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六)

冰凜 | 2022-03-05 06:18:43 | 巴幣 4 | 人氣 74




卡珊德拉氣勢逼人ouo

一個有趣的小細節:
卡珊德拉在認同一個人之後就會用名字來稱呼對方,之前在活米村跟在小伙伴們身後時就是這樣,但只要一生氣,馬上換回用姓氏稱呼σ`∀´)σ

啊對,繃帶是防水的喔ouob

-

「所以,有誰要跟我解釋一下為甚麼你們一群人會在禮拜五出現在學校的密道?」

雙手抱胸,凌厲的目光掃過眼前安分的跪坐在地上,不時看幾眼身邊的人的五個小毛頭,卡珊德拉臉上完全沒有表情,但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她正在生氣,而且氣到彷彿誰先開口就要吃了誰,正因如此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沒有人敢開口。

「都不說話是要我猜嗎?馬里歐斯!」

「是!」

被點到名的格魯斯大聲回應,緊張的樣子要是放在平常肯定會惹來朋友們一陣恥笑,但現在他們可笑不出來。

「誰帶頭的?」

「派克西斯!!」

「什麼!?」

在派克西斯瞪大雙眼,用震驚又無語的表情盯著自己的狀況下,格魯斯毫不猶豫的就把派克西斯给賣了,而且看上去一點都不愧疚。

「哼......諾特!」

「咦,是!」

收回死死盯著格魯斯的視線,聽見自己被點名,派克西斯也像格魯斯一樣正襟危坐,完全不敢怠慢。

「密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啊......哦......我聽、聽別的學生......」

「不准對我說謊」

「呃!是我從我哥哥那裡聽來的,他說學校裡有一座獨眼女巫雕像,只要用魔杖敲擊並念出咒語就會出現秘密通道!」

被那雙充滿威壓的綠色眼眸一盯,派克西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直接把自己的哥哥给賣了,順口的程度跟格魯斯比只能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是嗎。下一個,納特流斯!」

「是」

跟兩個男生的緊張不同,萊拉沉穩的開口,一點緊張的樣子都沒有,甚至能抬頭直視卡珊德拉的眼睛。

「妳的傷還沒好吧?什麼時候赫夫帕夫也開始收莽夫學生了?」

「謝謝關心,但我已經好多了。而且因為受傷人數太多,學校已經發布三年級暫停授課一周的通告,我們只是閒不下來,正好派克西斯說要出來探險我們就一起出來了」

「......希瑪格裡特」

「......是」

萊拉流暢的應對讓卡珊德拉完全挑不出刺,瞇了瞇眼只好轉而看向琳絲,卻沒想到琳絲雖然也跪的好好的,身上卻完全沒有一點反省的樣子,被點名也是不情願的開口,好像自己完全沒有錯的樣子。

「為甚麼不阻止?」

「為甚麼要阻止?」

被反問回來,卡珊德拉眉頭輕皺,還是忍住了。

「要是今天不是我,而是被哪個教授發現,學院可是會被扣分的」

「那又怎麼樣?」

第二次被反問,卡珊德拉的眉頭更緊了,連琳絲身旁的凜都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好像在說「妳不要命了嗎!?」

「連密道通向哪裡都不知道就跟來,史萊哲林就是這樣用葛萊分多的方式在確認未知事物的?」

「格魯斯都下來確認了,哪會有什麼問題?」

好極了,這下不只是凜,連其他幾個人都轉頭看向琳絲,這條小蛇什麼時候有這種頂撞朋友家長的獅子勇氣了!?

然後,卡珊德拉看見了,凜伸手握住琳絲的手想讓她不要再繼續出言挑釁,而琳絲的臉上,卡珊德拉非常確定那個表情的含義,那是炫耀。

是!該!死!的!炫!耀!

居然!敢在她眼前!炫耀自己跟她的女兒的親密互動!

「凜‧沃雷!」

「是......是、是!」

第一次聽見卡珊德拉用這麼激動的語氣叫自己的名字,凜被嚇的下意識就放開琳絲的手,馬上乖乖跪好,還小心翼翼的向卡珊德拉賠笑臉。

一旁的琳絲不樂意了,卡珊德拉倒是心情好了幾分,但還是免不了繃著一張臉,壓低聲音開口。

「妳哪裡錯了?」

「唔......沒有先說明學校停課、沒有乖乖待在寢室,擅自闖入學校的密道......」

一邊說一邊觀察卡珊德拉的臉色,見她臉色完全沒有好轉,凜真的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說,只好又移開視線,試圖蒙混過去。

「......哼,都跟我回去」

「但是......!不、沒事......對不起......」

格魯斯起身想抗議密道探險還沒結束,但在卡珊德拉的眼刀攻勢下他只得將話吞回肚子裡,乖巧的跟著隊伍前進。

來到密道入口,卡珊德拉用幾個咒語就將五人都送回入口處,自己也跟著走了出來。

「都给我回寢室去,妳,跟我來」

強制讓其他人都回寢室之後,卡珊德拉單獨叫住凜,表情說不上好,但也不壞,讓凜完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害怕。

