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貓咪

冰凜 | 2021-11-02 05:35:39 | 巴幣 14 | 人氣 86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輓歌



本來是想寫關於化獸師的,寫一寫突然覺得這種發展好像也很棒ouo
而且我家的貓就真的很愛蹭我,各種黏人,每次都覺得她該不會是我上輩子的情人之類的w

-

卡珊德拉養了一隻貓。

那是在某個清晨,她外出回來時在一場大雪中的路燈下撿到的。

貓咪很小,看上去才剛出生,被人裝在箱子裡遺棄在路邊,如果當時卡珊德拉沒有伸出援手,貓咪就有很大的機率會凍死在路邊。

在幾個禮拜的細心照料後,貓咪慢慢恢復了健康,原本還嫌照顧小動物麻煩的卡珊德拉也拋下把貓咪轉送给其他人的想法,自己養了起來。

貓咪的花色很特別,整個背部、兩隻前足、後腦勺跟耳朵都是黑色的,脖子卻混了一圈幾乎可以說是黃色的橘毛,毛茸茸的臉跟肚子都是白色的,看上去不像隻貓,反而像某個穿著袍子,戴著黃黑色條紋圍巾的笨蛋。

「貓咪,過來」

她朝貓咪伸手,貓咪收到命令像是迫不及待的樣子飛奔到床上,用牠毛茸茸的小腦袋不斷磨蹭卡珊德拉的掌心。

「妳怎麼就這麼像她呢......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

卡珊德拉躺在床上,用雙手將貓咪舉到空中,看著牠濕潤無辜的琥珀色雙眼,又讓她想起那個她。

「喵~」

貓咪只是輕輕的喵了一聲,沒有掙扎。

日常就是日常,簡單平凡。

卡珊德拉喜歡買好吃的小零食给貓咪,貓咪也總會用滿足的樣子將卡珊德拉餵给牠的東西吃光光,一點都沒有挑食的樣子。

逗貓棒是卡珊德拉很喜歡的小東西,她會拿著逗貓棒看著貓咪興奮的追逐,偶爾讓牠抓到幾下又從牠手裡抽走,等她累了又能將逗貓棒放下看貓咪對著逗貓棒又抓又咬,一副搞不懂為何獵物會突然沒了生氣的呆萌樣。

至於貓砂嘛,還是交給魔法處理吧。

貓咪的出現的確填補了卡珊德拉心中缺失已久的部分,牠與她太過相似,某些時候卡珊德拉總覺得能在貓咪身上看見她的影子,而這也讓她越發想念那個身影。

「喵~」

在卡珊德拉照料花園裡的植物時,貓咪湊了過來,用溫熱的小腦袋對卡珊德拉的小腿各種磨蹭求關注。

「欸!不要鬧,這是很危險的植物,先去旁邊玩!」

卡珊德拉趕緊伸手將那盆跟貓咪近在咫尺的有毒植物拿起來,想讓貓咪趕緊離開。

「喵!」

貓咪可不想乖乖聽話,牠抓準時機越過卡珊德拉的阻攔直接跳到她腿上,喬了個好位置趴下休息。

「唉,妳可真是淘氣!」

沒有把貓咪趕走,既然牠不搞破壞讓牠待著應該也無妨,卡珊德拉放下那盆有毒植物,無奈的讓貓咪窩在她腿上的同時也不忘繼續照料植物。

心頭突然一緊,卡珊德拉對這個景象似曾相識。

她總會在她照料植物時跟在她身邊,像貓咪一樣貼著她撒嬌,然後在她帶著笑意的瞪視中假裝離開,又從後將她蹲坐的身體擁入懷中,最後與她背靠背聊著天,直到不小心睡著為止。

手裡的植物是突然變異了嗎?眼睛都被釋放出的有毒氣體给薰的蓄滿淚水,直到眼眶再也承載不了更多的液體,淚水才沿著臉頰滑落,滴到安穩休息的貓咪頭上,打擾了牠的睡眠。

「嗚──」

敏銳的察覺到卡珊德拉心情上的變化,貓咪嘶嗚著,站在卡珊德拉腿上,兩隻前腳撐在她的鎖骨下方,不斷用牠濕潤的鼻子聞著卡珊德拉臉上的淚水,最後伸出小舌將淚水舔去。

貓咪的舌頭有倒刺,舔在卡珊德拉臉上,微微的刺痛感讓她難以忍受,連剛才的情緒都忘了,伸手把貓咪抱下大腿放在地上。

「妳在安慰我?」

「喵~」

貓咪的耳朵動了動,發出的叫聲像是在回答,又像是一次單純的發牢騷,最後甩了甩尾巴便走回屋裡。

卡珊德拉不再理會牠,剛才被貓咪一鬧,心情也好了起來,她又回到照料植物的行程裡。

這天,卡珊德拉迎來幾位意外的客人。

「喔!這不是丹尼爾‧佩杰跟艾薇‧瓦林頓嗎?特地找來我這裡莫非是捅出什麼婁子想靠我幫忙解決了?」

這麼多年過去,卡珊德拉依舊沒能跟他們和平相處,她總是在忌妒他們跟她之間無法取代的情誼與回憶,縱使現在已經都沒意義了,她依然沒能學會不對他們口出惡言,每每開口就是嘲諷意味滿點的話語。

