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五)

冰凜 | 2022-03-03 09:31:32 | 巴幣 4 | 人氣 60




卡珊媽媽為女兒操碎了心(*´д`)

關於劫盜地圖,按照J.K.羅琳的說法,哈利從沒有把他的地圖交給泰迪·路平或自己的孩子,但是詹姆·天狼星·波特可能從父親的桌子上偷走了這張地圖
而詹姆波特是2003或2004出生,大概2014入學,而卡珊德拉一群人按照遊戲設定是大戰結束時1998年剛出生,所以大概跟詹姆波特差了5歲,所以這邊是私設詹姆波特把劫盜地圖帶到學校之後馬上被沒收,然後又被偷出來輾轉跑到五年級的卡珊德拉手上-v-

-

卡珊德拉沒有問凜那天為甚麼會受傷,也沒有問凜為甚麼看的見騎士墮鬼馬,她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就像她也不曾對凜坦白一切,凜也不該被強迫吐實,至少在她的心情平復之前,她不會問,也不會去查。

但所謂的不查只是不會去查凜的過去,卡珊德拉可沒說她不會去查這起事件的真相。

這次事件怎麼說都太過蹊蹺了,突然瀰漫的濃厚血腥味、本該溫馴的騎士墮鬼馬突然發起攻擊、莫名被下咒的琳絲、甚至是剛好選在三年級第一次進入活米村發生事件的這個時間點,怎麼想都不合理,於是,卡珊德拉在躺了兩天確保身體恢復了之後,特地跟現任校長要求留校權,再跟凜說自己先回家裡去了讓她好好學習,接下來她要好好調查一番。

現任校長看不見騎士墮鬼馬,這次事件除了帶回受傷的學生外,校方幾乎沒有對騎士墮鬼馬做出任何處置,深切的感受到現任校長有多不可靠,卡珊德拉也不搞那些有的沒的了,她直接動身前往活米村試圖尋找線索。

「妳是阻止那個學生暴走的......沒有,我這邊沒有消息」

「誰知道啊!不要再來談論這個,小心我把妳轟出去!」

「那陣血腥味超級濃的呢,烏雲散去之後又竄了出來,幸好沒有維持太久......」

「現在還是有人不知道那天襲擊的是什麼,這樣還配叫巫師!?」

「啊啦!說起來,學生們來訪的前幾天有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常常出現在豬頭酒吧呢!要不過去看看?」

「真是多虧了那個學生傷亡才沒有繼續擴大」

「欸......但是她之後不是暴走了嗎?那不太妙吧......」

「強行引出那麼大的魔力本來就有可能會這樣,只要結果是好的就無所謂啦!」

「那時不是還有人到處施咒嗎?紅頭髮的男孩子對吧?」

「是白金髮的女孩子吧!我那時剛好經過,的確有聽到念咒的聲音」

「黑色斗篷?每天來來去去的人那麼多誰會記得!去去去,別擋著我做生意!」

「妳聽說了嗎?血腥味好像第一個是從蜂蜜公爵竄出來的!」

「我聽說是從三根掃帚出來的!」

「不對吧,第一個出現血腥味的應該是寫字人羽毛筆屋才對!」

「妳只說一個黑色斗篷誰知道是誰,這世界上想隱藏身分的人那麼多,至少再多给幾個特徵啊!」

「唉,光是恢復店鋪就夠燒錢跟時間了,我沒時間跟妳聊那些一個多禮拜前的事!」

喔?

「我說,我想仔細聽聽一個禮拜前的事,妳看這些夠不夠補償妳損失的時間?」

她都還沒開口說出時間點,眼前上了年紀正在打掃一片狼藉的店鋪的剽悍女性居然馬上就說出是一個多禮拜前的事,卡珊德拉當然不會放跑這個可能的情報來源,幸好她也料到可能會有需要用上的時候,事先提領了一大袋金加隆放在身上備用。

