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5-10)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4-17 21:21:05 | 巴幣 2 | 人氣 36


5-10:驅逐烏鴉



「哈哈哈哈!加把勁、快了快了,呼呼!扯開胸罩嘍~快看啊臭精靈,本來要跟你睡的女人,現在一絲不掛的躺在巷子裡喔?」

「……真不巧,就算我想跟她共度良宵,她也看不上我。」無數的乾稻草,在我講話的同時,從天空上飄落。

「嗯?這是啥?誰亂丟──」已經失去知覺的右手臂變成了急就章的束稻草,我笨拙的驅動它,戴上白手套的草指青脆乾響,猛力抓住扣在我喉頭的粗壯手腕。

接著、捏碎。

「啊、啊啊啊啊啊!」瞬間發出了很像是卡車輾過老鼠的碎裂聲,男人抱著扁平的小臂哀叫。

擺脫了束縛,腳確實踏在地上的瞬間,我高舉稻草束成的左臂,四周的乾稻聚集拼湊,數十節的束稻長臂向空中伸長,節肢繞空拱折,觸及到正在痛苦嘶吼的彪型大漢,拉緊肩下,像是甩釣竿似的往前扔擲,魁武的大漢宛若石弓射出的彈丸,筆直而迅速的飛砸出去,砸開了壓住狐仙姐的男人們。

「……咦?你怎麼──」本來靠在牆邊愜意抽菸、傻笑的惡煞,現在才瞥眼過來,直直盯著我的手臂看。

「畢竟我的手被你們給拆了嘛,這樣才公平啊!」我將力量集中在雙腿,踏步爆衝出去,雖然腳步不夠穩健,但伸長的右拳依然能非常輕易直擊男人的腹部,強大的勁道讓香菸和鮮血從他的嘴裡噴吐出來,我再上甩手臂,拳眼甩打下巴,讓他連悲鳴都來不及發出,就口吐白沫的跪地昏厥。

「去死啊啊啊!」

「?!」身後傳來吶喊的同時閃落刀光,雖然想扭回左手防禦,但過度長化的手臂非常難控制,眼看來不及的當下,左手自動斷開,炸裂成厚厚的稻草板吃下短刀背刺。

「這是?竹絲在控制左手嗎?」

──沒有錯,處子,守備跟補刀放心交給我吧。

「碰!」草盾噴散,乾稻草插得男人滿臉,他痛苦的抱臉打滾。

此時,被我扔出去的大漢砸暈的男人們爬了起來,我用右臂吸收稻草,伸長把狐仙姐拉過來。

「嗚哇哇!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呀~」

我把狐仙姐抱在懷裡,被稻草眼罩蒙眼的她……額,只剩下一件半壞的內褲了,我不能看,不能……(偷看一眼)。

──阿本……你再看一次……我就挖掉你的狗眼。

「沒必要這麼兇吧!狐仙姐,你還好嗎?」

我將左手臂平鋪成草蓆,讓她坐下,然後我脫下長外套,披在狐仙姐身上。

「我沒事,反倒是小哥……你沒被怎麼樣吧,我聽他們說……」

「嗯,只是一點小傷而已,狐仙姐,你先休息一下。」

「等等,你想幹嘛?我們趁現在逃走就好了,不要激動呀!」由於看不到我在哪,她只能胡亂揮手想抓住我。

「狐仙姐,你再亂動,內褲要掉下來了喔。」

「呀!別、別看……」她飛快的合起腿,雙手蓋住快破掉的蕾絲白內褲,白皙動人的臉頰跟著染上桃紅。

「開玩笑的,總之你等著。」

「……臭精靈,你那雙手是什麼魔法!」

「怎麼了?只會仗勢欺人的輸錢賭徒,打不贏就扯說魔法卑鄙?」

「哼!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權勢大的人說話才能大聲!在這裡,拳頭大才是正義!」

不約而同,他們向我衝了過來。

──處子,照我的經驗,躲在後面比較矮小的傢伙,會去抓弱者當人質。

「知道了,竹絲,幫我保護狐仙姐。」

「托雷特、雷鳴!」

──OK

稻草脫落,剩折斷的右臂垂放地上,雖然很難看,但足夠使用魔法了。

薄雲星夜突然聚起一塊烏雲,雷光瞬間劈下,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轟隆!」巨響掩蓋住惡煞們的哀號。

「咕啊、媽的!」

我趁著他們視線還沒回復,全速躍步向前,反手頂著先行衝過來的大漢,將他往後推,他的同伴以為是襲擊,拳頭立刻往他身上招呼,四、五個人扭打成一團,我趁機一頂,讓他們擠撞上長著青苔的壁面。

「嘖、小手段!」兩名壯漢並排向我衝過來,看樣子沒受到雷光干擾,他們同時往前舉拳,趁我的雙腳僵直之際,面對著我的鼻梁和胸膛出拳。

──處子、你在幹嘛!