艾薇想生氣,卻被丹尼爾拉住了。

「我們是來找妳聊聊的......關於她的事情」

丹尼爾在心裡不斷斟酌用詞,他當然重視她,但他也知道卡珊德拉在那件事之後便對任何提到她的人極為敏感,有很長一段時間,卡珊德拉曾拒絕與任何人交流,只是獨自關在家裡。

「......進來吧」

卡珊德拉乾脆的側過身讓兩人進門,丹尼爾跟艾薇都忍不住驚訝的表情,讓她看了又多添幾分不情願。

「不想進來就快走」

聽到她這句話,丹尼爾這才拉著艾薇走進屋內。

「要談什麼?」

坐在高級的皮製沙發上,卡珊德拉翹著腳,右手撐在稜角分明的下顎上,歪著頭,看向對面兩個人。

丹尼爾看上去很緊張,或許是因為卡珊德拉左手拿著的魔杖正隨著她的手的動作一晃一晃,也或許是因為身旁的艾薇也正拿著魔杖,渾身散發出一股隨時可以來上一發消失咒的狠戾。

「妳知道,我們一直在追查當年那起事件的始末,而在上禮拜我們終於找到一條線索,但是,這條線索需要妳的證詞才能明確未來的進展方向,所以我們今天是來訪問妳的」

「講重點」

丹尼爾看著那根冬青木魔杖朝他們偏了些許,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才接著往下說。

「妳身邊最近一兩年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再怎麼小的變化都行,像是莫名其妙少了什麼,或是不知不覺多了什麼之類的?」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

卡珊德拉嘴上不留情,卻還是開始回憶這幾年自己身邊的近況。

老實說沒有太大的改變,她一樣住在這個家裡,一樣做著藥草培育的工作,一樣在該起床時起床,一樣在該睡覺時睡覺,一切都規律的毫無變化,除了貓咪。

卡珊德拉突然意識到,貓咪的出現就是她的生活裡最大的變化,撿到貓咪之後她才漸漸找回生活的重心,變得像以前一樣愛笑,像以前一樣對某個存在上心,像以前一樣......。

「我養了一隻貓」

「貓?」

「貓。」

「......」

「能讓我們看看那隻貓嗎?」

「......我為甚麼要?」

連續幾年的獨自生活使得卡珊德拉原本有所降低的占有慾又冒了出來,她並不想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出來展示給別人看,可以的話她想把所有屬於她的東西都守在懷中,就算那只是一隻貓。

「聽著,卡珊德拉......不要攔我了,丹尼爾!」

艾薇終於忍不住了,甩開丹尼爾想攔住她的手,並不是只有卡珊德拉在意她,她也一直將她放在心上,這麼多年過去,艾薇始終沒有放棄尋找她,現在當然更不能因為卡珊德拉的小脾氣而使調查受阻。

「這是我們的假設,但也是最接近可能事實的假設,我們猜,她當年說不定沒有被消失咒打中,因為在事故現場我們發現她碎成兩半的髮夾,帶綠邊的那個,並且在那個髮夾上也攝蹤出遺忘咒、變形咒跟某種尚未查清楚是什麼魔咒的痕跡,雖然只是假設,但她有可能沒有被消失咒打中,而是被施了遺忘咒之後被變形咒變成其他生物,妳懂我的意思吧?」

艾薇緊緊盯著卡珊德拉的眼睛,她眼裡的情緒很複雜,最後終究是敗给艾薇的魄力,低頭歎了一口氣。

「貓咪,過來」

卡珊德拉的聲音不大,還帶著一絲期許跟不情願,而敏銳的捕捉到卡珊德拉叫喚的貓咪則是一路奔跑著衝下樓,跳進主人的懷抱中。

「喵~喵~」

貓咪就像久別重逢的戀人一般對著卡珊德拉又蹭又舔,用全身表達自己的喜悅。

艾薇跟丹尼爾則是對貓咪稀奇的外表感到好奇,在看到牠對待卡珊德拉的熱情後又轉變成驚訝。

「能讓我們檢查一下牠的身體嗎?」

丹尼爾小心翼翼的提出要求,貓咪卻像聽的懂一樣,搶在卡珊德拉開口前主動往丹尼爾靠近。

「喵~」

貓咪用小爪子扒拉丹尼爾的手,讓他摸摸自己,摸到貓咪的身體時,丹尼爾腦中閃過幾個畫面,是她。

「輕一點,哪裡傷了我可不會讓你好過」

縱使嘴上還是不饒人,卡珊德拉還是沒有出手阻止,畢竟她也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丹尼爾跟艾薇湊在一起對貓咪進行檢查,不時觸摸牠的身體,貓咪也很配合,不論被怎麼揉捏都不反抗。

「噢!」

好吧,並不是不反抗,艾薇想摸摸貓咪的肚子卻被咬了,嘴裡還發出一聲不滿的嘶嗚。

哼,活該。

卡珊德拉在心裡冷笑,貓咪的肚子可是只會给她摸的!

