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46.回收

月雨海魅 | 2021-09-21 19:13:14 | 巴幣 22 | 人氣 43


46.回收
 
  老舊國宅一樓嵌有諸多信箱孔的紅色鐵門應聲而開,隨即一張有著大眼袋與皺紋臉龐的老婦從後方探出頭來,看得出對方因拜訪者身份,於臉上顯露出的緊張。
  「警察先生嗎?是高警官等人嗎?這次是不是又多了不少人?」
  老婦略帶顫音的提問,所站立的昏暗環境由於損壞且閃爍不定的燈管更添詭譎;若是想起此處一個月前發生過的事件,而方才出現的是老婦面無表情的臉,估計現場眾人會倒吸一口氣吧?
 
  這裡正是網路恐怖文章寫手陳予仁生前所居住的出租套房所在處。
 
  「對,我是剛才電話裡提到的高警官。」
  領在最前頭的老高將證件亮在老婦眼前,因為是淋著雨過來,全身又濕又熱的觸感令他有點不耐,厭惡雨天的性格與死去的兒子近乎相同。
  「可以先讓我們這票弟兄入內嗎?雖然我知道現在時間不早了。」
  「喔!好、好的!但是……是要前往我的住處還是……」
  警方一行四人在老婦的引領下魚貫入內,接著便開始走上髒亂、破舊的樓梯,最後還跟了四名不似警方穿著同樣樣式制服的男丁。
  這名老婦是同樣住在這棟國宅,將套房出租給陳予仁,也是那時候發現對方屍體的房東,在眾人上樓同時,提問是要先行前往哪處。
  老高聽完後,想也沒想就回答是要前往陳予仁生前所住地方,並指出這次會帶這麼多人前來的原因。
  「許太太,為了避免妳有所顧慮,我直接跟妳說這次為什麼會帶這麼多人過來。除了妳所看到的我身後兩位有穿警察制服的人員,還有身邊這一臉凶神惡煞的,剩下四人是廢棄物回收廠的人員,我們準備移動陳予仁房間內的一些東西。」
  老高一行人跟在房東身後經過一層又一層的國宅住戶,期間還與幾名正巧準備出門的年輕人擦身而過,看得出這棟樓有不少是出租給大學生的套房。
  「這……這件事怎麼這麼突然?也應該事先通知──」
  「所以我們才一起連同相關人員都帶來啊!」老高顯然不想在這裡多費唇舌,打斷房東的話。「也因為時間緊迫的關係,所以才不得不在都已經晚上十點的現在打擾房東您。」
  老高此時到達租屋處時間是副署長前往醫院的同一天晚上。考慮到三天後即將舉辦驅魔大會,確實已沒有等流程跑完的時間了,這自然也是老高心浮氣躁的原因之一。
 
