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二)

冰凜 | 2022-02-25 10:00:02 | 巴幣 4 | 人氣 79




大事件該怎麼描寫好呢(思考

其實幕後主使不一定會是咱們的納仔啦,只是這個走向感覺也很不錯所以先寫出來了,搞不好還會再反轉

主角年紀還太小,考慮了一面卻顧不到另一面,但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一體兩面,很難找到完美解法,所以就別太責怪她了-v-

-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好了!」

「都檢查過了?」

「檢查過了!」

開學當天,卡珊德拉跟凜一起站在家門口,卡珊德拉比平時嘮叨不少,一項一項的跟凜反覆確認。

「妳沒有東西要給我嗎?」

重複問到第三遍的卡珊德拉終於忍不住主動問出口了,還附贈一個不太明顯的白眼。

「東西......啊!領帶!」

用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凜將脖子上鬆散垂掛著的領帶拆下來交到卡珊德拉手中,她握緊了那條領帶,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動手。

「只有這個?」

「唔......?」

歪了歪頭,凜仔細的回想了收拾行李的過程,的確沒有漏掉的東西啊?於是又點點頭。

「妳的同意書呢?」

直切重點,還要趕火車呢,卡珊德拉實在沒有太多時間能消耗。

「喔......那個不用簽也沒關係......」

眼神飄移,凜的手指輕輕揪著衣襬,一看就是有什麼話說不出口。

「妳不想去?」

「不想」

一反常態的,凜緊緊盯著卡珊德拉的眼睛,一臉真切的樣子想騙過去,卻起了反效果。

「拿出來,我给妳簽名」

雙手抱胸,卡珊德拉一點都沒有退讓的意思,大有不拿出來就別想出門了的氣勢。

被那雙充滿威壓的翠綠眼眸盯著,凜完全撐不過幾秒,馬上認輸,乖乖從行李中把那張放了一整個假期的同意書拿出來交给卡珊德拉。

「收好。我會寫信詢問學校有沒有收到同意書」

將同意書放回凜手裡,卡珊德拉將那條銀綠配色的領帶繞過凜的脖子,熟練的替她繫上。

「......」

注意到養女的臉色不太對,看上去委屈的不行卻又在隱忍著什麼,卡珊德拉知道再怎麼問她也不會告訴自己便沒有開口試探,但這也不代表她會毫不在意她的心情,思考了一瞬,卡珊德拉開口安撫。

「妳要知道,只要不是會傷害妳的事物我都會同意妳去嘗試,所以我希望妳不要隱瞞我任何事,同時,我同意了不代表妳就必須行動,妳不必告訴我為甚麼,只要妳不想,妳完全可以選擇不去活米村」

繫好一條完美的領帶,卡珊德拉拍拍凜的胸口,看她腳步有些踉蹌表情卻豁然開朗,滿意的伸出手。

「走吧,開學了」

-

讓我們把時間快轉到出發到活米村當天。

「凜!妳真的不去嗎?」

一大清早,集合前的寢室裡,琳絲趴在凜的床邊,表情透露一絲擔憂。

窩在棉被裡把自己捲成一顆球的凜從被中伸出一隻手對琳絲比了個讚,悶悶的聲音從棉被中傳出。

「抱歉......我今天有點不舒服,你們去吧,幫我買點紀念品回來......」

「好吧,那我要跟格魯斯說妳因為不想看到他所以不去了!」

「琳絲......」

無奈的從棉被中探出頭,人都還沒走呢就在想一些餿主意!

「開玩笑的啦,會好好跟他們說清楚的,別擔心!」

「......好啦,玩的開心一點」

雖然還是有些不放心,但誰讓她是琳絲呢?凜完全不覺得她會對自己說謊,縱使她應該會對朋友們開些玩笑,最後還是會好好把事情說清楚,不再多想,凜放寬心,捏捏琳絲微涼的掌心目送她出門。

送走琳絲後,凜又睡了個美美的回籠覺,今天是第一次去活米村,按照教授所說,整批三年級學生都會在那裡待上一整天,因此她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浪費,先睡一覺,醒來再去辦正事也行。

這一睡,凜直接睡到中午。

跳過人滿為患的午餐大廳,凜沒有穿袍子,她穿著黑色的短袖上衣跟淺藍色的牛仔褲,手裡握著一瓶魔藥在走廊上東躲西藏,從地下一樓的史萊哲林休息室一路來到位於樓頂的校長室門口。

看著手中的隱形藥水,凜還是有些猶豫的,雖然她認為自己想找的東西一定會在校長室裡,而且她也花了非常多時間探究校長室的各種機關與構造,因此對這次潛入抱持某種程度的信心,但真的要做的時候那些可能發生的後果又會一一浮現,讓她躊躇不前。

