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四章 鑄造者的國度

希無冀 | 2021-05-28 17:04:27 | 巴幣 1150 | 人氣 210


在進入本章之前,建議讀者回顧一下十二章,能更了解《鑄造者之國篇》的內容

前情提要:知曉了似鳥的過去,與她奮戰的決心。


       ——我找到月一文字的所在地了。

       月一文字,那是在隼的家鄉中,唯有擁有最強劍術的人才能得到的傳家之刀。遠在四百多年前的神話時代,所鑄造的一把不會因時間流逝而凋零的究極太刀。隼從小時候就聽父親或是長輩說過,持有那把太刀的人,就是處於整個村子裡的榮耀與地位最高峰的武士。

       ——而隼的師傅,月川達也就是那名武士。只不過,當他通過最終試煉時,上一代的持有者——也就是隼的爺爺——告訴他取刀的時候未到,要他自己去村子外尋找,而在他離開村子的幾個月後,就發生了滅村的慘劇。隼似乎是那場滅村唯一的倖存者。

       坐在高速列車的車廂中,隼回憶起月川提過的這一切。

       「所以⋯⋯為什麼莉塔也來了啊?」

       從今天一早就出發的隼、莉塔、月川三人,即將前往「鑄造者之國」。

       「難得的休假嘛,我才不要待在港都呢。」

       隼稍微嘆了一口氣,心想莉塔本來就是喜歡到處跑的那種人吧。他瞥向月川問道。

       「這樣好嗎?」

       「也沒什麼不好的吧⋯⋯反正她也知道我們村子的事。」

       的確,對隼來說莉塔可不是「外人」,不只如此,她也是和自己一同相處了兩年左右的重要同伴。

       「話說回來,鑄造者之國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啊?」

       「簡單的說,因為是鑄造者聚集的城市,所以大家就很隨便的這麼稱呼了。」月川回答。

       鑄造者之國,那是位於拉迪斯世界的東邊的城市。當然了,那並不是一個國家,自從神話時代結束之後就已經不存在「國家」的概念了。

       400多年前,在那場終結了神話時代的災難,有一顆月亮朝著拉迪斯從天空墜落了。但就結果來說,那顆月亮並沒有掉在拉迪斯上,而是在墜落之前被真龍王推回天空,並固定到了天上。

       那就是「曉之月」的由來。

       而被推上天空的不只是曉之月,還連同了曉之月的碎片,以及原本在地面上的陸塊。陸塊被撕裂後和曉之月球一起往上掀,陸塊並沒有拉升到月球的誇張高度,而是經年累月成為了浮在天上的浮空大型群島。最近50年發展了通天的階梯以及駕馭飛龍飛行的技術,讓人類有機會到「天上」去一窺天空大陸的世界,並在那裡發展出了文明。

       而受到各種引力和曉之月碎片本身的影響,浮空群島和浮空島下方的土地都漸漸轉化成了與其他地方完全截然不同的地域,並孕育出了大量具有發掘性的天然資源。而帶來最大影響的因素就是——吸收了各種引力和特殊元素的曉之月礦石。

       這種被稱為「曉之原石」的天然礦石遍佈在浮空群島以及浮空島下方的大陸。它的效用極其廣泛,最直接的運用就是——

       「大城市所使用的燈就是透過曉之原石的光能來傳遞的。以港都為例,城市中心控管的原石會透過安插在市區各地的管線將曉能量傳遞至原石燈,使它們發亮。

       除此之外的運用嘛⋯⋯像是我們現在坐的高速列車也是改良了傳統的蒸汽火車,用消耗曉能量的方式來取代燃煤。」

       「曉能源這麼牛逼啊⋯⋯」隼喃喃道。

       接著隼意識到一件事情。

       「等一下,結果你根本沒講鑄造者之國的由來啊?」

       月川嫌麻煩地砸嘴一聲。

       「真煩,就快到目的地了,你們自己看不就好了。」

       就在月川這麼說時,高速列車的窗外已能看見浮空的群島,還有某種細微的能量如琉璃般反射著空氣,流動在空中;也如牽著絲線一樣模糊地連結著大地、浮空世界與天空。

       在這之後,三人抵達目的地,走出車站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夢幻的景象。

       這是一塊斷崖殘壁。宛如礦穴般的山壁上有建築、支撐用的支柱或是山壁之間的橋樑,大峽谷般的地形中,人們行走在峭壁的邊緣或是崎嶇的山路。說實在的,根本無法想像在這種環境該如何生活,但卻在這座「城市」中看到了不少符合生活機能的東西,也有許多商店街的大洞穴和小吃販。

