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31.錯置

月雨海魅 | 2021-02-05 00:59:18


31.錯置
 
  咖啡廳的玻璃門扉被推開,終結連日梅雨前一天的陽光露臉,果然只是罕見一掃陰霾的喘息,今日驚人的雨幕再度落下,彷彿連本帶利般償還給這片大地。
  一名身穿黑色輕薄外套,內搭白色背心,下身著深褐色修身長褲,腳踩米白涼鞋,頭上紮起馬尾,炯炯有神雙眼凸顯其精明性格,散發幹練氣質的成熟女性,將雨傘放置到店門旁的傘架後,並沒有隨服務人員引導入座,或是張望尋找店內某處的友人,直接轉向櫃檯人員,表明自己的來意。
  櫃檯人員由於前一天就知道這名女性將在這個時間點前來,便把暫代保管的物品交給對方。
  女子沒有馬上離開,在看了一眼外頭仍狼藉一片後,決定不如續留店內,點杯咖啡,等雨停再做打算,於是便請店員領她到昨天某位客人的位置,而這個人正是此時她手上所持之物的轉交者。
  由於店內客人不多,所以女子順利落座,同時間回想自己已多久沒有到過這類雅致場所喘息片刻了,在咖啡廳內觀雨與成為落湯雞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另外,她也想起了與昨天那名坐此座位,那名客人的過往回憶,激起心中的感性面。果然以抽象掠過腦中的美好,才是真正跳脫現實的浪漫。
  在咖啡還沒來到桌案前,女子拿出店員轉交給她的物品。那是由牛皮紙袋所裝,裡頭有著類似書冊或紙本資料,接著她將內容物拿出目睹瞬間,心中湧上相隔許久的苦澀,然後便嘆了口氣。
  「你也只有這個時候會想到我嗎?想起我這個唯一的至親。」
  女子將那本沾滿汙泥且破損的筆記本抵在額頭。閉上眼睛的她眉頭緊皺,原本不停閃過腦海中的美好畫面中,又出現一名年輕男性的臉孔,而這個人同時也是這本筆記的主人。終於,她再也無法在壓抑胸口迸發出的情感,語帶哽咽地發出呢喃。
 
  「果然你們父子很相像呢……都是笨蛋。」
 
 
 
 
  門扉被重重關上,瞬間隔絕外頭嘩啦落下的雨聲。儘管知道在這個季節,這種天氣是常態,但果然對自己所厭惡的事物還是沒辦法習慣啊……只差別在於,大雨能夠躲入室內或以雨傘阻擋,透過洗一場澡後使自己煥然一新,而身在職場中就不是如此了。
  周孟欣沒有打開玄關的燈,亦沒有走入屋內,只是隨手將無用的傘丟到一旁,全身溼淋淋的靠坐在大門前,沉浸在雨夜的黑暗中。
  距離搜查小組改組已經過兩個禮拜多了,為因應「全國通靈者大會」的到來,他們警署內的人手幾乎是捉襟見肘,而她更是因被上頭任命為重要計畫主持人而心力交瘁。
  其實她原本主要負責管理的人員,僅限於當初填補張晨高與徐敏翰兩名原搜查小組的新成員,並不包含協助保護陸續從全國各處前來這座城市的那些通靈者的安危,然而正因她的身份特殊,又屬前搜查小組成員,所以根本避不了各方同仁的「諮詢」與請求協助。
  說實在話,其實署內各單位中都有各別調派負責通靈者們、廟方、媒體、行政等事務的人馬,雖然她是身掛主導者的身份,但看得出來上面只是想讓她當一名有名無權的案件負責人。意指這個職務就是幾乎所有事情都得管,卻沒辦法真正了解詳細,而且如果最後出了什麼狀況的話,還得揹責任的屎缺,但身為社會人,對於這種事還是盡早習慣比較好。
  幸好負責廟方跟通靈者那邊後端事務,還有自己的姊姊能夠協助,但仍無法讓她完全專注在案件上,所以才使她身心俱疲又感到厭惡。
  當然,她心裡可是清楚的很,之所以改組搜查小組,又將張高兩人踢出,然後使自己不得不接受這種莫名其妙的安排,導致偵查停滯不前,根本就是上頭那群老賊的目的。
  「這是當然的啊……畢竟已經接觸到核心了不是嗎?」
  周孟欣在內心嗤之以鼻地說道,接著雙臂盤上膝蓋,將臉埋入其中,思考依舊持續著。
  「就像當初的小高學長一樣。」
  她回想起在災難還沒散佈到如今全國皆知的地步前,最初負責「折骨案」,卻也最後不幸被發現埋在山間道路坡堤上的刑警高宇文,現在想來,自己大概就是署內最後一個與其接觸的人吧?所以她手中此刻才會有這個東西。
  周孟欣攤開從口袋拿出,當初於署內,高宇文來找自己商量折骨案時,她察覺到對方被「靈體」纏身後,交到對方手上的護身符紙。
  那時候由於高刑警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最後匆匆忙忙離開辦公室,使原本想追上去的她,發現符紙掉落在門口。想必是對方不小心遺落的,也正因如此,最後才會……
  記得小高學長最後被人目擊,是離開檔案室後,接著跑出警署開車離開,而那台車之後則被發現自撞於某路口電線桿前,與學長同組的兩名同仁皆一同消失了。
  自己是否還對學長的死存有愧疚感,說沒有是騙人的,雖然周孟欣也不確定對方若帶著這個護身符是否現在仍會平安無事,但至少悔恨不會那麼強烈吧?
  至於那時候學長是想到什麼才會奔至檔案室,關於這點她之後確實有私下調查過,然而由於當下她還未加入折骨案後續事件的調查,所以也沒辦法知曉對方前往檔案室的目的。
  只不過──
  她曾想過,對方勢必是想起什麼跟現在正在調查的案件有關的過往案件,才進而想到檔案室吧?
  而遺憾的是,那個謎團現在才解開。
  
