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41.回歸後的初戰,戰狂vs新生魔王

月雨海魅 | 2021-10-24 19:49:47 | 巴幣 6 | 人氣 65


41.回歸後的初戰,戰狂vs新生魔王
 
  不同於不久前所處極北遭受毀滅小鎮之地。
  不,正確的時間根本早就無法正確估量,在進入敏爾雷遜與恩利力量共同交織出的渾沌空間後,物質世界的時間頓時失去意義,該空間與現實世界的時間概念失去連結,所以實際的不久前到底是多久?數小時、分鐘、秒、毫秒?敏爾雷遜在目擊眼下殘破城市光景後,閃過一瞬如此的探究念頭,但很快便又察覺根本沒有探究必要。
  此刻她感受到有別於身處極地小鎮的寂寥、孤立的荒廢感及寒冷,此刻火紅的炙熱火光將夜空照得有如白晝般明亮,下方於記憶中曾出現過的城市,猶如大型嘉年華會般熱鬧。
 
  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屏除抽象的形容後,盡收眼底的是另外一座地獄的光景。
 
  這座城市其實早就面目全非。
  城市中幾乎沒有一座完整柠立的建築。從現時城中遺留的街道、大樓、車輛、設施等景象,皆可看出此城在受戰火壟罩前的輝煌與高度發展,然而,現在卻是四處斷垣殘壁,被火灼燒過的焦黑,滿地血水與屍骸,以及許多怵目驚心明顯非人類的怪物於巷弄街道上疾走。
  即使如此,敏爾雷遜尚能從中看到一些仍在這之中躲藏的人類。他們有些勇於與怪物正面對抗、擊殺牠們;有些則因身負重傷或耗盡力氣,改以游擊戰或是暫時躲避。
  其中城內有幾處正上演激烈戰局。那裡集中多數的怪物與人類在激烈戰鬥著,觀察下來總共三處。當中最劇烈,波及範圍最大,火光閃燃最猛烈則落在城市中心,也位於敏爾雷遜的正下方。
 
  這裡正是煉金術師陣營與由三賢者領軍艾米安大軍對抗的戰場。
 
  而敏爾雷遜也逐漸看清楚這裡到底是哪裡了。
  雖然剛被伊甸觀測者傳送到這裡時,乍看之下像極了自己所待過的故鄉,然而,隨著觀察下來,才發現這裡是距離故鄉不遠處的那座超大型城市,也就是傳說中一夕間建起的「一夜城」。
  沒錯,這座已經面目全非的城市,正是現時後烏托邦世界五大陸中,科技、市場交易、資訊流通、各式產業鏈最發達,人口稠密度最高,里奧德曼大陸的首都拉圖曼雅。
  「真像是一場神的惡意玩笑啊……但這終究是因為我觸碰了禁忌,擁有動搖法則……只有神才可擁有的能力,對吧?恩利。」
  敏爾雷遜喃喃自語。透過恩利的記憶,她知道了自己為何會被三賢者之首,拉斯特.拉古尼給鎖定;同時,為什麼伊甸觀測者會在不久前特別恩寵般的出現於自己面前,並賞賜了被名為「赫卡忒之鑰」的資格。
 
  全是因為,透過「吞噬」,將目標對象能力或條件轉換成自己的一部份,這是違反「生物」本身的法則的,特別是對於「人類」這物種更是如此。
  遑論敏爾雷遜還能以此為代價,透過「補正」來改變事物法則,這是作為觀測者口中的「實驗體」中異端中的異端。也正是身為異端,所以才足以顛覆受觀測與操控的命運,激起觀測者的興趣,受這個宇宙制約的三賢者的覬覦,以及旁觀命運演進的那群已成亡靈的能力者的寄託。
  以及,被同身為異端的恩利.雷哲視為是這場「物種戰爭」中的關鍵。
  因為,接下來只要敏爾雷遜的一個舉動切中那關鍵的「命運節點」,就可說是真正確立了這場戰爭的「勝利」了。
  沒錯,這是恩利與敏爾雷遜接觸的最關鍵重點。
 
