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三)

冰凜 | 2022-03-02 04:36:47 | 巴幣 4 | 人氣 72




對,主角是團寵

關於為甚麼送測奸器會被卡珊評價蠢獅子,大概之後會寫出來(?

這下主角真的要像奧利凡德老先生說的一樣名聲遠播了-v-
這次的事件究竟會帶來什麼影響呢,敬請期待ouo

-

活米村是個非常奇妙的地方,這裡只有巫師,放眼望去能看見的一切都與魔法有關,與霍格華茲差不多時期建立的悠久歷史讓它擁有不亞於霍格華茲的強烈魔法磁場,這裡同樣不可標繪,同樣充滿魔幻,同樣......適合使用魔法。

卡珊德拉给自己施了幻身咒,靜靜的站在雪地中,看著周遭來來往往的幼小學生們臉上洋溢著興奮與快樂,手裡拿著剛從蜂蜜公爵糖果店買來的棒棒糖,往各自的目標前進,這讓她不免想起了自己的三年級。

那時也是像這樣,學生們集體來到活米村,即使是早熟的卡珊德拉也不免會對這種未知探險般的經歷而心動,她曾帶著雙胞胎逛遍這裡所有的服飾店,在寫字人羽毛筆店靜靜的待了兩個小時,經過豬頭酒吧時聽著裡面傳來的吆喝聲忍不住露出厭惡的表情,然後,帶著一點臨時起意,她會甩開弗雷兄弟來到距離尖叫屋不過幾十公尺的地方,在那裡觀賞歷史。

過不了多久,身後白雪覆蓋的灌木叢會開始竄動,她會從裡面竄出來,一副發現了什麼驚天寶藏的表情拉著她的手,她們會在剩下的時間裡一起待在雪地中,安靜的彼此傾訴。

明明連雙胞胎都找不到她,她卻總是能不經意的發現她,世界可真奇妙。

遠遠的,卡珊德拉眼尖的發現遠處漸漸靠近的幾個身影。

棕髮的小個子女孩、金髮的高壯男孩、黑髮的婉約女孩跟銀髮的開朗男孩,完全符合卡珊德拉腦中記錄的凜的朋友描述,但,凜呢?

幾個孩子從她面前經過,說出的話語穿過飄降的白雪落進她的耳中。

「我聽妳在鬼扯!凜怎麼可能討厭我,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小聲點!生怕別人不知道她發生什麼事嗎?」

「那是因為她不告訴我!」

「好了好了,她又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你別那麼激動,我們先聽聽她的說法吧!」

「她沒事啦,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要在寢室休息,還要我們不要忘記给她帶幾份紀念品」

「不過......要是知道有人會因為她沒來就急的像隻偷東西被抓的玻璃獸,搞不好她會擔心到從床上爬起來喔!」

「嘿!我才不像玻璃獸,要說也是像鷹馬!」

「我有說是在說你嗎?」

「妳......!」

「好啦好啦,我們趕快去逛逛吧,還要買紀念品!」

好傢伙,居然還真的不來了!

偷偷跟在那幾個孩子身後,卡珊德拉原本是想來這裡看看凜的學校生活過得怎麼樣的,沒想到她居然真的不來了?

也罷,至少跟在這幾個孩子身後應該也能聽到點什麼。

「我說,你們都想好要買什麼了嗎?」

銀髮的孩子開口,沒記錯的話他叫派克西斯。

「我要去高級巫師服飾店!凜的衣服實在是太少了,看來看去都是那幾件,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挑一件適合她的衣服送給她!」

嬌小的姑娘是琳絲吧?她怎麼知道凜的尺寸的?

「妳知道凜的尺寸嗎?」

派克西斯問得真是時候,這點太重要了,一定要搞清楚!

「我知道啊,之前在幫她整理衣服的時候有看到上面的尺寸碼,我就直接記下來了!」

......沒記錯的話,她跟凜是同一間寢室吧?

「我想去蜂蜜公爵,聽說那裡跟衛斯理笑話商店合作,有賣幾種沒有副作用的普通糖果」

壞點子。跟那間笑話商店扯上關係會有「普通」可言嗎?

「好點子!她最近看起來總是悶悶不樂的,吃點甜的說不定可以讓她心情好起來!我也要買!」

......萊拉說的倒也沒錯,但笑話商店的糖還是不能相信,再觀望一下吧。

「我要去德維斯-班斯。那裡有在賣測奸器,送给凜的話一定會有幫助吧」

蠢獅子。格魯斯你這小子可真是完全不辜負我對你的第一印象。

「......說說最近的事情吧,其他學院的感覺怎麼樣?」

喔?終於要說到她最想知道的情報了嗎?

