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與銀河》第五章 閃光燈後的真實④

小蛇hebi(詩音) | 2024-03-16 18:36:02 | 巴幣 1092 | 人氣 505

完結📖《星與銀河》
資料夾簡介
夕陽下,現實與非現實在光影中交錯。 世界一分為二,但又交織融合。究竟何為真?何為假?自己應該歸屬於的,又是「哪邊」?


  她是名身材嬌小的女學生,乾淨的制服紮得整整齊齊,厚重的妹妹頭瀏海與黑框眼鏡遮住了表情,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她低垂的頭部。她的腳步很小,像是害怕的小動物那樣,緩緩地靠向許筑媛,半躲在她身後。

  「……我,想和他談談看。」

  可愛的嗓音幾乎埋沒在風聲之中,一個不注意會以為是我自己的幻聽。她的視線飄來飄去,從來沒有正眼瞧過我一次。

  這個人,肯定就是林芷瑩了吧——不是啊,這跟她的怪物型態也未免差太多了吧!許筑媛妳最好是第一次見到那個怪物就可以跟眼前這個文靜內向害羞少女連結在一起啦!

  「這個人只會胡說八道而已,和他談是不會有結果的。」

  許筑媛嚴厲地說,抓住林芷瑩的手臂,像是想把她拖回去。但是林芷瑩輕輕地撥開她。

  「……沒關係,我……試試看。」

  林芷瑩離開許筑媛,向前走出一步、兩步,黏在地面上的視線猶豫地向上抬起幾吋,但還是沒能望進我的眼裡。

  於是我主動向前大踏三步。現在我們之間只剩下三公尺左右的距離。

  「嗨,林芷瑩,初次見面——或者該說是第三次見面了吧?我叫做劉彥辰,在某個一點都不邪惡的超級英雄組織裡面擔任導遊,請多指教囉。」

  許筑媛說得對,我也只會耍耍嘴上功夫而已了。不過,所謂真心就是要透過話語交換才能顯示出來的吧?

  對於我的招呼,林芷瑩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最後微微彎下腰,輕聲回了一句:「……請多指教。」

  這人意外地有點呆吧。要不是看見許筑媛在一旁對我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我可能會不小心笑出來。

  「我們剛才說的話,妳全都聽見了吧?」我問。

  我猜,林芷瑩不敢和我單獨見面,又或者是許筑媛強烈建議她不要這麼做,後者的可能性好像比較大。所以由許筑媛來頂樓見我,林芷瑩則躲在樓梯間觀察情況。

  她微微動了一下頭部,我不太確定那是不是個點頭,但是既然沒有反駁應該就是默認了。

  「妳也知道,我是我們小隊裡面最弱的一個,半點戰鬥能力都沒有。我今天來見妳,不是為了把妳當成怪物抓起來,而只是想問問妳,妳對自己的超能力是怎麼想的?妳對妳曾經做過的事情、造成的影響,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

  雖然許筑媛剛才都說過了,但是我必須聽她本人親口說出答案。許筑媛微微張嘴,一副想插話的模樣,但她看了林芷瑩一眼之後又撤回了這個決定,表情凝重地立在原地。

  「……我,不是怪物。」

  林芷瑩輕輕地說,小小的音量裡面蘊含著堅定敘述的力道。

  「那個怪物……不算是我。我無法控制變身的時機,有時候牠就會自己……自己動起來。我努力想阻止牠,不想傷害別人。但是,但是……大家都說我是怪物……我好怕,好怕哪一天變身的時候,被人看見那是我……但是,我明明沒有傷害過人,我明明不想傷害人……但是我對大家來說,是不該存在的吧?」

  「絕對沒有這回事。」

  我不自覺地向前踏了一步,語氣中的熱烈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妳並不想要變成那個樣子吧?妳努力扮演一個『平凡人』,也交到了不少朋友,乖乖當個普通的高中生。我認可妳的努力。妳沒有放任自己濫用能力,沒有自視甚高,覺得有了力量就能為所欲為。既然如此,妳就和我們一樣,是個被上天開了大大的玩笑的可憐人,是個被奪走該有的『平凡』的可憐人罷了——」

  「少假裝同情人了。」許筑媛冷冷地打斷我。林芷瑩則是仍然低垂著視線。「和你們一樣?太可笑了。你們的能力會讓你們無法做自己嗎?會讓你們被人光憑外貌就認定是個怪物嗎?會讓你們必須東躲西藏,甚至懷疑自己的存在嗎?」

  現在要比慘是不是?確實,我目前還沒遇過比林芷瑩更慘的傢伙。但是難道不了解她的痛苦,我就沒有資格對她伸出援助的手嗎?

