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45.變形

月雨海魅 | 2021-09-06 23:32:07 | 巴幣 6 | 人氣 51


45.變形
 
  「我大致知道前因後果了。」
 
  坐於張晨高所在病床旁的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後如此說道。
  接著稍作思考,眼神猶疑打轉後再次開口。
  「但是三天後的『折骨案』偵查終結記者會是沒辦法取消的,這件事已經拖了太久,而且陸續還有受害者出現,事關國家公權力的威信。」
  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一邊說著,還一邊以手摀住的嘴,只是這看似審慎以對的態度,卻在答案脫口而出同時,宛如成了一種表現形式。
  就像今天他領大批人馬前來病房關切張晨高一樣,以及在此之前於署長病房外,全程旁觀張天師師徒作法的過程。
 
  此位無論是排場、衣著以及姿態顯然就是身居高位的中年男子,正是接下來的緊急代理署長,現任為張晨高、周孟欣直屬上級長官,總署的副署長。
  亦是對外宣布準備於三天後舉辦案件偵結記者會的始作俑者。
  原本以為在知道副署長將來醫院之際,特別安排一干人等於署長病房外頭,透過門上窗戶親眼見證張天師師徒作法過程,以至於了解張、周、高三人所言林庚呈秘書分屍案、折骨案、百貨公司分屍案、高宇文與徐敏翰警員一眾死亡事件;以及江家滅門案、網路恐怖文章作者死亡案、大學生離奇傷亡命案、分局大屠殺事件、署長遇襲之事,以及四年前女學生綁架失蹤案等一連串事件背後,皆存在超自然現象的事實。
  甚至為了能讓他們更快理解之後也會加入的張天師師徒所觸及的領域,給想要了解或是參與其中之人有一定的事件概念,並藉這樣的安排,改變記者會舉辦的決定。
  但如今看來,前述不僅是白忙一場,也能看出這件事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轉圜餘地。
  「副署長,難道這件事──」
  很快就看透記者會背後經緯且無法接受此結果,想要確認並非是一時自己聽錯的周孟欣開口了,然而,不待她把話說完,副署長再次加重語氣表示這事沒得妥協。
  「這件事就是這樣決定的,沒辦法更改。」
  副署長的話這次總算引來房內眾警察同仁的譁然,與其說是無法接受或驚訝出現的反應,倒不如說,充滿了對這項決議的雜音與議論。
  因為方才見證張天師作法過程、女鬼現身的人不在少數,而且絕大部分也是隨副署長而來的人馬,所以在作法結束後,已出現不少希望事件能夠徹底查明真相,並確認厲鬼被消滅,待一切真正平息後再對外公布警方偵辦結果的聲音。
  這些人並不知道記者會舉辦的當日可能會上演不亞於分局屠殺事件的慘劇,但確實因在草率結案之下就立刻舉辦記者會這件事感到不安。
  豈料,帶頭者卻仍然鐵石心腸的不為所動。
  當然,這些也被將視線從外頭景象收回的張晨高看在眼裡。只是,這位身處事件核心的警官見此不但沒有任何反應,臉上更沒有流過一絲情緒變化。
  其實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正如前面這句話一樣,張晨高此刻心中正是這麼想的。
  他早就知道不可能那麼順利,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抱持太多副署長會改變心意的冀望,倒不如說,他認為這不是一位副署長可以決定的。
 
