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42.與賢者邂逅

月雨海魅 | 2021-11-02 16:15:19 | 巴幣 4 | 人氣 201


42.與賢者邂逅
 
  深紅與漆黑於被戰火照亮的殘破城市夜空中碰撞,在新生之王越過對手轉瞬即逝又出現剎那,戰狂被黑色球體吞噬,徒留王優雅踩踏流動在夜空中的燥熱風流上。
  敏爾雷遜沒有轉身確認對手狀況,她認為沒有那種必要。她甚至認為即使是以未蛻變前的狀態對上卡吉弗.沃爾也未必沒有勝算,只是為求謹慎,她仍對其施展那受「伊甸觀測者」賦予的新能力,又可稱其為「赫卡忒之鑰」,干涉宇宙法則的資格。
  黑色球體仍漂浮於敏爾雷遜身後。如她所料,即使是冕位者也無法脫離她為該能力所命名的「魔王聖堂」的術式。
  那顆黑球看起來與她之前所施展的「能力」外觀上看來沒有什麼差異,但不同於敏爾雷遜獨有將一切吞噬的封閉型黑洞,「魔王聖堂」屬於開放型黑洞,並且--
 
  是「將受施術者作為奇點」的「逆向黑洞」。
 
  意即,無數的概念、資訊、知識、意識、時間軸片段等無限的森羅萬象,將全數流入受施術者體內。也可視其是將受施術者的精神與靈魂作為白濁宇宙的空間替代物,反向透過敏爾雷遜的引流,毫無保留的作為上述事象流向的最終受體。
  但「魔王聖堂」卻又與白濁宇宙有本質上的不同。
  因為受施術者是以單一「容器」的概念被流入無限事象,而非物質宇宙的精神體進入白濁宇宙後,被吞噬掉個體概念,成為其中一部份。
  所以--
  「中了『魔王聖堂』的人,是不可能有救的。除非他具備能夠支配跟控制所有『熵』的能力。否則在僅有『熵增』的環境下,物質宇宙中的生物只有迎來毀滅或是崩潰一途。」
  --這就是伊甸觀測者會賦予他所認同之人的能力嗎?或許也不該稱之為能力。「術式」是比較貼近魔法師咒文觸發出的效果,因此才稱之為「資格」。
  「是啊。話說別在我的腦袋裡擅自發問又擅自理解好嗎?恩利.雷哲。」
  --伊甸觀測者賦予每位資格者的「資格」應該有所不同。我想這應該也和宇宙法則有關。重複存在的資訊不是會被覆蓋、取代,就是排除。他們正是為了觀測實驗結果,所以賦予我們這些實驗體干涉的資格。然而,為了得出各種排列組合公式,不管是計算後的結果還是意外的奇蹟,他們都必須給出不同的「資格」,這同時是為了建構「新宇宙」的必要性。
  「吵死了!所以你又擅自理解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新宇宙』?不要在這種時候充當我的腦細胞進行推測好嗎?好吧,要說我對你所提的『新宇宙』沒有興趣也不是說沒有,你就簡短說明吧!」
  雖然敏爾雷遜對自己腦中的恩利感到煩躁,但對方所提出的新名詞確實引起她的興趣。也與此同時,身後的黑球迅速坍縮,大小已從原本半個足球場大小,變成一個人形,而該人形正是卡吉弗.沃爾的身體輪廓。
  「真難想像那位七棄子體驗了什麼。」敏爾雷遜用眼角看了黑色人形一眼後,喃喃自語道。
  --正如你在與觀測者接觸時提到的『毀滅論』。推測他們打算藉由實驗得出能夠拯救或是重建他們世界的實驗數據,所以才將『資格』交給我們。就如同植入某些突變因子一樣。
  「簡單來講,我們必須各司其職的完成他們賦予的使命。而所謂的各司及職也正是我們這些資格者會有不同的負責項目?喂!回答啊!你點頭我也看不到你的表情啦!」
  似乎是說對了,這次恩利沒有再回應。
  最終,卡吉弗.沃爾化成最後一抹火紅色殘光消逝於夜空中。以冕位者身份來看,可說是極其淒涼的下場;只不過,敏爾雷遜似乎還是鬆懈了太早。
  「唔!」
  突然,她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包夾住她的身體,但壓力源頭卻是不可見。隨即又迎來數道挾帶寒氣的切割觸感,在接觸到身體瞬間使她湧生被切碎的預感,迫不得已只得趕緊以瞬間移動避開。
  然而,轉移後的她卻發現壓迫感卻仍然存在。新生之王豈有繼續被壓制的道理?敏爾雷遜這次將身體變化成黑色液狀物質,反過來準備吞噬無形之物。
  可是卻也因為這個舉動,令她首次初嘗到無力感。
  「這是……什麼情況?」
  原本她以為透過反吞噬就能摸清這無形之物的底細,然而,她卻發現不斷擴大的包裹面積始終探不到無形之物的邊際,反而她那驚人的吞噬能力已化成快要將拉圖曼雅整座城市給壟罩住的巨無霸遮罩。
  --先離開這個地方。
  「還用……得著……你說嗎?」
  感到又驚又恐的敏爾雷遜決定故技重施脫離窘境,這期間也早在強烈擠壓感下,搞得她快要把五臟六腑給脫口而出了。就在這時候,與她共用一具身體的恩利竟又不合時宜的理解了某些事物。
  --這應該就是卡吉弗的感覺吧?
  「吵死了!」
  怒吼過後,敏爾雷遜聽見一陣琴弦被撥動的低頻,也在這道低鳴出現後,壓迫感轉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她震撼不已的畫面。
 
