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 46.聖鹿女爵與惡夢結局

月雨海魅 | 2021-12-23 18:50:13 | 巴幣 6 | 人氣 152


46.聖鹿女爵與惡夢結局
 
  敏爾雷遜的體內獨立空間,由她本人、恩利.雷哲,以及錫瓦羅隱修會首領加爾墨羅,加上不久前與三賢者大軍於一夜城拉圖曼雅上對抗的煉金術師餘黨,對上三賢者之首,亦為始源魔法師拉斯特.拉古尼一人的戰鬥正迎來最後的時刻。
  此刻恩利等人認為已成功觸及命運節點,即將取得這場物種戰爭前半段的勝利,所以接下來便是──
 
  撤退的時候。
 
  沒錯,估計這個初衷只剩下恩利還惦記著了,畢竟現下與他身處在這裡的都非屬實際上的盟軍成員,無論是敏爾雷遜還是加爾墨羅,他們都是隨著戰況演變而在名為「必然」的推演中進場的角色。
  不過,比較特殊的情況就屬敏爾雷遜了,畢竟不久前她因吞噬掉恩利進而達到記憶與思考互相影響、重疊的現象,所以這名此刻左右著這個獨立空間的「新生魔王」,她是知道恩利並不執著打倒拉斯特.拉古尼。
  即使他們確實有著勝算,而且是面對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敏爾雷遜還是決定將決定權交回恩利身上,這也是恩利能夠在此空間中現身的原因。
  至於加爾墨羅似乎或多或少也看出了這點,除了身為強者的餘韻,恩利感覺也是身為前任賢者的敏銳嗅覺,這名老者對向自己的笑容彷彿就正說著:我明白、我都了解般。
  這點從對方在雙方對局確立後,卻仍不貿然躁進與保持主動的舉措就能看出。
  不排除對方別有用意,又或者自己與率領的煉金術師一眾早就傷痕累累與疲憊不堪,以至於決定退下戰場主導權,全權交由使局面引導到如今階段的兩人。
  但其實面對這名尚未熟悉的前任三賢者,恩利多少還是有些戒心。
  除了是煉金術師一眾不久前還是抱持著中立的立場,之所以與三賢者發生戰鬥,也是基於遭到拉斯特的追殺才不得不率領眾人迎戰,假如不久後局勢有所突變,難保不會反過來與自己兵刃相向,這無非是敏爾雷遜將其納入戰力的風險。
  這確實也是個賭注。當然敏爾雷遜也不是自作主張才這麼做的,將加爾墨羅拉進這裡是兩人共同的決定,嚴格說起來,更是基於恩利的判斷,以「不確定」的前提下。
 
  沒錯,既定命運的片段並沒有對於此時獨立空間中的「觀測片段」,這確實也說明了此刻的確是被觸發的全新「分歧路線」。
  若依照這個分歧路線繼續推進的話,最終物種戰爭將會是盟軍取得勝利的結果;可是這其中是否代表著煉金術師一眾會成為盟軍一員還是未知數,簡而言之,現在確實得「隨機應變」了。
  如恩利對拉斯特所提到的──「後續」確實也出現變動了,只是「結果」改變了。
  同時,加爾墨羅的存在也會影響這項後續發展的細節。
  不過恩利卻也可以很自信的確定,至少加爾墨羅在擊敗拉斯特跟脫離這裡之前,還會是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那麼恩利的考量就是要趁此機會消滅拉斯特,又或者僅是撤退,帶回所有能力者、藏在極北小鎮的黑目機關書,還有敏爾雷遜就好了。
  然而,其實這名少年魔法師卻有著更令人意外的奇想,以因應這般晦澀不明的狀況,這也是此刻他為什麼決定要敏爾雷遜將所有人帶入這裡的目的。
  即使是任務有望達成,但這確實也是擊敗拉斯特的「機會」,但是若物種戰爭演變成盟軍的勝利,也將迎來「無限死亡輪迴」。
 
  沒錯,他可沒忘記,若是盟軍戰勝三賢者將會是迎來這樣的結果,所以他得把握這個總算被觸發的命運節點,就像魔法師一眾所觸發的後烏托邦時間線一樣。
 
  更可以說,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時候。
  解決三方對立與互相猜忌的消耗與自滅,也是此刻這一幕出現的最主要主因。
  「少在這緊要關頭猶豫了!趁現在那東西還因為現實世界的頭被砍掉還未復原的時候,直接先給他一擊吧!如果他的死將迎來所有時間軸的『死亡輪迴』,那就不要殺掉他不就好了?」
  就在恩利還在拉斯特因肉身被斬下頭顱,造成短時間內精神體無法斷開連結而如觸電般停頓稍作思考時,敏爾雷遜這麼點醒了他。
  這確實也是他沒有想到的另外做法。
  但進入「無限死亡輪迴」,也就是在戰勝三賢者之後,有人將「取代三賢者的角色」,遭受無限次穿越於各個時間軸,引發保全人類物種戰爭之人的討伐的互相殘殺閉鎖迴圈,難道真的只是關鍵在於三名賢者的存活與否?
  恩利想到此,看了一眼加爾墨羅。
  他的確也是取代最初三賢者的人物之一,但至此還是因為無法阻止拉斯特的作為,所以是否觸發結果改變的可能性,關鍵並非三賢者的其中兩人遭到替換,而是拉斯特嗎──恩利如此猜想。
  但無論如何……
 
  敏爾雷遜已經出手了!
 
