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

冰凜 | 2022-02-19 05:01:16 | 巴幣 4 | 人氣 121




不知不覺也來到第二十章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值得注意的是主角其實還是被過去所困,她沒辦法對自己的弟弟產生罪惡感,卻會對朋友們有這種感受,她覺得自己這樣很矛盾,所以才想找菲菲詢問
可惜這題拿去問對主人忠心耿耿的家養小精靈本身就是個錯誤,加上對卡珊德拉的敬畏與失去的恐懼讓她也沒辦法從卡珊德拉那邊得到一個答案,估計還會繼續糾結下去

讓我們一起守望主角的成長吧╰(*°▽°*)╯
就算是往壞的方向也是一種成長嘛

-

二年級很快就結束了。

派克西斯在一個禮拜的休養之後很快就恢復了,朋友們都很識相的沒有提起掃帚的話題,表面上大家還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一直玩在一起,但凜卻沒辦法讓自己不去在意。

推下樓梯、同儕間的暗諷、莫名的疏離、火車攻擊、掃帚失控,這才二年級,凜的身邊就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而這些事又沒有任何線索供她追查,連教授們都只能簡單的認定為普通的惡作劇或魔法失控,可見這些事件設計之精巧。

是誰、為了什麼目的這樣針對她跟她身邊的人?

剩下的半個學期凜都在煩惱這些事。

「菲菲,妳跟萊比相處的好嗎?」

帶著全O的成績單回家,簡單的打過招呼之後,凜獨自來到廚房靠著碗櫃,雙手抱膝坐在踩著凳子準備晚餐的菲菲身旁開口詢問。

「菲菲跟萊比是家養小精靈,我們只為了主人而行動,不會對伙伴有任何意見」

往鍋裡倒進切塊的紅蘿蔔,菲菲毫不猶豫的回答反而讓凜更加困惑。

「所以就算萊比出了什麼事妳也不會在意嗎?」

「如果主人命令菲菲不准在意,菲菲就不會在意」

「如果妳是自由的小精靈呢?沒有任何人會干涉妳的思想,而萊比又是陪在妳身邊的伙伴,她出事了妳會在意嗎?」

「對不起,主人,菲菲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菲菲從出生起就是家養小精靈,沒辦法為沒有體會過的事情给出答案」

聽到菲菲的道歉,凜馬上就知道自己的問題讓她感到為難了,或許拿這種問題來問家養小精靈本身就很莫名其妙了吧?她沒有繼續追問,菲菲也查覺到小主人多半有什麼煩心事,但她沒有權力過問便也沒有繼續開口。

鍋裡滾滾的濃湯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伴隨一陣陣切菜備料的聲音與燃燒的瓦斯爐一起迴盪在整個廚房,有些燥熱的空氣意外有效的撫平了凜雜亂的思緒,她雙手抱膝坐在原地,靜靜的待著,索性放空思考。

在美味沉默的晚餐過後,卡珊德拉準確的捕獲了想偷溜進房間的凜。

「卡、卡珊德拉!」

從後面被緊緊揪住衣領,即使不轉頭也能從氣味跟身高分辨出身後的人是誰,凜像隻被揪住後頸的小貓僵硬的站在原地,聲音遠比想像中還要慌亂。

「想去哪裡?」

居高臨下的盯著她的後腦勺,卡珊德拉挑眉詢問。

「回房間......寫信......」

「在假期第一天?」

「......」

心虛的閉上嘴,凜當然不是為了寫信才想躲回房間,她只是想先整理好自己的思緒,至少不要一下就被看出不對勁之後再去面對卡珊德拉,只是沒想到自己還沒躲過就先被捕獲了。

「行了,跟我來」

抓著她衣領的手沒有放開,卡珊德拉帶著凜走上樓梯,一路來到辦公室將她扔進沙發,自己也在她身旁坐下。

「說吧,發生什麼事?」

「......」

雙手抱胸,卡珊德拉氣勢逼人,這反而讓原本就獨自一人在煩惱的凜更加無法開口,只好保持沉默。

「是學校的事?朋友的事?還是......兩者皆是?」

「......」

凜低頭咬著下唇,心裡的糾結彷彿能透過身體傳達出來,沉默正是她的坦承。

卡珊德拉沒有蠢到看不出來她的小糾結,恐怕她有什麼絕對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一直藏在心裡,而且還打算一直藏下去。

這可不行。

「我不會責備妳,什麼都行,跟我說說吧」

「......」

真的嗎?

破碎的畫面閃過,她伸出雙手親暱的向那紅髮的女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女人帶著雀斑的白皙臉孔卻滑過兩行清淚,嘴角帶著憤恨,姣好的面容因激烈的情緒而扭曲,抬起的手奪去了她小小的喜悅,也粉碎了她所有的希冀。

真的,可以說出來嗎?

沒有得到回應,卡珊德拉沒有這樣主動跟別人談心過,她雖然察覺到身邊養女的複雜情緒,卻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麼辦,該安慰嗎?可她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該斥責嗎?那樣無疑只是讓事態更加惡化;保持沉默?那樣事情根本不會解決。

不只是凜在糾結,卡珊德拉也是為她而操碎了心。

「妳現在在想什麼?」

果然,話題沒有進展時還是應該適當的改變話題!