  我決定不理許筑媛,就只對著林芷瑩說:「只要妳內心的想法是善良的,我就不會把妳當成怪物,不管妳的超能力是什麼都一樣。」

  反過來說,只是內心的想法是邪惡的,不管擁有什麼超能力,甚至是沒有超能力的人,都能成為真正的怪物啊。

  我相信,我堅信著這和超能力的種類無關,這和外貌、外型、能力與強弱都無關。判斷一個人是好是壞的方式,就只是他內心看待世界的方法罷了。

  如果林芷瑩所努力的方向是想當個好人,那麼我會用盡一切方法來幫助她。

  「……你真的,相信我嗎?」

  林芷瑩微弱的話聲飄進我耳裡,那其中究竟包含了多少不安與惶恐,與她素不相識的我說不上來。我只能展現我所有的真誠,直視著她,對她點頭表示肯定。

  「我相信妳。」

  ——接著,空氣爆裂開來。

  強烈的風壓襲捲,令人睜不開眼睛。如果不手腳並用地趴跪在地上,就會覺得自己好像要被吹飛到雲端之上了。刺耳的聲響像是颱風或暴風雪,訴說某種強大力量正在作用著。

  當我再次睜開眼,其實也不過是一、兩秒後的事情,但我的眼前已經不在存在那名總是低著頭、看不見表情的嬌小女學生,而是體型龐大的白色獅子,脖頸周圍布滿尖刺,前掌的利爪可以直接貫穿我的胸背。

  獅子張開大嘴,滿嘴的尖牙距離我不到五十公分,喉嚨深處像是漆黑的深淵般凝視著我。

  我相信我的反應肯定是全身顫抖,沒用的瘦弱雙腿只想立刻向後逃跑,雙眼眼皮也想替我阻擋眼前這副非現實的恐怖景象。

  但,或許因為已經是第三次見到,或許因為深知事關重大,我沒有移開視線,也沒有做出任何避開的身體動作。我壓下顫抖,推開恐懼的情緒,一心只專注在我該做的事情上。

  這一定是測試。林芷瑩在測試我,測試我所說的一切是真是假,測試我是不是真心這麼想。

  我是真的相信她。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她也打從心底相信我。讓她相信,這裡有一群會願意理解她的人,她不必獨自煩惱,獨自承受,我們一定會找到一個讓她能平凡地生活下去的方法。

  所以我睜大了眼,即使獅子的大嘴漸漸朝我靠近我也不怕。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來數數她有多少顆牙齒好了……噁,這與其說是牙齒還不如說是那種用來處刑犯人的尖木樁……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覺得她噁心。沒錯,一點都不噁心。沒錯……

  我將力氣灌向雙手手臂,強迫自己站起身,與白色獅子面對面。她的眼睛是紅色的,其中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只能從眼周的皺褶判斷,這隻大傢伙憤怒又飢渴,心裡在想的八成是接下來要從我的左手還右手開始吃起。

  對不起了,林芷瑩,我沒有辦法看見這副模樣還不把妳當成怪物。但是至少,我認同妳想要努力的心意,所以我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我帶著某種自暴自棄的情緒舉起右手,向她打招呼,視線則固定在她黑色的鼻子上,並且試圖在張著眼睛的情況下幻想美食或美女,好蓋過眼前的畫面。

  「……嗨,林芷瑩。」

  獅子閉起嘴巴,紅色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

  我很快地瞥了一下許筑媛,她的雙手仍背在背後,位置沒有移動分毫,真的就像她所說的完全不受林芷瑩的怪物外型影響。她對我的氣憤還在,眼神狠狠地瞪著我,但接著又以有些哀傷的眼神望向林芷瑩。

  「我很好奇耶。」我繼續動著嘴巴,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還說得出話來算是我的優點還缺點。「妳變成這樣子之後衣服到哪裡去了?變回人類之後會再出現嗎?還是說會變成裸體?我沒有想看的意思啦,我喜歡的是豐滿型的——咳、咳,總之,妳直接在這裡變身會不會不太方便啊?需要幫妳嗎?」

  獅子的頭部突然朝我靠近,雖然沒有張著血盆大口,但還是令我的身體本能地縮緊。我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後退,看著她將鼻子靠上我的臉頰慢慢嗅聞,然後是脖子、胸部、肚子和手臂。

