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肆拾壹、六十乘二十公分的地獄

月雨海魅 | 2022-01-05 21:16:15 | 巴幣 24 | 人氣 71


肆拾壹、六十乘二十公分的地獄
 
  那是我小學一年級時,從阿姨那裡聽來的故事,關於小舅失蹤的故事。
 
  那時候,父親還因為工作關係,與母親住在故鄉祖厝,一座位於南部緊鄰稻田與葡萄園的四合院。
  記得每次逢年過節,寬闊的院子總會停滿左鄰右舍的親友車輛,不然就是住在市區的大舅與阿姨,會趁著這時候邀請所有人一起體驗戶外烤肉活動。
  但最令我印象的深刻的戶外活動還是,某一年元宵夜,我與兩個表弟提著自己做的紙燈籠,到入夜的稻田小路中試膽。
  而那幾年經常出現的親戚也包含住在中部的小舅在內。
 
  因為小舅住在外縣市且很少回祖厝的關係,我和兩個表弟對他並沒有太深刻的記憶,畢竟那時候我們都還沒上小學,似乎對於玩樂之外的事也沒有那麼在意。
  直到我決定上南部的小學,父親帶著我們搬離四合院的兩個月後,才因為那則故事讓我對小舅子的記憶從此鮮明了起來。
 
  我們聽來到家裡作客的阿姨帶來的訊息指出,一個月前,小舅的車被人發現於中部一處郊區大排水溝旁,被火焚燒到只剩下骨架,但卻沒有找到小舅的人。
  不過不是沒有在車裡找到他,而是連同租屋處也不見人影,就這樣莫名的人間蒸發了。
 
  直到這時候所有人才知道,原來小舅已經失業將近半年了。
  之後根據小舅友人提供的資訊與警方調查下,更發現小舅三年期間持續因簽賭欠下高額賭債,幾乎已經是到連利息都還不出的地步,所以警方也就此將調查方向從原本的自殺,轉向想要藉由詐死,領取生前投保的高額保險金這樣的可能性。
  只是隨著調查,也陸續衍生出諸多疑竇。
  首先是,當年雖然路口監視器尚未普及,但在小舅車輛起火當下,附近是有目擊者的;然而,若是為了詐死,理應也該看到脫身而出的小舅才對,結果目擊者卻皆稱沒有看到類似的離車人影。
  另外,小舅子雖然已經三十五歲,但依舊是單身,警方更進一步調查也沒發現有投保高額保險的紀錄;也就是說,無論是詐死還是被錢莊的人設局殺害,詐領保險金的可能性都是不成立的。
  隨著事件越發詭譎,「車上沒有人」這件事就此成了繪聲繪影的靈異傳說,搞得最後外公還找來了法師,想要弄清楚小舅究竟是生是死。
  只是結果卻是讓眾人再次感到意外。
 
  「它的魂早就回去了,並沒有成為孤魂野鬼。」
 
  阿姨稱,那天舉辦法會的法師,臉色凝重的如此說道,看得出在知曉這既定事實之下,仍令他感到納悶;最後法師更指出這件事情已經透過他安置妥當,請家屬不要再過問,一切自會安好。
  殊不知,這樣的說法才反而更讓人懷疑。
  「之後法師還有交代不要讓小孩和女人隨便進入阿龐過去曾睡過的那間在祖厝的他的房間,能夠永遠鎖上更好,為了我們吳家所有人好,法師是這麼建議做的。」阿龐是小舅的綽號,阿姨一邊回憶道,但下一秒卻又面露愁容。
  「說是這麼說,但是有一次我還是為了要整理阿龐的遺物打開鎖。」
  對於阿姨帶來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一旁與我聽著這件事的父親與母親皆不約而同地倒抽一口氣。
  「所以……沒有發生什麼事吧?」
  只見阿姨在聽到母親的關切後,眼簾垂下,沉吟了將近一分鐘後才又開口。
  「應該……算是沒事吧?至少我現在還能在這裡告訴你們這件事。」
  「但要是沒事,妳為什麼還會刻意提到自己進去阿龐的房間呢?」
  敏銳的父親似乎察覺阿姨此舉的怪異,不願放棄的繼續追問,而阿姨這次則是又沉默了幾分鐘後才娓娓道來。
  「那天因為要清空房間的東西,所以我找來了椅子墊腳,想要將櫥櫃上方的東西都拿下來,沒想到……」
 
  阿姨說,在那一瞬間,她看到了臉色灰白的小舅就在櫥櫃上層的狹小空間中。只見它不但全身顫抖,還露出害怕神色看著她。
 
  這樣的畫面敘述,讓我們一家三口驚呼出聲,而顯然心有餘悸的阿姨則繼續提到──
  「但就在我嚇得摔下椅子,再次爬起來查看時,阿龐已經不見了,令我不禁想是不是自己看錯了。比如心理壓力產生的幻覺。」
  「的確有這種可能。」父親稍稍冷靜下來,跟著附和。
  而一旁的母親則是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接著,阿姨再度神情沉重的開口。
  這次,她似乎是想試著推翻自己所見是由壓力心生的悖論,一手緊抓著膝蓋,審慎道出接下來更不可思議的體驗。
  「我知道櫥櫃上方那種小到連小孩都躲不進去的空間,不可能塞下一個成人的,所以那估計是它的靈魂吧?只是,一眨眼就消失的景象,又讓我不得不認為是自己看錯了,但接下來那莫名真實的感覺,倒是我不願意去否定的。
  就是當我再次爬上去看的時候,能感覺到一股挾帶熱流吹出的熱風,以及隨之而來尖銳呼嘯;而那漆黑的小空間深處,更像是什麼人在看著我一樣。」
 
  ──只是我這次能確定那不是阿龐,而是其他人……不對!是一群人正在盯著我看!因為阿龐是不會發出那顯然是由許多聲音混雜在一起的哀嚎的。
 
 
 
 
  至今小舅的房間仍被牢牢上鎖著,即使是外公與外婆先後仙逝後的現在。
  據我所知,每次即使有人回去打掃祖厝,也不敢靠近那個房間。
  至於阿姨那時候所看到、聽到跟感覺到的,到底又是什麼呢?長大成人後的我不禁聯想到,只有地獄的風景才是那樣的吧?
  只有地獄才會充斥著無數遭受業火焚燒的亡靈哀號。
  那僅有六十乘二十公分的狹小空間,會是通往地獄的其中一個入口嗎?
  所以小舅是被困在那裡嗎?這個問題,即使是日後追問法師,他也不願意給吳家人們一個明確的解答。

創作回應

西嘎歪斯斯
難不成小舅被分屍塞到櫥櫃上方,然後那個小空間還塞了更早之前的無數屍體!
2022-01-09 19:25:43
月雨海魅
我就是喜歡西大這充滿犯罪氣息的想像力XD 害我又有靈感了[e2]
2022-01-10 17:27: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