       還有冒著蒸汽的鑄鐵屋,和開滿山壁周圍的櫻花樹。而遍佈在山壁各處的銀色金屬、以及發出淡藍色能量光源的,想必就是「曉之月亮」的產物吧。

       「受到曉之月的強大能量影響,這400年來,浮空群島以及『浮空島下的世界』都長年累月吸收了龐大能量,造就了這裡的特殊金屬和礦石。那些鑄造者就是被這些良好的『材料』吸引而來的。

       吸收了龐大能量的金屬和礦石能打造出強力的武器和裝備,而越是優秀的鐵匠,就越擁有靈活利用這些素材的能力。

       原本明明只是個大陸被掀起來後造成的廢墟土地而已,但現在這裡已經成了鐵匠們的寶窟了。」

       「原來是這樣⋯⋯」莉塔喃喃道。

       三人邁開步伐,由月川帶路。他已經和某個著名鐵匠約好要領取月一文字。

       「⋯⋯話說回來。」

       他向背後兩個小鬼搭話。

       「你們也在這裡買新的武器和裝備吧。你們的裝備都用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吧?尤其是隼⋯⋯你的刀不是在『斷頭台』的戰鬥中壞了嗎?」

       「啊⋯⋯」

       隼的太刀最終仍然不敵斷頭台的灼燒熱能術,被破壞了。

       「有辦法打造素質不錯的太刀的鐵匠可不多喔?鑄造者之國已經是聚集全拉迪斯屈指可數的鐵匠的地方了,要買武器就趁現在。」

       「好喔。」

       「還有一件事,必須在現在告訴你。」

       「啥?」

       月川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隼。面對月川異常認真的眼神,隼不禁感到疑惑。

       「我接下來將會繼承『月一文字』,而接下來的繼承者⋯⋯就會是你了。」

       「欸欸欸欸?」

       「你明白的吧。這可是最重要的事。」

       「不不不,完全不懂,雖然總是大叔大叔的叫你,但你還挺年輕吧?」

       月川抓了抓頭。

       「當然了,我是不會輕易死去的。但我指的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繼承這把刀,然後交給下一個人的準備。啊對,既然要繼承下去,你就得將會那個人使用月一文字流的劍術,而那個人也必須擔起將『月一文字流』與『月一文字』傳承下去的使命。」

       「⋯⋯我必須傳給什麼樣的人才好啊?」

       「當然是能夠託付的人啦,最好也要有血緣關係,所以基本上是你兒女吧⋯⋯」

       「兒、兒女⋯⋯」

       「等一下!是指隼的小孩嗎!?」在一旁聽到一半的莉塔突然驚呼一聲。

       「唉,也不一定是小孩啦。」

       月川嘆了口氣,繼續邁出步伐。

       「對了⋯⋯」隼如此喃喃道,跟上月川。

       「我的實力真的⋯⋯有資格使用月一文字嗎?我不過是個三級傭兵⋯⋯」

       「隼。」

       月川再度停下腳步。

       「你不是打倒了『斷頭台』嗎?那傢伙的棘手程度可是足以得到別名的喔?光是從這點來看,你就已經擁有足夠的資質了。」

       「是喔⋯⋯」

       「你太看輕自己了,隼。」

       ——不過也是因此,他才有辦法謹慎地面對每件事情就是了。月川如此想著。

       接著三人到了一間寒酸的店。

       站在櫃檯的年輕工匠來迎接三人。

      「我和法洛克師傅約好了,要來取月一文字。」

       月川掏出一直保管在腰間的月一文字專用刀鞘,向鐵匠示意。

       「是的,不過法洛克先生不在,我就先為你們帶路吧。」

       工匠弟子將三人引領到武器店的走廊深處,然後拿出鑰匙打開了一個木櫃。

       並沒有任何防潮或是保養的措施,似乎是看準了月一文字的不朽性質才這麼做的。只見一把維持開鋒狀態的銘刀掛在生鏽刀架上。如月光的光澤即使沒有光源照射依然摺摺生輝,彷彿是刀身自身的鐵光。

       月川不發一語地以雙手拿出太刀。根基部分沒有套上刀鞘,依然是鐵樁。

       「⋯⋯這不是月一文字。」

       只見月川這麼說道。

       「這是仿冒品。」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