  那起過往案件正是四年前的「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
 
  這麼一來,當初她與學長對談中所提及對方正被一股非單一靈魂組成的強大負面情緒「主體」所纏身,以及她基於受害人除了最初的折骨案,之後受害者皆為男性,推斷出源頭可能是同時間被發現與小高學長埋在同處的那三具女性白骨有關這兩點,就與四年前這起案件連結上了。
  只是當初於前往分局的車上,周孟欣並沒有一下子就將小高學長當初跟自己對談的內容,與山區道路坡堤上的情況連結在一起,而是在昨天收到姊姊私下傳來,她與張高兩人於咖啡廳對談的內容訊息後,才將一切串連起來。
  果然身為刑警,無論是對案件的嗅覺,還是資料連結跟統整能力,她還須不斷精進才行。既然當初決定跟姊姊走不同的路,就不能完全倚靠靈能力感知吧?現在看來,比起獨當一面的專業刑警,她倒是比較像半吊子的通靈者。
  另外,昨天他們似乎也讀過小高學長所遺留下來的日記本了,內容姊姊也透過拍照傳給她了,可說是填補上不少當初晨高學長所提及,在交接案件時,還有檔案室內的資料中,感覺缺漏什麼的部分。
  而那個部分正是四年前女學生失蹤一案中,接受警方詢問,當初作為路經其中一名被害女學生附近,正就讀高中的重要目擊參考人許姓學生,以及事後許姓學生連同家人失蹤後,四名同班同學、班導以及地方員警前往對方家中搜索這些片段資料。另外還有一個極其重要一則訊息,就是「原本某位逃過歹徒魔爪的女學生,公開指出對方聲音跟身型特徵後,最後還是於一週後失蹤」這件事。
  「詹亭瀅……看來妳就是選擇想要停止這一連串殺戮,跟寬恕鄭泉泓,屢次出現在『黃昏幻境』中幫助我們的女學生鬼魂對吧?」
  看來比起遵從上頭給的指示,優先追查分局慘劇及局長兒子自殺兩案,不如從姊姊以及學長那裡得到的情報來得有效率。
  畢竟這如此重要的資訊如果不在自己手上,無論怎麼查,她也只能憑自己的推理跟想像,無法有效得到什麼結論跟證據佐證自己的想法。不過,到這個階段,上頭好像也無意再繼續隱瞞自己確實有介入這一連串案件了。
  或許是從四年前的女學生失蹤案就開始介入了是吧?只是一時間她仍想不透既然害怕被揭露醜聞,為何先前還是放任他們追查到接近核心的地步呢?
  莫非他們認為最後勢必查不出個所以然,卻沒想到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人士」,竟然像砍甘蔗般地接連死去,害怕就快要輪到自己,又或者最初他們不認為會輪到自己,所以──
  「所以才趕緊啟動這次荒唐的全國通靈者除魔大會嗎?真是荒唐,不過倒是挺像他們的作風呢。」
  這次周孟欣不再於心中呢喃,而是直接嗤之以鼻地說出口,卻也在此同時她才從思緒中回神,發現自己已經坐在門前將近半個小時了。
  彷彿這時後才察覺全身溼透的不適感,於是她決定先沖個澡再慢慢思考這些事,然而就在她站起身時,瞬間僵在原地。
  並非她看到那個原本握在手中,姊姊給她的護身符紙不知什麼時候掉到地上,而是黑暗的室內突然被橘紅色調給照亮。對於這個場景她是再熟悉不過。
  「詹亭瀅……同學嗎?是妳對吧?不、不對!」
  原本以為是那名不願受制於「主體」的憎恨情緒而行動的女學生靈魂,準備再次出現面前時,她卻感受到一股足以壓垮自己的顫慄感與惡寒直撲而來。
  這同時,有其他的畫面也進入她腦中了!
  她看到一名男性,一名年輕男性,他正雙手撐在洗臉盆前,用那雙充滿血絲並有著嚴重黑眼圈的雙眼看著鏡中的自己,這名氣色不佳的男性絲毫不理會早已從洗臉盆中滿溢而出的水。
  周孟欣因為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便輕輕邁出腳步朝浴室門口前進,卻在這個瞬間,男子像是聽到自己的腳步聲般,突然把視線移往她所在的位置,與此同時,外頭黃昏場景轉眼消失,周孟欣猛然驚覺自己竟然正站在一條未開燈的漆黑走廊上,重點是,此處已脫離她原本住家的場景。
  
