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5-7)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4-07 21:17:04 | 巴幣 2 | 人氣 36


5-7:薇兒卡納(一)



晚上八點十七分,我從渡輪下來,踏上羅茲姆街的港口。

從碼頭上街,一路上並沒有路燈,只點了幾盞蠟燈。

過了漆黑區域,一間一間並排的磚瓦木屋看上去古老樸實,但屋前都裝飾上數個霓虹招牌,三色閃燈纏繞在屋簷,照亮鵝卵石鋪成的大街。

明明是在夜裡,炫目的亮光卻比白天的加城還要明朗,抬頭張望,黑灰色的煙幕從木屋的煙囪竄出,霧濛濛的蓋住了星空。

我揉揉被刺痛的眼睛,仔細參考手機上的地址。

默約十五分鐘,我繞到了深處的街口,可能是接近旅館區,這附近的燈火比較不明顯,大多是掛在磚瓦木屋前的提燈所點亮,而薇兒卡納的位置,就是在旅館區旁,最大的一間酒館。

「好了,該怎麼調查呢……」繞往薇兒卡納背後的巷口,每個小巷都守著一位壯漢,本來想隨便進個街口變成祈菈潛入,但看樣子得繞遠一點才行。

「我看看……不然借用旅館的廁所好了。」

並排的樓房旅館各個建材昂貴、造型現代,高度大約介於三、四層樓之間,相較於前面的石、木屋酒館高檔太多了。

我挑了一間弧方外形,壁色米白的樸素旅館,推開附鈴的雙扇玻璃門進到大廳,數顆暗黃色的燈泡照在灰色的地毯上,一旁的人工皮沙發上有幾位壯漢正在抽菸,不太高興的瞥眼看我。

我沒有理會,走到了櫃檯前,向有些肥胖的櫃台大媽提問。

「那個,不好意思,可以借一下廁所嗎?」

「啊?你是男生吧,精靈。」

「是的。」

「那你就隨便找條巷子小解啊,這條街的規定,就是廁所只外借給女孩子!」

「這是為什麼呢?」

「你知道把廁所借給情侶會發生什麼事嗎?啊?很難打掃耶!更何況,你們這群臭男人,誰知道會不會對我們的旅客動手腳啊?」

「這樣啊……」說的也是,酒館、賭場,都是些不良場所,要是遇到心有不軌的傢伙,的確是很不妙,不過只限定男人,是不是歧視啊?

「我看起來是個好人吧?」

「你知道,上一個在我們女廁裝針孔攝影機的,是一個穿西裝的帥哥嗎?」

「可是我穿得不貴氣,也長得不帥啊?」

「那就對啦!今天帥哥做再多壞事,我還是願意借他啦,至於你……還是快滾吧,還是說,你要花錢休息?」

原來是外貌協會,那就沒辦法了。

我失落的嘆了一口氣,走出旅館。

「這麼說來,去其他旅館應該也一樣,果然還是找條巷子變身吧。」我隨便繞到旅館最近的巷子裡,哇,真的有股尿騷味,石子路上都是青苔,真不想在這裡變身成祈菈而脫力……

「祈菈,有沒有辦法直接變成靈體化啊,妳也不想躺在這種地板上吧?」

──倒地前,念完。

「不可能的啦,妳根本不知道妳的身體有多遲鈍。」就像是全力跑完馬拉松,還得拖著疲憊,硬撐著在水中衝刺一樣。

──緋桂林。

「架著拐杖都嫌重……不過也沒辦法,那就──」

──阿本,身後殺氣……數個。

我急忙往前跳,將墜地的腳當成重心轉向,正眼面對身後。

「啊?什麼嘛,看起來笨笨的,但反應還挺快的嘛。」

「……有什麼事嗎?」是剛才在旅館裡抽菸的那群人,坐著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像這樣面對面才發現牠們個個身材壯碩,皮膚黝黑,包著防風用的頭巾,應該是水手一類的吧。

