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48.重殺

月雨海魅 | 2021-10-16 20:15:07 | 巴幣 6 | 人氣 49


48.重殺
  曾上演殘忍屠殺事件的現場,殘留血腥味並挾帶生人勿進氛圍的空蕩分局,如今深處傳來一道不和諧的玻璃破碎音。七名警察與一名修行者所組成的文件搜索小隊皆同時間在聲響發出後立刻停下動作,目光轉向源頭方向。
  接著所有成員在周孟欣的提醒下,有人手放腰間配槍,更謹慎者已持槍在手,以利應變任何突發狀況。
  身為小隊長的周孟欣自然也不敢怠忽,一手舉槍、一手放在胸口位置。除了是因氛圍緊繃帶來的猛烈心跳,另一方面也是對可能此時引爆的某顆不定時炸彈感到不安。這迫使她加重力道,連同緊抓披套在身上的那面令旗。
  
  沒錯,周孟欣此刻想起了不久前經過分局前路口時,沒來由的心跳加速。
  原本她認為那可能是即將重回屠殺現場的緊張感,但現在她聯想到或許也是共存於體內的詹亭瀅靈魂所帶來的躁動。
  一想到此,她就越發不安,致使呼吸急促。
  假如接下來上演如踏入陷阱般,對方人馬一同夾擊他們的窘境,不論她自己能否全身而退,其他人是否皆會慘遭毒手呢?
  雖然張天師認為莊名實可以獨當一面擔任小隊靈學顧問,然而,當那樣的情況真正到來時,最好的結果還是會出現傷亡吧?
  她是否要現在退出搜尋聲音的行列呢?
  她是否能走出已成為詭異空間的分局?
  假如她離開小隊,正是對方想拆散小隊,令莊名實無法兼顧的目的該怎麼辦?
  隨著向發出玻璃破裂聲響的廁所走近,周孟欣的思緒便越發混亂,而莊名實則是從頭到尾伴在身側,這時她才像驚覺找到解開內心繩結的救星,一隻手準備伸向莊名實的肩膀。
  只是,她沒想到不待自己接觸到對方,這名修行者便回應了她的期待,同時緩解了她的內心紛亂。
  「放心吧!周警官。」
  莊名實沒有與周孟欣對上眼,目光依舊直視前方,然而溫柔又肯定的回應安撫了對方的不安,這時周孟欣才發現自己竟忽略了這個人那討人厭的能力。
  可是,她卻也因莊名實能讀出他人思慮與情感而感到慶幸。猛烈的心跳在聽聞對方脫口而出的話語後,終於獲得趨緩。
  「現在妳的身上並無異狀,我會保全小隊所有人的。」
  這番可靠的宣告確實多少鼓舞了小隊士氣,儘管莊名實伸入隨身行囊內緊握法器,早被汗水浸濕的手從沒鬆開過。
  來到廁所入口前,他們按下開關點亮其中燈光驅散陰暗,現在也不顧夜間開燈是否會引來附近居民的臆測,總之先穩定軍心才是當務之急。
  分局廁所格局如同學校或一些公共設施,有一字排開的小便斗與廁間。據說這座分局為過去日據時代所留下的舊警廳翻修而成,所以規模不同其他市內分局,無論是外觀還是內部陳設都還留有「辰野式」風格;估計廁所格局也就這樣沿用下來了吧。但也因為如此,寬敞又復古的風貌,反而令小隊成員沒有因為點燈後多少舒緩一些緊張。
  「人可能躲在廁間嗎?」
  其中一位小隊成員走入廁所時如此判斷,但卻隨即被周孟欣給攔下,因為她想要先讓莊名實勘查環境。
  「嗯……」只見莊名實眉宇深鎖,隨即是約莫一分鐘的沉默,最後才道出判斷結果:「沒有異狀。」
  「到底行不行啊……」
  「莊先生,我們所有人的性命都交在你手上啊!」
  「莊兄,您確定嗎?」
  莊名實遲疑的態度引來部分小隊成員的質疑。畢竟如他們所言,此刻身為靈學顧問的他把關著人員性命,也影響著任務的執行力。一板一眼的軍警體系的勤務人員,越是在這種情況下更需要準確、肯定的答案,而一旁的周孟欣也看出莊名實的難處,選擇最後再次向對方進行確認。
  「有什麼難以斷定的地方嗎?我要放人進去搜索了。」
  莊名實的臉皺成一團,不久前的自信與宣告宛如曇花一現,但確實也被周孟欣給猜中了,此刻他沒辦法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確定沒有異狀,但……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感覺?」
  莊名實額頭冒出汗水,周孟欣趕緊查看對方身體狀態,同時也在運用從雙親那繼承而來的微弱感知能力戒備著四周。這時廁所燈光猛然閃了幾下,眾人因此手忙腳亂了起來。
  不過,很快的燈光又恢復正常。然而,眼尖的周孟欣已看到了「某個東西」。
  「那是……李景皓殘留在這裡的意念嗎?」
  「是啊,那並不會影響到活人也不會帶來傷害,所以其實說這裡沒有異狀也沒錯。只不過,那股『感覺』還是存在著,它讓我感覺這裡不像我們所知道的分局,但是……感官實際給出的感受又說明我們所在的地方的確是現實世界,而非誤入對方所創造出來的幻境中。」
