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 45.雷地獄與最後時刻

月雨海魅 | 2021-12-07 22:22:40 | 巴幣 4 | 人氣 190


45.雷地獄與最後時刻
 
  三賢者之首,拉斯特.拉古尼,從不久前其穿出敏爾雷遜背部的上半身與首級所化成的黃金粉末與赤紅奈落交會的上方,無數紅雷落下之處的暗紅渦流中,化身成詭異姿態出現於戴伯爾等人面前。
  此時的他已不再是形體巨大,外表兇猛的白色之獅,而是由黑濁流體構成身體,外觀被流動的血霧以及有生命般的蠕動外骨骼甲冑所覆蓋。其無論是手肘、腿側、肩膀、頭部皆有突出的尖角,面貌更似被火灼燒的深紅與黑紋交錯、沒有外皮,失去血肉且長出尖牙的可怕惡魔。他閃耀著金色光暈的三對細長六目,正緊盯著被稱為梅林奴僕的火龍男。
  「原來會變成這樣啊……這倒是我沒有料想到的。不過,畢竟也是第一次嘗試的關係,無視會被反吞噬的風險。」
  不知道是體內能量湧現還是高溫的關係,拉斯特一邊喃喃自語同時,嘴巴還會吐出紅色霧氣。
  只見這名莫名其妙自時間軸之環上方出現,且一改不久前姿態的可怕存在,在對戴伯爾道出如老友相遇的招呼語後,隨即低下頭來端詳雙臂與身體,似乎對自己的轉變感到訝異。不過眾人也注意到這名賢者出現的樣子與前不久相同,下半身依然隱沒在黑色奈落之下。
  不過,戴伯爾與特朗伯特似乎對此不感到意外,畢竟這確實也是幾分鐘前他們見到異象時,隱約預料到的結果。
 
  毫無疑問,拉斯特.拉古尼,已經與時間軸之環「融合」了。
 
  可是……真的會有這種事嗎?假如他們對於黃金粉末流入時間軸之環這種現象的理解正確,那麼確實只有可能產生這種結果,但無論如何,他們卻也排斥接受這個想法。因為──
  既定的命運走向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
 
  意即,代表著命運走向影響關鍵的地球產物,時空穿越的入口「時間軸之環」,是不可能和這顆星球,甚至是宇宙的有機生命體融合的!
  因為那絕對是顛覆自然法則、宇宙法則的荒唐事。
  生命體假如能夠與時空穿越的入口融合,那不就意味著「其從此便能隨心所欲地操弄歷史」嗎?即使那並不會影響既定命運時間線的各種可能,但是卻能藉此「精準」觸發「代表所有可能」的全部命運節點;如此一來,就等同掌握了不必透過冒著危險進入白濁宇宙的方式,就能窺探到裡頭的所有資訊了。
 
  這絕對是一切法則中的禁忌,然而眼前這頭「怪物」竟然做到了?
  不對!並還未確定兩人所推想的就是正確。
  只不過,絕望總是來得突然到令人不得不選擇接受。
  「我想你們應該在思考是怎麼回事吧?」拉斯特在檢視自身狀態後,才想起來似的重新將目光落到眼前一眾人馬上,無疑,最惹他注目的莫過於就是戴伯爾。
  「還有,你們也很好奇在我頭上這位全身泛金光的小姑娘怎麼會在這裡,對吧?戴伯爾,她不就是你們組織最重要,卻也最派不上用場的成員嗎?不,是你們沒有發現她的價值,並不知道她是關鍵的第三位『歷史變革者』。」
  拉斯特的話令戴伯爾的情緒逐漸從不安轉為憤怒,身體亦慢慢變化成龍人形態。他咬牙切齒用著那雙有著細長瞳孔的龍眼瞪視著奈落之上的惡魔,然而,卻也沒辦法提出反駁,因為對方所說的確實也是事實,這也是身為光明會珈索迪爾眾國大陸分部總長的他,第二次感到挫折。
  第一次則是在補充要員作戰開始前,恩利要將少女留在身旁保護的時候。
  因為對方早在發現該名少女可以運用能力解除洛克瓦要塞,琴薩家族聖物的封印時,就察覺其重要性。即使無法在實戰中發揮作用,但無疑絕對會影響整個物種戰爭的局面,正也是為何白天在與冕位者愛波錫亞.絲蒂戰鬥,少女被諾菲托爾薩擄走後,恩利會如此憤恨的原因。
 
  柏菲娜.康喬斯,珈索迪爾眾國大陸光明會分部的成員,戴伯爾的屬下,超能力覺醒者;能力是「時間回溯」,據本人所稱最多可以回溯到二十四小時以前,能力發動的條件則必須觸碰到對象或者該物品,因此被恩利認為將是左右戰局的關鍵人物,也基於此,受到三賢者們的關注,進而用計將其擄走。
  如今她確實也如恩利及拉斯特所認為的相同,出現在這關鍵時刻。遺憾的卻是在敵方頭目手上。
 