「有啊白癡精靈,這種地方是不會一個人來的!借廁所?笑死人了!妳去酒館點杯酒,跑廁所都比較快!」

「但是酒會被拿走啊,哈哈哈!這個精靈比你還要聰明好不好!」

「一杯酒才多少錢,總比被我們堵到好吧!」男人們一個個大笑出聲,嘲弄獵物的眼神停在我身上。

我嘆了一口氣,回答他們:「我可不想跟一大堆男生旁邊上廁所啊。」

「白癡,我也不想看你尿尿好嗎,交出來,老子今天正愁沒有錢喝酒呢。」他伸出手,對我晃了晃。

──阿本……身後也有殺氣,兩名。

哼,還真是設想周到啊,居然繞到我背後,防止我逃走嗎。

「我不想惹事,也不想與你們結仇,可以讓我離開嗎?」

「噗哈!你以為有魔法,就可以打我們全部啊?在你唱咒的瞬間,我就會一拳灌在你鼻子上!白癡!」

「光電。」

叉狀的閃光從右手背竄出,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大聲咆哮的男子被電得渾身發顫,倒在地上抽蓄。

「咦?沒拿魔杖也沒念咒語也行?怎麼跟電視裡演的不一樣……」

「你還管這個幹嘛!揍他啊!」

我躲開揮過來的拳頭,接下手腕,有些重量,但跟哈麗絲比起來並不算什麼,借力推去撞牆壁,拳眼直接擊中壁面,他痛得嚎叫一聲,我用手肘對後腦杓補上槌擊,他才倒在地上。

「聽我說,我真的沒有想鬧的意思,所以……」

「你都放魔法了還敢亂吠啊!」

「嘖!風槌!」我在自己的上圍處施展風槌,男人暴怒的鉤拳即將命中我時,往後退了兩步,成形的風壓化作圓餅狀氣流,反彈陷進去的拳頭,他整個人往後飛倒,撞上了其餘的同伴。

我瞄了一眼後面,兩名壯漢見狀況不對,已經往我這邊跑過來。

轉回正眼,窄巷還留給我大約五步左右的空間,毫不猶豫的助跑向前,在自己腳下施展彈簧,用力跳起來踩上彈簧床,我飛騰在窄巷上空,跨過正在爬起來的惡煞們,落下受身翻滾,成功蹲跪在地上。

「……呼。幸好有站穩。」那樣肯定會跌個狗吃屎。

「喔喔~拍手拍手~」

抬起頭,我剛好落在一名女性的面前,緊身旗袍下的胸部非常大……啊不對,首先該注意到她頭上的狐耳。

她有著一頭亮橘色的蓬鬆秀髮,落到肩下數公分的髮尾微微內捲,平整蓬鬆的瀏海看上去非常舒服,長長的側髮順直地垂到胸前,一眼就知道不是自然留成的,而是特意整修的造型美髮,大概是為了配上那對可愛的狐耳髮飾。

以及尖而長的精靈耳朵。

她穿著暴露的鮮紅色無袖旗袍,刻意在腋下處做剪裁,臂膀陰影之下的白皙美腋找不到一點雜毛,緊身旗袍包裹不住雄偉的白麻糬,推擠了兩分柔肉出袖口,介於暴露和保守的神奇交界,視線不自覺得在雙峰與腋下之間徘徊。

窄裙擺則是在側骨盆處開高衩,纖白帶了點肉的美腿即使只見到側面,也能想像出其曼妙的形狀,黑色的裹踝高跟鞋僅能看見小巧的腳趾,她又在美甲上塗抹粉紅色亮粉指甲油,大膽又不庸俗。

「呀呼?小哥?幹嘛盯著人家發呆呢?」她如同妖狐妲己,揚起艷麗的透亮粉唇,瞇起橘色的眼瞳,酒紅色的狐狸眼妝讓她的眼角變得細長。

「啊,不好意思,有點腿軟。」其實是很久沒看到這麼漂亮的精靈,而看呆了什麼的,實在是說不出口啊。

「腿軟?是被人家的美給震懾住了吧,呀哈哈~」她手心朝上,伸出修長的手,示意讓我抓住。

「額……這麼說也可以啦……」我握住她冰涼的手站立,不過她中途就不穩的晃呀晃,結果還是靠自己平衡起來。

我一站起來,她又「呀哈哈」的傻笑兩聲,拿起掛在腰帶上的葫蘆酒壺,拉開蓋子大喝一口……這時我才聞到她身上的濃濃酒氣。

「臭精靈!別以為我們不敢在街上鬧!現在這時間旅館街沒什麼人,你完蛋了!」

急忙跑過來惡煞(頭頭)抓住我的肩膀,用力地將我又往巷子拖,嘖,等一下進巷子四下無人,再教訓他們好了。

「喂喂~你要帶我的客人去哪裡啊~嗝哈。」

「快去喝酒吧女人!別管男人之間的事了。」

「偉大的精靈王啊,請與地之主艾魯奇雅一同賜於我力量~『土牢』!」狐狸女的聲音一結束,準備跟上來的小弟們突然停了下來,驚訝地盯著自己的腳邊,踩踏之處的硬石子路面開始崩壞,他們的腳步陷了進去,軟化的石屑包裹住整雙鞋。