牽著卡珊德拉的手,兩人一路來到六樓的級長盥洗室,站在大門前,當凜還在想為甚麼要來這裡時,卡珊德拉先開口了。

「玫瑰幽香」

拉著凜進門,看見她目瞪口呆的樣子,卡珊德拉藏不住嘴角的笑意,淡淡的說了句:

「問校長要的」

級長盥洗室非常的寬敞,有一個游泳池一樣永遠充滿熱水的浴池,還有會吐出大量泡泡的水龍頭,要不是現在這種情況,凜一定會好好享受這裡的各種設施。

「脫吧」

「咦、等......卡珊德拉!」

雙手遮臉,背過身,凜完全不敢看一邊開口叫自己脫衣服,一邊真的動手脫起自己的衣服的卡珊德拉,她知道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透了。

而卡珊德拉呢,完全沒有停下動作,雖然有些遲疑但還是很快就把自己脫個精光,再圍上寬大的毛巾,順便將一頭金色的長髮盤了起來,做好入浴準備之後才動手從背後拉開凜的領帶。

「啊!做、做、做什麼!」

「洗澡啊」

看著敏捷的閃過自己的手,縮在置物台下一臉驚恐活像正要被怎麼樣的凜,卡珊德拉不慌不忙的開口。

這可是她的真心話,在密道裡待了那麼久,卡珊德拉感覺自己全身都染上了泥土跟血的氣味,正迫不及待的想好好洗個澡。

「我可以回寢室再洗!」

閉上眼緊張得大喊,凜現在真的是羞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實不相瞞,她還沒跟卡珊德拉一起洗過澡啊!小時候有菲菲跟萊比,長大之後都是自己洗啊!

「別拖時間,趕緊脫了,不然我不介意用魔法幫妳脫」

「......為甚麼突然......」

「沒為甚麼」

「啊啊!好啦我脫!我脫就是了!」

見卡珊德拉完全不打算解釋,甚至連魔杖都已經拿在手上準備施咒了,凜知道反抗無用,認命的爬起來轉過身背對卡珊德拉開始脫起衣服。

刻意將上半身留到最後,脫到襯衫時,腹部一圈圈柔軟的綠色繃帶讓凜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乖乖把襯衫脫下,她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卡珊德拉在見到她的背影時忽然暗下的目光。

簡單的清潔過身體後,卡珊德拉跟凜並肩坐在浴池裡。

「......妳跟希瑪格裡特是什麼關係?」

「琳絲?我們是好朋友!」

目光看向遠方,卡珊德拉的語氣有些發酸,但凜完全沒有發現,在一開始的羞澀過後她已經開始習慣這麼個情況了,甚至興奮的给卡珊德拉介紹琳絲的種種優點,讓卡珊德拉聽了更加不是滋味。

「妳現在要談戀愛還太早了,知道嗎?」

「嗯?知道了!」

很明顯,凜完全沒有聽出卡珊德拉的弦外之音,只把這當作一般的提醒,還傻傻的给了回應。

「剛才我沒有說出妳的傷,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吧?」

「......嗯。我會好好休養,不會亂跑了」

是的,卡珊德拉是知道的,關於凜的傷還沒有好全這回事,正因如此,當凜試圖蒙混時她馬上就知道這傢伙八成是不想讓朋友擔心便撒謊說自己的傷都好了,還跟著那群朋友跑去什麼密道探險。

「知道就好」

話題就此打住,兩個人在浴池裡沉默的並肩而坐,氣氛卻不會讓人感到尷尬或不愉快,凜偷偷瞄了幾眼卡珊德拉,或許是因為熱水的緣故,她的臉跟身體都染上一絲胭脂般的粉紅,牛奶般白皙滑嫩的肌膚看的出來有在認真保養,但更多的可能是她自身的天生麗質,凜從成堆的七彩泡泡中抬起自己的手,她很清楚自己不像卡珊德拉那樣完美,但這種時候還是不免感到自卑。

「妳的背,是什麼時候的事?」

是注意到凜的動作了嗎?可能更多的是自己想問吧,卡珊德拉垂下眼簾,低聲詢問。

「小時候,大約六歲?」

寫滿憤恨的藍色眼眸從腦中一閃而過,凜的背上有一道道劃過她整個背部,怵目驚心的疤痕,因為實在太久遠了,甚至沒辦法用魔藥來恢復,她早就把這些疤痕當作理所當然的存在,就連脫衣服時都沒想過要遮。

但,這不代表她能很輕鬆的說出口。

「......」

見凜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卡珊德拉也沒有要逼迫她的意思,只是默默思考。

「我會留在學校幾天」

最後,她說出這個結論。

創作回應

冰凜
再補充一個小細節:卡珊對派克西斯的命令是「不准對我說謊」,但前幾篇卡珊對凜的請求是「不要欺騙我」,這是我很喜歡但應該沒多少人會注意到的小細節
2022-03-05 06:31: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