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終章 延續至彩虹彼方的無盡天空

希無冀 | 2022-06-28 17:00:06 | 巴幣 4318 | 人氣 331



前情提要:隼用盡全力擊倒了黑暗騎士,事件看似落幕,但還有最後一件事需要處理⋯⋯

       全小說完結倒數:0

       齊禮安的周圍圍著少數僱傭兵,只見他們來到城鎮的西區,利用早已設置好的機關封鎖住礦路和研究設施。

       跟黑暗騎士的戰況蔓延成這副德行,而且還造成了不少死傷,即使現在是戰爭時期,政府也會讓齊禮安付出責任,若是如此的話,就免不了要讓政府軍進入佩涅羅亞。現在已經紙包不住火了。

       必須守住有關反魔法金屬的一切資訊,不然不只會讓歐爾提克西家顏面掃地,也會影響諸多對這件走私案件蹭了一手的其他貴族或是企業。若是讓歐爾提克西家族在貴族社會裡失去公信力,齊禮安與其世世代代將永遠抬不起頭來。

       但只要守住這些資訊就沒問題了。雖然月崎隼那個小鬼稍微阻撓了事態發展,但都還在控制之內。事情結束之後,只要再把莉塔守在自己麾下,也能間接鞏固住歐爾提克西家的威信。

       沒錯,一切都在控制之內。

       然而,一旁的僱傭兵向齊禮安報告:

       「長官,剛才接到消息⋯⋯騎士軍已經佔據了『天柱』,正在朝天空島嶼前進⋯⋯!」

       「竟然是騎士軍⋯⋯?」

       再怎麼想,政府的動作都不可能這麼快。就算回推到『黑暗騎士』出現的時間點,也不過是3個小時前的事情而已。而且如果派一般的正規軍也就算了,竟然是位階最高的騎士軍來這裡⋯⋯?

       不對勁。

       是有人直接聯繫了騎士軍,讓他們派人過來調查。

       難道是僱傭兵之中有內鬼嗎?

       不可能,我已經用比一般的價格更高出4倍的報酬金雇用那些保守秘密的少數成員了,他們是不可能背叛這個數目的。

       那麼——告密者不是僱傭兵、卻擁有迅速動員騎士軍的能力,他肯定是認識騎士軍的將領成員⋯⋯

       如果是這樣的話——

       「月崎、隼⋯⋯!!」

       齊禮安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

       「長官⋯⋯現在的狀況是⋯⋯」

       「哼,別擔心。就算真的被抓出來,我也不是不認識掌控司法機關的貴族。而且被起訴的對象幾乎全是貴族或是大型企業,你覺得需要依靠貴族提供金援的無能政府軍,有膽量一次懲戒這麼大量的貴族嗎⋯⋯?這次的案件打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勝利⋯⋯⋯⋯」

       「真的是這樣嗎?」

       就在這時,隼依靠莉塔的攙扶前來,與齊禮安對峙。而背後也有一群從倉庫街一路走來的僱傭兵們。

       隼自信地說道:

       「我讓查賀聯絡的,可不是一般的騎士軍。而是騎士軍第11部隊軍隊長⋯⋯葛倫斯· 恩維加。

       你在調查我的資料時,沒有查清楚嗎?那傢伙可是一板一眼的正義狂人,是會掃蕩眼前一切邪惡事物的⋯⋯貨真價實的騎士喔?」

       「什麼⋯⋯!」

       「那傢伙不可能放過你的,包括那些和你合作的貴族或是企業⋯⋯」

       隼注視著齊禮安猙獰的面孔,說道:

       「齊禮安,這場信念的較量,是你輸了。」

       首先是齊禮安被捕,再來花了兩週時間調查、直到將「反魔法金屬走私」這一事件有關的所有貴族和企業,全部都遭到騎士軍逮補。

       這個事件就這樣告一段落。

//

       隼和莉塔藉由飛龍嚮導離開佩涅羅亞,趕路到傭兵集團的大本營所在的天空都市——『奧拉席翁』時,已經是四天後的事情了。

       剛抵達奧拉席翁的時候,下了一場小雨。

       「這邊!這邊!」

       當莉塔用手撐著額頭,努力試圖看懂地圖上的標示和路徑時,隼這樣叫喚她。莉塔是路痴,但隼也沒有因此事先調查前往傭兵集團總部的路徑。結果還突然下了一場驟雨。

       「我問到路了!走這裡!」

       「喔喔!」

       「那邊的少年,等一下。」

       剛才被隼問路的攤販老婆婆說道,只見她掏出一把長傘給隼。

       「拿去用吧,別讓姑娘著涼了。」

       「啊,謝謝!」

       隼和莉塔依偎在傘下,緩步前行。

       身高較高的隼控制著傘,小心翼翼地讓傘蓋過莉塔的右側肩膀,不讓她被雨淋濕,但反之這麼做讓自己的左側肩膀濕透了。

       「欸嘿嘿。」

       莉塔靠近隼,把身體依偎在他的肩上。

       「怎麼了?」

       「沒事!」

       隼看莉塔感覺心情蠻好的,雖然有點害羞,也沒有追究她靠太近的事了。

       兩人來到傭兵集團的大本營。是和港都的酒館相似,一間巨大的酒吧餐廳。

       兩人來到咨詢處最外側的櫃台。負責入團與退團申請的專用櫃台就在這裡。

       「那個⋯⋯我們倆想要申請退出傭兵集團的手續。」

       「好的,請您稍等。」

       隨後櫃台姐姐拿出一些書面資料,請兩人在各處簽名,並要求要將微靈手環歸還,取消當中的傭兵設定資料。

       「啊⋯⋯抱歉,我的手環不見了。」

       被齊禮安軟禁的時候,他收走了隼的微靈手環、耳環、還有武器。月一文字用『召喚』順利拿回來了,但其他東西就沒辦法了。

       「好的,那麻煩你在這些資料上填寫。」

       櫃台姐姐又拿出了一些要填的東西。

       退團申請比想像中輕鬆很多。

       為了退出傭兵集團,隼跨越了沙漠、奔波數日、然後又在佩涅羅亞遇上各種各樣的事⋯⋯最後的一關這麼容易,反而讓隼感到莫名的突兀。

       「那麼,要請你們向傭兵老爺親自告知——」

       櫃台姐姐還沒把話說完,就突然停住,望向隼和莉塔的後方。

       「又有人要退出啊?」

       傳來了一聲稍微有些嘶啞的嗓音。

       對方是一個身高相當高的男子,留著一頭摻雜著數根白髮的鮮紅頭髮,過時款式的墨鏡遮住了雙眼,明明看上去才30歲左右,但卻一臉憔悴,聲音也有些有氣無力。

       「老爺。」

       櫃台姐姐連忙敬禮致意,隼和莉塔也匆忙地照做。

       隼因為敬禮把頭往下一看,才發覺——傭兵老爺拄著一隻拐杖,而右腿以下是裝了一個隨意的義肢,並不具有行走能力。

       「隼、莉塔,對吧?這裡不好談,到我辦公室來吧。」

       「「是。」」

       札克。姓氏不明。隼只在微靈構成的錄像上面看過這個人——他就是掌管傭兵集團的最高負責人,俗稱『老爺』。

//

       來到札克的辦公室之後,看著站在辦公桌另一側的隼和莉塔,札克在隼和莉塔看不到的辦公桌後,撫摸了下自己的右腿,開始說道。

       「這隻腿,是在『大型徵兵戰線』失去的。跟齊邁斯·里歐一樣⋯⋯我是在那個超高陣亡率的地獄中倖存的人之一。」

       札克自顧自地開始講述傭兵的歷史:

       「那場戰爭結束後,為了處理大量的死者和被戰爭搞成廢墟的城市,殘餘的正規軍不夠用,政府又號召民間的傭兵來修復戰後的世界。雖然戰爭結束後一兩年,他們還不至於餓死,但你們覺得,只懂得戰鬥的傭兵們,在剛得到和平的世界裡要怎麼生存下去?」

       隼和莉塔不禁思考。

       但他們得不到答案。雖然經歷都相當淒慘,莉塔被家人背棄、隼的家鄉徹底毀滅——但他們都是生於和平時代的孩子,也沒有受過教育因此不知曉這段戰爭歷史,他們無法想象被戰火餘燼包覆的人們是如何生存的。

       「剛開始,這些無處可去的傭兵們開始犯罪活動。也就是你們現在熟知的『地下傭兵』。他們曾是當時傭兵的代名詞,趁著因戰事受創的政府軍失去威信力時四處作亂。

       所以⋯⋯需要一種抑制力,來控制住這些只能靠戰鬥來維生的傭兵們。我和幾個人花了數年時間,建立了『傭兵公會』,在貴族社會裡攀關係,好不容易才建立了現在的傭兵體制。在那段期間,政府也組織了由菁英組成的騎士軍,來處理地下傭兵中擁有『別名』的重大罪犯。」

       就像『斷頭台』還有『最強·最惡』。世界上有許多擁有此類別名的地下傭兵是被騎士軍拘捕或殺死的。
      
       12年後的現在——傭兵的體制已經完全形成。話雖如此,依然有著地下傭兵這樣的威脅。

       「齊邁斯·里歐⋯⋯是我的弟弟。」

       札克說著,拿下了老舊款式的墨鏡。

       雖然不懂為什麼札克要突然打開這個話題,但話題的內容的確讓兩人嚇到。

       然而——看到札克的眼睛,隼跟莉塔便回到現實。那雙眼就是鐵錚錚的證據。那是跟齊邁斯毫無二致,宛如獅子或是獵豹那樣的野獸般,能夠一口吞噬眼前的人的兇狠眼神。

       只不過,札克的眼神沒有齊邁斯的那種震懾感,也許就如同他在『大型徵兵戰線』失去右腿一樣,那雙野獸般的雙眼也失去了獠牙。

       「為了改正傭兵在社會上的刻板印象,我主張著正道和規矩的傭兵活動,像『地下傭兵』那樣的犯罪者完全就是我們的眼中釘。

       也因此——我才不得不設法擄獲齊邁斯,並消滅以他為中心的犯罪組織。他雖然擁有無可取代的戰鬥能力和領導才能,但唯獨生存方式真是大錯特錯⋯⋯」

       發現自己的拳頭握得越來越緊,札克試圖恢復冷靜。

       「抱歉扯遠了。在他被捕之後,我們曾經說過一次話。而在那次交談中,他提到了你,隼。」

       「⋯⋯我?」

       「他說,你是他見過『最適合當傭兵的人』。」

       「⋯⋯他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

       在精靈戰爭開始之後,齊邁斯馬上就被派去支援最前線,那是——齊邁斯最後跟隼道別時說過的話。

       「我大概猜得到為什麼他會這麼說,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隼稍微低下了頭。

       見隼支支吾吾的模樣,札克說出齊邁斯對他說的道:

       『因為他擁有屬於自己的生存之道。他相信自己認為正確的事物,並堅定地走在那條路上——不是善、亦非惡的生存之道,這是一種不可多得的才能。若是受到多餘的情緒或是價值觀影響,都會使劍鈍化。而擁有這種才能的人,會使他的劍更加銳利、更顯刀光之鋒芒。