  「都已經好不容易造就這個局面了,結果你卻在這緊要關頭猶豫不決,我還是自己出手再說吧!反正這頭獅子在這個空間裡是殺不了我的!」
  不知為何,恩利這一瞬間閃過強烈的不祥預感,但也只能看著敏爾雷遜變化成新生魔王的能力型態──聖鹿女爵。
  敏爾雷遜在飛至拉斯特所在處之前,全身褪去人類衣著,接著身體被嫣紅色磷甲所覆蓋。
  其腰身纏繞長形又巨大的黑染布料,柔軟的磷甲覆蓋至其大腿上緣,一旁騰空閃現出兩道圍繞其腰際的金色金屬圓環,圓環下方是有著深紅作為底色烙上黃金咒文般紋路的簍空裙甲,腳下踩踏著紅黑漸層色高跟鞋。
  嫣紅磷甲至上身其胸前,她的雙臂被漆黑泥沼覆蓋後變化出深紅色手甲與黑色袖套,雙肩上方閃現出如千年神木展開羽翼般,尖端閃耀金、紅、藍色彩的黃金鹿角。
  最後她的秀髮被金色髮髻盤起,銀白色髮絲閃閃發亮,紅色妝紋流洩而下自眼周與下眼簾處,唇瓣亦抹上鮮血般的朱紅。
  「哎呀,這就是新生的魔王嗎?還真是花俏啊!」
  加爾墨羅趁這時候來到恩利身旁,對敏爾雷遜的改變表示讚嘆,但同時也道中恩利方才閃過的不安。
  「但是單靠我們任何一人是無法將『那個拉斯特』手到擒來的,少年,你是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恩利聞言後皺起眉心,此刻他將目光放在直奔而去的戰友身上,只是身旁老者的話著實令他在意,那麼他就正好趁這機會直接將問題脫口而出。
  「加爾墨羅大人會助我們一臂之力吧?」
  「會的、會的!至少在走出這裡之前,之後就看我怎麼考慮了。」加爾墨羅賊笑道:「畢竟未來是在嘗試下做出改變的,我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見證人類進化的終點,但我相信不會是現在這種鬼樣子,也不會是我那被盜走的實驗成果──七位冕位者那樣,當然……我認為也不會是像『伊甸觀測者』一樣。」
  恩利話聽到此不禁睜大雙眼,他終於轉過頭來望向加爾墨羅。
  「您也得到『赫卡忒之鑰』了?」
  「誰知道呢?」
  與此同時,敏爾雷遜與拉斯特正面接觸,只見聖鹿女爵雙手交叉胸前,腰際黑布斷開兩頭狀似艾米安,僅有一隻眼睛,體長約莫五尺高的巨大獸,於空中融合後穿過拉斯特,頓時白色大獅身子猛然一震,整個人浮空而起,身旁還飄出無數水泡,如同被浸泡在看不見的深水之中。
  「接下來是這個!」
  緊接著化成半透明穿過拉斯特的巨大獸轉身恢復原本漆黑身姿,在敏爾雷遜身周鹿角發出的金光照耀下全身變成堅硬塊狀,兩三下便將拉斯特全身包裹,最後化成一只大型黑色棺槨掉落地面,振起飛沙走石。
  「那不是黑咎石,還有……棺木嗎?也是封印梅林肉身的容器?」
  見此狀的恩利再次感到詫異,不過他也很快從記憶中找到答案。
  「的確……假如那一開始便是敏爾雷遜的能力,那麼吞噬掉她的拉斯特取得能夠封印梅林的黑咎石也就說得通了。」
  「是在喃喃自語什麼?現在在這裡因為我跟你分開來了,雖然耳根子清靜不少,但我也聽不到你那些噁心的內心嘀咕了呢。」
  回到恩利與加爾墨羅面前的敏爾雷遜臉上藏不住得意,如此說道,接著雙手插在腰間,恢復成以她的年紀應有的舉措。「好了,結束了!你的煩惱也解決了,這下子我也不會死了,對吧?」
  然而,恩利的不祥預感還是沒有消除。
  雖然這樣的結果未大幅偏離他的計畫,但現在這種情況更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那是黑咎石嗎?就是妳變出來困住拉斯特的那個。」恩利指了指遠處的黑色棺槨問道。
  「我還沒命名呢!畢竟是新生的能力,但我可以很明白的跟你們說,被困在裡面無論是能力者還是魔法師都沒辦法逃出來的。那是可以消除與外界連結以及生命能量活性,以我吞噬掉能力者的能力──催眠加上吸取能力,引入外頭所覆蓋的『熵原石』所做成。
  簡單來講,如果沒有取得能平衡原石中熵那類『渾沌』又密度極高、數量又多的能量,是不可能解開封印的。相對的,嘗試從外頭強行破壞,也會被『平衡』掉,除非是以物理破壞到使得原石無法以能量轉為防禦能量的承受力到達極限。」
  敏爾雷遜說到這,眼睛轉了一下,接著露出笑容。
  「『黑咎石』嗎?聽起來不錯呢!不然就以這個命名吧!只是沒想到──」
  正當敏爾雷遜話語未落,驗證恩利的不祥預感竟也在此時隨之而來。
  「糟了!這就是忽略掉外頭的結果嗎?不對!梅林應該已經按照計畫到達這裡了,拉斯特利用柏菲娜時間回溯的能力我也都考慮進去了才對,這處空間是不可能受到外頭任何能力所干預的,只是……為什麼?難道是拉斯特被伊甸觀測者授予的『資格』能力所致?」
  只見原本靜躺在地的黑咎棺木突然發出紅光,緊接著變化成硬物的型態,最終還原分裂成兩頭身高五呎的單眼巨大獸。
  而兩頭怪物身後有道身影腳步踉蹌的走出,那人正是拉斯特.拉古尼。
  「不得不說……真有一套啊,恩利。」
  「唔!難道是我的力量無效?」
  見此狀的敏爾雷遜感到不敢置信,然而知道這莫名狀況背後原因的恩利趕緊拉住又準備出手的對方手臂,神情異常緊繃。
  「怎麼了嗎?為什麼你會擺出這種表情?」
  「我們被算計了……難怪其他兩位賢者不想參與這次的戰鬥,命運節點確實觸發了,但是……那也是某個人想要達到的結果,我們都被利用了!」
  「被利用?難道你沒看出這點?」
  敏爾雷遜終於也受不了對方這種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拉住恩利的衣領發出怒吼。
  「喂!說清楚啊!你和我不是變革者嗎?結果最後還是被別人掌控?所以呢?我又要死了是不是?果然一開始就不該相信你的!」
  「冷靜點,敏爾雷遜!」恩利一樣抓住對方的手,但主要還是為了避免眼前這名少女一時失控跑離自己身邊。
 