  與此同時,外頭陰鬱許久的天,再次落下毛毛細雨。
 
  「副署長,難道您沒有看到剛才的過程嗎?那個女鬼可不是第一次出現;上次在分局大屠殺現場的轉播中也出現過一次,這不就說明對方不是簡單的鬼怪,所以署長才會變成那個樣子。可別說你認為那是人類所下的毒手。」
  說出這些話的不是張、周、高任何一人,而是一位年紀與張晨高相仿的警官走出人群後所說的。
  只見這位理著平頭,看似營造工程作業人員的壯漢,毫無畏懼上位者的氣場,直接就是站到直屬長官身旁,與對方大眼瞪小眼。
  「施警官,我當然看到了,而且是跟完了全程,怎麼會說的我好像對這件事視若無睹呢?這不也是你們幾位想讓我了解你們口中所說的那些怪力亂神並非胡謅,特地請兩位道士的演出嗎?」
  看來副署長顯然對此事了然於心,但最後那句話仍抱持對方才法事與鬼怪現形事實的質疑,甚至挾帶對張天師師徒兩人的輕視,一直身為廟壇子女的周孟欣頓時一股無名火湧上。
  眼看即將發作之際,身旁的老高率先察覺,將這名年輕女警給擋下。
  「學長!」
  「孟欣,別激動,事情已成定局,這件事打從一開始就得靠我們自己。頂多就是接下來的搜查行動我和晨高不會再被排除在外。現在就連我這名不隸屬你們署的人也插不上嘴,恐怕妳更是無法影響到對方。」老高難得整張臉皺在一起,看得出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即使道出早就心裡有數。
  接著他以眼神示意要周孟欣看向張晨高。
  「接下來已經不是談判了,更像是垂死掙扎,明眼人也都看得出來記者會不能變動的主因是什麼。」
  老高語畢同時,始終沉默的張晨高終於開口。
  「副署長,我知道你的難處。從你講出『沒辦法取消』和『沒辦法更改』,『事關國家公權力』這幾句,還有你如此堅定的認為連回去和上頭開會研商都沒有必要就看得出來。今天就算是現場同仁都遭到女鬼毒手了,你大概也是不動如山吧?不,是就算副署長你連命都丟了,上面也不會讓記者會取消或延期的。」
  張晨高的話嘲諷意味十足,卻也說出赤裸裸的事實。
  他本來就鮮少會在同仁或長官面前這樣講話,所以在場略知這位警官作風與個性的同仁,其實都表現出吃驚神情,這當然也是面對下級直接頂撞上級命令的場合,同為下級人員本能般出現的寒顫。
  同時令人意外的是,一直都秉持聽命行事的副署長,聽完這些話後本來急火攻心,但很快的又如洩了氣的氣球垂下肩膀,額頭滑過一滴汗水。
  「如你所說,這件事是上頭的決議,完全沒有商討的餘地,特別是在知道署長也遭難後,上頭更希望這件事能早點落幕就早點落幕,不想有更多的節外生枝。」
  「哼?『有人會不高興』是吧?」剛才挺身向前的施警官此時雙手抱胸,嗤之以鼻。
  「副署長的壓力可想而知,而在少了署長可以當擋箭牌的情況下,您的立場就更顯得尷尬了。若不是現在這種情況,我想誰也不想接下這個爛攤子吧?也因為是會影響到自身職位的爛攤子,所以上頭才會以『事關國家公權力』為由,想立即執行三天內的割闌尾策略。老實說,我們國家的政務要官掩蓋是非的手段一直都是這麼粗糙,到頭來,影響國家公權力威信的小丑正是這些試圖掩蓋是非的人。
  當然,這種無論是身在體制內的我們還是人民早就知道的事實,我想就不用再談太多,我也不是要做批判的;但換個角度想,今天這種情況實在也沒有必要讓副署長親身勞駕,而且只是帶來這種不容商榷的命令。如果只是為了做個形式,一方面我認為大可不必;但如果真的是出自關心,那我也表達感謝。」
  張晨高的大談闊論外加冷嘲熱諷,令在場氣氛十分尷尬,另外也使眾人噤若寒蟬,就連本來態度不屑的施警官,亦安靜的將目光轉向身處床沿的長官。
  然而這男人,卻反而表現得更加怯懦了。