      ⋯⋯如果有機會見到他的話,幫我這樣告訴他吧。』

       隼不禁睜大雙眼。他知道札克說出這段話的真意是什麼了。

       這是齊邁斯給予自己的寄語。

       擁有超越善惡的價值觀,能使你的劍更加銳利。

       齊邁斯將這樣的話語傳達給了隼。

       說完了這個,札克也沒多餘的話想說了,最後確認隼和莉塔的退團意願和一些填寫資料,札克便讓兩人離開。

       「隼。」

       正打算開門離去的時候,札克叫住隼。隼和身後的莉塔回頭。

       「你是多年不得的人才,所以我還是得這麼說⋯⋯哪怕等到戰爭結束了,傭兵集團也隨時歡迎你。」

       札克就像念稿一樣把這句話說完,而隼遲疑了一下,轉向面對札克,毫不拖沓地說道。

       「我已經有必須守護的東西了,而這件事與傭兵的道路背道而馳。所以我想——我不會再回來了。」

       等莉塔也走出去,隼關上門離去。

       札克看著被關上的門,心想。

       必須守護的東西啊⋯⋯齊邁斯,也許那就是你所缺乏的事物吧。

       所以才會變成那副模樣啊。

       札克露出一抹苦笑。

//

       當隼和莉塔走出酒館時,雨勢已經減少許多,只見天空的烏雲稍微消散,露出雲層上方的無盡藍天,陽光透過雲層綻放著斷片的光芒。

       隼和莉塔抬頭望向天空,看著這樣的光景。

       「隼,你看!」

       莉塔拉住隼的衣袖,興奮地說道。

       「是彩虹!」

       隼朝著莉塔手指朝天的方向望去,在遠方的天空的確掛著一條七彩虹光。

       「畢竟是雨後了嘛。」

       那是距離天晴還有一段時間,但烏雲依然漸漸褪去的天空景象。

       「接下來要去哪裡?」

       莉塔問道。

       兩人已經完成了傭兵集團的退出手續,老實說,即使跨越了重重困難,隼對未來的規劃也不過到這裡而已。對旅程的道路規劃,只有到這裡結束。

       但這裡還不是終點。

       不如說,旅途才正要開始。

       隼側頭想了想,隨後說道。

       「我還沒想好欸。」

       「搞什麼!」

       「但是,感覺去哪裡都無所謂。」

       因為我的身邊有妳在。

       隼牽著莉塔的手,十指相扣,以此來代替口中想說的這句話。

       莉塔眨了眨眼,罕見地臉紅低頭,試圖繼續剛才的話題:

       「是、是嘛⋯⋯畢竟這個世界很大嘛。」

       「是啊,不管去哪裡都可以⋯⋯」

       過去隼跟莉塔都是被某種事物強推著前行。

       不管是金錢問題、生存、傭兵任務、戰爭、還是來自過往的傷痕⋯⋯

       但現在不同了。

       隼看著掛在天上的彩虹。

       已經無需擔心前行的方向。

       這個世界相當廣闊。

       所以只要前行就好。

       向著那延續至彩虹彼方的無盡天空⋯⋯



《天空都市篇》終章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全小說 完。



果てしない空の向こう⋯⋯
朝著那無盡天空的彼端⋯⋯

未来へと、橋をかけよ
將橋樑架向未來吧

行こう、明日へ——
走吧,走往明天——

《虹色passion!》——虹咲學園偶像同好會OP1

沒 寫完《天空都市篇》許久之後
某次潤稿發現結局的意境跟這段歌詞很像
於是讓我發廚一下(

創作回應

結城ちわ
恭喜完結!!!
2022-06-28 17:25:27
希無冀
2022-06-28 19:26:17
到底…
恭喜完結~
2022-06-28 18:12:02
希無冀
2022-06-28 19:26:2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恭喜完結吶,兩人有這樣幸福的結局讓人感到療癒~ヽ(〃'▽'〃)ノ
2022-07-24 17:48:59
希無冀
也謝謝小精靈一路看到這邊> <
願意從頭到尾看完,我真的大感謝
2022-07-24 18:00: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