  周孟欣仔細聽著莊名實陳述的內容,而他們所提到的員警李景皓殘留的意念,正是燈光重新亮起前的最後明滅間,出現於洗手台鏡子中的影像。
  那道影像雖然沒有持續幾秒,但莊周兩人卻清楚地捕捉到那正是生前的李景皓。
  他們看到李景皓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緊盯鏡子,然後雙手在鏡子下動作著,只是最後什麼也沒有在他手上出現,就這樣臉色蒼白的跑出廁所。
  至於莊名實最後模稜兩可對於他們所在之處是真實還是幻境的解釋,周孟欣則仍在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一幕……應該就是發生在分局屠殺時的當下吧?」莊名實擦掉臉上汗水,接著越過眾人朝洗手台走近。
  「莊名實,你──」
  「沒關係的,這本來就是我該負責的事,畢竟我沒有給出一個明確判斷,那就由我來做第一位接觸者吧!」
  莊名實明顯看起來不太對勁,當他走過自己面前時,周孟欣原本想拉住對方,只是卻抓了個空。
  莊名實來到洗手台前。這裡總共有三座洗手台與三面鏡子,可以看到最右邊的鏡子已經消失,因為它早在眾人入內時就碎裂,屍體怵目驚心的散落在洗手台周邊,而中間的鏡子則是方才出現李景皓的身影,現在莊名實正是站在其前方。
  「看來剛才就是那面鏡子破掉發出的聲音吧?」
  眾人議論紛紛,也開始分散開來搜索其它關起的廁間,只因他們見莊名實與小隊長沒有發出警告跟出現異樣,於是便放下心來了。
  周孟欣即使還有些摸不著頭緒,不過見現場無異,便也收起配槍來到莊名實身旁。與此同時,她看到了莊名實手伸入中間鏡子後方,取出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物品。
  「這、這是!難道──」
  周孟欣吃驚到無法拼湊出完整話語,所有人察覺她的反應後紛紛聚集到洗手台旁,也在看到莊名實手上的東西後發出驚呼。
  那是一個裝著文件資料的黃色牛皮紙袋,上頭沒有任何註記跟命名,牛皮紙袋的其中一面貼有幾條雙面膠。
  這個東西無庸置疑,正是他們今晚欲找出的關鍵文件!
  「竟然會在這種地方!」
  「果然他們寧願藏起,也不願銷毀嗎?」
  「銷毀還是有可能被找到蛛絲馬跡,藏在一個根本沒有人會發現的地方才是最保險的吧?」
  「這下就不用到分局長兒子的住處搜索了。走吧!收工、喝酒囉!」
  眾人也不等莊周兩人確認紙袋內的文件,便認為搜索行動已告一段落,為了確定不是白忙一場,周孟欣趕緊確認其中資料。
  「的確是這些文件!這些就是四年前女學生綁架失蹤案的關鍵證據!」
  周孟欣興奮地瞪大眼睛並快速瀏覽手持資料,她一張又一張的翻閱,卻也同時湧現疑問。
  「所以剛才是李景皓刻意給出的暗示嗎?包括玻璃碎掉這件事。」
  「我想應該不算是這樣。我們剛才聽到跟看見的應該都算是分局發生屠殺當天的情景。那一天應該是先出現了什麼狀況,才讓李景皓慌慌張張地跑入廁所,然後想要取出藏在鏡子後的這份文件,只是情況危急,所以他只得衝忙離開。」
  周孟欣回想分局屠殺案的細節,在想起某個環節後瞬間恍然大悟,這也令此時看到鏡子上出現某個東西的她發出驚呼。
  「是這個!錯不了!李景皓當天就是發現這個吧?」
  眾人循著周孟欣手指方向看去,在發現所指何物後更加湊近目光。而那個東西其實一開始並不明顯,是直到周孟欣恍然大悟後,它才像被凸顯出存在般,更加清晰的顯現至眾人眼中。
  那是一個用紅色蠟筆塗出的紅點,而且此時正好對應在反射於鏡中,莊名實面容上的眉心。
  但更令周孟欣感到心驚的是,她聯想到李景皓奔出分局外被同仁槍擊的致命位置,也正好在此。
  才不到幾秒時間,部分謎團接二連三的釋疑,其中更是包括莊名實所道出,在進入廁所後的那股「感覺」。
  而周孟欣所聯想到的李景皓當天行為,正是分局屠殺案中吸引各大媒體與警方人員關注的靈異現象,也就是「分散在局內部各處的紅色蠟筆線條塗鴉」,那也被稱為「死亡預告的塗鴨」有關。
  當天應該是分局內的同仁先從某處發現了不明塗鴨,令李景皓當下嗅到一絲不安,所以便進入廁所想取走隱藏文件。只是沒想到在進入廁所後,最右側的玻璃首先破裂,並在他想取出文件當下,發現塗鴨紅點正巧對準且刻畫至自己眉心,才令他為了保全性命,選擇趕緊逃離。
  最後李景皓確實也如塗鴨預告一樣,被子彈射穿腦袋慘死,其他同仁同時間身陷屠殺血海之中。
  李景皓會有趕緊跑入廁所想取出隱藏文件的動作,莫過於他早就對預言塗鴉有了心理準備;也就是說,他知道該文件與小女孩的預言塗鴉是有著某種連帶關係的。
  只不過,根據分局的監控影像,李景皓似乎在出廁所後仍保持鎮定,與發現塗鴉的當下反應截然不同,為什麼會這樣呢?