  很快眾人來到陳予仁生前所居住的頂層租屋處,一個月前拉上的封鎖線仍保留著,也說明案件尚未落幕。當然三天後這些光是看到就給人無限遐想的東西,也都將完全消失,到時候房東也得傷腦筋要如何連同對面的空房一同出租。
  此樓層死氣沉沉,無論陳予仁身亡前對面是否住人,從那緊閉且留有不少繡斑的紅色鐵門與安靜莫名的程度大概能判斷出現下是無人居住的狀態。
  然而,就在房東將已然成為凶宅套房的沉重大門打開到一半之際,樓梯間卻忽然傳來急促腳步聲,聲響距離老高等人越來越近,直到這段急促的腳步聲來到同樓層後中止,眾人才猛然回望隊伍最後方,儼然像極恐怖電影中角色驚覺風吹草動後的反應。
  「有、有人上樓?人呢?怎麼只有聽到聲音沒看到人影?」
  「啊啊啊啊啊!」
  「見鬼了?」
  「所以才說要等一個法師或靈學顧問到的時候再開門啊!」
  「給我冷靜點!施茗學!」
  沒想到一道不見人影的腳步聲頓時就令在場所有人陷入慌亂,房東太太更是發出尖叫,而一開始就喊出見聲不見影,後來持續歇斯底里發出抗議,不久前被臨危授命為四年前女學生失蹤綁架案負責人,現在卻臨時被抓來現場的施警官,馬上被一旁的老高拍了一下腦袋。
  其實可以看出慌了手腳的隊伍人馬,幾乎都集中在隊伍前方,倒是跟在最後的回收場人員,卻是向那幾位情緒高亢的人給予關愛又感到莫名其妙的眼神。
  「難道只有體質比較敏感的人才聽得到嗎?」
  「老施,你還是先冷靜一下自己的腦袋吧!雖然也是因為你們幾個是首次加入這種特殊調查小組,唉,算了!」
  老高放開施警官的衣領,接著要房東不要停下開門動作,自己穿過眾人來到隊伍尾端,待回收廠人員移開腳步後,才看到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身影。
  「請問……您就是張天師臨時連絡到,今天剛抵達驅魔法會現場的……尹老師嗎?」
  當老高在見到腳步聲響源頭後,也不免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跟著來到身旁的施警官倒是代替他做出更赤裸的反應。
  「什麼?小……不!是學生?」
  「死條子!你剛才是不是想說小學生?我身高可是有一百五十公分,而且是池上仙道觀的第九代正統繼承人,而且早就已經出社會了啊!」
  使兩位警官感到驚愕與產生身份錯置感,剛才匆忙上樓卻不見人影的來者惱怒的直接回嘴,並用極快的語速自我介紹。
  這名被誤認為女學生的嬌小女性,身穿一件連身無袖白色連帽外套與黑色上衣,斜揹著一個褐色帆布包;下身著褐色短褲及球鞋,並有著一頭紮成丸子頭造型的深色棕髮,以及一張容易被誤認年齡的稚嫩圓臉。
  只見這名小……女孩在給施警官下馬威後,跨出一隻腿自信滿滿的用拇指抵住胸口報上名號,令老高不禁來回端詳手機與對方,還用力擰轉一下脖子肉。
  「少給我做出那『是不是我在作夢的動作』!」
  「我只是在想是否要回撥電話給張天師,確認您的身份罷了……」雖然不敢置信,但老高仍對眼前女性抱持敬意,所以發出似遭受打罵後的犬類低鳴。
  「就是這間對吧?我要進去了!」
  「欸、欸欸!等一下!非相關人員不能──」
  「我就是你剛才提到的法師,或者稱我為調查小組的靈學顧問也可以,我名字叫尹靜蕙,要叫法師、尹小姐、老師都可以。」尹靜蕙沒有理會施警官的叫喚,沒好氣的丟下這些話後便進入陳予仁住處,留下一臉錯愕的對方。
  「老高,張天師是認真的嗎?這位……老師不但看起來不專業,而且還遲到,個性更是比鬼還可怕。」
  「別想太多了,本來接下來的計畫就是各小組至少需安排一名靈學或玄學專家,以應對各種突發狀況,你現在才說尊重專業已經來不及了。」老高經過施警官身旁拍了拍對方肩膀,苦笑道。
 
 
 