  原來包圍她的並非什麼無形之物,而是「空氣」本身。
  四面八方的空氣被躲在某處的施術者化成了「無形囚牢」,將敏爾雷遜關入其中,才會使她感受到劇烈壓迫。以至於無論她怎麼改變所在位置都無法脫離。
  那是將「生成空間」的能力。
  不過更令人訝異的是,竟然有人替她破除了這個棘手能力,也就是以琴弦奏出弦音之人。
  「哦?」
  解除危機後,一道蒼老的男性嗓音傳至敏爾雷遜耳邊,但不待她反應過來便被對方以手臂摟住腰部,眨眼場景已換到一棟傾斜大樓中。
 
  傾斜大樓裡頭毫無光源,僅靠外頭火光使人保有視覺。敏爾雷遜被帶到一個牆壁破損的隔間,透過牆洞可看到外部空間中的桌椅、梁柱及天花板毀壞坍塌的一片狼藉。
  敏爾雷遜自然沒有放過仍存在身旁的氣息。起身後立刻舉起手,朝向那位將她強制帶至此處的人物。
  「別這麼激動,小姑娘,我可是救了妳一命不是嗎?雖然我算是憑自己所見,判斷妳應該不會是我們的敵人。」
  眼睛很快就適應了黑暗,敏爾雷遜也透過微弱的光源看出了這個人的特徵。
  那是一位需彎下腰來頭頂才不至於碰撞到天花板的高大男性。他身穿沾染髒汙與鮮血的白袍,一頭灰髮披肩。
  只見此人面露吃驚且以詭異姿態彎下腰來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這樣的畫面如同童話故事中誤入森林矮人小屋中的人類的反應。
  「趕快報上名來!不然你就知道自己是否救錯人了。」
  敏爾雷遜的口氣依舊帶有初生魔王的高傲,不過她腦中卻又同時很快地蒐集資訊片段,幾秒後她睜大眼睛,率先自行找出了解答。
  「等等!難道……你是煉金術師那邊的人?」敏爾雷遜驚呼,隨即皺眉道:「你是錫瓦羅隱修會的首領,加爾墨羅吧?」
  「喔喔喔!沒想到我會這麼有名啊?哈哈哈──」對方露出宛如慈祥老人般的笑容。
  「這有什麼好笑的。還不是透過那個暴露戰鬥狂,什麼七棄子,並以現在這種雙方全面開戰的局面做出的判斷。要是現在你這個首領不出面,就真的就不配當個領導者了。」
  即使敏爾雷遜仍嘴上不饒人,但內心多少還是對眼前這名老人存有敬畏。
 
  她很清楚獲得新力量與身份的自己的強大,但她更清楚所謂真正的強者就屬眼前這類人物。
  他們不會輕易展現自己的力量,也不會刻意營造令對手退卻的壓力。
  那股經由千錘百鍊,扎實又飽滿的強大,自然就使他們散發出與眾不同的氣場。
  這個人正是如此。
 
  所以敏爾雷遜的手沒有放下。
  在搞清楚當下環境、條件、立場,確定自己有取勝與保身的餘裕之前,他不能放下警戒。
  於體內旁觀一切的恩利.雷哲,傳至她身上的思緒也是這麼認同的。
  方才正是擊敗卡吉弗後的瞬間鬆懈,才讓躲在暗處的敵人找到機會攻擊,而且該人還非泛泛之輩。
  這同時說明了一件事,此刻拉圖曼雅內,還存在著比冕位者要高階的魔法師跟能力者,那麼加爾墨羅,甚至是三賢者也在這裡也更理所當然了。
  「妳是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吧?」
  加爾墨羅的再次開口使敏爾雷遜斷開思緒,注意力重回對方身上。同時,對自己的名字被道出略感訝異。
  「我知道自己很有名沒錯,所以被加爾墨羅大人您知道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是啊。」加爾墨羅可能是感覺一直彎著腰身體很不舒服,所幸坐下身來。過程中收起笑容,然後帶出衝擊感十足的話語。
  「我可是透過白濁宇宙看過妳了喔,敏爾雷遜小姑娘。之所以能夠進入其中,也是多虧了前同伴的力量。那也算是我在回歸隱修會以前的最大收穫吧?而我的前身份正是──」
 