  「莫非,文件是分局長要李景皓銷毀,但李景皓卻沒照實去做,私下藏在鏡子後方的嗎?但是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作為籌碼?難道是為了日後能威脅上層的籌碼?實際上署長確實也受到這份文件的擺佈呢。
  也就是說,文件內容被得知與取走這件事,署長事先並不知情?而這件事林庚呈竟然也知道了?所以李景皓才會得到林庚呈的警告,提前知曉預言塗鴉?
  林庚呈無疑是串連起所有關係人的節點,如果這麼想的話確實也合理起來了呢……這也是林庚呈至今仍沒有被鬼怪所傷的原因嗎?只是,最後李景皓卻沒料到,自己被林庚呈當成了犧牲的棄子。」
  推理已然在周孟欣腦中展開,隨著文件串聯人物與事件的關係,觸發更多的可能性,那些可能性也是之後須去釐清的關鍵。但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是更加接近事實,而非陷入迷宮深處。
  真相就要撥雲見日了。
  只是,正當周孟欣仍沉浸在思緒中同時,她忽略了方才閃過腦中,莊名實所提到進入廁所後的感覺背後真相,直到緊接而至的突發一幕,才令她的注意力回歸現實。
  她聽聞一道震耳欲聾的槍聲,然後看到莊名實的身影如慢動作般自她面前倒下,過程中還伴隨鮮血噴灑而出的暗紅色調及鐵鏽味,尚未反應過來的她,下一秒便被身旁同仁撲倒在地。緊接著第二道槍響響起,另外一位中間鏡子被倒映出身影的小隊成員跌倒在地,其他人趁此一擁而上。
  「他受傷了!趕快送醫院!」
  「還是叫救護車吧!」
  「莊大師呢?」
  「不行!沒有呼吸了!」
  「該死!現在是怎麼回事?中邪了嗎?但我卻沒有看到什麼鬼怪現身啊!」
  「小董被附身了!所以他才會朝莊大師開槍啊!」
  一片混亂、現場一片混亂,周孟欣也想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小隊同仁會從後方開槍擊傷莊名實?
  為什麼倒在血泊中的莊名實沒有任何反應了?
  為什麼……鏡子中斜照出的角落廁間,出現一雙年幼孩童沾染鮮血的雙腳?
  不、不!她知道!她其實在聯想到預言塗鴉時就猜到了,猜到可能會上演的情況,只是……她沒想到會來得如此突然,最糟的猜想成了確信。
  莊名實所無法判定的「感覺」,此時正諷刺的說明這名修行者的預感並沒有錯。
  對,他們沒有誤入什麼幻境中,而是走入了「過去」,所以才會聽到玻璃碎裂聲,看到李景皓的行為。
  而善於操弄過去、現在與未來,甚至是空間移轉的鬼怪,正是給出預言塗鴉的主人,恐怕也是女魔主體中最棘手的亡靈,也就是那名數次出現於地獄般屠殺現場中的「小女孩」。
  「那道於鏡中浮現的紅點不只落在李景皓的眉心,剛才也重疊到莊名實臉上同樣位子了……」
  周孟欣咬緊牙根,呆若木雞的看著眼前一切,緊握的拳頭下意識的放至胸前。
  只是她沒想到,心跳卻也在此時突然加速,她預想中的不安狀況,已緊接而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