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四十七章 高出力曉能量列車砲『鐵火』

希無冀 | 2021-09-04 17:20:01 | 巴幣 2036 | 人氣 296



前情提要:隼用拔刀一閃把齊邁斯像投石器一樣甩出去和迪亞波羅戰鬥,效果十分顯著。



       隼啟動微靈耳環,把語音傳送給指揮室的葛倫斯。

       「正在和迪亞波羅交戰的齊邁斯會把它逼到右翼的山壁旁。請少校立刻命令月川達也所在的列車前往那裡!同時請讓『鐵火』調整準星,瞄準右翼山崖那一側。」

       『隼,這是⋯⋯』

       隼用完全不像是在跟長官說話的態度告知葛倫斯他的策略。

       「再麻煩你了,少校。」

       『我知道了,就沿用你的策略吧。位在左翼的第五迎擊列車,開到右翼的補給站補給,只做完最低限度的補給就儘速前往齊邁斯那裡。月川,迪亞波羅的牽制就交給你了。』

        葛倫斯很快地便進入狀況,做出反應。不愧是年僅20出頭就成為少校的菁英。

       另一方面,收到命令的莉塔利用操作桿,連同駕駛座一起轉動『鐵火』的砲身。砲身延伸出去的兩片銀色金屬軌道朝右翼慢慢轉向。

       「終於要開始了啊⋯⋯」她喃喃道。

       「是啊⋯⋯」

       蓮漪收起弓。現在要是對迪亞波羅狙擊的話,也許只會妨礙到齊邁斯吧。

       而齊邁斯這邊,依然在和巨獸如火如荼地交戰中。

       齊邁斯從這時開始刻意朝著迪亞波羅的左側攻擊,想藉此逼牠往右側逃。實際上,迪亞波羅除了最低限度的咬擊,根本沒辦法碰到像個蒼蠅般在牠身旁盪來盪去的齊邁斯。齊邁斯不斷使出雷擊,順利地把牠慢慢逼到右翼那邊。

       與此同時,左翼的四座列車的列車砲已填裝完子彈。

       『齊邁斯,往他的頭上逃。左翼部隊,齊射轟擊牠的腰部以下。』

       在這聲命令的幾秒過後,由60毫米口徑的砲管射出的螺旋裂甲彈,如飛蛾撲火般衝向迪亞波羅。螺旋裂甲彈會像鑽頭一般鑽開並撕裂目標的表皮,內部火藥才會受到撞擊而爆炸。對付這種厚皮的惡獸再適合不過了。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迪亞波羅仰天發出了悲鳴。

//

       月川所屬的第五部隊的列車駛經右翼補給站,迪亞波羅已經映入視線。為了使用「月一文字」的力量迎擊,月川爬到列車的天花版上——車外的狂風吹拂著他綁成小馬尾的純正黑髮,他以單手拔出月一文字,左手不安地按在刀柄上。

       老實說,這畢竟也是他第一次「解放」月一文字的力量,心中多少會有點不安。和魔劍一樣,月一文字可不只是普通的武器。

       眼看敵人的身影越來越近,齊邁斯已經快要把牠打到山崖上了。

       只見齊邁斯一口氣飛到那傢伙的側臉旁,用雙腳踢向牠——飛踢所迸發出的雷擊,讓巨獸又朝山壁靠近了一些,緊接著齊邁斯釋出累積在腿部中的雷電和動能,空氣被激烈摩擦,發出宛如音爆般的悶響。這一擊讓迪亞波羅頓時失去重心,重重地靠在山壁上。

       就連仍有好幾十公尺遠的月川都能感受到那個龐然大物靠在山壁上所產生的震動。

       是時候了,月川稍微吸了一口氣,將月一文字舉向天空。

       宛如在對著無夜之月吶喊一般,月川唸出了名字。

       『月一文字!』

       就在這時。

       明明是白天,卻感覺整個天空頓時暗下來。

       不過這種感覺僅是一瞬間產生的錯覺。

       隨即。

       一束光芒落下。

       從不是黑夜,卻仍若隱若現出現在天上的月亮——從那裡,射出了一道潔白的光束,不偏不倚地打在太刀上。

       平時看起來不是特別顯眼,在神話時代就刻印在刀鍔上方的刀刃上的——以日文漢字寫著『月一文字』四字的刻印,發出光芒。

       宛如被那道極束的月光所照亮般。

       這道突如其來的光芒吸住了戰場上所有人的目光,而同樣注視著這道光芒的也有齊邁斯。

       只見他瞪大雙眼。

       ——跟那個時候看到的一樣。

       「那是⋯⋯」他如此喃喃自語。

       『月一文字·八重尾——』

       從月川身旁噴發出了無數冰結晶,那些結晶不斷融合、擴大⋯⋯最後形成一條巨大的冰蛇。這就是月川引以為豪的『銜尾』的具象化能力。

       然而不只如此。這股力量藉由月之力增幅,冰之巨蛇的身體比銜尾來得更加巨大,而且數量來到了足足八條。

       接近到適當的距離時,列車長停下列車。而月川揮舞著八條巨大的冰蛇,寒冰偽造而成的毒牙狠狠咬住迪亞波羅的脖子,另外有幾條蛇則纏繞著牠的身體,宛如神話故事中,將整個世界吞腹殆盡的巨蛇耶夢加德一般,將迪亞波羅綑綁、啃咬、吞噬。被冰蛇接觸到的地方全部都染上冰雪,只見迪亞波羅的身體漸漸結冰,掙扎也越來越弱。