  勝利並不會帶來最佳的結果,但要獲取最佳的結果就得先立於不敗才行。
 
  然而,此時她的腦袋卻開始將她的精神帶入另外一個思考迴路之中,在她所見到眼前場景後觸發而出。
  「果然這名觀測者知道直到這裡為止,都還是按照著劇本走向,所以才給了我『觸碰法則』的資格。並非是想觀察我是否能創造出又出乎祂預料的可能性,倒不如說,正是為了壓制住更多的可能性發生,才給了這般看似甜美果實,實為禁果的東西。當初祂也是這樣對待三賢者他們的吧?難怪三賢者現在想靠自己顛覆法則,藉由自己的手擔任支配者。
  那傢伙應該早就知道這點,但也為了避免『可能性』的出現,預先設下了讓三賢者沉溺於魔法能力的陷阱。
  而我的能力正是意外中的必然,所以搞得這個『神』又得再次出手了。簡而言之,見過他『面貌』的人,都是他們想要阻止的異常,所謂的見到神跟干預宇宙法則的資格,就是他們修正錯誤的經過,只是我們會誤以為那是神授予的恩惠,進而走回遵照命運的道路。
  也就是說,『人類注定的覺醒』,成為艾米安、魔法師、超能力者、煉金術師等,都是神所寫的劇本一部份。祂們想要『觀測到某種結局』,為了這個結局,甚至賦予一些資格、條件,甚至是『時間軸之環』讓人類穿越任何時間線,都不妨礙祂們的計畫,只有想要跳脫這些原則對祂們來說才是重大的威脅。
  所以進化才是真正壓抑人類的制約,並非奇蹟般的演進。因為人類本身的存在就是異常,進化才得以消除自然世界中的錯誤因子,讓人類自身自滅。但同時,神又因好奇在不破壞大原則之下的可能性,以至於『讓人類繼續發展下去也無所謂』。如果結合那時候我質疑那傢伙是否和我們也是人類,或是過去也是人類這一點,對方給予的回答來看,大概就能得出一個結論。」
 
  ──那就是,我們是身在「宇宙培養皿」中的受觀測實驗體,實驗結果是能夠帶來解決那些「神」所面臨到的問題解答。
  祂們跟我們一樣也是人格化的物種,但是遭遇到某些災難或是其他與我們相同的情況,所以不得不進行這場實驗,也就是說,神祂們也即將滅絕了。
 
  「而所謂我們認為神的無所不能,也不過是受觀測者的我們沒辦法得到那樣的能力跟知識才會這樣想吧?神正是害怕自己培養皿中的我們取代祂們,所以才設下制約、出手阻止、給予誘惑,最後更可能修改實驗劇本。
  這群觀測者所存在的地方是在黑白宇宙之外的空間,黑窖宇宙被白濁宇宙所包裹,白濁宇宙中有一條前往『伊甸空間』的真正道路,唯有掌握它,才能夠抵達那裡。而所謂白濁宇宙中的居民,正是他們塑造概念跟想法存放的『形象』,進而化為物質在黑窖宇宙中得以實質展現。取名我們所存在的宇宙為『黑窖』的人還真是天才。」
 
  ──所以三賢者的目的應該是排除我們這群另一股勢力的異端,得以換取能跳脫所有宇宙法則的門票,進而成為神靈吧?
 
  「沒錯!正是如此!等等……恩利.雷哲的思緒竟然因為同化的關係,現在正不斷地在我腦中流竄。但、但是這男人果然非比常人,這些想法可能我終其一生都不可能想得到。」
 
  ──所以,敏爾雷遜,妳還在等待什麼?
 
