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一)

冰凜 | 2022-02-25 08:12:01 | 巴幣 4 | 人氣 71




這這這,只能說穿什麼衣服很重要呢ouo

啊然後我其實有刻意避免教師群的名字跟戲份,基本可以當作原著跟遊戲的角色都不會在"學校"出場,不過提到名字這種程度應該還是會有的啦

轟轟烈烈的大事件要開始了嗎OUO

-

凜有個壞習慣。

那個壞習慣就是,只要發生什麼壞事,她就會一個人悶在心裡不斷不斷的反覆思考,而且非常容易把自己繞進死路,然後一個人窩在角落心情低落,活像被拋棄的小狗狗。

卡珊德拉非常清楚這一點。

因此,她特地寫了一封信給現任校長,詢問有關凜的在校情況。

看著坐在書桌前,乖巧的預習三年級課程的幼小背影,卡珊德拉沒有說過,但她其實很享受這段平靜的時光。

她拒絕承認自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每次都跟凜一起待在房內。

看著眼前這個讓自己非常省心,不用事事跟在後面操心,自己就能做的很好的孩子,卡珊德拉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有跟這孩子來過一次面對面的談心,平時她們除了較為親暱的肢體接觸外幾乎沒有其他親密的事情,卡珊德拉一點都不了解凜在想什麼。

「妳在讀什麼?」

意識到時,她已經問出口。

而凜,肉眼可見的抖了一下後緩緩回頭,臉上寫著困惑。畢竟這是卡珊德拉第一次問這個問題,平時不都是依她指定的範圍來讀的嗎?

「那個......符咒學第256章,繳械咒的實際應用範圍,是複習範圍」

三年級,三年級。

卡珊德拉仔細的回想了自己的三年級課程,不出意外的話三年級因為多了選修課程,為了讓學生們有緩衝時間,三年級的許多必修課程都排有大量的複習段落,而那顯然難不倒凜。

「別念了,跟我去花園」

話音落下,卡珊德拉便自顧自的下床,自顧自的走出房間,聽著身後急促的腳步聲一路來到正處盛夏,花團錦簇的沃雷花園。

「卡珊德拉想出來賞花嗎?」

凜蹲在花團邊,細細撫摸其中一朵正盛放的金黃色的花,還不忘用眼神偷偷觀察卡珊德拉的反應。

「下次吧。現在告訴我,妳有喜歡的咒語嗎?」

「咒語......」

這個問題一出口,凜的大腦瞬間就停止運轉,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的確,凜在符咒學這一塊還沒有被難倒過,上課時學到的咒語都能很快融會貫通,她也不否認她通過課餘時間多掌握了許多課本外的咒語,但,喜歡嗎?

熟悉的咒語倒是有,但凜真的想不出有什麼咒語是她喜歡的。

而沒有喜歡的不代表能不回答卡珊德拉的問題啊!正當凜想著乾脆從課本的範圍內挑一個比較強的咒語說出來時,卡珊德拉反而先開口了。

「不要欺騙我」

望向她清澈翠綠的眼眸,凜空白的大腦中出現的第一個咒語從口中溜出。

「颶風咒」

「颶風咒?」

卡珊德拉挑眉。

「颶風咒」

凜肯定的點點頭。

勾起嘴角,卡珊德拉掏出自己的魔杖。

「今天我教妳一個更華麗的咒語吧,這可是我最擅長的」

雖然不是同樣的咒語,但她喜歡的跟自己喜歡的一樣是氣象相關可真讓人高興。

朱唇微啟,卡珊德拉手中指向天空的魔杖發射出一道光束,原本晴朗無雲的天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以光束為中心迅速被灰暗的烏雲所覆蓋,刺眼的太陽消失了,無垠的藍天也消失了,無邊無際的黑色烏雲遮住整片天空,不時閃過的雷光顯示出其中的暗潮洶湧。

「哇......」

說不清是興奮還是崇拜還是兩者都有,完全被震懾住的凜呆呆望著天空,頓時覺得颶風咒算什麼!氣象咒才是王道!

見到凜的反應,卡珊德拉別說有多滿意,這可是她進霍格華茲就讀之前就精通的咒語,只不過經過這幾年的歷練變的更加純熟,範圍也變得更加寬廣,跟當年的自己不可同日而語。

空氣逐漸變的濕潤,潮濕的氣味瀰漫在鼻間,與落到臉上的水滴一起出現的是一場炎炎夏日的傾盆大雨!

