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33.入虛

月雨海魅 | 2021-03-06 00:35:20 | 巴幣 16 | 人氣 40


33.入虛
 
  碰──
 
  一陣物體碰撞聲使周念欣突然驚醒,接著窗外天際閃過雷光,但雷聲卻沒隨之奏鳴,使她略感疑惑。
  接著她按摩眼睛周圍,想藉此提起精神,也在這過程中站起身來,並穿過廟旁側廊,來到外頭正殿處。
 
  「怎麼回事?近雷遠鳴嗎?總感覺……像有東西哽在咽喉般不適。」周念欣一邊邁步,內心邊嘀咕著。
 
  這個時段周家廟宇內空無一人,大門也緊閉著。畢竟已是入夜時分,另外也考慮到今天從上午就不停下著滂沱大雨,所以決定提早休息。 
  廟務雖然提前停止,但由於聚集全國各地靈能者共同舉辦的驅魔法會日子逐漸逼近,各項前置作業仍持續進行著。
  廟外頭的廣場以及室內空間,被不少事先送來的法器、桌椅、令旗、杯盤等準備用上的物給佔據掉不少位置;廣場處更變成像平常所見的辦桌喜慶現場般架起了棚架,但現在看來,八成又要讓那些工作人員再整頓一次了吧?
  今日工作於半小時前暫告段落,廟內也終於迎來安寧。工作人員們收工下班,住在附近飯店或鄰近、同縣市的同行也鳥獸散離去,僅剩兩位仍在收拾物品的師姐向周念欣道晚安。而周念欣也是因在剛才暫歇片刻的緣故,才突然被物品碰撞聲響給驚醒。
  這時候,周念欣又想起了剛才起身的異樣感,接著她便是開始找尋剛才聲音的源頭,只是不待她找兩位師姐詢問,沒來由的一股顫慄瞬間使她寒毛直豎。
  很快她找到了異樣源頭,但卻也更加震驚了。
 
  那股令她不適的窺探感,竟然是來自神明桌方向!
 