  「別搞得我像神經病一樣在自問自答啊啊啊啊啊!」
  狂躁的情緒終於使敏爾雷遜的思緒從深沉的思慮之海中回歸現實,戰火中的拉圖曼雅重現眼前,卻也在這時候,她才猛然發現有一道巨大身影竟已來到身旁。
  而這道身影還帶來了一股強大風壓,那是由刀刃挾帶而來的斬擊。
  「嘖!」
  敏爾雷遜趕緊以化為自身能力的瞬間移動魔法轉移到另一處上空,然而那道身影卻緊纏身後,令她應聲吃下了斬擊傷害。
  不過,她也在右手被砍斷同時,釋放出無數黑色畸形鹿首,雖然對方巧妙地轉身閃過。
  「別跑!」
  敏爾雷遜不顧身體尚未「補正」,這次她擬態成全身纏繞靛色雷電的巨鳥,轉眼瞬間飛至逃竄者面前,趁著對方以為她要使出雷擊縮身防禦同時,雙手一揮將雷鳥狀態解除,身前變成一把有著紅色握柄、黑色剪口的巨型剪刀,大剪刀隨她雙手於胸前交叉同時,朝敵人上半身剪下。
  不過,對方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在縮身防禦狀態下,竟然還是能騰空迴轉手中巨劍,令其煞有意識般的保護主人,雙方金屬刀刃碰撞後,刺眼的火光噴濺而出,只是敏爾雷遜也因此將火光變化成火狼,命其朝對手追擊而去。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第一名能力覺醒者,這種應接不暇的戰鬥真是令我熱血沸騰啊!」
  這是突然出現就與敏爾雷遜短兵相接的這名手持巨劍的對手首次開口。
  語氣狂傲、面露瘋狂,全身上下壟罩著一股紅艷色鬥氣。其身著被血沾染的土色披風,腳踩黑色長靴,並裸露壯碩的上半身。這男人還留有一頭酒紅色凌亂飛舞的長髮,以及使其原本就粗曠的臉部輪廓更加深邃的蓄鬍。
  這男人僅憑著將鬥氣纏繞的巨劍上就將火狼斬滅,身子落於下方的殘破城市高樓,期間還可看到其揮動巨劍時出現的殘影與紅黑色如鳥羽般的鬥氣碎片。
  只是看似被擊落,這男人依舊睜大那雙有著閃耀與鬥氣同色光芒的雙眼,並帶著誇張笑容仰望敏爾雷遜。如同他方才所言般,這是一場足以令他熱血沸騰的戰鬥。
  「真沒出息,竟然沒有這傢伙的情報,莫非恩利他們還未見過這個人?」
  敏爾雷遜趁此空檔思索這男人的身分,並從快速的戰場重新檢視中,看出對方是從另外兩個激烈戰場的其中一處而來,因為現下拉圖曼雅已有一處戰場消失。
  但她也因這個答案皺緊眉頭,在於對方身上與披風上的血漬。
  該男子察覺到敏爾雷遜的視線,又是一陣莫名奇妙地大笑後,宣揚自認的戰果。
  「這就是腳底下那群螻蟻的血啊!他們被我斬殺後,全成為艾米安的食糧了啊!」男子臉部表情因興奮猙獰了起來,雙手也浮誇的大幅擺動著。「那群跟著加爾默羅送上門的煉金術師們啊!哈哈哈!這是他們殺掉我一名同伴後的血償!」
  「同伴?」敏爾雷遜聞言後再次望向身下,眉心鎖得更緊了。「你們為了爭奪這裡的某樣東西嗎?還是想將拉圖曼雅作為據點?也就是說,你們是三賢者那方的人?至於煉金術師……原來是這樣。」
  敏爾雷遜因情報量不足,一邊確認情況,一邊在找尋有關煉金術師的資訊片段。
  當然,對於煉金術師她並不陌生,更是知道此時的他們皆隸屬首領加爾默羅所成立的「錫瓦羅隱修會」,但終究不曾實際接觸過,以至於仍屬陌生。
  至於最後她恍然大悟的反應,則是透過恩利.雷哲窺見的命運藍圖,得知了確實有這場戰役。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敏爾雷遜無法從片段中看到更細節的段落,所以自然對眼前男子感到陌生。
  不過,這也使她認為意味著另外一件事……
  「我是三賢者直屬麾下的七大冕位者之一,被授予『狂戰與混亂』名號的史卡吉弗.沃爾。我知道妳是誰,後烏托邦的第一名能力覺醒者,也是拉斯特.拉古尼大人所看中的對象,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
  「看你被賦予戰狂名號,又殺了不少人,似乎是真的很強呢,卡吉弗。老實說,只有別人知道自己名字的感覺真是差,而且還是一個來路不明的瘋子。」
  即使吞噬掉恩利會受思緒干擾,但敏爾雷遜的本性還是沒什麼改變,雖然這番話倒也沒有激怒對方。
  「的確,過去在亞特蘭提斯時,我不過是名沒被選為七大魔法師,沒有魔法天分的失敗者,真的得多虧了後來三賢者大人的賞識。」卡吉弗將巨劍放在肩頭上,聳聳肩道。
  「也就是說,現在你口中的大人,只是抓過去沒有成為七大魔法師的你們當替代品,成為新的七棄子嗎?」
  「妳……」
  果然這些話令卡吉弗整張臉瞬間一皺,巨劍也因此揮落,瞬間巨響,狂戰男腳下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大樓立刻在一道紅光閃現後被劈成兩半。
  「別在意,這是我根據恩利.雷哲的記憶做出的判斷的。之前不也有一位冕位者被他和梅林打敗嗎?那個叫什麼──」
 
  ──別在那裡繼續挑釁對手好嗎?
 
  「原來要這樣你會又出現啊……」
  恩利.雷哲於腦中的低喃打斷敏爾雷遜對對手的嘲弄,只是敏爾雷遜這次沒有像不久前感到煩躁,卻是有一陣欣慰流過心中。
 
  ──先解決突發狀況,然後繼續執行被傳送到這裡來的使命吧!
 
  「囉嗦!我要是知道自己被觀測者傳到這裡要做些什麼,就不會被砍掉半隻手了!」果然還是對恩利談不上任何好感。
  敏爾雷遜宛如自言自語的回應這些話後,右手同時也「補正」完成,接著她雙手伸向前對準下方朝自己躍來的卡吉弗,傲慢的道出宣言。
  「那你就做為我這魔王『覺醒』後,第一個實驗『新能力』的對象吧!被實驗品當成實驗品的感覺肯定不好受吧?七棄子!」
  「哈哈哈哈哈!來吧!新生魔王,我就是在等這一刻啊!」
  躍至半空中的戰狂全身纏繞赤紅鬥氣,下一秒巨劍爬滿紅色咒紋與黑色紋路,此把存在著變形機關的武器開始分解、組合,與此同時,它的主人身體也出現變化。
  這名被戲稱為棄子的冕位者,此時才準備展現真正實力!
  而敏爾雷遜所認為為何這男人沒有從命運片段中被凸顯而出,進而讓她記住姓名的原因,正是──
 
  「你的王似乎沒讓你知道,自己其實一點也不重要。也就是說,現在的你對我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敏爾雷遜勾勒起嘴角笑著呢喃道,只是這些話只有她聽見。
  對方自然也不可能聽見了。
  因為冕位者卡吉弗,在一道墨色波光穿過後,全身立刻被黑色球體吞噬,然後正式進入「徹底癲狂」的魔王聖堂。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