而促使她下決定的,是樓梯下方逐漸逼近的說話聲,看來是吃完午餐的幾個雷文克勞的學生準備要回寢室了。

顧不了那麼多,校長室就在雷文克勞休息室的正上方,這些樓梯又時不時就會變換方向,說不準等一下就有人會因為樓梯走到校長室來,凜將魔藥的蓋子塞進口袋,一口乾了那瓶她在課堂上熬出來的讓她魔藥學成績拿到O的隱形藥水。

在身上殘存的最後一絲顏色都消失時,幾個高大的學長剛好走了上來。

「這樓梯真是麻煩,又跑到校長室來了!」

「我覺得挺有趣的,好想知道這些都是什麼原理」

「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聞起來像薄荷」

「你不是鼻塞嗎?是錯覺吧!」

「好啦,我們趕緊回去吧!我的藥草學論文還沒寫完」

「欸!別跑啊!這次肯定是我寫的比較好!」

「是是是~你就試著超越我吧,還是你想像我弟弟一樣當萬年老二?」

「欸!你弟弟不是很在意成績嗎?我記得他那一屆的第一名是......是......」

「凜‧沃雷」

「對對對!那個陰沉的巨怪女孩嘛!」

「唉,別說了,這三年來他沒有一次贏過她的,每次都是第二名,我有時候真擔心他做出什麼瘋事來搶第一名的位置!」

「你弟弟那個樣子沒問題吧?每次見到他都在看書,連吃飯都要在書堆裡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中了什麼詛咒呢!」

「如果是詛咒還好解決!他就是對在意的事會執著到不擇手段的那種人,早讓他去培養其他興趣了,不聽就是不聽!幸好他今天有乖乖跟著隊伍去活米村,希望他能多點見識吧」

「你弟弟叫什麼名字啊?下次我們去找他聊聊,搞不好還能問出點什麼」

「納圖亞,納圖亞‧沃特森」

幾個高大的背影漸行漸遠,凜呆站在原地,剛剛那個紅髮學長說出口的名字在她腦中揮之不去。

納圖亞。

三十分鐘很快就到了,在原地罰站了將近三十分鐘的凜在身體開始緩緩現形時匆匆忙忙的跑下樓,一路奔進寢室用棉被將身體裹的嚴嚴實實,此刻只有這種程度的包覆感才能緩和她的心情。

史萊哲林跟雷文克勞的共同課程並不少。

多虧了卡珊德拉優秀的家庭教育,凜總是能在課堂上第一個舉手回答教授的問題並順利獲得加分,史萊哲林也已經連續兩年以跟第二名相差百分以上的差距拿下學院杯了,沉浸在自己的優秀给自己帶來的各種善意中,這是凜第一次開始反思,她的行為到底有沒有問題。

在課堂上,的確凜經常感受到不太友善的眼神,但因為找不到來源加上沒有影響到她所以她並沒有太在意,但現在想起來貌似每次在她回答完問題後總是會有某道視線變的特別滲人,緊緊黏在她身上不說,還會一直持續到課堂結束才消失,只是那時的凜總會被身邊的琳絲各種誇獎,因而忽略了那道視線。

而年級排名,凜每次都只有確認自己的名次之後就走了,原來納圖亞一直都是第二名嗎?

其他的......其他的......好像就沒了!?

不是啊!再怎麼說課堂搶答跟期末考本來就是各憑實力的吧?就因為成績輸给她就要對身邊的人甚至她自己下手,這不太對吧!?

腦袋一片混亂,凜完全不能想像這種動機出現的理由,對她而言成績就只是一種證明,證明她真的有在聽課,讓卡珊德拉可以放心做好當家的工作,就只是這樣而已。

她完全不能理解為甚麼有人會對成績執著到這種地步。

「......不能妄下定論,有可能......有可能其實不是納圖亞,只是我想太多了......」

整張臉埋進柔軟的枕頭,凜喃喃自語著其他可能性,腦袋裡閃過的是假期時寫給朋友們的一張張回信,每一次納圖亞的回信都會特別熱情,甚至沒有問過關於成績的任何問題,一點都沒有執著於成績的樣子。

但......在學校他們之間幾乎沒有交集也是真的,納圖亞的表現雖然友善,卻给人一種刻意營造出來的疏離感,每次上課基本也都坐在她們身後,看不見表情。

抓著後腦勺,凜真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為納圖亞開脫,不管怎麼看他跟那些事件的關聯性都不高,明明有說不通的點,卻也都有說的通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有動機,這讓一切都變的非常有可能發生。

懷疑朋友的心情真的是糟透了,凜放棄思考,將自己窩在棉被裡。

明明是為了保護朋友們跟完成其他目的才不去活米村的,怎麼現在什麼都沒完成呢?

算了......至少這樣對朋友們......朋友?

猛的從床上跳起來,凜想起剛剛聽見的對話。

「他也去了活米村......!」

抓起扔在椅子上的長袍,凜飛奔出門。

明明是為了讓朋友們不會出事才迴避的,不能讓朋友們變成目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