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六、蠶食餘燼的青鬼

月雨海魅 | 2022-01-03 17:16:52 | 巴幣 28 | 人氣 274


六、蠶食餘燼的青鬼
 
  學長的雙親是曾犯下重大事件的嫌犯,而那起重大事件正是多年前的「無差別醫院炸彈恐怖攻擊事件」。
 
  父親在那場事件中被警方擊斃,而母親仍被管束治療中。由於被認定為重度精神異常,至今仍須經醫院評估後才可見客。
  學長對此驚愕莫名,也終於知道為何親戚視他們為累贅,且絕口不談雙親之事了。
  他也透過姊姊得知,原來李家過去真有一段大起大落的日子,所以才導致這場悲劇的發生;他們姊弟倆的人生更就此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其雙親跟上電子機械設備製造產業代工浪潮,賺取時空背景下的可觀紅利,最後卻也被金錢這頭魔鬼給捨棄。
  工廠的倒閉令他們失去清晰的雙目、靈敏的雙耳,使得他們從「修羅道」中尋求解套,即使犯罪動機還外界冷嘲熱諷為脫罪之詞。
  ,成了學長雙親的最終精神依託,卻也使他們精神錯亂,甚至更親手製造出「現實地獄」,悲劇後遺下了一對兒女。
  學長和他的姊姊就像我一樣,想擺脫沾染上污點的人生,只是與我不同在於,即使他看起來近乎完美,實際內心脆弱又孤獨。
  他渴望能遇到一個能包容自己過去,能夠給予自己喘息空間的人,並得到自幼就缺乏的溫暖。
  而我也就這樣順勢向他透漏了至今為止的短暫人生中的「戲劇性過程」。
 
  隔壁鄰居的爭吵、深夜的夢靨,夜裡父母的言談,名為烤肉聚會的鴻門宴,被「共生之毒」侵害的我們這些人的真實樣貌。
  隨著話題展開,兩人的情緒在我那幾坪大的小小房間內逐漸高漲。
  學長的怯弱、無助在卸下武裝後表露無遺,毫無疑問,我將成為他最主要的精神依託。
  他親吻我的臉頰,雙手開始在我的身上游移,我們解開身上一層層的束縛,尋求肉體與精神上的刺激,讓自己短暫沉溺在情迷意亂的虛空之中。
  話語在不知不覺間發酵,我們的關係出現了轉變,我也因此再次感受到命運的捉弄
 
 
 
 
  「記得姊姊最後失蹤前有跟我說過,她愛上某個男人,即使對方身上有她不喜歡的味道。
  據她說,那是像屍臭和菸草燒焦混雜在一起的味道,但為了擺脫貧窮,她知道這是最快的途徑。
  她放棄了按部就班,因為在這個社會,那幾乎成了沒有希望的代名詞。
  那個男人宣稱自己在國外經商,一表人才且西裝筆挺,似乎還開著他的百萬名車,載姊姊回到那有著自己厭倦的妻子的家,她將理所當然的成為家中的一份子。
  那個男人說他的妻子是被雙親拋棄的棄子,所以根本無處可去。在失去孩子後更被自己父親斷了金援,所以想找個機會休掉對方。
  只是姊姊似乎不在意這些,為了錢,她甚至可以去破壞別人的家庭。
  或許對什麼事都認為必須貫徹的姊姊,道德束縛也無法改變她扭曲價值觀下的執著。」
  餘燼過後,學長回憶最後姊姊對自己說過的話,躺在床鋪上,以懷念的口吻說道。
  「姊姊還說,和她交往的男人身上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刺青,雖然她覺得那個『青色鬼頭』刺青根本毫無美感……」
  學長說著說著,漠然淚如雨下。即使他用手掌覆蓋住臉龐,依舊阻擋不了他的崩潰。
  「我真的……無法原諒那奪走我唯一親人的王八男人!」
  哭泣聲充斥房內,我沒有給出任何矯情的安慰話語,僅是吻了他、擁抱他。所有現實事物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但我們兩人之間的時間齒輪,此時才真正的完全咬合並開始轉動。
 
  宣洩之後,我悄悄關上門,來到母親房內,找尋年幼時使我精神感到愉悅,暫時脫離現實痛苦的「藥物」,也是「正室爭奪戰」的隔晚幫助我擺脫突如其來頭痛,帶來飄然體感的解藥。
  果不其然,我在同樣的抽屜角落找到了它,它散發著與叔叔身上同樣的氣味,宛如要宣揚自己存在感十足。
 
 
 
  令人煩躁的梅雨季節再度到來,同時也是相多隔年後警察再度來訪的日子。這次他們依舊把目標放在隔壁的賴家。
  賴阿姨仍住在那裡,而賴叔叔則在今年四月某天夜裡出門後,就再也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對我而言,這是賴叔叔的第二次消失。
  這個訊息是從住在對面的王阿姨口中得知的。她與附近幾名太太就如同社區內的新聞播報台,每天都在找尋驚奇事物。
  雖然至今我還是不知道,但似乎也不用知道,為何王阿姨可以知道斜對面人家的男主人於某日夜失去行蹤,這種宛如鬼片或犯罪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情節。
  不過與國小時不同,現下已是高二生的我,並不認為叔叔的深夜離家是一樁不現實的夢境。
  只是,從今年四月開始,賴叔叔就真的沒有再出現過了。
 
  也於五月的現在,警察從賴家意外找出兩具屍體後,關於賴阿姨的身家背景逐漸明朗,頓時也為幾年來賴阿姨的行為給出合理解釋。
 
  不過,賴阿姨過去曾是某間大型私人醫療機構千金,這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身家背景,基本上早就廣為人知了吧?
  只是,若不是因為某種契機,我根本也不會知道賴阿姨身分,而那個契機正是那年年輕姊姊消失後,當時警察勤走賴家開始的。
  在賴家夫婦深夜將年輕姊姊埋入庭院的「惡夢」出現之後。
  想必那天晚上爸媽也跟我一樣在聽聞隔壁吵架動靜後才醒來的吧?但我卻也透過隔天夜裡聽到的他們對話,知曉了為何前一晚自己必須得提前退場。
  只是害怕作為目擊者的我被兇手發現,引來滅口殺機的預防措施嗎?
  可惜,這個單純想法卻在隔天便粉碎徹底,因為當晚我才知道自己被母親「迷昏」的這個動作隱藏了更深一層的含意,同時也令那之後阿姨在二樓房間偷看我們的冰冷眼神,有了合理解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