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二、雙宴

月雨海魅 | 2021-12-07 15:01:16 | 巴幣 14 | 人氣 151


二、雙宴
  大家都是這麼說她的。
  「她會明知道賴田成有老婆還決定跟對方在一起,不是看上他的錢,不然是為了什麼?只要是知道他的人,有誰不知道他在外國經商之餘的那些四處拈花惹草事蹟。恐怕即使是他的妻子,當初也是因為這樣才跟他在一起的吧?」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記得最初聽到這句話是從父親口中,於我即將升上小學三年級前的暑假。
  家中面對庭院的落地窗前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早在暑假第一天就把所有作業寫完的我,是最有資格躺在該處享受陽光的人。但開學後我也因這樣的舉動付出代價,記得「非洲人」這個綽號跟了我好一陣子。
  邱冠仁,我的父親,這名臉上常掛著神秘微笑的男人,早上準時出門,傍晚準時下班,總是在我從公園意猶未盡的跑回家前,就坐在飯桌前吃著母親為他準備的晚餐,雙眼緊盯著電視新聞。
  那時候的暑假一到假日,父親也常會逼我帶上釣竿跟他去釣魚,直到一次被魚塭主人追趕我才知道一直都幹著盜釣的行徑。不過,他們家的魚確實也蠻好吃的。之後我們記取了之前經驗,不斷改變地點,直到我們找到一座確定是野外的池塘後才固定下來。
  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父親是名郵局內勤人員,也就是所謂的公務員。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我才慢慢熟悉這個男人。
 
  與父親在釣魚期間我們更有聊天的機會了。
  我也開始知曉父親藏在心中的話,還有他過去的孩童時光、重要回憶,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一些無法在眾人面前說出的事。
  「大家都是這麼說她的。」
  忘了在哪一天,父親提到了那名女子,也就是隔壁賴叔叔三個月前帶回來,結果引發夜半爭吵的那名年輕女子,曾與我有一面之緣的漂亮姊姊。
  父親說自己跟我一樣,只見過那個姊姊一次,即是發生「正室爭奪戰」的當天傍晚,但父親對姊姊的說法卻令我感到疑惑。
  他是個敏銳的男人,很快就猜出我的心思,便立即明說那名女子是賴叔叔帶回來的小三,也就是在外面結識的情人;更爆出令人料想不到的軼聞,提出要入住賴叔叔家要求的人是那位姊姊。
  這時候的我根本就對所謂婚姻的第三者感到懵懂。
  「爸,你怎麼可以這麼肯定?」我拉起釣餌,再次失望的將它甩回池中,其實餌早已失去蹤跡,將釣餌甩回變成了談話之餘的下意識動作。
  「如果是男方提出要帶回家中宣告正室是誰的話,那今天提行李坐計程車離開的就是阿姨了吧?所以要說賴叔叔是因為那位姊姊才回家的也不為過。」父親將臉埋進草帽帽沿,整個人躺在躺椅,在樹蔭下好不悠哉。
  「但姊姊就真的是為了錢才挑戰阿姨嗎?」
  我歪了一下頭,一時還無法理解父親的意思。即使知道姊姊無非是破壞婚姻的第三者,卻尚未理解第三者真的只會單純為了錢而接近男人嗎?
  父親隨即以食指與拇指圈出一個ok手勢,笑著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是這麼回事!以後長大,妳就會明白了。」
  年紀尚小的我即使無法體會,但一想到自己以後也有可能身陷錢財誘惑中,不免也擔憂了起來。
  「但賴叔叔最後還是選擇離開阿姨啊……不過還是看得出他仍抱有玩心。恐怕要等到山窮水盡才會再回來了吧?」
  「爸,今天你是在玩猜謎遊戲嗎?感覺你好像在說很久以後的事。」我再次拉起釣竿,這次很可惜的讓一條大魚溜走了。
  「只要是男生一定都喜歡年輕女人,為了享受一時的刺激,當然有些也可能是真心的。只是看在賴叔叔的作為似乎不屬於後者。」父親坐起身來,笑著繼續說道:「看看那個姊姊的年齡吧!想必跟元配相差有十幾來歲有的,更不用說旁人眼中觀感是怎樣。妳想想看,難道叔叔就不會懷疑這個姊姊是為了什麼而來嗎?再回到年紀問題,賴叔叔今天會帶一個年輕女子回家,假如他是認真的,那還好說,但外遇這種東西就像『毒』一樣會使人上癮的,有了第一次,絕對就會有第二次,更不用說早有『對方是為了錢』這個先入為主的認知,這也算是有錢人的悲哀吧?」
  眼前的草帽男嘆了口氣,好像在埋怨自己的背景一樣。
  「感覺老爸你很有經驗的樣子?」我挑眉盯著父親,無非只是想捉弄他一番,雖然對方的話不乏有我感到陌生的詞彙。
 
  毒,那真的是會讓人無法自拔的東西嗎?
 
