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32.染穢

月雨海魅 | 2021-02-16 23:18:02


32.染穢
 
  江偉辰的精神顯然已經崩潰,他狂亂的舞動四肢,朝周孟欣的位置撲來。
  他頹廢的外表以及因過於害怕,突出的血絲雙眼,加上語無倫次的舉止於黑暗的走廊中令人生畏,只是正當周孟欣準備撂倒對方同時,江偉辰竟瞬間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轉移到浴室。
  走廊內僅剩發出照明的浴室空間,就像是江偉辰驀然回首尋得的避難所。驚恐的他就這樣掠過周孟欣,步伐狼狽的回到這個一開始兩人「相會」的地方。
  然而,江偉辰這期間仍然會目光巧妙的與周孟欣交會,顯然已不是概率問題了,而是這名驚慌失措的男子,在這處空間中想逃避某個無形的壓力正是周孟欣所帶來的目光。
  雖然自身後走廊深處仍持續傳來腳步聲,自己也不如姊姊一樣有強大到能靠自身的靈感與修行能力干涉靈異幻象,但她是否能藉由這個「時空錯置」的機會,引起江偉辰的注意呢?
  不過,在她脫口而出叫喚江偉辰的姓名下一秒後,才猛然察覺一個事實。
 
  「不!江偉辰的死已經是既定的未來,如今『她們』不是只單純要我見證江家三口遇害的過程,而是我不只是扮演觀看這一切的見證者,也是參於其中的『一個因素』。」
 
  周孟欣想到她在加入張晨高的調查小組前,有讀過江家三口命案的報告內容,當中也包含了江偉辰聯繫網路恐怖寫手陳予仁的對話內容。
  江偉辰到遇害前這段期間,一直在躲避於暗處注視自己的「視線」。也是因為這無時無刻圍繞著他的被窺視感,令他夜不成眠,精神進而瓦解崩潰,而現在她卻成了暗中注視他的視線?
  也就是說,在江偉辰遇害時被帶入幻境所感受到的視線,其中也包含穿越回這個時空的周孟欣本人!
  至於為何她會被帶到這裡,基本上她已經推出箇中原因了。那個原因也是她一時突發奇想所得到的答。雖然僅僅只是猜測,但她隱約感覺就是「那個巧合」!
 
  因為江家三口的遇害情形,與四年前作為「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目擊參考人的許姓學生一家,也就是「百貨公司分屍案」中唯一能夠辨識出特徵的被害人許孟謙一家三口的遇害情形十分相似。
  並不是江家三口也是同時突然失蹤,而是在那時候,張晨高等人到達江家時,唯一能夠辨識出特徵,也能說是「屍體還算完整」的人就只有江偉辰。其雙親只有兩顆完整的頭顱,跟被絞成肉泥的屍身被發現在馬桶內部。
  周孟欣知道力量強大到足以干擾現世或活人的靈體,的確能透過各種方式帶來異象跟傷害,但這些皆無法跳脫與靈體生前有關的各種因素。
  其中死者生前經歷過的回憶、遭遇、情緒以及死法,是最常反映在被其糾纏甚至殺害的人身上會體驗到的過程,這點她也說明給小高學長知道。
  但她不認為同為全家人一起被滅口這種殘殺手法會出現巧合,而且至今也才發生在許家跟江家身上過而已。
  所以她所導出的猜測就是──這兩家人達到了「某種條件」,進而遭到以這種方式殺害。而這個條件也被她稱為「巧合」。
  另外她也認為,當初僅是雙親失蹤的許孟謙,應該是被「後來加入的靈體」所殺害的。
  簡單來講就是,當初詹亭瀅不知為何放過了許孟謙,然而直到現在,也就是「折骨案」發生後,另外與她「交會」的靈體,力量強大到足以主導她的意志,進而實現過去所沒完成的殘殺。這也是為什麼四年後,許孟謙才會跟自己父母的屍體被發現置於百貨公司的廁所跟置物櫃內。
  還有,詹亭瀅也已經在「分局屠殺事件」同時間,於廟裡顯現在姊姊面前,並表示願意「寬恕」鄭泉泓,那似乎就更能夠證明詹亭瀅其實與今年開始的一連串獵奇屠殺沒有直接關係。
 
  「恐怕……詹亭瀅已被融為『主體』的一部分了,而且也失去左右靈體行為的能力。而後來將其融入的另外靈體,使三人成魔的死者靈魂,或許是在某種情況下與她相遇,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又是什麼原因使這三名死者相遇的呢?
  另外,其中兩名女性,估計就是小高學長所懷疑──林庚呈妻女吧?
  所以因為巧合相遇的她們三人,同樣憎恨著男性、憎恨這個世道,以及世俗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枷鎖,進而使她們因相融成『本體』,喪失過去身為人的理智,只想屠殺生靈嗎?
  而且,這段期間,她們也正不停注視著這個現世,躲在暗處窺探一切,然後先將那些她們認為相關且本該要死的人,一一殺絕!」
 
