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二章 那夜之後

希無冀 | 2021-05-14 17:00:07 | 巴幣 1024 | 人氣 223


角色介紹
前情提要:《鋼琴公主篇》結束,隼等人在齊邁斯手中戰敗。


       瑪琳和肯尼死了。

       兩人的葬禮在「宅邸事件」後的一週舉行。

       只不過在那個時候,隼等人已經回到港都了。

       任務結束之後,據說老爺立刻派出了新的部隊去追查齊邁斯·里歐以及地下傭兵的下落,但結果究竟如何,此時的隼等人也無從得知。

       繳交了任務的報告書後,隼和莉塔、似鳥三人在酒館吃午餐。

       隼經歷了與齊邁斯的替身——被稱為『斷頭台』的地下傭兵的戰鬥,不但各處擦傷,身體甚至被散彈槍的流彈擊傷,經過長期的治療之後,現在他仍然有多處纏著繃帶;似鳥則因為查賀替她擋住了大部分的傷害,受傷算是比較輕了,但仍然需要一段時間的治療,而莉塔幾乎沒有受傷。

       而查賀,因為傷勢相當嚴重,直到今天都還在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隼和似鳥都還未痊癒。對隼來說,陣陣作痛的傷口彷彿在嘲笑他們的失敗一般。

       「我們打從一開始⋯⋯就中了齊邁斯的計吧。」隼在吃飯時自顧自地說著。

       齊邁斯打從一開始就故意在宴會中現身,讓隼等人提高警戒和防備。而那些綁架瑪琳的強盜也是,想必是齊邁斯為了充人數而找來的烏合之眾吧。

       「那傢伙故意假裝中了我們的計⋯⋯實則是打算從正面突破我們的所有防備。」

       讓『斷頭台』頂替自己,然後本人單獨去埋伏瑟西莉亞,並把她帶走。哪怕只有一個人,齊邁斯依然對自己的戰力抱持絕對的自信。而隼等人所犯的最大錯誤⋯⋯也許就是錯估了齊邁斯·里歐的戰鬥能力吧。

       那傢伙不但擊倒查賀、似鳥和肯尼,還輕鬆就突破了傭兵的包圍網。

       「是我的錯⋯⋯」

       似鳥牙齒顫抖地說:

       「都是因為我太弱了⋯⋯才會失去瑪琳,也來不及救肯尼先生⋯⋯」

       「不對⋯⋯!」

       隼打斷了似鳥。

       「說到底⋯⋯根本就不該讓你們跟他交戰才對!打從一開始就該避免這一點⋯⋯都是我的計畫太草率了,才會被齊邁斯玩弄於鼓掌之間⋯⋯」

       這一整週,隼都感到非常自責。

       要是隼能再優秀一點的話⋯⋯就不會犧牲肯尼和瑪琳了。隼等人也不會淪落到近乎全滅的地步。不只這樣,要是一開始就能防範裝成瑟西莉亞的瑪琳被強盜抓走的話⋯⋯

       「不、不過⋯⋯這都是過去式了!」

       莉塔打斷兩人。

       「⋯⋯我們確實完成任務了。」

       說來諷刺,隼等人其實完美地實行了任務內容。

       「保護瑟西莉亞免遭地下傭兵殺害」,這是他們的任務最重要的目的。隼讓瑪琳跟瑟西莉亞身分交換,不過這也等於是用瑪琳的死換來了瑟西莉亞·特瑞亞的生存。而且任務裡也沒有要求要擊殺地下傭兵,隼在此情況下,甚至還打倒了『斷頭台』,後來也順利將其拘捕。

       這時,蓮漪從遠處走了過來。她快步地接近隼等人。

       「我看了報告書了。」

       蓮漪的雙眼直指似鳥。

       「難怪妳最近都不來煩我了⋯⋯」

       蓮漪的聲音中蘊含著一絲憤慨。隼和莉塔不解那份憤怒從何而來,於是眼神轉向似鳥,只見她微微低下頭,眼神低垂。眾人等著她開口說話,但她始終沒有開口。

       「千影,妳⋯⋯為什麼使用了『奧義』?」

       「⋯⋯⋯⋯」

       「不是和我約好了嗎⋯⋯不會再用那種東西!」

       蓮漪緊皺眉頭,原先美麗的白皙臉孔擠出扭曲的弧度。隼和莉塔還是第一次看到,那個宛若冰山美人,不管做什麼都充滿優雅氣息的水之精靈,竟然會如此氣憤。

       良久,似鳥微微開口,她的聲音顫抖,欲言又止地說。

       「不然⋯⋯我該怎麼辦才好?」

       接著,似鳥開始連珠炮地說著:

       「要是不用那招的話,根本不可能打贏齊邁斯啊⋯⋯!就算就結果來說那傢伙沒有殺了我⋯⋯但我還是沒有保護住瑪琳小姐。要是我更強的話、要是我在用完奧義還有餘力揮刀的話⋯⋯如果我和查賀同時攻擊,一定可以殺了他⋯⋯!」

       似鳥的雙眼落下淚,聲音中充斥著不甘。

       「我果然沒有能力,去守護別人嗎⋯⋯?」

       似鳥茫然的眼神飄在半空中,無神地望著蓮漪。

       她不禁想到瑪琳,那個她未能守護,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為什麼她非死不可呢?她明明有重要的心意必須向瑟西莉亞傳達的⋯⋯一想到瑪琳,似鳥的淚水就一顆一顆落下。

       「可惡⋯⋯」

       似鳥轉身就跑。

       「千影⋯⋯」

       「喂,似鳥!」

       隼還沒能抓住她,就眼睜睜望著她穿過酒館內擁擠的人群,從大門跑出去。

       「⋯⋯我去追她。」

       莉塔馬上察覺狀況。也許在場只有她才是最能讓似鳥敞開心房的對象,所以她必須趕緊去關心自己的朋友。

       「等等。」

       隼拉住準備起跑的莉塔的手。

       「在那之前,蓮漪,我得問清楚才行⋯⋯『奧義』到底是什麼?」

       蓮漪猶豫了一下,但仍老實地回答。只見她把左手按在右手臂上。

       「你們知道魔法就是靈魂能量的體現吧?」

       消耗名為魔力的靈魂能量,來施展各式各樣的魔法。有人是閃電、冰霜、火焰,也有些人能使用比較獨特的魔法能力,例如高熱能、氣、製造金屬、以分身為形體的感官障礙⋯⋯

       而似鳥口中的奧義,並不是什麼特殊的名詞,只是似鳥一家將究極的魔法招式稱為奧義而已。

       使用魔法會消耗魔力,而過度使用魔法也會使身體極度疲累。奧義則是這種耗能行為的極端體現。

       「由於使用的是極其強大的能力,因此除了魔力容量也必須付出比體力更加強烈的代價⋯⋯

       簡單的說,奧義就是靠某種代價去進行交換的技術,而似鳥一家的奧義⋯⋯必須用壽命來做交換。」

       如果使用了奧義的話,會使千影·似鳥折損壽命。

       隼和莉塔瞪大眼睛,久久不能說話。

       隼戰戰兢兢地開口:

       「具體來說,壽命的換算是怎麼樣的?」

       「每維持『八呎鳥·千影』一秒⋯⋯千影就會失去一個月的壽命。」

       蓮漪的回答頓時凝固了空氣。三人之間就這樣瀰漫著凝重的氛圍,直到隼打破了這陣沉默。

       「這件事⋯⋯別讓查賀知道。不然他會更自責的⋯⋯」

       查賀在最後一刻失手了,不,任何人都料不到齊邁斯竟然在那種情況下還有餘力反擊。

       「⋯⋯我知道了。」

       莉塔點點頭,便起身去找似鳥。

       剩下隼和蓮漪兩人。

       「說到查賀⋯⋯」

       蓮漪像是在化解尷尬一樣說:

       「我還沒有去看過他呢,改天我們去看看他吧。不過現在⋯⋯」

       蓮漪搔搔臉頰,難得地露出苦笑說道:

       「我也知道自己要是現在去找似鳥應該會是反效果吧,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放心不下她,如果找到那傢伙,我會通知莉塔的。」

       「嗯,妳去吧。」

       確認完隼的回應,蓮漪也動身去找似鳥。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