看到一袋金燦燦的金加隆,這名女性什麼壞脾氣都消失了,她堆起笑容接過那袋金加隆,巴結的朝卡珊德拉笑了笑。

「您想問什麼,盡管問,盡管問!」

卡珊德拉的直覺比想像中還準,透過這名女性她得知上個禮拜有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高大男性在活米村各個店鋪出沒,透過幾個客人的閒話家常可以得知那名男性並不是附近的熟面孔,皮膚黝黑,而且貌似手背上有一道明顯的白色疤痕,那名男性經常在酒吧裡出現,並且會請很多人喝酒之後順勢坐在一起談話。

談話內容不清楚,估計那些人醉意上頭連自己說了些什麼也忘了,但在連續幾天的談話之後那名男性突然消失了,接著有幾間店鋪接連傳出被入侵的消息,但明明是被入侵,那些店鋪卻沒有損失任何物品,在沒有任何損失也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這件事也就漸漸被人淡忘,直到那天三年級的學生來訪,爆發出血腥味的正是那幾間被入侵的店鋪。

「那天首先出現血腥味的是哪幾間店?」

「哎呀,這個問我就對了!是蜂蜜公爵、寫字人跟豬頭酒吧!」

......跟傳言不一樣呢。

「妳有看見當天無差別攻擊的是什麼嗎?」

「什麼?不是巫師嗎?」

「附近很多人都在說他們有看見兩個小巫師在施咒,一個是紅頭髮,一個是白金髮,大家都在猜是不是有人讓那兩個小巫師用咒語做掩護,隱形起來到處無差別攻擊呢!」

「發生這種事,卻沒有人通報到學校去?」

「沒有證據啊!有些人認為那兩個小巫師可能是在救人,主張不應該主動上報,現在還有一些人在吵這個問題呢!」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能看清情勢的眼力......嗎?

「還有人知道的跟妳一樣多嗎?」

「唉呦,這附近知道最多的就是我了!小姐妳可不要不相信啊,我的情報很靈的!」

這樣不行。

卡珊德拉有些不耐煩,浪費了兩天時間才找到這麼個情報來源,情報卻不夠全面,這樣下去她頂多只能查到那個穿黑色斗篷的人大概是誰,還要花時間去向魔法部申請搜查跟追捕,說不定在這段時間裡那個人也正在逃亡,抓到的機會只會更加渺茫,而且,那兩個學生也讓她很在意。

紅髮跟白金髮,在卡珊德拉的認知裡倒是有兩個這樣髮色的孩子,要先從那裡下手嗎?

但她那天並沒有在活米村的入口看見那兩個孩子的身影啊?

簡單的道了聲謝,卡珊德拉沒有再追問下去,她走在殘破的大街上,經過一個禮拜活米村還沒有完全整修完畢,畢竟住在這裡的也並不全是強大的巫師,有些地方還是得自己動手,所以這種程度還算勉強吧?

走進明明算是半個廢墟卻還是開門營業的蜂蜜公爵,卡珊德拉久違的想買點糖補充一下動腦所需的糖分,順便來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店內的員工可憐兮兮的一邊試圖把巧克力蛙抓回盒子裡,一邊還要注意不要讓巧克力蛙跳進還沒清理好的廢墟裡滾一身塵土,那樣的話他可就真的要把那些報廢的巧克力蛙全部買單了。

秉持著日行一善的想法加上自己在一旁站了許久都沒被注意到的怨氣,卡珊德拉受不了的掏出魔杖一揮,整群巧克力蛙都被定住,幾隻正好跳到一半的也從空中落下,滿地的石塊瓦礫也飄浮著像是時間逆行一般逐漸歸位,除了那些救不回來的糖果巧克力,整間店鋪不消多久便回復到接近原本的樣子,那位可憐的員工只是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看著門口的大美人,呆滯的拍拍手。

「有貨吧?我這有清單,幫我準備好」

將口袋裡的清單丟给員工,卡珊德拉看著他忙進忙出的背影索性在店內逛了起來。

雖然那清單本來是想買给凜的,但分她一點也不為過吧?

逛著逛著,過往的回憶也一點點浮現在腦中。

本來活米村就不是三年級專屬的,卡珊德拉在五年級時也曾跟她一起來到蜂蜜公爵挑選聖誕糖果,還記得那時的她們正巧拿到那一代代傳下來的、正好被救世主的兒子帶進學校又被沒收的傳說中的劫盜地圖,她們興奮的研究上面的秘密,最終發現學校裡居然有一條密道通向──

「!?」

對啊!她怎麼就忘記了,學校裡有條祕密通道正是通向活米村,而出口就是這間蜂蜜公爵!