  待周念欣走向神明桌後,她才終於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並隨之找到了聲音源頭。
  她看到隨法器擺在神明桌上的一尊約手掌大小的桃木神明像竟然裂開了!
  而且,它並不像一般常見的裂開方式,在木像上留有一道裂痕,而是整尊木像像被人以槌子砸毀一樣,幾乎整個要解體散架開來了,但卻留下完好的頭部,這一幕令周念欣更感覺詭異了。
  她見狀沒有多做思考,更不會去揣測是否為人為因素;畢竟若真的拿什麼東西砸毀木像,是不可能只出現一陣悶響,而放在周遭鐵製或跟金屬法器,也會因為敲擊到桌案的力道受到震動而發出聲響;另外,她還能看到殘餘的「屍體」上,四處散落著一大片如炭狀的墨色物質,那顯然不是木像破碎會出現的東西,更不是來自桌岸上的其它物品。
  周念欣趕緊抓起放在旁邊的銀鈴,也是之前她用來擊退「三女靈體」,母親所留下的重要法器,只是卻在這時候她身體突然一僵,原本在搬東西的兩名師姐同時發現到周念欣的不尋常舉動,趕緊上前詢問。
  「糟了!是孟欣!」
  周念欣正是因感應到雙胞胎妹妹可能遭遇危難,身子才會不自覺表現僵硬。接著她拿起手機撥給對方果然沒有接通,甚至是連關機提示語音都沒有出現,僅傳來話筒損壞般的沙沙聲響。
  但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緊接著感覺身體沉重不堪,一股無形壓力趁她放下銀鈴瞬間找上了她。而且不光如此,這股壓力也找上了正準備拿起銀鈴救援的兩位師姐。
  「這已經……超越一開始的力量了,怎麼會?」
  周念欣沒料到這始料未及的展開,但她仍不放棄的將手伸向銀鈴擺放處,與此同時,廟內燈火不停閃爍,最後她看到一隻手從自己面前劃過並抓住銀鈴,下一秒廟內響起清脆鈴響。
  「唔!」
  這道響聲解救了在場三名女性。有人倒在地上,有人則是摀起雙耳,彷彿抗拒著入耳的鈴聲,而周念欣則是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情況。
  原來剛才出手取鈴的不是那「成魔」的主體,而是一名膚色呈同古銅色,臉上微微蓄鬍,並留有蓬鬆但層次分明短髮的男子。
  周念欣見過!他是在師傅來到這裡前,先來做前置作業的弟子,記得年紀三十歲左右。
  只見這名男子沒有將銀鈴放回原本位置,只是拿起它又打量了一番,這期間還搖了幾下,同時另一隻手搔著下巴。
  「效果不佳啊……難道每天有限制次數?」
  「當、當然不是啊!」
  周念欣看對方好像在猜測母親法器的使用限制,看似存有把玩心態,立刻跳起搶走銀鈴,因為對方身高足足高出一百五十出頭的她快兩顆頭。
  不過,她知道對方為什麼會這樣說;因為剛才雖然被鈴響給拯救,但其實那股壓力的與注視感尚未消。如同還緊盯著獵物,在外圍虎視眈眈徘迴的猛獸,想抓住任何可以置對方死地的機會。
  同時間,受注視感仍持續增強。,如果銀鈴每次搖晃都有效,男子就不會這麼問了。
  也難怪男子對此法器仍不熟悉,畢竟今天是他第一次踏入此廟另外也因公事務忙碌關係,周念欣也沒機會說明它的用途。
  「喔,我知道了!應該是因為我並非周家道場正統繼承者,所以效果有限吧?」男子彈指並笑開懷的將臉轉向周念欣。
  「是的,莊名實先生,果然慧眼過人。」
  此乃真話。其實周念欣在看到對方在未獲得資訊前提下,竟提出這種猜測,確實有點吃驚,果然傳言張天師收了一個不得了的徒弟傳言是真的。
  但現在還是得先處理眼下問題。
  「是來自這裡嗎?」
  周念欣語畢,想閉眼專注心神感應出負念流洩出的源頭,很快便發現是來自一開始的碎裂木像位置,只是沒想到在她轉過頭去時,發現已有三炷香插在桌案上頭。
  「這……這是你做的嗎?從剛才進來這裡──」
  「是啊!如果不這麼做,我根本無法拿起這只銀鈴吧?所以就先做了個預防手段。」
  周念欣之所以感到訝異,除了莊名實竟然能馬上就知道銀鈴會先是被「封印」的目標,進而做出應變手段;另一方面則是那三炷香,他竟然能直接將其穩妥插入並直立在桌案上,這顯然不是一般修行者能做到的。
  另外,與其說香是被插入桌案,倒不如說,是立於那片散落在木像碎塊上的墨色物質上頭。也難怪現在她身上的壓迫感不會馬上回到一開始的狀況。
  那麼也就是說,莊名實其實在今天來到這裡後,沒有透過打聽,就知道那只銀鈴的作用嗎?也唯有這樣才能說明,為什麼剛才他能如此精準的鎖定它並使用,並且透過插香來做預防手段。
  「這些東西顯然不是現世會有的,周小姐,妳打算怎麼辦呢?關於妳那被帶走的親人。」
  莊名實又帶著笑意對周念欣問道,雖然嘴巴是這麼說,但總覺得這男人有著非比常人的從容,看到這,周念欣似乎想要生氣也提不起勁。
  「孟欣她……可能也被帶到那裡了,那個幻境中。如果她還在這個現世裡遭不明情況,我是不會這麼晚才有感應的。而現在仍有感應,也代表她還活著。」