「回應我、托雷特!」變身的瞬間,我的身高只到了他們的肚臍,理所當然拳頭揮空了,我沒放過這個空檔,往壯漢的跨下一記上鉤拳,雖然是小孩子的力道,但應該也足夠了。

──老闆,我的手可不是為了碰男生存在的啊。

「忍著點啦!解除。」我在轉身回踢的途中變回本尊,瞬間變長的腿狠踹壯漢腹部,只可惜,對方只退後了兩步,算了,就當牽制無訪。

稻草聚成的雙手伸長抓住壁縫,我高高躍起,一腳踩穩剛抬起頭的惡煞,右手聚集乾稻草,宛如彩帶般三百六十度揮舞,和輕盈飄揚的緞帶不同的是,每當稻草手臂撞上惡煞,他們就會發出慘叫飛出去,倒在地上。

──處子,左手捕獲目標,你快跳開。

「跳開?」我還沒能反應過來,腳底下作為支撐點的惡煞,就被竹絲投擲過來的矮小惡徒撞走了,大概是本來想抓狐仙姐當人質的傢伙吧,我踩空的往下跌,幸好,竹絲讓左手散開,稻草變成了柔軟的墊子。

「竹絲,你的部分變身根本強到不行啊……」我將視線環繞四周,倒在地上痛苦打滾的惡徒們看來爬不起身了。

──呵、呵、呵!沒有遇到火苗的話,基本上是無敵的。

──呦,真是有趣的能力呀,該稱呼妳竹絲小姐嗎?

看樣子,竹絲高挑的中性聲音,誘發了托雷特的本能。

──後輩,妳好。

──呀呀,處子,我當女生比較好嗎?

「額,無所謂啦,反正托雷特只是搭訕爽的。」

──阿本……後面!

佩會大叫,通常是因為有敵襲,我向前翻身,緩衝防禦時間,用腳跟回轉身體面對後方。

然而後背並沒有敵人,反而是有一個身材瘦弱、髮型新潮的輕浮男子,架住了蒙著眼罩的狐仙姐。

「嘖!虧我還替他們把風,連兩個弱不經風的精靈都打不贏。」

「……你一直躲著看嗎?」

「怎麼可能,我只是覺得裡面有點吵,才進來看看,沒想到這些垃圾!」

「為什麼要傷害狐仙姐?只是因為她你滾出酒館?」

「只因為?這個臭妓女,不過就是台公車,還真的以為自己多有面子,還可以趕走我?媽的,我好不容易才有機會釣到──」

「呀哈哈~沒有機會的啦,她只是在呼嚨你而已,給再多禮物也沒用呀。」狐仙姐輕飄飄的口氣說著。

「閉嘴!你真當自己很偉大?」輕浮男亮出刀子,架在狐仙姐被掐得瘀青的脖子上,手還微微顫抖著。

「呀哈~」狐仙姐裝可愛的對我吐舌。

「反、反正這件事過去之後,我也沒辦法來這座島了!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我要毀掉妳!臭婊子!」輕浮男舉起刀,準備往狐仙姐臉上刺,不妙,我放低身段,準備讓竹絲伸長稻草手臂……

──處子、交給她。

「先等等嘛,小哥,就算要毀掉,也該等早上啊。」

「什、什麼?」

「夜晚還長的呢,你也不想,一個人度過這個良宵吧?呵呵呵。」狐仙姐用極其嫵媚的聲音對她撒嬌,屁股緊緊貼上男人的褲襠,熟練的扭動水蛇腰,長而美麗的直順秀髮不停掃過他的臉頰,香皂的甜味在鼻腔裡擴散。

「妳、妳給我、適、適可而止!」

「呀哈哈~小哥的半身,開始有元氣了呢~」

「這是……我才不信妳這女狐狸!」

──現、現在都什麼狀況了!她、她她她、她她!

佩已經氣到語無倫次了,不過……狐仙姐該不會是在拖延時間吧?

「哎呀,是不是真的,妳拿掉眼罩,看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了啊~」

「魔杖!對,妳一定想偷偷用魔法……」

「人家的衣服早就被拔光了呀~不是小哥下的命令嗎?」

──處子,別呆著看啊!讓他對你產生敵意!

「什麼?不是要有稻草人才能用嗎?」

──也可以用你處子的器官代替啊,不至於斷成兩截的啦!

「所以……是有副作用的對吧。」

──就賠上一兩個器官呀,我個人是不推薦就是了,但這樣下去,編織者跟他離開喔,你能接受嗎?呵、呵、呵!

「……佩,妳的惡魔能力,有包含療傷嗎?」

──嗯……當初你摔下山坡,就是因為惡魔之闇,你才能在三天內起身。

「我知道了,呼……喂!渣男!今晚,她是跟我一起的,你給我滾開!」

「哼!還敢囂張啊,不過,這種報復也不賴,精靈!給我待在原地!看看你的女人跟我怎麼爽的吧!」

「只可惜,那種事不會發生,『驅逐烏鴉』!」

「啪嚓」一聲繚繞耳邊,下個瞬間,腹部傳來一陣劇痛,隨著痛楚湧上來的,充滿鐵鏽味的溫熱液體浸滿口腔,我抱著肚子,吐出了滿口的鮮血。

「咦?為、為什麼,動不了?」

──記得呦處子,這是類似暗示的東西,單純命令是起不了效用的。

「如果……你真的、比我更喜歡狐仙姐……」

「啊?」

「就給我……去,用頭……撞牆、到暈為止……咕嘔!」

「那有什麼困難的!」他鬆開了抓住狐仙姐的手,轉身面對牆壁,拚了命地用自己的前額去撞牆壁,但成效怎樣,我也看不到了,眼前一片漆黑。

大概是失血過多吧,我事不關己的想著,雙腳脫力的跪了下來,部分變身也隨之解除。

「啊咧?眼罩掉下來了?咦……」狐仙姐呆愣的望了我一眼,神色慌忙的飛奔過來。

「小哥?!他們下手這麼重的嗎?你的身體……好冰,撐著點呀!」

視線的最後一幕,是狐仙姐用顫抖的手拿出手機,大聲呼救的慌忙神情。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