「喔?這啥!」抓住我的手也隨之放開了,惡煞(頭頭)奮力的拔開陷進去的腳。

──土牢已記錄,老闆。

得以脫困之後,狐狸女性勾搭我的手臂,半跑半晃的逃離旅館接。

「謝謝妳,好厲害的魔法啊。」對著狐狸女恭敬鞠躬,我踩了兩下地面,正常來說,非自然土壤是不可能有地元素存在,比方說柏油路之類的。

而這種碎石路面正好人工與地質兩者之間,雖然魔法有效果,但如果不具備一定以上的魔力源強度,是不可能一次成功的。

「呀哈哈,喝酒之後比較厲害啦,就跟X龍打醉拳很強一樣啊。」

「他什麼拳法都打得不錯好嗎……那個,不知道您的名字是?」

「啊~叫人家狐仙姐就好,大家都是這麼稱呼的。」她再次拿起葫蘆,豪邁地往嘴裡灌,只可惜,似乎已經見底了,她搖了搖空壺,無奈的垂下肩膀。

「臭精靈們!是不是不想活了!啊啊啊!」又來了,惡煞們全部打著赤腳,表情痛苦的慢跳著,應該是石子路按摩腳底很健康的關係。

「額……我請您喝酒吧?」

「呀哈哈,人家就想聽這句話,快走吧快走吧~不然又要被纏上了。」

狐仙姐拉著我的手,逃離了邊跳邊叫我們站住的惡煞們。

「狐仙姐,妳有特別想去哪家酒館嗎?去薇兒卡納如何?」

「去那裏呀……很懂嘛小哥,那裡的酒又好喝又便宜,呀哈哈哈~」

雖然跟計劃有點不太一樣,不過看樣子能順利潛入了。

表情妖艷的狐仙姐姐,色澤紅潤臉蛋非常漂亮,說話情緒異常高昂。我本來以為是個人特色之類的,直到她站在薇兒卡納的玻璃門前,搖搖晃晃的身體整個貼上去,用力擠推不開門的時候,我才知道她應該是醉了。

「嗚嘔,酒~」上半身前壓在玻璃門,旗袍包裹的兩顆白麻糬在透明阻版上擠壓變形,側乳都會變得更加豐腴而突出,無袖的娟洞看來快爆開了,就像飽滿的溫泉蛋,那半液態的蛋白看似要溢出來……卻又回歸圓球狀,整個過程,我都看得一清二楚,身體是多麼奇妙啊。

──……男人都是……變態!

由於路人(特別是男生)也盯著看,那視線有點刺眼,我決定幫她推開門。

「呀哈哈~真有男子氣概~」

門一打開,漫天的酒氣衝了出來,嗆得我猛咳不止,和街上粗俗濫華的氛圍不同,薇兒卡納的整間全是由極其光澤的大理石建成,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柔和而飽滿。

價目表、海報,都是額外貼在木背板上,霧面的地磚用五色的幾何磚拚成連續菱形,半原石一體成型的吧檯在最裡面,與壓克力的方格酒櫃一組,七個穿著格紋襯衫的調酒師們正在努力工作,單看如此,會有一種來到高等飯店的錯覺。

相較於格局,擺設就粗俗許多,簡單的木桌、長凳,擁擠的排在一塊,但仍然是座無虛席,明明是大冬天的,大快暢飲的男人們卻穿著吊嘎、寬鬆T恤,而且每一桌都有一位長相甜美的小姐,穿著洋服、露肚衫、迷你裙,雖然不統一,但衣服昂貴而華麗這點倒是一目了然。

