怨的語氣對我說著這種小事。

  「只要跟老師借鑰匙就可以上去頂樓了。」謝御銘依舊邊玩遊戲邊適時插入對話。

  「一般來說,借鑰匙上頂樓的人是打算要幹嘛?」

  「誰知道,反正只要不是會跳樓的人,他們就不會阻止啦。」

  不知道曾經被人拉著跳樓算不算。反正我還活蹦亂跳的,而且老師們也不知道。

  於是,我在緊張與焦慮中度過上午的課程,迎來午餐時間的鐘聲敲響的時刻。





作者的話:

關於謝御銘說的很討厭的女人的故事,請參考隔壁棚(ry

下回要見野生的陌生JK啦!究竟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多虧謝御銘助攻,才不至於因為好感度不足而邀約失敗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19/07.png
2024-03-09 08:26:48
小蛇hebi(詩音)
好哥們果然是最棒的!
2024-03-09 11:51: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