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四、焰地獄中的修羅

月雨海魅 | 2021-12-20 20:56:38 | 巴幣 24 | 人氣 235


四、焰地獄中的修羅
 
  母親在嫁給父親之前曾在市內某間大型私人醫療機構任職,資歷據說僅次於護士長。
  大量的人員流動率使她很快便以年資遞補空缺升遷,其中當然也不乏母親本就具備的優異工作能力,使她實至名歸且負有資格。
  母親並不是為了當名家庭主婦才辭掉護士工作的,而是因某場意外才讓她離開醫院的。
  那時她與父親已經結婚,而那件發生在她所任職醫院,使其順勢辭去工作的重大事件,是在兩人婚後的第六年發生。
 
  那是一場「慘絕人寰的恐怖炸彈事件」。
 
  據母親描述,當天她沒有上班,所以到醫院是為了身體檢查,至於是有關哪方面的檢查母親並沒有明述。
  在聽她提及此事時,我只感覺她似乎有意隱瞞這那其中原因,但當時年幼的我卻也無心知道母親究竟是為了什麼原因得在假日回到醫院,甚至讓她碰上那起事件,只知道再過幾分鐘自己喜歡的卡通節目就要開播了。
  而在姊姊消失後的隔天晚上我才知道,原來母親赴院這件事與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那是一直以來看似美好的我們家,崩壞的「起始」。
 
  那天母親在父親陪同下,約莫下午到達醫院,但卻在一場爆炸發生後,迎來天翻地覆的動盪。
  引爆炸彈的是一對夫婦。他們自大門口走入醫院,跟其他人沒什麼不同,所以也讓他們帶來的自製小型炸彈輕易的被放置在醫院一樓大廳等候區的座椅下;接著他們便離開現場,利用遠程遙控引爆炸彈,致使大廳瞬間傷亡慘重。
  雖然當時在別棟樓層的雙親沒有立刻被捲入其中,但卻也很快在人潮逃竄時得知醫院遭人引爆炸彈。
  就在兩人知曉這驚人狀況準備離開時,一陣天搖地動襲來,他們看到了不遠的走廊轉角處猛然出現火光,然後便是緊接而至的熱流與衝擊,將所有在場的人震倒在地。
  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該夫婦隨著一邊移動到其他樓棟,也跟著在不同地方引爆炸彈,頓時父親與母親才驚恐的意識到死亡隨時都可能會觸及到自己。
  慌亂中,哀號及慘叫不絕於耳,更不用說四處散佈著大片鮮血及支離破碎的屍體多麼怵目驚心。
  他們兩人跨過種種阻礙,忍住胃不斷翻攪襲來的噁心感,在煙霧迷漫的殘破長廊找尋能夠引導到出口的正確方向,然而這魯莽的行動,卻也使他們差點迎面遇上那對夫婦。
 
  「從不遠處就可以看見兩道身影越來越近,他們一身黑色長褲及外套、面無表情,彷彿他們能望穿眼前的煙霧看到我們一樣。當時我們也只能逃命,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們身上是否還有其他傷人武器。」
 
  母親在回想這段往事時彷彿還心有餘悸,但很幸運的她與父親隨即躲入一間房內,閃過犯嫌夫婦。待他們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躲入了婦產科附設的育嬰房中。
  面對空無一人的房間,母親暗罵值班人員拋棄無辜的孩子只顧自己逃命,因為此時裏頭尚有一兩名嬰孩,正躺在保溫箱中。
  母親的心懸在半空,想著若是這些剛出生的嬰孩遭遇那對瘋子的傷害,或被當成肉票那將是多麼可怕。於是她趕緊拉下百葉窗,與父親決議執行拯救行動,即使是在那不安與絕望的氛圍之下。
  之後,犯嫌很快便遭到警察圍捕,其中丈夫在過程中被當場擊斃,而這場恐怖事件也造成了母親所任職的醫院巨大損失。
 