  「不用懷疑,她現在已經徹底發揮出那自己被認為無用的能力了,畢竟,不久前她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了。」
  戴伯爾聞言果然無法再按耐住自身情緒,在一旁特朗伯特來不及阻止之下化成炙炎飛出,以人龍型態展開翅膀,朝拉斯特揮下那變成數倍大的銳利龍爪,豈料,卻直接被奈落之上的紅雷給擊飛。
  戴伯爾因此不得不飛離時間軸之環的中心,來到更上方位置。只是,原本以為他是想要改以遠距離攻勢,沒想到其實另有用意。
  「他選擇先救下那名少女嗎?」一旁觀望的納馬看到戴伯爾飛向金光少女後發出驚呼。
  卻沒想到,火龍男在準備接觸到柏菲娜瞬間,卻見對方周遭的金光中躍出一頭全身有著黃金鬃毛,長著紅色人臉、展開鷹翅的巨獅,這當然沒辦法擋下瞬間變化成火龍的戴柏爾吐出的炙熱龍息,火焰轉眼就將巨獅燒成灰燼。
  不過,當他繼續前進時,一把由金色閃電具現化而成的長槍,竟突然射出,戴伯爾根本沒有閃躲的機會,長槍就這樣貫穿……前來護主的光明會參謀部長,吉連!
  「唔……戴伯爾大人!」
  即使是穿戴上藉由自身能力召喚出的空戰火炮與戰機組成的機甲,仍無法防下雷槍的刺擊,坐鎮其中的吉連就這樣身體被整個貫穿,口吐大量鮮血,只是,他沒有因此倒下,趁著能力尚未消逝前,向柏菲娜還有拉斯特發出猛烈的砲彈轟炸。
  被幸運救下的戴伯爾一時間感到茫然,但也隨即振作,再次朝柏菲娜飛去,不過這一次他卻聽到底下有人發出呼喊。
  「戴伯爾大人,切勿躁進!先回來觀察情勢。」
  那是特朗伯特的呼喊,下一秒他也很快就明白為何對方會提出這個建議,因為這時他才看到,包覆著柏菲娜的金光已轉化成無數條劇烈扭動的電鞭,正全方位席捲而來,且同時利用橫向雷擊掃掉吉連的炮火。失去意識能力解除的吉連也在此時昏迷落下,被拉格耳給接住,所有人退回到稍低處的深坑,至於拉斯特果然仍毫髮無傷的杵立於深淵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沒用的!憑你們是不可能對付得了創造出所有魔法的我的!就說那名少女已經是我的一部份了。戴伯爾,現在你們要靠近她就等於在同時對付我一樣,你們就絕望的等待結局到來吧!」
  怒濤洶湧的雷地獄仍在持續,且範圍已擴大到其他回到地面,正待在海多穆克城的煉金術師成員所在處。而煉金術師們也因查到異狀,正迅速朝特朗伯特等人所在處聚集。
  「別再移動了!會被落雷打到的!」納馬在雷聲作響的混亂現場朝數公尺外的夥伴大聲呼喊,期間可以聽到不少被這場暴亂所傷之人發出的慘叫。
  「戴伯爾大人,冷靜下來!」
  在看到好不容易被勸回的火龍男又準備出擊的特朗伯特不禁拉住對方臂膀,卻也因此感受到被火灼燒的痛處,令他不得不放開手。
  只見戴伯爾就像失心瘋一樣,正打算再次展開雙翅同時──
 