說到這個話題,孩子們原本輕快的腳步頓時變的有些沉重,幾經討論之後一行人來到泥腳夫人茶館,特地開了一個小包廂在裡面討論。

卡珊德拉為了不露餡,刻意避開兩張看上去很舒適的沙發,選擇站在包廂角落靜靜聽著這群孩子的對話。

「赫夫帕夫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大家都很友善,雖然因為其他學院的影響也沒有人會主動跟我攀談,但是也沒有人會真的動手」

「真好啊。葛來分多的人都靠一股衝動在做事,格魯斯這傢伙每次都差點跟那些想對她惡作劇的人打起來,每次都是我負責壓住他,真是有夠辛苦」

「至少......史萊哲林還能充當她的避風港吧,但是我們同屆的同學實在太少了,連上課都要跟其他學院共同授課,加上其他同學對史萊哲林的刻板印象,實在是很難扭轉風向」

嗯,聽上去比信裡寫的還要嚴重啊。

「上次我們院的人在魔藥學上坩鍋爆炸是史萊哲林做的吧?」

「還有那次有人的論文在圖書館不見了,到現在還沒找到」

「該不會晚餐的湯裡面有隻甲蟲也是......?」

「是我們的學長姐做的啦,雖然她因為太怕生很難跟別人好好交流,但史萊哲林的學生其實都滿護著她的」

「果然是史萊哲林,做事都來陰的啊!這不就搞得我跟格魯斯每次都公開惡作劇很沒格調嗎?」

「蠢獅子只要用蠢獅子的方法做事就好。我們可是高貴的蛇,當然不會公開做那種降低格調的行為」

「真羨慕你們」


「?」

「?」

「?」

「我在赫夫帕夫什麼都做不到,他們什麼都沒做所以我沒有辦法做些什麼,也沒有能站的住腳的論點去說服別人,所以能為了她做到這種程度的你們真的讓我好羨慕」

......是啊,有時候無聲的壓力才是最致命的。

「萊拉......我真的很討厭格魯斯跟派克西斯」

「嘿!」

「閉嘴聽我講完兩頭蠢獅。雖然我們是在那場宴會上認識的,但是如果沒有凜,我們一定走不到這裡,說不定入學前就會吵的要死要活直接斷了聯絡,所以凜是維繫住我們這幾個人的重要扭帶,你們一定也都有這種感覺吧?所以我們都願意為了她而盡一份力,然後呢,跟我們這幾個激進派的不同,凜也需要一個能安撫她的存在在身邊,妳就是那個存在,妳光是待在她身邊就是有意義了,所以不要沮喪」

「謝謝妳,琳絲」

......交到了一群好朋友呢。

「不管怎麼樣!這些事不能讓她知道,她那麼愛瞎操心的人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把錯都怪在自己身上,所以禁止跟她討論這個話題!」

「夠了吧格魯斯,你才是那個最該收斂的,每次都把事情搞的那麼大條,小心總有一天會傳到她耳朵裡!」

「我那是......我氣不過嘛!」

「附議」

「派克西斯!」

「別吵了大夥們,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吧,等一下還要去買紀念品!」

撤回前言,果然這群人還不能算是「好」朋友。

跟在他們身後離開茶館,卡珊德拉還在惦記著沒來活米村的凜,畢竟就算不說這些稀奇古怪的店鋪,這裡的景色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就在她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事情時,一股濃烈的血腥味竄進她的鼻中,然後是周遭傳來的幾道可怕的尖叫聲。

不知起點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本就足夠使人恐懼,加之周圍不斷有人身上憑空出現傷口加重那股血味後既而倒下,這一大群幼小的三年級生哪還能保持冷靜,還在店內的乾脆不出來了,街道上的也在恐慌中不斷湧入最近的店舖內,面前的幾個孩子也在這陣恐慌的氣氛中有些亂了陣腳。

「冷靜!茶館還在不遠處,我們趕快跑回去!」

派克西斯首先發聲,掏出自己的魔杖擋在所有人面前一邊開口叫大家趕緊往回跑。

很明顯,他也無法把握現在的情況,但這個判斷還算不錯。

卡珊德拉也掏出自己的魔杖跟在那群孩子身後,跟這些學生不一樣,她能清楚的看見現在在活米村到處肆虐的是什麼樣的怪物,黑色的毛皮、清晰可見的骨頭、沒有瞳孔的白色眼球、宛如巨大蝙蝠的翅膀,這是一大群失控的騎士墮鬼馬。

店鋪並不是絕對安全。

在目睹了幾間店的櫥窗憑空破裂,身邊的人一個個噴血倒下之後,不只是學生,連那些成年的巫師都忍不住驚慌起來,無形的攻擊防不勝防,儘管有幾個判斷力足夠的巫師已經撐起一個個全全破心護形成的防護罩,但每個人的魔法能力都不相同,能開啟的防護罩也大小不一,根本無法容納這麼多學生進去避難,更別說有人有餘力去救助那些受傷倒下的人。