       齊邁斯見狀,立刻從迪亞波羅身上跳到山壁上,用鋼索讓自己掛在牆上。他和月川距離十公尺左右,用眼神確認完彼此後,月川用微靈耳環喊道:

       「成功了!鐵火!快點射擊!把他的頭顱射下來⋯⋯!」

//

       在月川喊出那句話的兩秒左右後,以聲速傳遞的微靈語音在莉塔耳邊響起。

       「收到,大叔!」

       早已讓砲口朝預定位置待命的莉塔做了最後一次的調整,眼中的瞄準介面指著迪亞波羅的頭顱,莉塔扣下板機。

       砲口發出蒼藍色的光芒。曉能量初始的光芒不斷匯聚、能量不斷疊加,能量共振所引發出的震動聲嗡嗡作響,聲音大到幾乎要讓人耳鳴的程度。

       然後,極端壓縮的曉能量順著兩片銀製金屬軌道自主散發出的特殊磁場噴射出去,初速遠遠超過任何列車砲彈的高速能量,速度之快完全拋下砲擊發射的轟然巨響,瞬間就命中了幾百公尺遠的目標。

       「!著彈⋯⋯但是⋯⋯」

       觀測砲擊狀況的蓮漪罕見地砸了舌頭。

       被曉能量擊中的右翼山壁稍微崩落下來。

       莉塔的眼睛離開操作艙的瞄準鏡,將上半身探了出來,以肉眼確認著彈狀況。

       「可惡!果然這座砲台太不穩定了!至今為止還沒有任何射擊資料,這樣根本⋯⋯」

       曉能量彈順利命中了迪亞波羅。只不過,並沒有如預期將牠整個腦袋轟爛。命中的位置比原先預想的偏離許多,擊中了對方的一部分下巴和長長的頸部處,那宛如魚鰓一樣的呼吸器官。而且僅僅是從側邊擦過,沒能將其完全貫穿,偏離的流彈擊中了旁邊的山壁,使其陷落。

       「怎麼辦⋯⋯我搞砸了⋯⋯」

       莉塔無力地用拳頭敲了砲身的鋼板,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了。

       在她旁邊的蓮漪輕撫著她的肩膀,說:

       「沒說的,是那台砲台的瞄準性能太不穩定了,畢竟是試作品,能勉強射中已經算不錯了⋯⋯」

       「別說這個了,妳們兩個快來幫忙冷卻!去控制室那邊再拿更多冷卻液來!」

       負責進行『鐵火』裝置整備的士兵催促說道。

//

       另一方面,掛在岩壁上的齊邁斯注視著迪亞波羅被曉能量彈的高溫灼燒而留下的,宛如彈痕般的燒痕。

       「算得上有效果吧,再來一發的話也許就能把它解決——」

       話還沒說完,齊邁斯便發覺了一件事。

       剛才自己曾像瘋狗啃咬一樣不斷攻擊迪亞波羅的身體和頭部,照理來說牠應該受盡了攻勢而傷痕累累才對。

       但是——傷痕卻不見了。

       不對,不是不見。齊邁斯再度看了一次迪亞波羅,不太對勁——牠的傷口正在復原。剛才被齊邁斯暴打的側臉和身體,正在揮發出熱氣和橘紅的光芒,從內部的肉塊組織開始,不斷到外側層層疊加的厚重皮膚,全部都——再生完成。

       不只是駭人的再生能力和進化能力那麼簡單,此時齊邁斯發現一個更加令他震撼的事實。

       完蛋了,這傢伙是——

       「快點撤退!別和這傢伙戰鬥!」

       還沒能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否有誤,齊邁斯就跳上月川所在的列車,跟列車長通訊。

       『咦?但是,現在的狀況——』

       『第五小隊,遠離迪亞波羅,請開回中央區,並同時以砲火迎擊。第七小隊請前往支援。』是來自葛倫斯的指揮。

       月川等人的列車逐漸開往港都的中央區。就在這時——

       「吼吼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迪亞波羅怒吼一聲,緊接著——從牠那破裂的腮狀呼吸器官的縫隙中,透出了橘紅光。這些光芒漸漸地往上爬,來到了迪亞波羅的口中。

       然後——宛如要傾洩出膨脹至極限的怒氣般,迪亞波羅的口中射出了集束的橘紅色能量射線。

       瞄準的方向是,港都的中央區域。

       「什——」

       龐大的能量射線掃射著港都,引起爆炸。

       迪亞波羅無差別地朝四周射出能量吐息,吐息射線範圍相當廣,但是射線卻間間斷斷,並不連續,因此造成的損害並不算大。

       「我可沒聽說過有這種攻擊——」

       『第五小隊快點撤離!』

       月川腳下的列車全速遠離迪亞波羅。而齊邁斯的剛才閃過腦袋的念頭仍盤據在心中。

       「喂,齊邁斯!那傢伙是不是看過來了?」

       一旁的月川如此問道。

       「嘖!」

       只見迪亞波羅緊盯著逃走的列車。面對眼前的巨獸,將齊邁斯拖回現實。


To be continued…
       





話說這章「月光照射到太刀上充能」其實是從鋼彈DX上得到的靈感
這部影片0:58左右開始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