  如果是被狗靠近嗅聞,會覺得癢癢的,而且狗很可愛。但是被這隻大獅子靠近嗅聞,只覺得怕怕的,而且獅子超恐怖。

  我努力不閉上眼睛,但視線越來越朝著天空的方向游移。以本能上來說很想向上翻個白眼然後倒下裝死,但我不能那麼做。

  「……好、好了啦,妳這樣也不能講話,我們不如——」

  「你認為你能接受這樣的她嗎?」許筑媛冷不防地發話。「這個真實的她。」

  「蛤?」由於獅子還在我身上到處蹭啊蹭,我的思考速度受到影響而停滯下來。「……什麼意思?我知道她現在沒有失控,她只是想測試我,所以——」

  「所以我問你能不能接受她現在的樣子。」

  「呃……你不是說她也不想變成怪物嗎?她也說自己不是怪物。」

  「她不是怪物,現在在你眼前的就是芷瑩,是她的真實面貌之一。」

  我的腦筋轉了又轉,剛才與許筑媛以及林芷瑩說過的話在腦海中迅速飛越,彼此交織,試圖釐清一些剛才沒有發現的問題點。

  為什麼許筑媛這麼在乎我有沒有以外貌來評斷林芷瑩?因為這個型態也是林芷瑩的真實面貌之一。

  林芷瑩說,「怪物」有時候會自己行動。但換句話說,有時候她是能夠控制自己的。有時候,她能主動地變身,有時候,她能主動地以這樣的外貌來行動。

  所以這個外貌也是她的一部份。她不是怪物,她只是擁有這種會被人稱作是怪物的外貌。

  原來如此。

  「……難道妳想要繼續維持這樣的外型下去嗎?」

  「這不是想不想的問題吧。」許筑媛代替無法說話的林芷瑩回答。「芷瑩從出生以來就受到這種詛咒,她注定與其他人都不同。但是,除去只要太久沒有變身就會發狂的這一點,她和一般人也沒什麼不同啊。每個人本來就都有各自的外貌,展現自己真實的面貌應該是一件自由的事情才對,為什麼卻必須遭受所有人異樣的眼光看待呢?」

  等等,原來她們連這種事都弄清楚了嗎。發狂的條件是太久沒有變身?所以意思是只要定期變身的話,就能解決問題……

  但是聽她這麼說,我當然明白了為什麼林芷瑩不願意定期變身的原因。

  「……妳也說了,她天生就注定和其他人都不同。」我吞下苦澀的唾液。白色獅子後退一步,和許筑媛一起直直地盯著我。「既然天生就不凡,妳怎麼能期待被平凡地看待?」

  「這就是這個世界噁心的地方,大家嘴上說著人人平等,但實際上有誰真正平等地看待所有人嗎?只要定期變身,芷瑩的身體狀況就不會出問題,變成這個樣子全速奔馳的時候也很舒適開心,但是只因為其他人的異樣眼光,她沒辦法這麼做,只能不停地壓抑自己,壓抑真實的自己,只為了變得和大家都一樣——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多累嗎?」

  許筑媛的話中第一次出現的不是憤怒,而是幾乎要傾洩而出的悲痛。而白色獅子外型的林芷瑩仍舊看不出情緒,血紅色的雙眼反射著微弱的不祥光芒。

  我想起我問許筑媛她的夢想時的回答。

  『我希望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互相理解彼此的痛苦,不再存在排擠、歧視與貼標籤這種事情,希望能變成一個溫柔的世界。』

  這怎麼可能嘛。

  雖然是如果能實現就太好了的願景。但這就是根本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因為人類就是這樣的物種。無法互相理解,大家都是不同的,卻又喜歡說自己和其他人是一樣的。排斥所謂的異類,為了自己有能力選擇朋友與敵人而沾沾自喜。好惡不講邏輯,感情決定一切。暴力、嗜血、好鬥,自私、貪婪、盲目。

  如果不是這樣,那人類就不再是人類了。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就是如此,如此令人無力,連自己的真實也無法輕易展現,或者根本找不到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但是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掙扎著活下去了。這就是我們人類,這就是我們所生活著的世界。

  所以林芷瑩,妳就高聲怒吼吧,妳就盡情咆哮吧——





作者的話:

本節是此故事最大高潮。

確實不是戀愛故事也不是戰鬥故事對吧。

創作回應

符晴忠實粉絲
這段讓我想到魔法少年賈修開頭那個不想打架,但是變身之後會變很可怕的那個女孩
難道這裡也要當慈悲的王者嗎
2024-03-16 18:38:34
小蛇hebi(詩音)
沒看過呢XD不過確實是不想打架、但變身之後會變很可怕的女孩XDDD
2024-03-16 21:16: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來要迴避貓草與小黃瓜(´∩ω∩`)
2024-03-19 05:57:01
小蛇hebi(詩音)
要抓大貓咪怎麼沒有帶貓草來!
2024-03-19 12:58:27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覺醒的咆哮!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3/07.png
2024-03-23 16:40:44
小蛇hebi(詩音)
白獅獸進化,怒吼白獅獸!
2024-03-23 16:42: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