  這是周孟欣在知道姊姊與張晨高等人,前一天於咖啡廳談話以及小高日記的內容,在進入這處空間後閃過腦海的推測。
  另外,果不其然江偉辰聽得到她叫喚自己的姓名,之後他便像著魔似的身體發出強烈顫抖,同時間亦懼怕著那些逐漸逼近的腳步聲。
  而周孟欣也從那些準備上樓的人群口中聽到正呼喚著某人的姓名,只是從上方走廊就可以看到這群人面孔的周孟欣知道他們叫喚的並非江偉辰。
  他們嘴裡叫出的名字是「許孟謙」。只是,江偉辰卻像是認為他們所要找尋的是自己,不斷捲曲起身子瑟瑟發抖。
  另外,在周孟欣見到這群人當下,便認定自己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與此同時,她從那群人的人數與學校制服上,更知曉了他們正是四年前在發現被警方問話後的許孟謙沒有再到課後,之後進入許家找人,高中時代的陳予仁、林聖輝、莊育恆、鄭泉泓,以及陪同前來的班導跟地方派出所員警等人。
  沒錯,他們所要找的是許孟謙,而不是江偉辰,也該是如此才對。
  還有,在這些人打開「江家」大門後,一樓的景象也立即出現改變。
  那裡不再如自己跟江偉辰所在的二樓浴室外走廊是漆黑一片,而是透入外頭白晝的陽光。
  也就是說,「這個空間」一樓置入了四年前的「許家場景」,然而,方才在自己身旁不遠處的江偉辰卻沒察覺這一幕,僅有她一人發現異狀。
  果然她真成了這處空間,所有錯置時空的見證者。
  但是,為什麼「她們」要這麼做呢?還有,也就是說,當時候江偉辰在屋子裡聽到的動靜,全都是時空錯置的結果?
 
  果然這棟房子是個載體!若真是如此,那她的推測就幾乎是準確無誤了!
 
  這時候,「江家」已完全變成白天景象。隨著那群人上到二樓後,四年前的光景取代了不久前的黑暗室內,但是周孟欣依然看到江偉辰只是驚魂未定的跌坐於浴室中,而且更在她被外來者吸引目光同時,掀開了那裝有其雙親頭顱以及被攪爛的屍身的馬桶。
  然後,浴室內的駭人景象,隨江偉辰為了自保關上門後就此斷絕,接著便是從中傳出淒厲無比的慘叫聲。
  裡面大概正上演江偉辰遇害的過程吧?或許不要讓自己目擊那一幕也好。
  只是周孟欣依舊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會被任命為「見證人」的理由。
 
  「莫非小高學長死前也有過跟我一樣的遭遇?那也就是說……」
 
  周孟欣不禁想像小高死前是否也跟自己有過這樣的體驗。因為她其實也做好了恐怕永遠都走不出這裡的心理準備,無論結果如何,都可能意味著死亡。
  因為就她所知,目前越深入這一連串事件核心的人,幾乎都不在人世了。
  除去那些警方還未釐清的關係人,大學生、網路寫手,甚至是小高與敏翰學長,他們都被「帶走了」。顯然「她們」只想將殺戮跟仇恨帶到現世,並非願意透露出那些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慘事。
  只是,「她們」還是給想知曉其中真相的人,體驗自己遭遇過什麼,然而,周孟欣敢肯定這不會是林庚呈妻女的意志,而是……詹亭瀅。
  真正想阻止殺戮繼續發生的,恐怕就只有這名女學生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否意味同為女性又身為刑警的她,有機會逃離這處空間呢?
  周孟欣如此思考著,一邊跟著入內的其他人在屋內移動,然後她發現自己竟然轉不動通往外頭的大門門把。
  「你們不覺得,好像有人在看著我們嗎?」
  周孟欣站在一樓客廳思考要如何逃脫時,意外聽到與她同處一室,「高中時代的陳予仁」如此向眾人問道,頓時現場氣氛詭譎了起來。
  她心想,這群人所感受到的視線,估計也是從自己注視著他們開始的吧?
  而這時候,一股死老鼠臭味瀰漫室內,大概是江偉晨與其雙親死後發出的屍臭。這麼說來,當初晨高學長進入江家現場勘驗時,也是在這個時間點?
  這處空間到底會被置入多少資訊?周孟欣已不敢再想下去。無論對方是否要她繼續見證,如果無法從這裡脫身就沒有意義了。那麼自己的下場沒意外的話,恐怕就是跟小高學長一樣了吧?
  「妳們究竟想要讓我扮演什麼角色?詹亭瀅,這是出自於妳的意志嗎?」
  周孟欣鼓起勇氣朝這棟房子喊道,只是正當她以為其他人也會跟江偉辰一樣聽到自己聲音,並誤認為靈異現象時,她瞬間感受一股強大的顫慄自身後傳來。
  那是大門的位置!但剛才她轉過身時,那裡並沒有人在,也就是說──
 