  一般在警方採證完畢且案件已歷經一個月時間的情況下,仍保留案發現場是相當罕見的案例。這也說明,即使是在張晨高和老高被撤出調查小組後,這裡仍被作為可能遺漏掉線索的地方,警方持續保留著扣留權限。
  而提出申請者正是第一次小組改組後的負責人──周孟欣,也所幸因此,如今才能使重返現場的人,獲得重新檢視與「回收」那個被留在現場的「關鍵物品」的機會。
  當然,張、高、周三人不久前在醫院時也曾討論過上頭的施壓命令,為何沒有包含撤除折骨案有關的後續案件現場保留權在內,雖然最後也只能得出上面不是不知道其中還存有與自己有所牽連的證據,就是認為即使留著讓搜查小組繼續翻也沒關係。
  這是老高第一次進入陳予仁案的現場,但前一次也非張晨高或周孟欣,而是轄區內的警方,所以除了這裡瀰漫著混雜霉味的腐臭,對於這有一廳、一衛、一房、一廚,約莫十坪的居住空間,老高一時間沒有太多想法。裡頭和陳予仁有關的物品也早就被移走,所以他很快便將重點轉移到所承接的資料與訊息中提到的關鍵物品所在處。
  「這已經不是普通大學生能租下的等級了吧?根本是足夠讓一對新婚夫妻住下的地方了……老高,怎麼了嗎?」
  「老施,沒忘記你在車上看的影片吧?就是那位陳予仁自己半夜用錄影機錄下的影片。」
  由於知道老高在說什麼,施警官很快就意會過來,隨即也遵循老高在內的其他人所關注的方向看去。
  而此刻眾人正專注凝視的物品,正是曾經在影片中出現,也是陳予仁扭曲凹折的屍身被發現的藏屍處──租屋處冰箱。
  只見在上層發現陳予仁屍體的關鍵物依然保留原貌,自冰箱上層流至地板,令人怵目驚心的血跡已經乾涸,然而仍有一股顫慄感瀰漫在空氣中。這股顫慄自然是對於冰箱內是否還存有使人驚駭之物的惶恐,即使所有人早就知道屍體已不在其中。
  「就是這個嗎?你們今晚要帶走的東西。」站得老遠的房東戰戰兢兢地問道,接著道出令人意外的話語。
  「反正這東西也是我二手買回來的,沒有多少錢,現在又因為裡面有裝過死人,你們如果能幫我處理掉那更是再好不過了。對了!就是你們!我想起來了,當初我就是跟你們公司買的!難怪你們的制服我越看越眼熟。還、還有,我就想說為什麼今天下午就有警方的人問過我這個冰箱的事,原來你們是要來做後續處理的?」
  「是的,房東太太,我們知道妳是跟這間公司收購這個二手冰箱的,雖然下午先來的人說妳收購單據已經丟掉,但之後還是有從監視器畫面找到是從哪間公司入手的。」
  「老高,你在說什麼?今天不是只有我們過來嗎?下午就有人先過來調查這個冰箱?難道是另外的調查單位?」
  聽完房東的話,施警官湧現疑惑,立刻質問身旁同伴,卻也在還沒獲得對方回應前,露出恍然大悟神情。
  「難道就因為在冰箱內發現屍體,所以要將這東西回收調查嗎?難道這個地方沒有其他需要重新檢視的?」
  「冷靜點,夥伴,這裡已經不需要再做任何調查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將這些分散各處的碎片,重新組成它原本的樣貌,讓它們回到原本的地方。」老高再次拍了拍施警官的肩膀,而對方這次卻抓住老高手臂,眉心緊皺。
  「什麼意思?意思是說,回收處不只這裡?今天來就真的只是要搬這個冰箱下樓?」
  「也不能說完全是為了這件事,但這個冰箱確實是關鍵物品。會帶這麼多人來,也是為了避免再次出現全體犧牲的情況。」
  聽到老高正色地回答,施警官不禁放下緊抓住對方手臂的手,同時嚥下一口口水,彷彿這個時候才真正體會到加入蒐查小組後,可能會面對到的最極端情況。
  老實說,即使是在臨危受命的當下,他都還對加入搜查小組可能會遭遇鬼怪襲擊感到半信半疑;然而,此時正因親臨現場,才使老高的話格外有說服力。
  弄個不好,就真的會再次上演如分局屠殺案,或是局長慘死那樣的結果。
  「這也是我出現在這裡的理由啊!」
  正當施警官尚處恍惚之際,一陣清亮的年輕女聲閃過耳邊,使得他馬上回過神來。
  只見尹靜蕙走過他和老高身旁站到冰箱前。
  「老師,其他地方您都檢查完了嗎?」
  「雖然很不想做這種像是人肉雷達的工作,但這卻也是我們通靈人在這個時代的存在意義呢。」尹靜蕙苦笑搖頭,接著從隨身包中取出三張符紙。
  接著她以極快語速唸完咒語,將符紙舉至面前,也就是冰箱上層的位置。
  「如高警官你所說的,已經沒有其他需要再調查的地方了呢,除了這裡之外。」
  「老師,不是我懷疑您的能力,要是對方的力量──」
  「哈?放心吧!我可是池上仙道觀歷代以來最有資質的天才修行者,要是沒辦法,我是連進都不會進到這個地方的!這個冰箱裡只剩下殘渣了,應該說──」
 
  ──那女魔已認為這個媒介不再需要了。
 
  尹靜蕙語畢,屋內燈光頓時劇烈閃爍,這一幕令施警官想起不久前準備上樓,初見房東開門的情景,腦中閃過那時候似乎有道身形曲弓的男性身影,閃過樓梯轉角。
 
  如今,他即將見到那名男性的真容了嗎?也就是那名死者,陳予仁。
  
  沒多久,燈光閃爍乍然停止,早就沒有電力的冰箱卻在此時散出陣陣白煙,白煙伴隨低溫劃過眾人身旁,房間瞬間變成一座大型冷凍庫。
  也在眾人出現騷動之際,冰箱上層門緩緩打了開來,一道灰白色的半透明身影隨即出現。
  其姿態,就像被藤蔓纏繞而動彈不得的受難者,只是現實情況是,那些藤蔓是受難者被凹折成不可能形狀的軀幹與四肢。
  陳予仁慘死情景再次如電影般重播,而這位可憐的男大生一雙眼睛也正不停轉動著。已經無法發出聲音的他,彷彿正乞求現場眾人能對其伸出援手,那神情絕望無比。
  「這就是陳予仁還留在這裡的最後殘渣,倒不如說,更像是情感殘渣。剩下的……都已經成為那女魔的一部份了。」
  尹靜蕙目光銳利的緊盯亡靈碎片,雙手交叉於鼻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