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記得(上)

冰凜 | 2021-11-09 05:11:50 | 巴幣 2 | 人氣 74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輓歌



會分上下兩篇,全程高虐請注意避雷

-

妳醒了。

從長久的昏迷中醒來,大腦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回憶過去的一切當做認識現在的開始。

妳是巫師,已經從霍格華茲畢業六年了,是一名出色的傲羅。

催動因長久的昏迷而有些虛軟的身體坐起來,妳甚至能感覺到雙手在發抖,忍不住在心裡抱怨肌肉的流失實在太致命了,這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訓練回來啊?

病床邊的小桌子上有一對綠色的耳墜,上面鑲著幾顆寶石,在燈光下閃著七彩的光,妳拿在手上,卻感覺這不是妳的東西,又說不上是誰的。

好像曾經有某個人會戴著這對耳墜。

「天啊!妳醒了!」

病房的門被打開,是捧著一束花的艾薇,她一臉震驚,連手中的花都掉到地上,妳發現她臉上多了些歲月的痕跡,怪了,她不是和妳同歲嗎?

「艾薇,我是......我昏迷多久了?」

妳很困惑,看著眼前能給妳答案的艾薇,皺起眉頭。

「妳已經......昏迷五年了......我去叫醫生!」

當艾薇說出正確的時間時,妳一下子呆住了,甚至都忘了攔住她好問的更清楚。

五年。

妳的人生中最精華,最好的歲月就這樣消失了,現在的妳已經是快要踏入壯年的女性了,這是要妳如何接受?

「沃雷小姐,妳感覺如何?」

頭髮花白的醫生推開門跟艾薇一起走了進來,叫出來的卻是妳完全不知道的名字。

「我......我不姓沃雷,我姓......」

妳開口想解釋卻沒有把話說完,心臟猛的揪緊了,為甚麼?

妳當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但為甚麼妳說不出自己的姓氏?一想說出口,心臟就像被緊緊抓住無法呼吸。

「妳在說什麼?妳怎麼會說妳不姓沃雷?妳怎麼了?」

艾薇很擔心妳,她湊到床邊握著妳的手,這的確讓妳感到好多了,但妳還是無法理解那種感覺究竟從何而來。

「......總之,請讓我先稱呼妳為沃雷小姐,妳可能中了記憶咒,所以想不起來特定的某個人,這些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現在先讓我替妳做一些基本檢查」

妳聽著醫生的話,什麼都沒有回,呆呆坐在床上讓醫生替妳檢查身體。

一個月後,妳的身體恢復狀況良好,並且沒有足以影響生活的失憶情況,於是妳辦理好出院手續後便自行出院了。

昏迷了五年,世界發生了許多改變,卻又沒發生什麼改變,妳看著預言家日報的廣告頁,上面多了很多妳看都沒看過,聽都沒聽過的新玩意,眼前熟悉的家卻添了幾分陌生。

這一個月來多虧了幾個朋友,妳終於對那些妳沒有印象的事情有了初步了解,羅賓說,妳從三年級開始就跟卡珊德拉交往了,妳卻對此沒有印象。

凱文說,卡珊德拉是一個毒舌、自大、自信、冷酷、刻薄,卻唯獨對妳非常好的人,妳卻完全想不起來。

洛蒂說,妳曾在七年級畢業前策劃了求婚計畫,還成功讓卡珊德拉答應與妳訂婚了,妳記得妳曾向誰求婚,卻想不起來那人是誰。

艾薇說,妳畢業之後跟卡珊德拉一起當上傲羅,還天天組隊一起出任務,妳記得妳是名傲羅,但關於搭檔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丹尼爾說,妳們畢業後一年就結婚了,還在婚禮上交換了一生的誓言,妳卻對結婚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記不起來。

眼前的家充滿了不屬於妳的痕跡,大的不像話的衣櫃裡有許多端莊華麗的服裝,還有一個放了各種款式的手套跟許多條綠色絲帶的小櫃子,那些都不是妳會穿的衣服,朦朧的記憶告訴妳那些屬於某個曾跟妳一起興奮的整理新家的人。

廚房堆滿了廚具,經過五年無人聞問有些甚至都生鏽了,妳記得妳很愛在休假時親手做一些點心,身邊好像有某個會一邊嫌棄口味一邊跟妳一起分享的身影。

浴室裡所有東西都是一對的,一對的牙刷、一對的毛巾、一對的杯子,妳曾經在這個浴室度過好幾個早晨,梳子上還留著幾根金色的髮絲,她是金髮?

寢室的梳妝台前有許多瓶瓶罐罐,各種保養品跟化妝品堆在那裡,妳平時並不化妝,只有每天保養,但那些化妝品是魔法製作的沒有有效期限,好像也沒有必要刻意丟掉。

跟妳的東西比起來,那個卡珊德拉的東西占了整個家的絕大部分,每個角落都能看見她的影子。

我以前一定很愛她吧。

妳看著手上那對綠色的耳墜,忍不住這麼想。

之後,妳花了一點時間去圖書館,順利找到那份五年前的預言家日報。

大標清楚的將內容所要表達的事情說了出來,妳閱讀完內容,手指輕撫那張黑白色的照片,23歲的卡珊德拉正在鏡頭前接受採訪,照片裡的她掛著得體的笑容,不時動下嘴唇回答記者的問題,那是在事情發生的一個禮拜前拍的。

妳還記得那天是下著大雨的日子,妳騎著飛天掃帚在空中追捕一個逃跑的黑巫師,身邊有好幾名同伴互相掩護,裡面所有人的名字跟長相妳都記得,卻不記得那名離妳最近的同伴是誰。

在一片混亂中,妳隱約能看見前方黑巫師的身影,一道閃電從空中劈下,準確命中黑巫師的掃帚,帶著起火燃燒的掃帚,黑巫師往下墜落,你們自然也跟著往下追擊。

到達地面後,妳原以為會看到黑巫師摔落在地痛苦呻吟的樣子,卻沒想到森林中到處都是黑巫師事先安插好的幫手,甚至連那道閃電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誘餌,雙方的立場對調了,你們圍成一圈防範周圍的攻擊,黑巫師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擁而上對著你們不斷放咒,不用多久陣型就因為爆炸的攻勢亂了。

一片混亂中,妳清楚記得妳用嚴重受傷的身體朝某個方向直奔過去,向著空無一人的地方飛撲,穩穩的接下黑巫師的魔咒,眼前一暗昏了過去。

這就是妳記得的所有事情。

那個位置理應要有人,肯定有某個人,不然妳是不會做這種主動接下攻擊的蠢事的,但,她到底是誰?

妳沒來由的感到一陣苦澀,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腦袋卻滿是困惑。

為甚麼什麼都想不起來?為甚麼明明想不起來卻還是這麼難過?求求妳,告訴我啊,卡珊德拉。

妳縮著身體,雙臂緊緊抱著自己,在安靜的圖書館裡痛哭。

預言家日報的標題,頭版的位置上大大的寫著《震驚!傲羅小隊在追捕過程中全數殞命,唯一倖存的人陷入昏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