而這個問題也的確讓凜沒有那麼牴觸回答,雖然還是有些遲疑,卻還是在猶豫幾秒後緩緩開口。

「我......害怕視線,害怕變成眾人的焦點......而且沒辦法普通的跟別人對話......對不起,卡珊德拉」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咦?因為......沃雷家的人不該......害怕視線?」

「......呼......」

幾不可察的嘆了口氣,卡珊德拉隱約明白了凜在學校大概沒被同儕多给好臉色看。同時她也發現了這個孩子因為自己的過去還有自己的言行被影響的有多深,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呢?

一開始,卡珊德拉也知道凜是被拋棄的孩子,一定會需要歸屬感,所以她才會時刻對她強調她是沃雷家的人,希望她能擺脫掉過去正視自己的現在,但現在看來那顯然是更加深了她對於自我的不認同,結合她不堪的過去,「不完美就不屬於沃雷家的人」,恐怕她是這麼想的吧?

心理陰影本就不是能輕鬆克服的事,卡珊德拉深知這點,比起對她強調身分,現在更應該選擇其他方案。

「凜」

她輕輕開口,而她緩緩抬頭。

「對,妳是凜」

卡珊德拉看著凜,望進她閃著懼怕,琥珀色的雙眼。

「我是卡珊德拉,而妳是凜,對我而言妳就是凜,不是什麼『沃雷家的養女』,而對妳那些朋友而言妳也就只是凜,不是什麼『有權有勢的沃雷家族繼承人』,告訴我,妳在跟我相處時,害怕我的視線嗎?」

她搖頭。

「那麼,妳跟朋友們相處時會害怕他們的視線嗎?」

她搖頭,這次搖的更用力了。

「如果妳害怕的是陌生人帶有惡意的視線,在害怕之前不如先给自己打氣,告訴自己那些只是忌妒,因為妳太優秀了所以他們很忌妒,只要妳沒有做錯事,那些視線就只是因為他們沒有妳優秀而不是因為妳做錯了什麼,所以妳不需要畏縮。在沃雷之前,妳是凜,沃雷只是一個姓氏而不是妳的所有,妳要時刻保持這個認知」

「妳的朋友們......很不錯,至少他們都有各自優秀的地方,希望他們會隨著時間變的成熟一點」

忍住口中貶低的話,卡珊德拉知道現在不是說別人壞話的時候,幸好,聽見她的話,她眼裡的懼怕也消散了一些。

「卡珊德拉,如果......嗯......如果我不再優秀的話......妳還會對我好嗎?」

「那要看妳的表現。如果妳是因為不願意努力而失敗,我還沒寬宏大量到會對自我放棄的人好,但......如果妳努力了,事情卻還是不如預期......那就別難過了,為下一次機會做準備吧,我不會因為幾次失敗而收回對妳的好,我沒那麼蠢」

看著她豁然開朗的眼神,卡珊德拉也稍微放寬了心,這段話說的還不錯吧?

「卡珊德拉,我可以抱抱妳嗎?」

她絞著手指,看上去有些遲疑的樣子反而讓卡珊德拉笑出了聲。

「怎麼,平時不是抱的挺自然的,怎麼現在還要徵求同意了?」

看她被說中之後不高興的嘟著嘴卻還是親暱的撲進自己懷中,熟悉的薄荷味衝進鼻腔,卡珊德拉滿意的抬起手摸摸她黑色的小腦袋安撫著。

「等等沒事就趕緊去洗澡,我還有工作要處理」

小傢伙去洗澡之後,卡珊德拉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前閱覽文件,心裡卻還是不自覺得有些煩悶。

她在學生時期也曾害怕過其他人的視線,雖然時間不長,但也正因她很清楚那種害怕的感覺,她才覺得煩悶,雖說每個人對害怕事物的恐懼原因各不相同,但相同的點是那些恐懼肯定是來自於過去的經歷,這就讓卡珊德拉好奇起來了,到底凜的過去曾發生過什麼事,是什麼原因導致她對她人的視線有如此強烈的恐懼?

卡珊德拉很在意,在意到手裡的羽毛筆都不小心劃破了下方的文件。

黑色的墨水從筆尖滴落,在羊皮紙上逐漸暈塗開來,染黑了接觸到的每一絲纖維。

睡前,卡珊德拉坐在梳妝台前讓梳子给自己梳頭髮,她已經換上熟悉的白上衣跟黑短褲,一如既往輕鬆的家居服,凜坐在書桌前,開心的撫摸亞德納柔軟的羽毛,看牠舒服的瞇眼鳴叫,一時忍不住又將臉埋進牠漆黑的胸口感受那份柔軟。

「噢!」

然後果不其然被生氣的亞德納啄了一口。

「......明知道會被咬還每次都要這麼做,該說妳是傻還是蠢?」

雙手抱胸,卡珊德拉一臉受不了的表情看著被啄之後認命的繼續用手撫摸貓頭鷹的凜,顯然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可是......真的很舒服嘛,我也想養一隻貓試試把臉埋進毛裡面的感覺,琳絲說那感覺很棒!但是我沒有貓,就想說貓頭鷹也行......」

好啊,希瑪格裡特,原來是妳慫恿的。

卡珊德拉當然不可能把這幾句話說出口,看著小傢伙勉強妥協的無奈表情,她開始考慮起養貓的可能性。

「下次再受傷我可不管」

撂下這一句狠話,卡珊德拉坐上床,這是該睡覺了的意思。

凜當然沒有錯過這個訊息,她在亞德納因為她停手而不滿的眼神中離開書桌,给自己用了清理一新之後才上床,迫不及待的窩進卡珊德拉懷裡。

正如她所說,平時都抱的挺自然的啊。

「晚安,卡珊德拉」

「快睡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