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五、完美下的窺探

月雨海魅 | 2021-12-28 22:16:26 | 巴幣 18 | 人氣 212


五、完美下的窺探
  一臉清秀、身材高挑、成績優異,運動也絲毫不遜色,這是校內絕大多數人對他的印象。在眾多愛慕者中,甚至有人稱其為接近完美的男人,他的舉手投足間都格外受到關注。
  高中入學沒多久後,我很快就得知校內有這麼一名風雲人物,但這種現象似乎早已是每間學校的既定慣例。
  群體社會中理所當然會有特別優異的人物存在。
  我也常在想,假如是名顏面傷殘或殘疾之人,有著眾人無法攀及的成就或表現時,那這個人究竟會成為眾人崇拜的對象,還是唯恐不及的異類?
  人們之所以做出排擠行為,多數皆因該對象和自己以及眾人的世俗認知有所差異,才產生了不去理解也不願接受的忌妒和恐懼。
  校園生活如同社會的縮影,在心智未成熟之下,排擠效應時常沒有底線般的上演。
  可笑的是,即使漠然以對、不表示立場,也很有可能會成為被排擠的對象之一,除非這個人有難以撼動的魅力及影響力。
  不屈服多數暴力,就如同觸碰群體法則的逆鱗,這種現象不該存在。以致於為了和諧與自保,人們勢必得披上同化的外衣。這件外衣並不好看,卻可以保護自己不淪為獵物。
  這種文化不會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有所改變。弱肉強食的噬血本能早設定在我們的基因中,它一直都驅使著自稱萬物之靈的我們這群人格化「生物」。
  青少年很少會設身處地去了解跟拯救被排擠的對象,更常見為了排擠而排擠。假如施加行為者所找得到的認同者越多,旁觀者往往也不是陪笑幾句就能打馬虎過去了,屆時勢必也得付諸相同行動才會獲得認同,獲得被邀請加入群體的資格。
 
  我們班上也有被霸凌的弱勢族群,只是通常我表現得不以為意。
  我早就認知到這種態度是位於金字塔頂端的人物特權。
  太過於信任、依賴別人,只會換來謊言與傷害,這一點我領教過了,所以將自己包裝成完美的高中生成了我入學後的圭臬,因此也才有了現在的地位。但卻又不可否認,我的確也有情感上的缺陷,這與我那被「謊言」與「惡夢」圍繞的過去息息相關。
  所以從入學開始就不斷塑造完美形象的我有著一定的影響力。即使我沒有表態,大多數人也不認為我會是屬弱勢人馬的那一方。
  我不討厭被崇拜的感覺,但仍認為欺凌這件事沒有意義,更是折損自我人格的表現。
  人受教化後,就不該與禽獸類比。既然無法做到讓對方徹底消失,那這種凌遲目標對象的行為,往往也只會換來另一方對自己的憎恨罷了。
  與其為自己埋下一顆不定時炸彈,不如認真過生活、用心在課業上來得實際。
  以上這些單純僅是我邱品郡的個人看法,它也將與我的所作所為有著難以割捨的關聯,但在那之前,我還是先把目光拉回與學長的關係上。
 
  校園中兩名身分地位相似的人,對對方產生好奇而互相吸引似乎也成了既定公式,所以當我與他在同個社團相遇時,成了像是註定好的結果。
  但真可能是這樣嗎?說穿了,造就這個結果也不過是我的刻意安排,不然我還真的對以男社員為傾向的電子與機械設備應用社團毫無興趣。
  前面我有提過了,對於學長完美外衣下的真實,我可是相當好奇的,這也是我找尋刺激又會令我感到亢奮的嗜好。
  同為風雲人物,兩人逐漸從陌生到熟識對我沒有難處。無論是命運的安排還是若有似無的作為,彼此確實也都達到目的了。
  對完美事物有探究興趣的我,之後也跟這名近乎完美的男孩開始交往;但因為公開的八卦往往是最容易孳生謠言的題材,所以我們達成了共識,選擇不公開兩人交往的事。
  但「邱品郡似乎是對李儀賢有興趣,才會加入這麼男性化的社團的」的謠言仍是在校園內傳得沸沸揚揚;這當然是預料之中的事,但我也相信只要不正面回應或承認,就永遠會是個羅生門。
  既然謠言不會停止,那何必花費力氣去澄清跟動氣呢?
  只是我相信神秘的事物無論對任何人都是極具吸引力的,就像我和學長對彼此的態度一樣,而我選擇了親手得到它,並且渴望「挖掘」它。
  這樣的生活,老實說,有趣極了。
 
  隨著我對這名男孩的關係加深,我也逐漸知曉對方的內心秘密。
  那是每個人都不願被隨意窺探的部分,但我得承認自己對於探究秘密這件事深深著迷。
  無論是賴叔叔與賴阿姨,父親和母親,即使我秉持自身的完美形象,卻也矛盾的相信不管任何事都不可能真正完美。
  也是在我不小心於「正室爭奪戰」隔夜從父母那裡聽到那「使我吃驚的談話內容」後,才開始對探究深層事物感到興趣。
 
  學長住在親戚家中,年幼時就失去雙親,他剩下的唯一親人就只有大他九歲的姊姊。
  姊姊對自己的父母保有記憶,這一點令學長十分羨慕。
  因為自學長懂事以來,他的生活就與親戚息息相關,對於自己的父母,親戚們有如被下達封口令般,總是草草帶過,完全無法從他們口中得知任何雙親的輪廓,即使是唯一的姊姊也對此守口如瓶、不願多談。
  學長的姊姊在個性上與他有很大的不同。
  他的姊姊雖然給人冷靜、謹慎的印象,但其實很容易因情緒化跟一時衝動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據學長說,即使是學校的廁所玻璃,她也可以不顧手受傷將它打破,就為了一時情緒的抒發。
  他的姊姊在高中畢業後就沒有繼續升學,選擇進入職場就業。
  過去家中的貧窮生活是她不想再經歷的噩夢。親戚的撫養並不會讓他們感受到原生家庭的溫暖。畢竟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他們被當成累贅的事實。
  也因此,讓學長的姊姊有了想靠自己生存下去的決心,所以在十八歲那年就選擇離家獨立。
  即使親戚在有關他們父母方面的事堅守保密原則,但學長仍在升上國中後,從自己的姊姊那裡得知了真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