  「天黑了,我進來浴室已經過好幾個小時了嗎?這不可能!明明水現在才滿不是嗎?」
 
  男子帶著恐懼,低語道出自己所無法理解的狀況。她根據對方的說法推斷,這名男性是在約傍晚時分……也就是剛才她所在的「黃昏時刻」進入浴室的?而且,她還發現對方似乎看不到自己。
 
  「爸、媽?」
 
  男子全身不停顫抖,接著步履蹣跚的邊走邊靠著牆,朝浴室門口走來,期間還不斷呼喊著雙親,然而這個「空間」中,始終沒有其他人存在,周遭安靜到近乎詭異。
  沒想到,下一秒男子沒來由地經過周孟欣身邊,接著便朝走廊某處跑去,然後空間瞬間被燈光點亮,只是只有周孟欣感到古怪。因為這裡並不是變成有燈光照明的夜晚室內,而是回到一開始她踏入空間的黃昏時分。
 
  「為什麼是我?」
 
  男子雖然鬆了一口氣,但仍不敢放鬆戒心,顯然他已經持續這種狀況一段時間,此刻周孟欣比起想脫離這裡,更想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發展。
  因為在剛才燈被打開同時,她的腦袋已冷靜下來,並且想起這名男性究竟是誰。
  他是死去的網路恐怖寫手陳予仁的國中同學,也是那段時間持續感受到暗中被窺視的感覺,進而聯繫他,晨高學長接手小高學長的手上案件後,第一起發生的命案──江家三口滅門案,而這名男性正也是其中一名被害人,江偉辰。
  所以現在那「她們」,正準備帶領自己見證江家慘劇的過程嗎?她當然相信這不會是詹亭瀅的個人意願,「她們」不會讓她這麼做的。
  可是,為何如今要讓她看這些呢?還是,自己也早已落得跟小高學長一樣的下場,她們終於要對自己痛下殺手了!只是在此之前,想要折磨她一番?
  「等等!江偉辰……並不在四年前的那些相關人士的名單中啊!」
  她腦中突然閃過這個疑問,隨即才發現那個一開始就出現,但現階段仍未有人注意到的「巧合」!
  「原來,從最初……她就想警告晨高學長了?殺戮,從這時候就已經失控了?」
  而就在周孟欣因突如其來的靈感而亢奮同時,她聽到身後的走廊深處傳來凌亂的腳步聲,這使她下意識地轉過頭去,沒想到卻目擊到那不可能,也不應該出現的一幕。
 
  「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在另一頭,離自己不遠處的江偉辰突然又發出慘叫,轉眼便朝反方向的位置奔去了。
 
  「我不想死!我還有很多事還沒做!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看著我?你到底是誰?」
 
  只是周孟欣沒想到,下一瞬間,對方卻又猝不及防的轉身與她四目相交。
  接著,一邊嘶吼一邊朝她撲來──

-------------------
解答故事線開始
50 巴幣: 6

創作回應

二日夾
終於更新啦!!!
2021-02-05 18:06:44
月雨海魅
是啊XD
利用了一些時間思考後續的劇情鋪排與呈現方式,所以遲了些更新~
2021-02-06 06:09: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