  如果她再我行我素的話,就真的完全沒得救了。
 
  只不過,這時重獲自由的拉斯特卻安靜了下來,這引來恩利的疑惑,但他卻也同時揣測到其中一種可能。
  那就是,就在剛才那瞬間,「有人」透過「某種能夠連接肉體與精神體的管道」進來這裡了。
  也就是說,此刻的拉斯特已不是原本的那名三賢者之首拉斯特。
  然而,無論如何,局面確實脫離恩利的掌控了。
  而且那並不是活捉或殺掉拉斯特,以及阻止敏爾雷遜行動就能擋下的命運走向了。而領悟到這點的關鍵就在於──黑咎棺木出現的那剎那。
  現在黑咎棺木的能力還未被名「闖入者」給奪走,因為敏爾雷遜還被自己緊緊抓牢著,但是解開黑咎棺木的「關鍵」卻被對方掌握住了,也就是說──另一只黑咎棺木已經「解除封印」了。
  恐怕對方在敏爾雷遜釋出雙獸的時候就「奪取」了能力了吧?
  不對!那個人不是這樣命名那個能力的,該能力被其稱為「盜取」。
  而如今,無論是拉斯特的能力,以及他所擁有的伊甸觀測者賦予的「資格」,也是「赫卡忒之鑰」,都被這名「闖入者」盜取走了!
  也差一點、就差一點,就連敏爾雷遜新生的魔王之力及她所擁有的赫卡忒之鑰就被奪走了。
  不對!假如方才加爾墨羅也出手的話,恐怕對方也會趁空檔盜取走他的能力吧?
  所以加爾墨羅才選擇不出手也不做聲,而他所指的「拉斯特非任一人能夠對付」的真正含意,並非是指拉斯特本身,而是緊接著要接收拉斯特一切的那名「闖入者」。
 
  「唉……這就有點難辦了啊,畢竟其他兩名賢者對我的能力都懼怕不已,選擇不接觸就不接觸,要不是恩利還有加爾墨羅你們幫我的忙,我也不可能從黑咎棺木中解除封印,然後將自己的肉體與外面拉斯特的肉身融合而重獲新生呢。
  不過,接下來就沒什麼大問題了,因為我們有了新生魔王、命運變革者,還有一名能力強大的中立者首領嘛!加爾墨羅,我會讓你看看走上錯誤進化樹的人類的真正終極進化型態的,包在我身上吧!誰叫我是被稱為──」
  「你到底想做什麼?梅林.安布羅修斯!」
  恩利的怒吼,蓋過藉由拉斯特精神體發聲的「闖入者」,局勢此刻導向前所未有的詭譎。
  「別這麼大聲啊……我們是夥伴吶,恩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