  「『舞刀者的足跡』。」
 
  瞬間,戴伯爾發現身前閃過數道寒光,那些是神速躍出的特朗伯特以刀揮砍出的所有砍擊「殘跡」,它圍繞在戴伯爾四面八方,同時也將一行七人給團團包圍住,就在眨眼剎那這樣的極短時間內完成了「殘跡圓陣」。
  「舞刀者的足跡」是特朗伯特藉由賢者之石依附在刀上所觸發的能力,它可以將持刀者所揮出的每道砍擊保留在原本的位置五分鐘,這段時間內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接觸到都帶來傷害;而持刀者則可藉由每揮出一道砍擊累加傷害跟提升自身砍擊的攻擊力;同時間,持刀者也可以將「殘跡」作為立足點,做出立體攻勢。
  另外,這些殘跡還能瞄準一位對象做出集中式連續砍擊,就像那時候擊敗冕位者熔岩魔螈崔摩耶的最後一擊,發動後更會營造出如金色羽翼般飛落的美麗景象。
  「你是什麼意思?」戴伯爾蜥足類的細長瞳孔瞪視著於自己面前起身,將刀收回刀鞘的特朗伯特。
  與此同時,拉格耳、納馬,以及特朗伯特的徒弟維勒也擺出備戰姿態。
  「不要受對方的言語刺激了,你難道看不出來現在出去只會受傷嗎?」特朗伯特轉過身來,卻沒有露出想像中的嚴肅神情,一如既往地和顏悅色。
  當然,只要是煉金術師團隊的成員都知道,這名身為最資深,隱修會八聖依幹部之一的人物認真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方才幾乎不見身影的揮砍就足以驗證其認真發揮下的實力。
  換句話說,假如今天對象不是戴伯爾,恐怕早就倒在血泊中了。
  「看看你的屬下吧?還是你不忍心看他?」特朗伯特收起笑臉,用下巴示意吉連躺倒的位置。
  此時有數名煉金術師成員已來到他們身旁,幾位可以利用賢者之石觸發治療能力的男女,紛紛在拉格耳的說明下來到吉連身旁,一名小隊長緊接而至。
  「嘖嘖嘖,這簡直太慘了,是想把這裡夷為平地嗎?」年紀稍長,身後背負一對灰白色大型手甲的的隊長,冰拳羅納看了看吉連與金光閃閃的四周,嘖嘖稱奇道。
  「是啊,我倒也是第一次看到變成像觸手一樣扭動的雷擊呢。」特朗伯特走過戴伯爾身旁,此時他已把「舞刀者的足跡」解除了,果然戴伯爾聽下了自己的勸告,終於也走到了吉連身旁察看傷勢。
  「那現在該怎麼辦?看得出來拉斯特根本沒把我們放在眼裡,但確實也只有加爾墨羅大人能與他抗衡,可是,我們那位大人現在正被關在空中那名少女的體內吧?」依舊不苟言笑的八聖依蒂凡薩恩接著嗤之以鼻道:「果然恩利.雷哲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如今這種局面他也沒有料想到吧?他們以為關住了拉斯特,結果另一個拉斯特現在卻在這裡應用被他吞噬者的能力拖延時間。」
  「真不愧是蒂凡薩恩啊!你也看出來了嗎?」特朗伯特對身旁這位年輕同伴感到佩服。
  只見這名身穿紅黑色外套雙手,一直將手插在口袋的少年發出冷笑,接著又說:「這魔王確實出乎我們預料的和時間軸之環『融合』了。不過,訝異歸訝異,倒也不難看出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依我看,他就是因為吞噬了那名少女,才取得和時間軸之環『屬性共存』的資格吧?所謂的融合不過是嘴上說說的虛張聲勢,但確實也不否認他得到了能夠『自由穿梭時間』的權利,這無疑對我們而言十分棘手。
  至於他想做什麼,就是想要扭轉現況,將時間回歸到『恩利.雷哲尚未出現干預,或者是命運還能如自己掌握的某個命運節點』吧?當然,時間軸之環並不存在控制時間的效果,它只是穿越時空的入口,意即,拉斯特將藉此『精準』的穿越行動已經不是僅限於選擇時間軸,而是某個『時間節點』都可以選擇了。想必到時候這個後烏托邦時間內的人事物也會出現改變,如果他選在某個節點殺光我們煉金術師,那麼不久後我們就會消失了吧?」
  聽聞蒂凡薩恩道出的可怕事實,一時間現場僅充斥著轟隆作響的雷擊。
  「至於會說他正在拖延時間,也是因為力量還不完全的關係,因為他的『半身』此時還在少女體內呢。從對方現在在時間軸之環上只露出上半身的可笑模樣就看得出來。他只是趕緊取得與時間軸之環同步的機會,但實際上還沒取回所有力量。不過──」蒂凡薩恩接著沉下臉來,並在但書字眼加重語氣。「即使只有『一半的拉斯特』,我想條件也就足夠了。至少,回到這場戰鬥的幾小時或是幾天前都不是問題,就看對方的能耐。」
  「也就是說,目前拉斯特雖然取得控制時間軸之環的權利,但實際上也受制於它,情況並非像蒂凡薩恩所想的完全不樂觀。」特朗伯特這時候發言了,並且是從另一個角度分析,這番話確實令在場眾人提振了些士氣,卻也與此同時,他們所在的位置遭遇了雷襲。
  「果然不能當臨時戰壕啊……」不久前剛來到的羅納發出感嘆,接著下一秒他耳聞特朗伯特的呼喚。
  「沒時間了!羅納、蒂凡薩恩,我需要你們的力量,納馬你也過來!」特朗伯特彎下腰來,下達了重回地面後首戰,也是此戰場的最後一戰的指令。「或許我們有辦法救出那名少女。」
 
  「不知道,我是否有這榮幸加入呢?」
 
  就在這時,眾人聽到上方傳來一道年輕男性的嗓音。
  這名男性不畏如太古時期地球的全面性猛烈雷擊,瀟灑地站在坑地邊緣;他有著一頭黑白色交錯的長髮,以及看向眾人的一對紅色瞳仁,而此人正是本應不該出現在這處戰場上的那名奇蹟之人。
  「梅林……大人?」戴伯爾因眼前景象瞠目結舌,同時也因對方的出現,久違的內心流過一股熱流。
  同為來自強者的招呼,卻在於對方身分的不同帶來天壤之別的感受。
  「好久不見了,戴伯爾,真的很久了呢……但現在不是寒暄的時候了,我剛才看到那傢伙準備開啟時間軸之環的入口了!勇士們,就如你們的計畫一樣,至於拉斯特就交給我!」梅林自信笑道:「就讓我來喚回三賢者對我的最深層恐懼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