  據說是犯嫌夫婦準備離開現場趕往另外一間醫院故技重施時,當場被到來的警方包圍,其中因丈夫拿起炸彈作勢反抗,才會被當場擊斃。
  這一起炸彈攻擊,之後也在新聞與各大媒體中持續了一段時間的熱議。
  除了該夫婦實是為了搶劫醫院錢財,才計畫這場調虎離山大計;其中亦有人喘測不排除有熟悉醫院內部的員工協助,但這些猜測很快便被警方查出的夫婦背景所推翻,因為他們並非醫院員工、熟悉醫院,甚至是有相關人脈的人物,即使之後最初的調虎離山計仍持續被討論了一段時間。
  這也是覬覦大型醫院的收入是人們最容易聯想到的可能,只是這無法解釋為何該夫婦如失控般的用炸彈殘殺無辜的民眾。
  畢竟假如是為了錢財,這些人都還有成為威脅醫院的肉票價值。
  然而,這層猜想之後就遭到獨活下來的女犯嫌推翻。
 
  至於為何想以無差別炸彈引爆傷人,他們則給了令人不解與寒顫的說法。
 
  「因為我們看到了『天堂』。那座純白又充滿神聖的天堂,在我們踏入時就徹底感受到自己是多麼與眾不同。沒錯,那個時候我們吸完最後一包大麻,正帶著炸彈四處尋找可以下手的地點,不像媒體所說的有考量到什麼,我們只是在找尋能讓我們脫離現實的場所罷了!
  我們知道自己註定永遠都得活在痛苦輪迴的泥沼中,所以也不奢望自己能夠獲得原諒;但當我們發現病患們的痛苦,全都可以因為醫治而康復身心時,我們便有了那裡正是人們心中理想的救贖天堂的感覺。
  但是、但是呢……在這座天堂中仍存在著階級意識,進入『毒物地獄』中的人是沒有資格進入那裡的,因為我們會先受到煉獄的懲罰,我們必須經歷戒毒時期的痛苦與折磨,然後被銬上手銬,最後關入牢籠。這就是我們一直所不解,同樣是為了生存渴求獲得救贖、脫離苦痛,為何自己最後卻會是這種下場?
  在貧窮、痛苦的環境中掙扎的我們,只不過想跟上帝借來些許脫離現實的時間,麻痺早傷痕累累的靈魂,喚回對生命的熱愛,但是這些奢求卻反而讓我們成了社會的異類。我們只能對毒物所帶來脫離現實的快感深深著迷,所以對我們來說……那裡也是地獄,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堂;而人類世界則是無法擺脫的煉獄!
  遺憾的是……想要一切重新開始,就必須做出犧牲,對吧?,哈哈哈哈哈!我是在幫活在虛假的天堂幻象中的人們尋求解脫啊!讓他們見識我們眼中的殘酷地獄,一起感受這個社會的荒謬!
  毒品讓我們學到對希望渴求的真諦,無法觸及的快樂。為什麼已經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我們,仍得遵循那些權貴所訂出的遊戲規則,沒辦法從這會持續帶來苦痛的軀殼中解脫呢?人們為什麼總是無法清醒,認為總有一天這個社會會帶給自己公平與希望呢?」
  混亂的言行,透漏著犯人的瘋狂,對宗教教義的扭曲,表現出人生觀的脫軌。
  該名女犯嫌至今仍未出獄,即使逃過了死刑,但被隔離於社會之外,無期徒刑反而成了她新的牢籠;而母親也在那之後離開了自己工作多年的地方,成為一名專職主婦。
  之後社會大眾才知道,犯嫌夫婦是工廠經營失敗,被高利貸壓到喘不過氣的電子機械設備製造代工商。因上游公司惡性倒閉,使得自己也落得破產命運。加上投資眼光的不精準,讓想再次致富的他們陷入更深的泥沼。
  員工的欠薪問題、生活開銷、違約金等等,迫使他們步入修羅,最後更遺下一對兒女在遙遠的南部親戚家。
  他們利用自身專業與自行摸索製造出炸彈,用剩餘的錢購入大麻與武器,想要搶下又或者如他們所說的,僅是想拆穿他們眼中虛假淨土的真面目。
 
  最終,透過自己的手,創造出真切無比的地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