  當時我有從教科書上得知,那是極其危險的物品。人們真的寧願犧牲自己,宛如飛蛾撲火去接觸它,即使身陷泥沼也在所不惜嗎?
  果然未經歷練與接觸社會黑暗面的孩童就是如此天真呢。
  另外,所謂的外遇,真的就是如此嗎?
  ──爸形容的這般巧妙,彷彿跟親身經歷過沒有兩樣,難道是真實發生在他身上的過往嗎?
  父親在聽完我的疑問後,笑了約莫有三分鐘之久,但我也不是第一次有自己被小看的感覺了,但實際上是他指出根本就沒有這回事。
  接著父親轉述其他街坊鄰居對賴家鬧劇評頭論足的說法,其中最常出現的字眼仍然是「錢」。
  但我卻也同時聽到了讓年紀還小的我隱約感到不安且陌生的名詞。
  「聽說那女人死了,原因是吸食過多大麻出現嚴重幻覺而發瘋,最後走上馬路被車撞死了。」
  「死亡」這兩字的出現宛如回聲般在我腦中繚繞。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一個曾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年輕姊姊突然去世的消息,莫名的寒顫突然襲來。
  但同時我也認識到了一個新名詞──大麻。
  它是毒品,會讓人上癮的毒,在那個與父親對談的下午,我將它深深牢記,並勸誡自己,這輩子絕對不可接觸這個東西,即使之後我仍因陰錯陽差之下「不幸接觸了它」。
  只不過父親並不知道,此時的我於腦中所浮現的「某個場景」,即使當下我仍覺得那一幕,不過是我的夢境。
 
 
 
  兩個家庭的烤肉聯歡會如期舉行,只是隨著賴叔叔的回歸後,我總會想起多年前的小學三年級前的暑假,父親所說的那段關於賴家「故事」。
  「當時我的外遇對象……」賴叔叔在說起這段往事時,不免留意不遠處正與母親聊天的賴阿姨,刻意壓低聲音,但卻絲毫不把我也在旁邊這件事考慮進去。
  「你是說因為吸毒意外去世,你當時帶回家的年輕女子?」
  見叔叔點點頭後用手搔著鬍渣,我不經意從他露出襯衫袖口的手腕上看見了青色鬼頭刺青。
  「毫無疑問,她失蹤後,我曾經被警方懷疑了一陣子,當時那女子遺留下來的唯一弟弟也對這件事窮追不捨。」
  「所以你即使想逃回家也沒辦法,只能選擇先避風頭嗎?真是完全不考慮自己內人的感受。」父親雖然臉上笑著,但我察覺得到他語中所帶有的厭惡。
  畢竟,這時候的父親並非完全對真像不知情。
 
  兩個男人笑著,言談之下卻也同時正進行著角力。
 
  然後,賴叔叔繼續帶著炫耀語氣說道。
  「我跟那女人只是玩玩而已……」
  我想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吧?
  「大家都看得出來。所以你接下來是不是準備跟我說,她是從你那邊取得大麻的?」父親笑得更大聲了,這一次引來不媽媽和賴阿姨的注意,但她們並沒有發現丈夫們正在談論禁忌話題。
  「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呢,你知道我有在國外經商吧?」沒想到賴叔叔竟然也就這樣承認了,即使那張陰險的笑臉根本無法讀出真假,父親也沒有就這一點下去深究。
  「真是曖昧的答案啊……」父親表現出嗤之以鼻。「我知道啊,所以最近因為金融海嘯,夾著尾巴跑回來了嗎?」
  「的確。不瞞你說,我的商品要重新在國內販賣,雖然還得小心佈局跟評估。」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父親似笑非笑的說,幾乎是把眼前這男人給看穿似的。
  「玩火可是會自焚的,不管你在賣什麼東西,但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也可以假設根本就是大麻,也就是『毒品』啦!你的外遇對象說是被你玩死的也不為過。今天你來跟我說這些,難道就不怕我出賣你嗎?就算你是帶著這種半開玩笑語氣說的,但我出去到處亂講還是會受到專注的喔!還有,我記得,我們似乎不太熟吧?」
  此時氣氛突然微妙了起來,即使只是國中生的我,也隱約萌生迴避念頭,但卻被賴叔叔的銳利目光給阻止,搞得我只能向遠處的阿姨還有母親透過眼神拋出求救訊號。
  「沒什麼,只是……想跟你做個交易。」歸國男子不到一秒又恢復笑容,那是跟父親一樣深藏不漏的笑容,彷彿下一秒他將窮圖匕現,給父親致命一擊。
  「我知道了。」
  只是我沒想到最後卻只見原本還帶有鄙視笑意的父親反而臉色一沉,了然於心的如此回應道。
  立場,翻轉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