「這是能改變天氣的咒語,即使是在魔法部也找不到威力比我強的巫師,妳這個暑假的作業就是試著掌握這個咒語,做得到嗎?」

「做的到!」

在滂沱的雨勢中,絲毫不在意淋濕的卡珊德拉雙手抱胸下達了課題,她微捲的金色秀髮濕漉漉的披在肩上,白色的上衣也緊貼著皮膚,勾勒出屬於女性的姣好曲線,臉上掛著期許與得意交織而成的笑容,明明身在雨中卻一點都不顯的狼狽,整體看上去反而還有一絲勾人。

而凜卻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些,在氣象咒帶來的震撼之中她不服輸的心態被狠狠挑起,聽到課題的當下馬上氣勢洶洶的回答,甚至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的魔杖就想施咒,然後立刻被卡珊德拉给制止。

「妳是想重溫一次重感冒躺在床上無法行動的痛苦?乖乖進屋去」

「可是現在是夏天!」

「那看來妳是不想出門玩了?」

「這是威脅!」

「不進去就禁止抱抱」

「唔!」

一如往常被吃的死死的凜氣鼓鼓的收起魔杖進屋了,卡珊德拉自然也跟在她身後,雖然剛剛才略帶強硬的叫凜進屋,但她還是拿來毛巾溫柔的替她擦拭頭髮,順便叫家養小精靈去浴室放水。

「如果只是改變天氣,我的氣象咒大概可以維持一個小時,之後妳就每天練習一個小時,試著把我的烏雲驅散懂嗎?」

「嗯!」

看著卡珊德拉一臉嚴肅的表情,凜自然也沒有打哈哈的膽量,認真的點點頭。

直到這時她才注意到卡珊德拉緊貼身體的濕衣服下透出的綠色內衣,並毫不意外的紅了臉。

而卡珊德拉呢?

她發現凜的臉紅了之後還擔心她是不是真的著涼了,下一秒立刻想到自己身上還穿著白色薄上衣呢!低頭一看,輕薄的上衣果然擋不住傾盆大雨的威力,自己的貼身衣物早就透出來了,還正對著眼前這個孩子。

用手中的毛巾蓋住凜的臉,卡珊德拉退了幾步,雙手抱胸。

「去洗澡」

「咦?」

還沒反應過來的凜下意識就想把臉上的毛巾拿掉問個清楚,卻被卡珊德拉一手拉緊了拿不掉。

喚來家養小精靈,卡珊德拉直到這時才顯露出一絲狼狽。

「帶她去洗澡,在進到浴室之前都不准把毛巾拿下來!」

「是,主人!」

目送一大一小的身影離開,卡珊德拉帶著濕透的身體轉身走上樓,來到辦公室後踏進一旁附設的淋浴間。

「哈......該死......」

沐浴在微涼的水流之下,卡珊德拉臉上是有別於浴室清涼的一抹潮紅。


兩天後,校方的回信寄來了。

坐在辦公室看著站在雨中被施了保溫咒的凜不斷對著天空施咒的模樣,卡珊德拉拆開信封開始閱讀。

信裡所寫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有關凜是多麼優秀的學生之類的奉承話語,看都看膩了的卡珊德拉想都沒想就跳過那些片段,奈何這新任校長的廢話實在太多,一直到信件的最後她才總算看到她想要的情報。

「哼......這下有趣了......」

幾個彼此看似毫無關連卻都跟凜有關的事件被記錄在信紙上,末尾還寫了幾項學校的注意事項與凜在不同學院的在校風評,卡珊德拉看著那寥寥幾行,跟前面的奉承話篇幅完全不能相比的重要情報,數個假設已經在她腦內成形。

「三年級要去活米村......」

一邊在心裡吐槽新任校長不如自己那時代的麥校長好,肯定過不了幾年就要被換掉,一邊在心裡默默計畫,卡珊德拉看著窗外那個努力的身影,嘴角勾起一絲不明顯的弧度。

這時還在努力練習氣象咒的凜不知道,有關她學校生涯影響最大的事件馬上就要開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