  ──第三賢者,加爾墨羅。
 
  「第三賢者,那不就意味著之前你是三賢者那邊的人嗎?」
  雖然敏爾雷遜對這個事實再一次感到詫異,但卻也因此解除了警戒,將向著對方的手放了下來。
  因為從卡吉弗的說法與現況來看,三賢者是她與這老頭的共同敵人,不過,這也產生了新的疑問。
  「是啊、是啊,我算是叛逃出來的呢。」老人再次嶄露微笑。
  「那我可以理解七棄子的說法了,你和你的人被追殺也是理所當然的。可是,三賢者總該有人遞補吧?還是說,三賢者其實早就名存實亡了?」
  「不,拉古尼依舊是三賢者之首,現在他身旁也有重新被選出的同伴。其中一人曾被梅林打敗,而且是透過白濁宇宙空間,從中擊潰對方的精神體。過去他在亞特蘭提斯的名字是菲格茲.凱斯,在成為三賢者後又自稱為諾菲托爾薩.凱斯,因為那象徵著他取代前三賢者諾菲托爾薩。諷刺的是,當初我還是從菲格茲那裡得到第一顆賢者之石的呢!結果他卻利用我的『人工製造出能力者』的研究成果,應用在七大冕位者身上,所以這也算是我想脫離三賢者──」
  這位與陌生人初見面的強大老人,竟然就這樣開始自顧自的講起過往,不過敏爾雷遜卻也從中得知了加爾墨羅與三賢者之間的關係,以及此刻面對的核心敵人究竟是誰。
  當然,敏爾雷遜也知道他們不能繼續耽擱時間,所以以另一個疑問打斷對方。
  「那第三位賢者是誰呢?會是──」
  ──我所認識的人嗎?
  這是恩利.雷哲的疑問,也是他在與爺爺的幻象戰鬥後的那天起一直藏在心中的不安,此刻終於能藉此機會找出答案,只是是透過敏爾雷遜之口。
  只見加爾墨羅聞言後面露納悶,歪著頭打量著敏爾雷遜。新生魔王則於心中暗罵恩利沒有考慮到她的身份就一時興起問出這個問題。
  隨即一陣天搖地動襲來,加爾墨羅也在這時給出了答案。
 
  大樓應聲倒塌,不對,是一眨眼就被擠壓成碎片。
  而在支離破碎噴飛的大樓殘骸之間,敏爾雷遜踩踏作為施力點的破裂磚牆重回空中,加爾墨羅卻不見了蹤影。
  此刻,拉圖曼雅原本看似平息的戰火再度四起,底下是怪物與人類的激烈戰鬥,爆炸、哀號、火光、雷電、冰晶,以及金屬碰撞聲響不絕於耳。
  敏爾雷遜猶如神明般看了一眼下方狀況,此次她不再猶豫地將雙手交握胸前,這也是她認為是時候完成自身使命了。
  恩利.雷哲期間沒有再說任何話,也沒有發出催促,這倒是讓敏爾雷遜感到耳根子清靜,但她卻也知道這時候的恩利有著什麼樣的心情。
  不過,在戰場上,兒女情長勢必得先擱置。她已兩次被意外之人中斷「命運節點」的使命執行,這一次加爾墨羅也不見了,那也該是時候了吧?
 
  「『完美補正』!」
 
  敏爾雷遜在拉圖曼雅高空張開雙臂,瞬間,她的全身湧現紅黑交錯的咒文,很快化成漆黑圓球。緊接著,這顆圓球輻射狀長出大角鹿首,鹿首大規模的從四面八方將城市包圍起來,沒多久,「補正」範圍的結界建構而成。
  這是敏爾雷遜當初吞噬自己故鄉的能力,現在她要將其運用到這座殘破大城上。為了完成命運節點觸發之人的使命。
  原本被戰火照亮的虛構白晝,不到一分鐘回歸夜晚的懷抱;只不過,那是被吞噬到「敏爾雷遜奇點」的序曲帷幕。
  揭幕後,城中無論是怪物還是煉金術師們根本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被無法脫離的重力場帶上空中。這一幕壯烈且浩大,從地球外部可以看到一顆漂浮在中央大陸上的小型黑洞正進行鯨吞蠶食一切的畫面。
  「接下來,就等那個出現了吧?恩利.雷哲,你出場的機會來了。」
  黑洞在把拉圖曼雅吃乾抹淨之後,突然這顆暗星表面快速分裂出無數個六面甲體,轉瞬之間,漆黑表面全數由黑翻面成白,變成了一顆白色球體。
  然後在白球轉換完成之時,一隻手突然從敏爾雷遜的背部穿出,挾帶著大量血液。
  「來了!」
  敏爾雷遜口吐鮮血,卻露出了笑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