  「今天我當然不是只為了走個形式才來這裡,我想晨高你也大概猜到我不只是作為長官想關心下屬的情況,或是只為了帶來一個無法妥協的命令了吧?
  簡單來講,接下來是我身為現階段本署代理之長,個人所做的決定,跟上頭沒有關係。但其實,假如上頭發現我在接下來的最後三天給予你們的權限,大概也只是感到不以為然吧?」
  老高與周孟欣此刻對看一眼,除了他們知道接下來副署長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與剛才老高所說的有關外,另外則是沒想到副署長決定改變署長的命令,而且還是少見的出自於他個人的決定。
  「我今天還要帶來的另外訊息則是,從現在開始將刑警張晨高調回折骨案搜查小組;分署高景翔警官,暫時調任為本署折骨案搜查小組執行、協助人員,由你們兩人與周孟欣警官三人領導小組繼續深入調查折骨等案,並另外分配人員重啟調查四年前女學生綁架失蹤案,仔細並釐清關係人與相關證據,這方面就由施警官來作為專案主導。此期間,歷史檔案或是署內能夠開放的文件都會提供給各位。」
  副署長的新指示看似沒有什麼改變,但等於是間接認同不久前張晨高醒來後所道出,由他自己結合至今所有片段與線索的推理,所以才正式的將女學生綁架案也作為相關案件,納入調查範圍中。
  其中最感到訝異的莫過於就是露出一副公親變事主神情的施警官了。
  只是,副署長的指示還未結束。
  「接下來就是除了女學生失蹤案外,我自己決定的另外一件事。」
  副署長起身,一邊用手帕擦拭額頭汗水,同時轉身面向病房門口,眾人見狀紛紛移開身子讓出一條通道,而盡頭出現一雙人影。
  「同時,從現在開始,靈學組與調查組共同合作,雙方結合超自然現象,以及現實的科學證據進行互相驗證、比對、推論,從中找出合理的解釋;共同交換意見與知識,希望能在接下來的三天內能夠找出案件真相與靈異事件背後的謎團。另外,也請互相協助扶持,避免再有人員折損、傷亡,將所有風險降到最低。
  我還要補充的是,除了驅魔大會雙方須共同參與,我也要警方與靈學組的各位在記者會當天到場戒備,所獲得的獎勵與待遇我會向上頭積極爭取,以確保他們的性命安全為由。」
  能感覺得出來,在副署長說完這些話後,現場氛圍有別於不久前的騷亂,此時帶動了士氣,警方成員看待張天師師徒的眼神似乎也有了些改變。
  周孟欣和高警官更是難以掩飾興喜情緒,一起望向病床上的張晨高。
  只是沒想到,那個男人臉上卻依然平靜。
  「晨高,這些人之後就歸你管了,就算只有三天,也希望你們盡最大的力量交出好成績。」
  「感謝副署長的厚愛與決斷,確實是下定決心和我們這些基層人員站在一起了呢,同時也沒有讓我們今天的安排白費掉,算是認同存在兇靈作祟這件事了。」
  副署長似乎覺得自己的作為受到肯定,表情也放鬆了起來。
  「但是長官,你從一開始就指出上頭就算知道這些決定也是不以為然,這不就代表你除了是一張白紙外,從頭到尾都被排除在外嗎?還有,如今署內還留下什麼可以有用的資料呢?就算有,我們三天內找得出來,來得及使它發揮作用嗎?」
  「等等!晨高,我不認為不可能。既然我決定跟你們站在一起,就代表我和署長不一樣,是真心想解決事件的;而那些被抹除掉的證據和內幕,我也是希望能透過自己的人脈和手腕,從中找到一些關聯。」
  沒想到,張晨高在這時卻嘆了一口氣,房內忽然僅剩外頭雨水連綿的聲響。
  「好吧!基本上可以斷定副署長是真的和這些案子沒什麼牽連。我剛才的推理,在場有聽到的人也都已經知道了那位林庚呈和署長之間有什麼樣的因緣;意思就是說,假如現在上頭還是怕什麼事東窗事發,不就代表林庚呈是足以左右警方高層,更可說是抓到他們把柄的人物嗎?