「喂喂~有沒有位置啊!位置!」狐仙姐一進來,就對著端酒的西裝男撒嬌。

「啊,狐仙姐,妳今天不是在薔薇甜心那邊聚會嗎?」

「聚會?對耶~不過都來了,那邊就不管啦,呀哈哈!給我兩個人的位置~」

「等我一下喔,我把幾個沒錢賴著不走的趕出去。」

「先給我酒啦!受不了了……」

「那好吧,先用這個頂著點。」

西裝男拿了薄鋁罐裝的啤酒,塞到狐仙姐胸前。

「太好了,咕嚕咕嚕~」

「……酒鬼還真可怕。」請她喝酒跟被惡棍搶走錢包,好像沒差多少。

大概五分鐘後,服務生將我們帶到店面的角落,從俯視圖來看,如果正下方的入口是南側,那我們大概就在西南側的一隅,距離吧檯相當遠。

假如這間店背後有娼館,我想,應該只能透過特定的聯絡管道(調酒師?)吧,即使服務生們都心知肚明,總得管制進出狀況,既然如此,只要在吧檯附近竊聽就好了,可惜分配到了店面的角落。

還是說,新面孔都會刻意的安排在邊角嗎?更不用說,吵雜紛擾的環境下,不可能依靠精靈的聽力竊聽。

「小哥,在想什麼啊?」

「啊,不,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呀哈哈~很好很好,人家最喜歡孩子變壞的瞬間了!那總之先來一輪調酒吧!」

「……額,一輪是?」

「當然是每種都來一遍啊!我想想喔~新手的話,先從雙可樂的CubaLibre或Whiskey Cola喝起吧!」

「有什麼不一樣啊?」

「嗯~基酒不一樣呢,一個是用蘭姆,口感比較滑順、另一個則是威士忌,可能會稍微辣一點,你比較喜歡哪個?」

「那蘭姆的好了,我不太會喝酒。」

「呀哈哈~人家倒是都喜歡呢,接著喝果汁類的Gin Tonic、跟Screwdriver,對了!我怎麼會忘了Margarita還有Blue Hawaii呢?這兩杯很漂亮喔~」

「雖然聽不懂,但既然妳推薦了,那都來一杯吧?那個,價格方面不知道……」

「不用擔心這個啦,有人家在,他會算很便宜的~」她高舉手,做了一個搖鈴的動作,立刻就有穿著昂貴西裝的平頭男生走了過來。

聽了狐仙姐的話,我打開錢包看了一眼富先生給我的交際費兩千塊,不知道夠不夠。

狐仙姐沒有點自己的,反倒是指著我,點了一堆英文名字的東西,服務生向我確認,我也只能無助的點點頭。

「狐仙姐,你不點嗎?」

「她知道我要喝什麼呀,都這麼熟了。」她很有自信的撥弄了一下直順的亮橘色長側髮,挑起圓眉毛,揚起嘴角微笑。

「狐姐常來嗎?」

「是狐、仙、姐,好嗎!那種綽號,是暗指我有狐臭嗎?說啊說啊~」

「哪有人會想到那裡去啊……還是說,狐仙姐有被別人說過?」

「……(捏爆啤酒罐)」

「唉!所以我才說這些臭男人,那個叫費洛蒙,絕、絕對是費洛蒙對吧!」

「呀哈哈~就是說呀,男人們都被人家這股費洛蒙迷得神魂顛倒呢~像是小狗狗一樣嗅啊嗅的。」

「啊啊,的確,我家的老爸老媽也是這種感覺,所以狐仙姐口中的是……男朋友?」

「有男朋友的女人哪會來這種店啊,我說的當然是尋歡作樂呀~還是該說……一夜情?」

「原來如此,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呢。」燥熱。

「小哥,你的臉好紅呀,呀哈哈~」她面不改色的說完,看到我的反應,很滿意似的抱著肚子開懷大笑。
畢竟本來是風俗街的地方,肯定少不了比較開放的女性,只是沒有想到,方才施展魔法拯救我的漂亮女性,居然就是其中一個。

「狐仙姐,我來為您上酒。」

「OK~」正當我腦袋有些過熱的時候,服務生已經端著托盤,飛快的為我們上酒。

「狐仙姐,這位是您今天的……那個嗎?」

「嗯?不是不是~只是碰巧碰巧而已。」

「前陣子也是這麼說,結果隔天還不是傳合照上來,跟我們炫耀說什麼『我又吊到一個可愛的孩子,飽餐一頓嘍~』什麼的。」

喂,你們可不可以小聲一點啊!別說是我,連隔壁桌都看過了不是嗎!