卡珊德拉並不是神,面對這種情況她也沒辦法救下所有人,她也有私心,比起那些不認識的學生,她更想優先確保自己女兒重要的朋友的安危,於是她忽視了那些痛苦打滾的傷患,一直跟在四個孩子身後,不斷使用無聲咒擊退那些妄圖攻擊的騎士墮鬼馬。

但,就在她的注意力被騎士墮鬼馬吸引住時,跑在最後頭的琳絲停下了。

「琳絲!」

注意到身後有人掉隊,格魯斯立刻回頭想拉著琳絲一起走,後者卻定在原地紋風不動。

「妳在幹嘛!?現在不是鬧脾氣的時候了,趕快走!」

「不是!我的腳動不了!不知道為甚麼動不了!」

琳絲的語氣非常慌亂,她著急的扯著自己的腳卻沒辦法移動半分,格魯斯也發現她不是在開玩笑趕緊湊上去一起幫忙拉。

卡珊德拉看著他們的狀態,馬上想到這可能是什麼魔咒的效果,迅速過了一遍可能的魔咒,她舉起魔杖想给琳絲解咒,卻沒想到這時在她的視線死角處,一隻騎士墮鬼馬從空中向那兩個孩子衝去。

「可以了!」

解咒成功,琳絲差點跌倒又被格魯斯撐住,他們都沒發現身後急速逼近的威脅,卡珊德拉想攻擊,擔心誤傷兩個孩子的想法卻拖慢了她的決定,就在她以為要來不及時,兩個孩子被推走了。

「快跑!」

紅色的血花在雪地上盛開,萊拉在最後那瞬間撲了過去一把推開兩人,自己卻被銳利的尖牙给劃破手臂與後背倒在地上,她看著兩個好友,還不忘叫他們趕緊逃跑。

她看得見騎士墮鬼馬!?

回過神來,卡珊德拉趕緊抬起魔杖準備擊退那隻正欲發動下一次攻擊的騎士墮鬼馬,然而,有人比她快了一步。

猛烈的颶風從她身邊經過,精準的將騎士墮鬼馬给吹飛,倒在地上的萊拉也被派克西斯拉走,卡珊德拉回頭,站在那裡的正是她今天出門尋找的目標,凜。

只見凜全身傷痕累累,沾滿血汙的雙手緊握手中的魔杖,那猛烈的颶風正是從她的杖間迸發而出,她琥珀色的雙眼此刻滿溢著少有的憤怒,幾絲柔軟的黑色長髮貼著她臉上濕漉的傷口,在將那隻騎士墮鬼馬吹飛之後,她將手中的魔杖舉起對準天空,念出那句她練習了一整個假期的咒語。

黑色的烏雲占據了整個天空,雷光閃動,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大雨落下,沖刷掉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同時落下無數閃電,精準的攻擊每一隻肆虐的騎士墮鬼馬,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剛才肆虐的騎士墮鬼馬群都被雷電给擺平,虛弱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但這股雨勢並沒有停止的趨勢,卡珊德拉望著不遠處她的養女,她眼中盛滿憤怒的火焰,看不見一絲理智,手中的魔杖還在繼續釋放魔力,甚至她身邊都纏上了一絲魔力形成的電光叫人無法接近,一旁她的朋友們還想試圖靠近,卻都被那股電光逼的又退後幾步。

雖然情感的波動的確會影響魔咒的強度,但這也太離譜了。

現在的凜很危險。

卡珊德拉沒有猶豫,解除身上的幻身咒朝凜衝了過去,無視那些刺人的閃電將凜抱進懷裡。

「停下來,凜‧沃雷!」

「不准失去理智,妳不是瘋子!给我停下來好好看看現場!」

電流竄過全身的感受非常不舒服,卡珊德拉身上逐漸浮現電流的痕跡,但她沒有放手,沐浴在巨大的痛楚中,她緊緊抱著凜,無意中將一部分凜原本要用在咒語上的魔力都吸收進身體裡,而這個舉動也讓凜因為情緒失控而爆走的魔力逐漸平復,她看著眼前的卡珊德拉,又轉頭看著周圍倒地的學生與大量奄奄一息的騎士墮鬼馬,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

「卡珊德拉......」

無助的開口,凜的手攀上卡珊德拉纖細的後背,越過她的肩頭看見不遠處她的朋友們。

琳絲、格魯斯、派克西斯都沒事,坐在地上,靠在派克西斯懷裡的萊拉面帶微笑,對著她揮揮手,像是在報平安。

「沒事了,妳做的很好,但是......不准再這麼亂來......」

壓在身上的沉重感讓凜愣住了,過了一陣子她才發現卡珊德拉已經沒了反應,慌亂中她一遍遍的叫著卡珊德拉的名字,焦急的淚水從眼中不斷湧出,最後是朋友們一起湊上來一邊安撫凜一邊聯絡教授。

事後,由於某些原因,這起事件被活米村的人記錄下來,凜也因此在活米村擁有一點小名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