  重點是,這個人事到如今還活得好好的。好吧!那是不久前,現在我也不確定就是了;也就意味著,副署長你實際能動用的關係和人馬,其實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少,你的處境也比想像中的還要危險。
  我就講白點吧!一旦你下定了決心,除了上頭可能會視你為棄子,另外,隨時也可能成為第二個署長或高宇文,副署長,你有辦法承受這樣的壓力和性命威脅嗎?」
  「副署長先生看似是決定和我們所有人共同作戰了啊……但我不得不說薑是老的辣,他其實也已經把全局設想得很周全了。」
  就在張晨高想確認副署長的決心同時,張天師一邊笑道並走進病房,警方人馬雖然仍對這位通靈人半信半疑、另眼看待,但如今皆不約而同感受到其散發出來的氣場,下意識的往後挪了腳步。
  「副署長之後應該可以高升,如願坐上署長寶座吧?只不過,假如你沒有說今天這些話,恐怕那個位置不會是你的就是了。」
  「張天師嗎?請問這是預言嗎?」
  施警官雖然方才認同張天師師徒的作法過程並非演出,但多少還是存有對通靈者的質疑,以至於表現出來的態度很令人不舒服。
  然而,張天師卻是連看對方一眼都沒有。
  「立場是一樣的喔!施警官。」張天師走到副署長身後,再次笑道:「你可能也會死啊,小子。」
  瞬間,原本士氣高昂的現場,轉眼變為沉重,此時副署長正低頭雙手握拳,身子微微顫抖,眾人也在屏息以待這個人接下來的反應。
  「副署長,我們會如你所願的記者會當天在現場待命,我想透過你的遊說,上頭那群貪生怕死的『官』應該也求之不得;但是,我和張警官也希望,你能全盤托出,也就是要你實話實說,而不是變成上頭餵稿的傀儡,您懂我的意思吧?副署長大人。你現在在這裡允諾後,我們等人必會盡全力保護你的安全,還有,你也是。」
  張天師總算將目光落到一旁的施警官身上,對方雖然還是臉色難看,但其實內心鬆了一口氣,不過,下一秒情緒卻又隨即被拉到高點。
  「當然是盡力而為啦!現在這女魔已即將徹底喪失原本的人性,恐怕路上看到人就想殺了呢!特別是你們這群和事件核心靠得很近的人民公僕啊,呵呵呵呵──」
  「師、師傅,妳有必要在這種時候講這種像地獄梗的玩笑話嗎?」莊名實見自己師傅言詞失控,趕緊上前制止,雖然這男人講出的「笑話」兩字,格外令在場眾人感到刺耳。
  「會的,我答應妳。」
  就在現場再次陷入騷動同時,副署長終於開口了,許下了將與所有人同進退,並會於記者會上把一切公諸於世的承諾。
  這當然也是為了他自己。
  「假如我活下來,也成功破了案,升上署長後,我一定不會虧待各位的。」
  「結果都是一個樣嗎?相比之下,只想殺人的鬼怪或許純粹多了。」靠在牆邊的老高嗤之以鼻說道,卻也在這時候,口袋中的手機傳來震動。
  他立刻拿出手機走出病房,接起後,話筒那頭傳來一道女性嗓音。
  「成功套出話了呢,高先生。」
  「都什麼時候了,還叫我高先生,我們不是出生自同個家族嗎?所以妳終於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人脈多厲害了吧?」老高見委託之事有了進展,喜上眉梢的說。
  「也不容易啊,高先生,只是用了和上頭一樣的手法,有關係就沒關係。」
  「那回收廠那邊呢?」老高已經放棄糾正對方對自己的稱呼,轉移話題重點。
  「已經請人釐清流向與時間軸了,查出來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現在只剩下確認動作,這方面我的人倒是用回溯的方式才能這麼快得出結果。」話筒那端的女聲自信笑道,接著故以揶揄賣了個關子。
  「只能說,大學宿舍的房東真的是什麼死人骨頭都可以拿來省錢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