  「妳是指,早上有向我提到過,受到『三女』糾纏的遇害者,多數都進入或體驗過那個黃昏幻境嗎?」莊名實收起笑容,正色問道。
  周念欣點點頭,而現在她已把那一開始無法歸類命名的魂魄以及融合惡念的集合體,稱為「三女」,這也是她與張警官、老高在咖啡廳內討論過,還有看到小高日記內容後得出的結命名。
  「如果真是這樣,就必須從這現世拉回對方,或是進入其中將對方給帶出來吧?」
  「我不認為從這裡召回活人是一件很簡單的事。雖然現在我確定孟欣被帶進去了,但難保沒有其他人也被抓入其中。」周念欣思考道,期間桌案不時傳來震動,顯然沒有讓他們商量對策的時間了。
  「等等!妳該不會──」
  不待莊名實繼續把話說完,周念欣腦中已閃過對策,並請兩位師姐進入後廳,搬出某樣物品。
  「周小姐,妳一個人去太危險了!說不定會就此回不來啊!」
  果然這男人可以讀出別人的心思,這才比較危險吧?
  「看來你知道我準備要做什麼了嘛,莊先生,那就請你等一下協助我了。」
  「這不是我們兩個人可以辦到的,必須找其他──」
  然而,周念欣卻突然轉身把銀鈴貼在對方胸口上,神情嚴肅地開口。
  「你也知道時間不多了吧?這件事確實就這麼突然發生了,現在找幫手來需要多少時間?等到那時候,不只我妹妹,可能連一起被帶入其中的受害者,都會面臨難以想像的下場,或是永遠迷失在那處幻境了。就算你覺得我只是想拯救妹妹,是個自私的笨蛋也好,但我希望擁有過人天賦的你,能幫我一起完成這項任務。」
  「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啊!我也不是阿湯哥,喂!」
  周念欣絲毫不理會對方是否同意,在看到兩位師姐抬出那面等身大的穿衣鏡後,便立刻走到前方。
  「雖然我沒有親眼見過,但聽聞孟欣和張警官那天在分局裡歷經的過程,鏡子可能是整起事件中關鍵的物品。從一開始江偉辰為何死在浴室內,似乎就能反映出這點,張警官更是因鏡子被打破而逃過對方魔掌的。」
  「那麼要以透過打破鏡子的方式救出妳妹嗎?或者進入鏡子的虛象世界,就代表走入對方所營造的幻境中?在我看來,妳是決定要進行後者。」
  莊名實看著鏡子,道出他所看到的「結果」,對方也在此同時否定了他其中一個看法,以自己得出的見解。
  「沒錯,我不打算打破鏡子。因為,我認為鏡子裡面的虛像才是她們想呈現給我們看到的『真實』;也可以說,鏡子裡的影像是實際發生過的過往,那座黃昏幻境也是重要的場景,是由她們的經歷、記憶、情感所組成的空間,裡面有很多片段交錯縱橫,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也就是說,我如果這時候打破鏡子,那麼被困在其中的孟欣,就會真正的消失、死去,或是……被永遠困在其中。」
  「簡直就像……全面啟──」
  看來莊名實是名副其實的電影愛好者,周念欣這時候從師姐手上接過鐵劍與銀鈴,接著身披足足能覆蓋她整個人的黃色令旗,並手握一個莊名實來不及看見的神祕物品,一切就緒後,握住掛在手腕上的法印,準備朝鏡子拍落。
  然而,卻在這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不等周念欣的「入鏡儀式」展開,鏡中場景卻不再是廟宇內部,而是出現一扇白色門扉,而且看得出那是浴室的塑膠門。
  「看來對方也有邀請妳的意思,小心點,我看大概是陷阱。」
  莊名實強打起微笑說道,不安與恐懼感隨著鏡中門扉的出現快速爬升,就像透過鏡子擴散開來,使整座廟宇內也充滿一股看不見的瘴氣般。
  另外,他也同時注意到,自己用來壓制穢氣的那三炷香,竟然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快燒到底了!
  「念欣,說不定這是她們準備將妳困在裡面所設的局,孟欣從一開始就不在那裡,就跟那時候的師傅一樣!」
  一旁見狀的其中一位師姐也急了,這無非像極了請君入甕的誘導。而師姐所指的師傅正是周家姊妹的失蹤母親,那個時候的情況,則是眾人於徐敏翰遇害當下,所目擊到出現在周念欣面前,被「三女」所操控的其母親幻象。
  但周念欣卻早在心中暗自認定,那確實是失蹤母親的魂魄,也就是說──
  「不,或許……母親早就不在了。」她低聲呢喃後向前邁出腳步。
  周念欣不顧旁人阻攔,她放下法印,直接用手觸碰鏡面,瞬間一股刺入肌膚冰涼襲來。她一邊忍著刺痛,同時用力按壓鏡面,就像要把身體硬擠入其中一樣。
  但卻在突如其來的廟宇大門被狂風吹開瞬間,周念欣也跟著「撞入」鏡中,並順手推開了那扇「浴室門」。
  然後──
 
  她發現自己的視線正窺視著浴室內部。她變成了在自己「妹妹」身後,偷躲在浴室門外偷窺驚悚一幕的那個小女孩。
  她跟小女孩的視線,同步了!

----------
補了不少殭屍電影X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