  「她們」現身了!
 
  只是就在周孟欣再次轉過身去當下,她發現原本應掉落在自己住所,之前小高學長不小心遺落,姊姊一開始交給她的護身符紙正掉在腳邊,而且……正快速地由黃轉黑,如同被火灼燒過一樣。
  「我們可以談談!以同樣身為女性的立場!」
  周孟欣見狀雖感驚愕,但仍以堅毅語氣道出這句話,只是在她完全面對大門後,胃酸頓時一陣翻攪。
 
  她看見一名身穿學生制服的少女,只是跟那時在分局外的「夜晚幻境」中所看到的有稍微的不同。
  這名女學生垂下黑色長髮與瘦弱的上半身,雙臂無力垂掛且懸宕著。她的襯衫被大片血跡浸染,只是這次取代那雙於蒼白臉龐上瞪大雙眼的可怕畫面則是一張哭容。
  詹亭瀅的鬼魂……在哭泣?
  然而,與詹亭瀅的表現情緒相反,帶給周孟欣的僅有持續攀升,使她不得不癱軟在地的強大壓迫感,而這時候她也才發現,原來自己看到的是從門後鏡子照映出的景象。卻也與此同時,她耳聞跟自己同時在客廳中的高中陳予仁發出慘叫。
  「莫非他也看到了?不!是他曾經見過這個景象,在四年前的女學生失蹤綁架案之後。
  他曾經在網路文章中提過,指出那時候曾見過『自己的鏡中影像』彎下腰來瞪視著自己。然而,那副駭人景象的真容應該就是此時的詹亭瀅。而那時候的影像,正是自這邊錯置到他的鏡子中的!」
  周孟欣接下來歷經一連串的時空錯置混亂,精神更是幾乎要瀕臨崩潰。
  她看到眾人攻入分局時,張晨高所見到的鏡中女人,江偉辰在浴室鏡子裡見到的「髮絲縫隙中的視線」。
  陳予仁四年前看過的鏡中駭人倒影,還有曾出現在分局廁所鏡子中的長髮女性身影。
  百貨公司廁所鏡子中一閃而過的女性黑影,某處家中浴室鏡子裡,出現的一臉憎恨的女子面容。
  出現在其中一名男大學生林聖輝所搭乘,即將墜落的電梯中,後方鏡中的女人模糊影像。
  然後最後則是──
  某位男性帶著訕笑眼神舉起手中鏡子,倒映出一名臉上有著瘀血跟紅腫,披頭散髮的可憐女性面容。
  其中鏡子亦反映出在她後方的房間門口處,有著一名面帶吃驚,看到這一幕……身穿白色連身衣裙的小女孩。
  「那……那個是!」
  周孟欣睜大雙眼,下意識伸出右手,這同時,她與鏡中的可憐女性動作同步了!
  只是下一秒,她卻看到小女孩帶著一臉驚恐的離開門口位置,然後男子就放下手中鏡子了。
  但令她想不到的是,最後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不是該名男子,而是那個小女孩!
  是那個帶著晨高學長等人爬上山區道路一旁陡坡,指引他們找到小高學長與其他同仁,以及四年前失蹤的女學生屍骨的小女孩。
  出現在分局屠殺現場,與身型扭曲的分局長同時存在於置物櫃內的小女孩。
  進入姊姊與警方所鎮守的廟中,參與殺害警方人員及敏翰學長的小女孩。
  然後她會說這句話──
  「姊姊想離開這裡嗎?那也得跟其他人一樣,需要交換某個東西才可以喔!」
  帶著純粹無比的殺意與無邪笑容的她,就這樣蹲在周孟欣面前,然後道出這個由她所制定出來的遊戲規則,並張開有著血水滲入牙床的嘴巴,發出銀鈴般笑聲。
  卻也在這個時候,周孟欣面前的大門被應聲撞開了。
  「孟欣!」
  與周孟欣有著極其相似臉孔的女子,她出現了!

60 巴幣: 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