「小姐,您的商品準備好了」

員工的話拉回了卡珊德拉的心思,她這才想到這還是別人的店,她剛剛想偷溜進地下室的想法完全是違法的。

走到櫃台結帳,卡珊德拉抱著那一大袋糖果踏出店門時終於想通了。

能抓到犯人的話這種程度的違法沒關係!

迅速给自己施了幻身咒,趁著門關上前卡珊德拉又溜回蜂蜜公爵店內,員工在卡珊德拉將店鋪修好之後也沒事可做,百般聊賴的坐在櫃檯前頹廢,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的出現,卡珊德拉放輕動作,悄悄溜進地下室,果然找到那條歷史悠久的秘密通道。

搬開那道活板門,將手中的糖果全收進包包裡,雖然只是直覺,但卡珊德拉認為這條通道裡一定會有什麼線索能讓她追查,這不,才剛搬開活板門,濃厚的血腥味立刻竄出,為了不讓樓上的員工注意到地下室的情況,心一橫,卡珊德拉直接跳進祕密通道,闔上那道活板門。

「嗚......」

濃厚刺鼻的血腥味不斷刺激著卡珊德拉的神經,她摀著嘴卻沒能完全阻擋那股氣味衝進鼻腔,為了調查,她也不能隨意使用清潔咒,只好憋著氣透過魔杖發出的光觀察這個空間。

活板門底下是一個不算大的小空間,面前是超過兩百階的向下延神的台階,只要往下走,再沿著通道一路前進就會抵達霍格華茲的駝背女巫雕像底下,但那不重要,卡珊德拉仔細觀察四周的牆面,發現牆面是潮濕的,鐵鏽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她用手帕擦了一點起來,果然是紅色的,恐怕這些附著在牆面上的液體全部都是血。

稍微適應了一點,卡珊德拉試著用嗅覺分辨出血液的種類,但能塗滿整面牆的血量很明顯不只一人份,各種氣味混雜在一起,就算卡珊德拉再厲害也無法準確的分辨,只能大概推斷這裡面混有許多神奇生物的血。

的確,比起巫師,神奇生物的血更能吸引騎士墮鬼馬。

眼看這裡大概也沒有更多線索了,卡珊德拉便想順著密道繼續往前走,沒準會在途中發現什麼新的線索。

走下漫長的兩百階台階,再沿著通道往下走來到一條又窄又矮的泥土通道里。通道迂迴曲折,很像一個兔子洞,卡珊德拉還記得自己非常討厭走這條密道,要是這裡有岔路的話,都不知道會困死多少好奇心旺盛的學生。

直到血腥味漸漸被泥土的氣味所覆蓋,走了不知道多久的卡珊德拉都沒有發現其他線索,眼看這下都快回到霍格華茲了,她甚至還在想要不要回頭再去活米村打聽點消息,走著走著就看見那條石滑梯,石滑梯的上方就是駝背女巫雕像,而這顯然就是不讓人逆著爬回去的構造。

「動了!動了!」

伴隨石塊摩擦的聲響,正想回頭的卡珊德拉聽見那道極度興奮又讓她聽著很耳熟的聲音,錯愕的心情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真的要下去嗎?我們連這條密道會通向哪裡都不知道耶」

另一股聲音傳來,這也是卡珊德拉熟悉的聲音。

「沒關係啦!畢竟是在學校裡總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吧?」

蠢獅子。這種愚蠢的發言你也說的出來。

「那就你先下去看看啊!」

「欸!哇啊啊啊啊──!」

看著這個滾到自己跟前的金髮男孩,卡珊德拉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

「欸!下面沒東西啊,你們快下來!」

得了吧,他居然還讓朋友們也跟著下來。

「他說沒事欸,我們也下去!」

興奮的聲音從洞口傳來,然後是衣物摩擦的聲音,落地的聲音,一下子又有四顆小毛頭從密道入口溜了下來。

看著最後出現的那個黑髮身影,卡珊德拉忍不住伸手扶額。

為甚麼妳會在這裡,凜‧沃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