「果然,雖然很微弱,但是有魔法的痕跡」

艾薇一開口,卡珊德拉馬上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我看看......又是那股找不到名字的魔咒,除此之外還有......變形咒」

淺紫色的光圈將貓咪團團圍住,柔軟的毛皮上緩緩顯露出一點一點的顏色,那就是魔咒的痕跡。

卡珊德拉在失去她後,第一次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存在。

「只要解咒就行了吧,在等什麼?」

見兩人沒有其他動作,卡珊德拉有點著急,甚至都快要坐不住想直接上前解開魔咒。

「冷靜點,卡珊德拉,我們不能隨便解除未知的魔咒,妳也不想她變回原樣時少了條腿或胳膊吧?但是,這個尚未查清的魔咒又太棘手,我們暫時無法解讀,只能先回魔法部準備」

艾薇沒有再說下去,卡珊德拉也不再追問,解除攝蹤魔法後卡珊德拉將兩人送出家門,貓咪還坐在沙發上等她。

「真的嗎?妳真的是她嗎?」

卡珊德拉的手輕輕搓著貓咪的耳朵,看著牠舒服的呼嚕呼嚕。

「喵~」

即使有點一廂情願,卡珊德拉還是認為她從那聲喵叫裡聽見一絲肯定。

等不及艾薇跟丹尼爾回來了,卡珊德拉將所有關於魔咒的書都翻出來細細閱讀,自從畢業後她已經很久沒有翻過魔咒書了,這次為了她,她一定要找出將她恢復原樣的方法。

貓咪窩在她的腿上打盹,迷糊間又打了個呵欠,彷彿對一切渾然不知,又無所不知。

一個禮拜後,卡珊德拉收到丹尼爾的來信,信裡寫著他跟艾薇臨時需要出任務,會將拜訪的時間往後推遲,但這些都不重要,卡珊德拉在意的是信中對於未知魔咒的猜測。

「這個假設不太可信,但目前最有力的說法表示那個魔咒是減齡咒,被打中的人身體會發生一定程度的逆齡,甚至有可能逆齡回嬰兒時期」

這幾句話印證了卡珊德拉的猜測,她肯定是被施了遺忘咒、減齡咒與變形咒,是誰、為了什麼而做的已經不重要了,卡珊德拉在這一個禮拜內掌握了解除複合咒語的技巧,她現在只想趕快找到減齡咒的資訊,然後將她的愛人變回來。

即使她可能會忘了她也沒關係。

遺忘咒涉及大腦,複雜又危險,有很高的機率解除失敗。

直到一個月後,卡珊德拉終於做好萬全的準備,甚至學會了減齡咒跟增齡咒這兩個幾乎要失傳的咒語只為了更好的掌握解咒技巧,而貓咪也一直陪在卡珊德拉身邊。

「妳準備好了嗎?」

卡珊德拉抱著貓咪,看著牠濕潤的琥珀色眼睛,裡面透著一股天真跟傻氣。

「喵~」

貓咪叫了一聲,自己掙脫卡珊德拉的手,坐在地上看著她。

卡珊德拉掏出魔杖,在自己巨大的心跳聲中握緊手,杖尖對準貓咪。

這一刻,萬千思緒在卡珊德拉腦中奔騰。

萬一貓咪其實不是她怎麼辦?

萬一解咒後出現的人不是她怎麼辦?

萬一貓咪真的只是貓咪,解咒反而傷了牠怎麼辦?

萬一貓咪因為解咒失敗,出現不可逆的傷害怎麼辦?

她在害怕。

要是事情真的不是照她所想的那樣發展,要是貓咪真的受傷了,甚至死了,她承受得住再一次失去嗎?

她真的不會因為失去而崩潰嗎?

像是看穿了卡珊德拉的心思,貓咪來到她腳邊,用爪子扒著她的長裙,嘴裡發出抗議似的叫聲。

卡珊德拉又想起她。

貓咪的叫聲莫名的给了她勇氣,卡珊德拉想要她回來,並為此準備了整整一個月,沒有理由在這時放棄!

穩住心神,卡珊德拉再一次將杖尖對準貓咪,這一次她沒有猶豫。

一陣明亮的綠光後,坐在卡珊德拉面前的不再是貓咪,而是她思念了好幾年,夢見無數次,始終在尋找的身影。

「卡珊德拉......?」

她輕聲開口,就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卻讓卡珊德拉感動得哽咽出聲。

「別哭......發生什麼事了?」

她還是那樣溫柔,即使有點記憶缺失,依舊捧著卡珊德拉的臉,為她擦去眼淚。

「沒事......現在沒事了」

卡珊德拉抓著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妳只需要知道我愛妳」

「我永遠不會對其他人有這樣的感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