「嘿,狐仙姐姐,妳今天的口味挺平淡的呢。」隔壁桌的輕浮男用藐視的眼光瞥了我一眼。

沒你帥又關你屁事啊,雖然想這麼說,但果然還是憋在心裡。

「嗯~輪不到你說吧?只有外觀酥脆,只吃了兩口就軟掉的炸雞,誰都不愛吧。」輕浮男隔壁洋裝的女性不屑的嗤笑著,幹得漂亮,繼續罵他。

「你們啊……給我回去做自己的事!嚇到他了不是嗎!」狐仙姐擔心的看了我,小皺了一下眉頭,邊對其他人說。

「唉呀,果然是怕小鮮肉跑掉喔,狐仙姐妳就明說了嘛,反正大家都懂啊。」

「哈哈哈,狐仙姐體力超級好的啦,小精靈你大概撐不住吧?」輕浮男滿不在意的憋笑出聲,惹得其他酒客也離開座位,一同圍上來吆喝。

酒女們好奇的視線讓我只能害躁的低下頭默背圓周率。

看到這個狀況,狐仙姐的臉整個臭了,她把魔杖架在下唇,短短的念咒,接著開口:

「……我說,滾回去做自己的事,不要讓我再說的三遍!」她的聲音透過風,迴盪在整間酒館裡,就像是關了靜音一樣,一瞬間失去了聲音。

酒客無不紛紛裝冷靜,扭頭轉身,回到自己的話題之中,只有輕浮男,像是想挽回面子似的,又對著狐仙姐安慰道。

「別、別生氣嘛,我剛剛只是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

「……」

「對了!我請狐仙姐喝酒吧!就當是向妳賠罪!」

「你,滾出這裡。」

「咦?不,那個……」輕浮男還冒著冷汗,又想說什麼的時候,他的背後站了兩個西裝男子,分別從左右架他起來,往外頭拖,而這個小小的騷動,卻沒有一個人正眼瞧望。

「呼,好,沒事了,抱歉抱歉~第一次來就讓你遇到如此窘況……呀哈哈。」

「……不,我還好,倒是狐仙姐很有氣魄呢。」

「是吧是吧,這也是多虧了人家的性感費洛蒙~來,喝呀喝呀。」

我拿起面前倒扁圓椎的杯子,裝著檸檬色的碎冰飲料,混著杯口還塗了一圈乳白色的結晶,雖然有點猶豫,但我還是嘗了一口……唔,成人的味道,鹹、酸澀、還有酒刺激在口中漫開,話雖然此,當所有味道融合,卻又有種甘甜的滋味。

「怎麼樣?」狐仙小姐自己沒有開喝,俏麗瀏海下的水亮眼神反而是充滿興趣的觀察著我。

「嗯……有點喝不習慣呢。」

「呀哈哈~別怕,Margarita應該會是你最喝不慣的,之後的調酒都會像果汁一樣可口可口~」

「這杯調酒,中文是瑪格麗特?」

「是啊,該不會,你有朋友也是這個名字?」

「……嗯,還真的是,人如其名啊。」我搖晃有些混卓的檸檬色調酒,腦中浮現了那位嘴巴很壞,卻細心關懷著莉塔的金髮女僕。

「看樣子,小哥背後也有很複雜的故事呢,這種時候,就是要喝酒!乾杯~」狐仙姐熱情的前傾上身,高舉酒杯到我面前,被鮮紅旗袍包裹住的雙峰「咚」的一聲撞到了桌緣,Q彈回震。

沒有錯過精彩畫面的我,同時與狐仙姐暢飲了調酒,胃部和心窩屆時暖了起來。

也難怪人們會喜歡沉浸在這股酒果之香中,與誰一起喝酒、談心,依賴著他人的溫度而活,藉此感到舒暢,尤其是眼前的女精靈,看上去很可靠的樣子。

只不過,在她替我解圍的同時,我也察覺到了,正在調查暗號的事,絕對不能告訴她。

狐仙姐,可能和這裡有莫大的關係,正是因為完全不認識我,她才能如此開懷,一但知道我的目的,到時候又如何呢?大概會像輕浮男一樣,把我趕出去吧。

話雖如此,我也沒有慢慢培養信賴的時間,那麼──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